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共病毒蹂躏下的印度想到的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大废墙

前言:显然,当下全世界对中共的集体声讨丝毫没有影响它继续祸害人类,笔者尝试从另一个方面去解读中共的病毒超限战战术。

匪夷所思的作案动机

最难定罪的谋杀犯,不一定是销毁证据的高手,而是常人根本无法理解的作案动机。

香港人民不会想到,中共计划在香港投毒,仅仅为了驱散香港抗议的人群;中共主动在武汉社区释放病毒,全然不顾无辜百姓的安危,仅仅为了“预览”病毒的效果。当武汉病毒失控,地球上因病毒死去的人民不会想到,中共停止所有国内航班的同时开放所有国际航班,利用武汉人民去感染全球以及无辜的美国老百姓,仅仅是为了阻止川普连任。

试想,即便有充足的证据阐述中共故意投毒的事实,作为拥有正常思维的陪审团,要如何才能相信,最初它向自己治下无辜的武汉人民投毒,仅仅就是为了“预览一下”病毒好不好用?正常人无法理解的作案动机,是除了强大的宣传机器之外,中共屡屡得手的另一个法宝。

当川普败选,全球灭共浪潮仍然愈发不可阻挡之际,印度的疫情“在恰当的时机”的再次爆发。如果这一次也是中共投毒,那么作案动机是什么?

从表面看中共完全没有在印度投毒的必要。从正常的政治逻辑来分析,中共向印度投毒由于缺乏“作案动机”是“政治安全”的。然而非常明显的一点是,印度爆发疫情对全世界都是一场灾难,唯独对中国共产党有利。基于这一点,分析中共向印度投毒的动机就显得非常有必要了。

打击自由民主制度

中共从来不在乎多少无辜的生命被病毒夺走,在病毒把川普赶出白宫后他们似乎更加确信,当今的民主体制在中共病毒这一个超限战生化武器面前是多么脆弱,特别是对于印度这样医疗设施并不先进的民主国家而言,疫情对执政党连任的打击是致命的(参考另一位战友的文章解读)。

2020年同一时候,国内疫情形势严峻。中共大内宣重点报道欧美发达国家遭疫情袭击的惨状,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给墙内民众一个暗示:连那些地球上最发达的国家都被病毒折磨的这么惨,相比之下墙国政府还是很给力的。

然而这一次的印度就不一样了。在西方世界乃至国内,很多人会不自觉的拿中国与印度,即一个集权一个民主体制做对比。当前展现在墙内百姓眼前的是,在中共的政府高压下,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社会生产正在快速恢复,而号称民主新星的印度却惨遭病毒蹂躏毫无办法。

千万不要小看最近被撤稿的“中印两国点火对比”图片,它反映出中共宣传部门高超的宣传技巧。被网友骂毫无人性进而被迫撤稿仅仅作为吸引流量的噱头,墙内百姓的潜意识里“还是中共政府靠谱”,“庆幸没有生在印度”的观念通过这一波嘲讽式的操作得到了非常强烈的刺激与加固,内心则慢慢习惯毫无人性的集权理念。这种通过心理暗示的洗脑比起被动观看新闻联播有效的多。

而这种“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论调,不仅非常有利于墙内维稳,还伴着墙内几乎不再增长的确诊数字,通过海外华人的微信朋友圈不断侵蚀着自由世界。

病毒经济超限战

笔者曾在探讨中共数字集权货币体系的文章中,尝试分析中共利用病毒奴役世界的货币战略。然而透过印度的疫情,中共之所做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今国际的局势虽然还不至于剑拔弩张,但各个领域的大型企业却实实在在的正在与中共国脱钩。长期来看,被动脱钩几乎一定会导致中共集权体系崩溃。而通过外交、蓝金黄等手段阻止国际大资本家与中共脱钩收效甚微。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中共国成功的融入全球生产体系,牢牢抓住了低附加值、高污染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与西方的高附加值产业形成互补,共同为全世界供应优质且廉价的商品。对于中共国而言,如果此时全力打击西方高附加值产业,那么自己的低附加值产业链必然受到牵连。那么,转而打击同为低附加值的“竞争对手”就成为一个较好的选择。

那么,在高附加值产业纷纷将工厂从中国迁往印度、南亚甚至南美之际,作为美国印太战略的重要据点——印度,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投毒的首选目标。

同时,印度的惨状也带来了一定的威慑效果,国际资本会更加谨慎的将工厂从中共国撤离,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南亚国家政客们也会更加谨慎的考虑建厂带来的疫情爆发风险。

同时,中共则趁机全力恢复生产,营造出一个制造业“极乐净土”的假象,诱引国际资本迁回中共国,使得西方世界与中共脱钩的计划失败,进而继续以低端产业链作为筹码要挟世界。

说到底,只有将病毒真相大白于天下,才能真正打破中共的病毒超限战魔咒。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