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战灭港行动(一)临时立法会成立

搜集/撰文:岁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粤

《中英联合声明》签署之后,中共的行动由原来的半明半暗转变成公开为所欲为,插手香港事务。香港人由过去的反抗英殖民统治转变成反抗中共独裁,争取民主、自由、法治。中共也从过去的扮演的反抗者变成统治者,中共的白蚁当然依旧在努力啃香港这座大厦。

除了被中共洗脑的政客外,所有人都知道中共在国际上是个大骗子,没有诚信。郭文贵先生曾说过,中共就是以假治国,以骗治国,以黑治国,以偷治国。中共从不遵守承诺, 如许诺香港“回归”后“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统统无一兑现。

1992年,彭定康日上任后第一份施政报告就提出香港政制改革方案,建议1995年最后一届立法局中大幅度增加直选议席和新增加9个近乎普选功能的「功能组别」即新九组。彭定康这一举动令中方非常不满意,认为他“三违反”,即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违反《基本法》、违反两国外长交换的信件。中共决定「另起炉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之下成立预备工作委员会,同时在第一届立法会成立前以临时立法会代替,用以通过特区成立时“必不可少”的法律。用鲁平的话说就是:彭定康是香港历史上的“千古罪人”,中共宣布放弃「直通车」(即原来英中双方协议,最后一届立法局议员可全数过渡为特区第一届立法会议员)。英国在推行民主中共在阻挠民主。

图片来自立场新闻

彭定康为什么要政制改革,设新九组呢?听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72岁)怎么说。吴霭仪,大律师、资深传媒人,港英时代最后一届立法局议员,当过十七年立法会法律及司法委员主席,以捍卫法治为终身志业。 2019年8月18日与黎智英(72岁),李柱铭(82岁),梁国雄(64岁),何俊仁(68),李卓人(63岁)何秀兰(65岁)等参与“维园流水式集会”反对《逃犯条例》(即反送中运动)。中共凌驾香港后实施秋后算账,以“企图瘫痪政府”,“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抓捕这些人,这就是著名的“818维园案。「2021年4月16日,香港区域法院法官胡雅文就九位被控触犯《公安条例》第十七条“组织未经批准集结”及“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成的泛民主派领䄂判刑。除了两位民主党前主席李柱铭、何俊仁及公民党创党人之一的大律师吴霭仪和梁耀忠四人判监缓刑,其余五人包括四名前立法会议员何秀兰、李卓人、区诺轩、梁国雄及壹传媒老板黎智英,分别被重判八至十八个月监禁,即时入狱」。

图片来自立场新闻

吴霭仪女士不愧是终生为香港法治奋斗的精英,在被判刑前的辩护陈词并没有为自己求情,「公义是法律的灵魂,没有公义,就算有多数人支持,法治只会沦为暴政」。 「对香港人来说,没有权利比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珍贵。言论自由不仅是人类尊严的核心,同时为民主社会的最后一道安全阀,正如我们的一些优秀法官多次重申,尊重这些权利是捍卫法治的一部份。」「我希望法官阁下能关注二〇〇〇年十二月廿一日,立法会就《公安条例》所作的辩论。当时我指出条例中存在许多缺陷。这些缺陷长期以来都困扰着法律界,而我亦警告政府,若要避免法律因人民的绝望而被违反,就必须认真考虑着手改革。委员会上曾有人提出公民抗命,当时保安局局长称之为一种威胁。然而它不应被视为威胁,而应作为一种警告或提醒。我敦促政府不要封杀就改革所进行合理的讨论,但因为由于其顽固不化,政府创造公民抗命所不可避免和正当的条件— —但这非我们中任何一人所望看到的。」(摘自「加山传播」吴霭仪英文陈词中译本。)

图片来自立场新闻

面对这些领袖被中共政治打压入狱,彭定康称他们是战友,“这些是我欣赏的人,也是我喜欢的人。这些是我曾经切身看到他们争取人权、在公共生活中争取正直的人。他们也获得国际社会认可,清楚了解法律应该服务人民,而不是人民应该服务法律。他们都是重要而勇敢的个体。我为他们受到这样对待,深深感到难过。”

吴霭仪女士说自《中英联合声明》签署以来,香港人力争发展民主普选,处处遭中方阻延。 1992 年,港督彭定康提出政改方案,大幅扩大功能组别的选民基础,中方极度不满,随即威胁「另起炉灶」,取代民选议会直通。中共于1993 年 7 月,人大通过在1990 年就已经决定了的「筹备委员会预备工作委员会」(简称预委会),成员由中央任命,为筹备工作做“预备”工作。 1994 年 8 月 31 日,人大常委会正式取消「直通车」。香港最后一届立法局议员到 97 年 6 月 30 日全部落车。

中共矛头直指彭定康所谓的政制改革才惹它成立临立会的,是怎么回事呢?

黄毓民1994年10月13日《快报》,「十月七日,特区筹预会政务小组忽生奇想,提议九七年七月一日成立“临时立法会”,并经初步讨论后达致共识。政务小组两位组长萧蔚云、梁振英,委员刘兆佳解释成立临时立法会原因,以及组成方式(黄毓民93年底已预测会出现)。中共振振有词的批评彭定康实施政治改革迫使它不得不另起炉灶,这么光明正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是共产党自己亲口向港英当局交涉成立,而是指使这些“统战胜利品”突发奇想呢?中共完全可以跟港英交涉叫价,《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前的谈判中共可是十分硬气寸步不让的,声明生效了反而熊了?这不合逻辑,只能说明它心里有鬼。

预委会又是来干嘛的?黄毓民《“临时立法会”这个妖孽系列》披露「《人大决定》其实已经为政制不能衔接预留弹性空间。关于首届立法会的产生办法,“直通车”是由特区筹委会负责“验票”,即使彭定康不搞什么政制方案,亦未必确保九五年立法局可以过渡到九七。因为《人大决定》说得很清楚:「原香港最后一届立法局的组成如符合本决定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有关规定,其议员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愿意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并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规定条件者,经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确认,即可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届立法会议员」。

图片来自gnews

中共曾向英国保证香港回归前不会有两个立法机关出现。承诺还没晾干,骗到手就立刻变脸了,设立层层机构跟英方对着干了,「筹委会并没有成立临时立法会的权限;临立会的组成与产生办法,俱不符合基本法赋予立法职能的立法会,无权立法」。英方不承认临立会,定期非法并不许在香港举行,中共就在广东省深圳市举行会议,直至回归日子夜移回香港。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连接:
8-18维园集会案

「临时立法会」这个妖孽系列之七-为什么港人要/

细说临时立法会/

「临时立法会」这个妖孽-系列之一-清流不做竟做/

《毓民横议》这完全是一场政治审判


审稿:卡西欧 / 校对:文粤 / 上传:天网灰灰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