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体小说连载之十一:《我的忏悔录》

——献给在中共国长大的人

作者:峥嵘/责编:白夜

第四章 母亲-2

人生就是这样,原生家庭对孩子性格的养成,有着根深蒂固的力量,我也是不能例外。

母亲是一个善良的人,但她的弱点是太好强,又贪慕虚荣。她跟父亲的婚姻,看得出一点都不幸福。他们之间的很多事情,作为孩子是不得而知的,但我能感受得到。

还有一件事,一直萦绕在我的心裏。记得那次也是母亲从南方出差回来,大包小包的,除了一些吃的,就是她给自己买的新衣服。那天我睡的早,迷迷煳煳听到父母在对面房间在争吵什么。那时我们住的是两居室,入户门旁边就是一个小的蹲便厕所,一个小走廊到头,左右分成两间。我住右边的小房间,父母住左边的大房间。房间都是有门的,那天不知怎么回事,两个房间的门都是打开的。我的床正对着门,头朝着门口睡,床头放着一个三角形的角柜,略微高过床头。

透过角柜上层的缝隙,我抬起头,想看看父母在争吵什么。刚看过去,就看到母亲全身赤裸,站在他们房间的中央,好像正在试穿新衣服。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母亲的裸体,雪白的肌肤,三点尽露。我脑子一阵眩晕,下意识地知道,我不该这样偷看母亲,于是就悄悄躺下来。我听到父亲说:「你不要穿那个白裙子,小心血染的风采!」母亲不理他,照样穿上白色的连衣裙。后来长大了,才知道父亲是担心母亲来例假,血会不小心染汙白裙子,丢人现眼。

母亲的雪白裸体,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裡。但早已记不清具体的样子,只是那白花花的一片。像一团白光,或者是一堆白色的光影。现在想起,也会有一种激动的感觉。可能是因为那次无意看到母亲裸体的原因,后来我多了一个「偷窥」的恶习,也是持续了很多年。好在运气好,明目张胆地偷窥多次,却从没被人抓到过。偷窥这个毛病,也是我要忏悔的部分。偷窥跟手淫一样,也属于邪淫。

各位看官,还记得之前母亲给我看过的裸体画报吗?我趁父母不在家,翻箱倒柜地找了很多次,可惜没有找到。那是一本香港色情杂誌《龙虎豹》,长大后我曾下载了很多电子版来看。我没找到那本杂誌,但找到了一本别的香港广告杂誌,裡面有一个小小的外国女人的三点式的图片。我悄悄剪下来,藏在床底下。父母不在家时,我就拿出来看,有时候边看边趴在床上压自己的小鸟,寻求那过电般的手淫刺激。

父亲好像从没跟我讲过有关男孩子应该注意的性知识,母亲更是自顾自地快活,从不理睬我。我对性知识的渴望,到了疯狂的地步。那个时候,是80年代初期,突然街上的报刊亭,冒出很多的外国翻译小说。卖的非常贵,裡面有色情的描写。我没有钱,但是又抑制不住地想看。

有一次,我家前面楼的一家报刊小店,是临街居民楼一楼打开窗户开的。窗口很小,买书的人又多,都挤在那裡。我那天色胆包天了,拿起一本书,趁老闆娘不注意,我转身就跑。别人都没反应过来,我已经跑到我家楼门洞裡了。跑到了,才后悔,不应该往家跑,这不是自投罗网吗?我的心砰砰砰砰地狂跳,这是我第一次偷东西,或者说是抢东西。犯了偷盗罪,也是我要忏悔的。我这样如实地写出来,算是我的發露忏悔吧。

好在没有人追过来,也没人看清我的样子。像我这样的小孩子,满大街都是,分不清楚的。我提心吊胆了无数天,把那本抢来的外国小说,藏在床板的夹缝裏。那些天,我不敢从前面的楼过,都是绕大远,从后面楼的间隙裡去上学,生怕被人认出来。

忘了那本书的名字,但是裡面有很多男女性爱的描写。80年代初期,很多类似的外国翻译小说。后来我抢来的那本书,好像也上了「新闻联播」,被点名定为黄色书刊,严禁买卖(报刊亭都在偷偷卖,都是盗版书)。

作为一个在中共国长大的孩子,我深深知道,性知识在这裡是讳莫如深的。父母不懂也不讲,只能靠自己摸索。如果父母早些如实地告诉我,也不会激起我那么大的好奇,更不会让我养成手淫和偷窥的恶习。当然主要是我自己的错误,但是父母的疏于引导,也是一个影响因素。

+2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ater
4 天 之前

建议加上之前的链接,方便阅读

0
Water
4 天 之前

好文章👍

0
dayan777
4 天 之前

讲得真,中囯在性知识和男女方面的事对孩子教育得非常少,你说得很真实,耶稣愛你,阿們!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5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