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播报】欧洲报告的疫苗副作用:眼疾,包括失明

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写作组  四季

人类自由网站5月2日报道,在向世界卫生组织欧洲药物监测机构提交的19,916份注射实验性COVID-19疫苗后的“眼部疾病”报告中,有数百个失明病例。

图片来源: Shutterstock.com

由瑞典乌普萨拉监测中心 (UMC) 维护的VigiBase是世界卫生组织的全球个人病例安全报告数据库。向VigiBase报告的近2万种眼部疾病中,有超过一半的眼部疾病(10,667例)也被报告给了英国的黄卡不良事件报告系统。但是,VigiBase和黄卡报告并没有提供患者的不良副作用的细节。这些被报告的眼部疾病包括:

  • 眼痛 (4616例)
  • 视力模糊 (3839例)
  • 畏光或不耐光 (1808例)
  • 视力障碍 (1625例)
  • 眼睛肿胀 (1162例)
  • 眼部充血或红眼 (788例)
  • 眼部刺激 (768例)
  • 眼睛发痒或眼部瘙痒 (731例)
  • 眼睛流泪或流泪增多 (653例)
  • 复视或复视现象 (559例)
  • 眼睛疲劳或弱视 (459例)
  • 干眼症 (400例)
  • 眼睛周围肿胀或眼眶周围肿胀 (366例)
  • 眼睑肿胀 (360例)
  • 视野中的闪光或畏光 (358例)
  • 失明 (303例)
  • 眼睑水肿 (298例)
  • 眼睛或眼球不适 (273例)
  • 结膜出血或眼小血管破裂 (236例)
  • 眼睑痉挛或眼部肌肉的异常收缩 (223例)
  • 玻璃体漂浮物 (192例)
  • 眼眶周围水肿 (171例)
  • 眼部出血 (169例子)

这些报告主要是在注射阿斯利康和辉瑞的COVID-19疫苗之后发出的。其中在有关莫德纳(Moderna)疫苗的228份报告中,包括了8份眼部疾病的报告,然而截至4月21日,该疫苗首剂才仅仅注射了10万份。

在仅获得紧急使用授权(EUA)的疫苗的临床试验中,并没有关于眼部疾病的报告。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为管理辉瑞公司实验性疫苗的人提供的概况介绍也并没有提到眼睛的副作用。然而,它的确指出,“随着辉瑞-生物技术公司COVID-19疫苗的更广泛使用,可能会出现其他不良反应,其中一些可能很严重的”。

宾夕法尼亚州的免疫学家胡曼-努尔查什姆(Hooman Noorchashm)警告说,为20%至30%已经有过近期或潜在的COVID感染的人接种疫苗可能会导致灾难性的事件。

虽然公共卫生官员经常说,疫苗不良事件只有“百万分之一或二”,但英国药品和保健品管理局(MHRA)指出,对于辉瑞/生物技术公司和阿斯利康公司的疫苗,总体报告率为“每1000剂疫苗约有3至6张黄卡”。

此外,由于美国的VAERS和英国的黄卡都是被动的收集系统,它们往往只能捕捉到一小部分的不良事件。哈佛皮尔格林医疗集团的一项研究发现,向VAERS报告的疫苗不良事件不到百分之一。

当被问及所报告的大量眼部不良事件时,负责监督黄卡报告的英国药品和保健品管理局(MHRA)的一位发言人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说,“我们不断审查黄卡数据以及其他数据来源,以确定报告是否可能表明任何先前未被认知的风险”。英国药品和保健品管理局的声明说:“所有的病例都必须逐案研究,但没有固定的触发器来确定某个病例是否可能与疫苗有关”。

全球范围内新的冠状病毒病例数不断增加,截至2021年5月3日,全球约有1.535亿个COVID-19病例。有超过320万人死亡。随着疫苗接种的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不良事件被报告,但是并看到疫苗可以显著抵御病毒的侵害。接种了疫苗的人被感染也屡见不鲜。只有找到确定病毒的来源,追究中共的责任,才能从根本上终结这一人类浩劫。

原文链接:

Europe: 19,916 ‘Eye Disorders’ Including Blindness Following COVID Vaccines (humansarefree.com)

数据参考:

• COVID-19 cases, recoveries, and deaths | Statista

编辑/校对/发稿:小鹿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