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校外培训监管加剧,以整治之名行“罚款”之实

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鹰(文言)

新浪网5月3日转载央视报道,4月30日广州市以发布虚假广告对五家校外培训机构开出大额罚单。

根据报道,上述培训机构的广告中因含有对教育、培训效果的暗示或明示保证,或对升学、考试等保证性承诺,或培训质量数据等无法验证,违反《广告法》,而遭行政处罚。罚款力度从0.5万元至22.92万不等。

培训机构因“统计资料和调查结果均是无法验证,均为虚构”而遭到处罚。“中药抗疫”、“疫苗防疫“明明缺乏公开科学数据支撑,却依旧被用作“全民接种”的重要参考。既然上述两者仅靠媒体和官宣就能“证真”,为何培训机构的宣传却被认定为虚构?难道官方造假可为,百姓“造假”就算违法吗?

2020年下半年,伴随短期偿债压力的激增和大型国企银行等纷纷破产的现状,校外培训机构也接连爆雷(如优胜教育)。在历经2021年1月份,黑龙江养生培训课引发疫情大爆发后,整治校外培训机构更成为政府和舆论的双双焦点。2021年3月,北京市率先全市开启校外培训机构整顿,先是检查防疫措施,后有整改资金监管和宣传广告。近期更有学而思、跟谁学、新东方在线、高思四家培训机构因价格违法、虚假宣传被处以50万元顶格罚款。在北京“榜样般”的带领下,全国多地也开启了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整顿,广州以违反《广告法》处罚五家培训机构也只是“小试牛刀”。可以预见,接下来全国各地还将出现更多对培训机构的罚款整治事件。

翻看中共自2018年以来的七轮整治,2018年8月中共国务院出台《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规定校外培训机构的预收费不得超过三个月。但无论是19年的韦博英语破产,以及2020年的优胜教育“跑路”都附带大量家长讨费、教师欠薪的“后遗症”,可以说“预收费限制”形同虚设。再有2018年9月颁布的《关于切实做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明确规定从事语、数、英、物、化等学科知识类培训的教师应具有相应教师资格。然而在2021年初,中共教育部再次重申校外培训机构的老师应具备教师资格证,即政令都成了纸上文章,只有中共觉得“有利可图”时才被重新捡起用作法规。

自2018年开启的校外培训机构整治,虽然力度在加大,整治重点一直新增,但是培训机构破产跑路的现象未有减少、学生家庭负担越发累积、参加校外培训的内卷现象依旧严峻。在2021年学区房被热炒后,校外培训更在2020年新冠疫情导致冷落的基础上“焕发”活力。为何越整改法律监管越严格,校外培训带给学生和家庭的负担反而越重,整个社会教育越发偏移?

从近期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无理”罚款不难发现,理由即便逻辑不通或缺乏作证,只要有纸上法文,政府依旧可以用作罚款利器。无论名义如何亮丽,形式如何合规,都只是为了罚款而已。只要中共奴化教育的体制不变,以教育牟利的手段不变,校外培训这一待宰羔羊的定位就不会改变,国内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的“育人”导向更不会有丁点的改进。

新闻来源:

发布违法广告!广州5家教育培训机构被曝光

教育培训机构频频“爆雷” 不得不防

七轮整治之下,校外培训机构“遍体鳞伤”

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迎来“监管大年” 如何应对?

教育部明确:大力整顿校外培训机构!机构老师,必须具备教师资格证!

在线教育机构被顶格处罚!网友:50万罚的太轻

校外培训机构强监管来袭 教育部将进一步加大治理力度

编辑/校对/发稿:正义的小新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