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冲突给东盟带来新冷战格局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银河

编辑上传   水星

cseashawaii.org

日经新闻报道,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简称东盟)领导人最近发表的主席声明中,暗示该地区卷入了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冲突。

声明强调了总体接触的必要性,称他们“指示外长尽快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国举行会晤”。

这两个国家并不是欧盟唯一的对话伙伴,其他对话伙伴还包括日本、俄罗斯和印度。但它们是全球竞争的两个极端,这一竞争被界定为民主与独裁之间的“新冷战”,而缅甸的政变和随后发生的暴力事件让这一动态得到了鲜明的体现。

声明包含了关于缅甸问题的“五点共识”,包括呼吁立即停止暴力,并通过“建设性对话”寻求和平解决方案。对于一个传统上避免干涉成员国内部事务的集团来说,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

缅甸民族政府的发言人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对这一“令人鼓舞的消息”表示欢迎。同时称赞了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 (Joko Widodo)要求缅甸军政府释放政治犯的呼吁。维多多还敦促结束暴力,恢复民主。主席的声明和维多多的言论似乎表明东盟内部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但问题是这些话能否转化为行动,第一个考验是任命一位东盟特使进行调解。

目前没有机制可促使缅甸“立即停止暴力”。如果缅甸军方继续对抗议者进行暴力镇压,或与反对政变的武装组织发生冲突,邀请缅甸军政府领导人参加谈判的东盟领导人就会颜面尽失。即使缅甸军政府停止暴力镇压,如果军队不释放民主党领导人昂山素季,以军政府身份参与政治对话,其掌权将成为一个既成事实,东盟将承担被批评为军政府进入国际社会开启了方便之门的风险。

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在2月1日政变后不久举行会议,权衡如何回应,但中共和俄罗斯反对美国和欧洲成员国谴责政变的努力,目前僵局尚未打破。这种僵持局面并不罕见。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经常把冲突的包袱带到讨论中,而缅甸在“新冷战”中再次上演这种情况。

在东盟成立前后,东南亚是最初冷战的主要战场。东盟与西方集团结盟,支持资本主义反对共产主义。现在,如果新冷战是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之间的斗争,东盟很难坚定地站在一方或另一方。该组织自成立以来一直在扩大,它的成员在两个方向上都有倾斜。

缅甸以及东盟周边的国际动态令人担忧,新的冷战来到了东盟,缅甸的局势清楚地表明了东盟成员国现在所处的困境。

参考链接:

https://asia.nikkei.com/Spotlight/Myanmar-Coup/Myanmar-conflict-brings-new-Cold-War-to-ASEAN-s-door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