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三十九)六七暴动之激战沙头角

搜集/撰文:岁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粤

左墀(Gilberto Jorge),1946年澳门出生,香港长大,精通葡文、英文。 18岁受聘于警队做见习督察,体能好、做事很拼命又勤奋,有领导能力,20岁调往警察训练分遣队(1968年改名警察机动部队)后来获皇家香港警察机动部队始祖PTC 总教头「九纹龙」 赏识,从此改变命运。六七暴动时他21岁已担任Staff Inspector(administration),负责分遣队在粉岭训练基地的装备和人事编配,后来调任Staff Inspector(training),教导受训警员如何应付不同骚乱场面,如何使用枪械、设置路障等技巧。

陈欣健(Philip Chan)1945年生于香港,20岁受聘皇家香港警察见习督察,见证六七暴动,1974年升至警司,破获数宗大案或香港督察嘉许,75年为电影《跳灰》作业余编剧和音乐统筹,后跟随梁普智学习剪接导演等幕后工作,76年转向娱乐圈发展,成为集歌手、演员、制片、编剧于一身,加入娱乐圈前是皇家香港警察警司,样样都做得有声有色,是香港跨媒体领域的传奇人物。

左墀与陈欣健(右)图片来自坚料网

7月8日的左墀像平常一样上班粉岭报到,之后被P TC校长总警司葛柏(Peter Godber)安排与大队长Kenwelburn带领三支小队分遣队,每支小队40人,一共120人,前往沙头角替换被暴民包围的警岗解围。 10点钟大队赶到中英街附近的警岗时发现已经被包围了。 Kenwelburn率领一小队40人上前,左墀和其他同事则留在一辆唯一有无线电通信的吉普车上,负责联络通讯和这次行动做笔录。如果万一有什么情况时能及时向新界北部的总指挥部报告情况。

事情发生后中英双方都在责怪对方先动手,究竟是哪一方先动手呢?是哪一方在挑起事端呢?根据资料显示,时任署理港督祁济时,给英国联邦事务部的“沙头角枪击事件”报告中写道: 「大约上午11 时,人群在距离边界50 码的英方境内的沙头角警岗集合,三四百人包围警岗并向围栏抛掷土制炸弹。当警员发射木弹及催泪弹驱散人群,警岗遭到枪击。此时一队赶往增援的防暴队,被来福枪和机关枪射击。」左墀在被采访时也说,「在场示威者没有理会Welburn所带领的小队劝告,小队遂施放催泪弹示警。未几(一小会)华界传来连珠炮发的枪声,劈里啪啦,有如烧爆竹,枪声相当密集。经过两轮枪声后,我在吉普车上目睹在场警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有两名警员中枪倒地。我所坐吉普车尾部也被子弹击中」。 「华界使用的枪​​械是狙击步枪和机关枪,中枪警员相信是被机关枪击中」。左墀当时他手中只有左轮手枪,寡不敌众处于劣势。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罗恩惠采访「访问了当时沙头角警岗指挥官Frank Knight,他认为当天是擦枪走火,起初鱼炮从华界掷来,警司MacNeil以轻机枪回应,中方就开始向政府大楼、银行等目标开火。最后Frank Knight团队负责将死伤者送院」。两个历史见证人说的都一样,是中共军队先向警岗扔鱼炮。但是中共在谴责对方先动手,这点符合中共的特点。不管任何时候发生任何事情中共从来都是把责任推给对方,都是别人的错,七十多年来中共从来没有做错过任何事情,比神仙还厉害。更没有对任何事情承认过错误。就像C C P病毒一样明明是它偷放出来的却要把责任推给动物,把锅甩给美国,一副无辜的样子。一年多过去,世界死了这么多人,「法新社汇整官方数据显示,截至台湾14日晚间6时,全球至少296万1387人染疫死亡,至少1亿3740万7740例确诊」。在全世界有良知的科学家努力下,在寻求病毒真相的大潮中,CCP病毒真相逐渐浮出水面,(其实真相一早已知,只是在论证坐实是中共做的恶)中共至今不但不承认自己偷着投放生化武器杀人,连一个字的道歉都没有。中共一条路走到黑,走到地狱,谁也拉不住。不作死不会死!

左墀受嘉奖,图片来自坚料网

枪战从上午11点多开始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援军到来才结束。七月在香港是暑热的夏天,高温潮湿,警察们连续六个多小时的枪战涟水都喝不上。警号4009的Corporal(外号两柴)冯燕平在第一轮枪战时中枪,倒卧沙头角联乡会门前马路上,对方子弹密集没法救援,直至枪战结束,他已经离开了人世,六个多小时的痛苦煎熬,他该多难受啊!左墀说:「我们清理现场时,我试图抬起他,但他的身体出奇地轻,相信他中枪后在马路上躺卧了五六个小时,血早已流干」。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陈欣健刚好完成巡逻回到黄大仙警署,看到一群人围着一架吉普车,神色凝重在听无线电广播。陈欣健赶紧上前问是谁。众人告诉他「左墀跟他们的PTU 防暴大队,在沙头角那边发生枪战,他们很多人中弹。」陈欣健一下子吓懵了,左墀是他的好友。陈欣健清楚地听到无线电里一连串劈哩啪啦的枪声夹着左墀熟悉的声音“他们现正四方八面向我们射击!”是左墀在用无线电向外传送情况。一会枪声突然停止,死一般寂静,为着吉普车的警员面面相觑心情沉重没人说话,不知怎样才好,大家都吓呆了。这是香港自被港英政府殖民地以来从未有过的枪击战,大家从未经历过如此大的火拼场面。陈欣健说那一刻他的心情非常悲痛,在死寂般的十几二十分钟他都以为左墀死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无线电里又传出密集的恐怖的劈哩啪啦枪声,左墀在传播现场情况,“我们的天线断了,我在吉普车的车轮后面,现在环境十分危险……” 。一个警员被子弹打中,从左腋窝穿到右腋窝,当场殉职,另一位警员也被子弹打中裤头带,皮带挡住子弹流血不多当时还清醒还能说话,他跟身边的的“帮办”说:“温Sir,我好痛、好痛⋯⋯”,“你忍住,十字车(救护车)正赶过来”,最后这位受伤的警员也因残酷的枪战耽误了最佳抢救时间,以身殉职⋯⋯一名警员趴在水稻田里,想探头看看中英街情况,刚探头就被命中,左墀说这肯定是狙击手干的,枪法很准。在沙头角警岗里面两名巴基斯坦籍警员,一个揭开其中一个枪洞要看看对面情况,头部被一枪毙命,另外一个被射进来的子弹撞墙反弹,正中心口⋯⋯

图片来自立场新闻

这么惨烈的场面别说陈欣健很悲痛,50多年后的我作为“键盘侠”把别人的研究成果搬到我的文章里时,都心情难过到泪流满面。如此激战,惨痛的战争场面我们只在电影电视中看过,但它确实发生在50多年前的东方明珠香港,不是被外敌侵略,而是被同宗同族流着一样的血的魔鬼中共“自己人”枪杀。这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做错事,而是一场有计划的枪击。至此我明白了为什么美国军人受国人尊敬,军人至高无上,只有深深的感悟才能明白。只有中共国才出现退伍老兵为了生计举着牌子,横幅上街游行请求不被忘记不被遗弃,请求有口饭吃,有钱治疗当兵时留下的创伤。也只有中共国才能看到曾经的抗日将士魂丢他国无人收尸理会,曾经的抗日将士隐姓埋名,或拾荒为生,孤度余生⋯⋯在看今日的香港,已经不是明珠变臭港这么简单了,而是明珠变死港。香港人再度劫难。

全队警员120人到沙头角执勤,5人殉职12人受伤,五名死者中两名巴基斯坦籍三名中国籍。收队的时候左墀才发现他躲避在上面的吉普车被打成了“筛子”,真命大,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左墀就是。

遭枪击的沙头角警署墙上弹孔密布,图片来自立场新闻

陈欣健在沙头角枪杀事件发生不到一个星期之后,也被派遣到打鼓岭边界处理示威引起的事情。当时他是PTC Charlie防暴大队其中一个小队的副指挥官,接到命令必须立即前往处理。于是4辆吉普车、9辆大货车,载着100多名警察,浩浩荡荡往目的地出发。下了车布好阵,指挥官麦马汉,副指挥官哥里总督察,和高级警长曾启荣带了几个部下前往交涉。陈欣健发现水田里战壕有几架机关枪,正考虑要拿什么做障碍物时,对方突然开火了。原来谈判破裂,对方群攻,他们把哥里总督察连人带轻机枪抢了过去,歌里身受重伤,高级警长曾启荣飞扑过去,冒死把哥里总督察拉回来。情况危急紧张,忙乱中一个队员紧张到错发射出一发催泪弹。 「我永远忘不了那颗尾巴拖着白烟的催泪弹,死亡阴影笼罩着整队警察。幸好战壕里的解放军没有开火」陈欣健说,他形容这次经历是死里回生。打鼓岭事件到今时今日无论在文案及网上都没有没有人提过一个字。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连接:
明报:【回首六七】亲历沙头角事件 退休督察:殉职同袍血流干,抱起很轻

坚料网:【人物专访】(3)左墀、陈欣健小档案

坚料网:【人物专访】(1)六七暴动亲赴边境机枪阵地 退休警司左墀、陈欣健。。。

导读: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一)权贵家族在香港的扩张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二)香港地下党员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三)中共早期地下党员梁慕娴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四)香港早期活跃人物司徒华的前半生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五)司徒华的下半生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六)五区公投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七)五区公投的前因与后果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八)23条之战与五区公投后果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九)中共十三届四次会议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梁慕娴揭露香港中共地下党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一)梁振英的地下党员身分之争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二)林郑月娥共产党员身分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三)老鼠窝中联办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四)占领舆论阵地之两封密电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五)占领舆论阵地之私营报纸的存亡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六)抢占香港舆论阵地之共英之约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七)抢占舆论阵地之雨后春笋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八)抢占香港舆论阵地之张五场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九)传媒舆论分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二十)新时代舆论战之反送中运动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二十一)新时代舆论战之中共新战略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二十二)双十暴动 (上)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二十三)双十暴动 (下)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二十四)暗杀周恩来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二十五)六七暴动前的澳门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二十六)六七暴动前的香港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二十七)六七暴动之中共左派策动政治潮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二十八)六七暴动之是谁煽动年轻人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二十九)六七暴动之福建帮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三十)六七暴动与周恩来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三十一)六七暴动之吴荻舟笔记(上)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三十二)六七暴动之吴荻舟笔记(下)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三十三)六七暴动之斗委会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三十四)六七暴动 之 青年乐园和“针”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三十五)六七暴动之九龙、港岛暴动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三十六)六七暴动之林彬之死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三十七)六七暴动之“菠萝”与杨光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三十八)六七暴动之沙头角枪击事件

审稿:卡西欧 / 上传:天网灰灰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