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孔子学院或被取缔 议员们呼吁扩大美台教育方案

【日本东京方舟农场】作者:知心姐姐;校正:小油鍋

近日,拜登政府派遣气候保护特使约翰·克里访华,又组织访问团出访台湾,与此同时日本首相菅义伟访美。三个访问几乎同时发生,具体的意图也让各界人士给予了不同的解读。综其所现,一切行动目的就是遏制中共的霸权,稳定区域局势。然而回看美国本土,则是另一场灭共的运动正在如火如荼进行——取缔各地孔子学院。

结合4月6日福克斯新闻报道的“共和党议员敦促遏制美国高校的孔子学院”,文中提出的替代方案是由台湾教授中文。可以感到美国在灭共的问题上,两党已经基本达成一致,并已经各自为营有所行动。

关于孔子学院成立的时间,自2004年至今,约有十七年的时间。而谈及孔子学院的筹划方案,则要归咎于2002年由中共教育部成立的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办公室(简称国家汉办),其前身可以追溯到1987年中共成立的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由此可见,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衍生品,同时也是近十七年来中共企图称霸世界的重要途径之一。

就统计数据来看,截止到2019年底,中共已经在162个国家(地区)建立了550所孔子学院,1172个中小学孔子课堂。全球注册学员210万,中外兼职教师达4.6万人。在2017年孔子学院的年度报告中列出年度预算高达22亿人民币(约合3亿多美元),请注意!这些钱都是中国百姓的血汗钱!

事实上,伴随着快速扩张的孔子学院背后的质疑声从未间断,例如:1、2009年芝加哥大学设立孔子学院时,遭遇过174名教授联名反对,理由是担心大学的学术自由会受到有中共背景的孔子学院影响;2、美国华盛顿智库“2049计划研究所”,在2013年10月公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孔子学院在传授汉语的同时,还在灌输有利于中国的意识形态,借此影响对中国的评价;3、2020年9月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奥表示,他认为美国大学校园内的孔子学院有望在2020年年底前全部关闭。“大家都逐渐理解孔子学院所带来的风险”在一次接受福克斯电视采访时,蓬佩奥如是说。

截止到2021年2月17日,美国已关闭64家孔子学院,但还有55所孔子学院在运营,其中八所会在未来几个月内关闭(美国全国学者联合会数据)。

面对孔子学院入侵后带来的创伤,加州众议员米歇尔·斯蒂尔和田纳西州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目前正在努力扩展新的美国—台湾教育计划,以期希望可以替代孔子学院。另外,两位议员已经就此计划致信美国教育部。

布莱克本参议员正在推动一个名为《孔子学院透明度法案》,此法案已获得十九位议员的支持。布莱克本说:“孔子学院使共产主义中国可以利用美国高校的学生,我们不能让学生被修正主义者的历史洗脑。”另一位明星参议员泰德·克鲁兹说:“中共从事宣传和审查制度,以控制美国人对中国的了解。中共是美国面临的最大地缘政治威胁,我支持布莱克本,以确保中共对高校的不利影响和针对美国高等教育的广泛间谍活动负责。”

在合作的大学里,孔子学院控制着有关中共的敏感话题,主导着许多不可逾越的“红线”,比如六四天安门事件、西藏新疆问题、台湾香港问题等。而对于这类学术议题的干涉,孔子学院的行为显然已经破坏了自由世界的言论自由。

在严格的审查下,中共试图通过改变控制权,即从中共教育部转移到中国国际教育基金会(非盈利机构)的方式,重塑孔子学院品牌。但此举已是于事无补。事实上,美国的政界已经开始觉醒。无论以何种学院的名义加以掩饰,都无法躲过民意的火眼金睛。

中共前领导人赵紫阳的秘书鲍彤曾一语中的:孔子学院与孔夫子无关,现在遍及全球的孔子学院,都是糟蹋这位先哲及其学说的屠宰场,因为他们全姓“共”,不姓“孔”!

显而易见,孔子学院在美国的发展已是穷途末路;其他国家也必然会延循美国的后尘,截断这个学术界的毒瘤。加之未来世界各国对中共病毒的追责,整个国际局势对孔子学院愈加不利,而它的失败正预示着中共的彻底覆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