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翻译:5月2日国务卿布林肯在CBS60分钟讨论中美关系

国务卿布林肯在CBS60分钟节目上接受了主持人诺拉·奥唐奈尔的采访,并讨论了美国与中国的关系.从这60分钟采访节目可以窥探出拜登政府完整的对华(中共国)政策. (注:我们翻译组只翻译了采访中与中国有关联的部分)

诺拉·奥唐奈尔向国务卿布林提出问题:拜登总统在头100天里,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上。但是在他的任期内,拜登的总统生涯将由美国与中国的竞争方式来定义。预计几年后,中国的经济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为了确定美国将如何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拜登先生选择了他最亲密的助手之一担任国务卿。终于由安东尼·布林肯来重建一个已经疲惫不堪的国务院,修复美国的同盟,并捍卫外交官所说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那些指导各国如何相处的书面和非书面法规,他说这些规则现在正受到中共国的威胁。布林肯:这(中国)是一个在世界上具有军事、经济、外交能力的国家,它有能力破坏或挑战我们非常在意并决心捍卫的基于规则的秩序。但是我想明确某些事情,这很重要:我们的目的不是要遏制中国、阻碍中国、压制中国。我们是要捍卫这一中共正在挑战的基于规则的秩序。任何人对此秩序构成挑战,我们都将奋起捍卫它​​。

问题:我知道你说的目的不是要遏制中国,但是你看到过中国在军事上如此自信或具侵略性吗? 布林肯:没有,我们还没看到。我认为过去几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中共国在其国内表现得更加压制,而在国外则表现的更具侵略性。这是事实。问题:中共国的目标是什么?布林肯: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共国相信它可以、应该、并将会成为世界上的一个主宰国家。

问题:中共国的战机在西太平洋的天空中越来越多,美国海军也在那里驻扎。 过去一周,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揭幕了三艘新军舰在南中国海巡逻。 它已经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海军,并可以利用它入侵台湾,一个民主的海岛和长期的美国盟友。您认为我们正在走向与中共国的某种军事对抗吗? 布林肯:我认为达到那一点甚至朝那个方向前进,都严重违背中美双方的利益。 .

问题:让我们谈谈人权吧。 描述一下您所看到的发生在新疆的事情,而世界其他地方可能没有看到。 布林肯:我们已经明确表示,我们看到在新疆发生了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行为。 有超过一百万人已经被投进了(您可选用一种说法) 集中营、再教育营、拘留营。 当北京说,噢,存在恐怖主义威胁,但我们没有看到,那不会来自一百万人。

问题:六个星期前,布林肯国务卿在阿拉斯加与中国最高外交官杨洁篪就在新疆的种族灭绝和中国的军事侵略性问题进行了对抗: 布林肯:“……那么为什么我们今天有义务在这里提出这些问题。” 这次交流成为一个国际事件而被拍摄到,并没有丢失翻译内容。 杨主任:(通过口译员)“……美国没有资格说要从实力上与中国对话。” 如果新疆不是中国的红线,那什么是呢? 布林肯:您看,我们没有不与中国打交道的念头。 这种关系存在着真正的复杂性,无论是对抗性的、还是竞争性的、亦或是合作性的。

问题:甚至在阿拉斯加举行会议之前,习近平就已经警告过新的冷战即将来临。 在川普总统任职期间,中共国发现美国比过去的政府更难以预测: 川普总统:“……我刚刚宣布再征收10%的关税……” 川普对数千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关税,以回应他所谓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和对美国知识产权的盗窃。 到目前为止,拜登政府已将关税维持在原有水平。 拜登总统:“我还告诉习主席,我们将保持强大的军事存在……” 今天在华盛顿,(对付)中共可能是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找到共同事业的唯一一大议题。 中共国从美国盗窃了数千亿美元(甚至数万亿美元) 的商业秘密和知识产权。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敌人的行动。 布林肯:这当然听起來像是某個人试图以不公平竟爭,並且越來越多地以对抗的方式进行的行為。 但是,當我們汇聚志趣相投、同样饱受屈辱的國家向北京說這是站不住脚的、也不会任其存在的時候,我們就会变得更加有效和強大。

问题:那么,这是拜登总统向习近平传达的信息是嗎? 布林肯:当然,在他們的第一次談話中,他們涵盖了很多方面。 问题:据报道,這是一個两个小時的电話。 布林肯:是的,我当时在場。问题:拜登总统也告诉习近平主席要脱开吗? 布林肯:拜登总统明确表示,在许多领域,我们对中共国所采取的行动,包括在经济领域、以及在盗窃知识产权方面的行为,表示真正的关切担忧。 问题:中共国的GDP预计最早在2028年超过美国。 布林肯:嗯,这是一个大国。 有众多人口 问题:如果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这是否也使其成为最强大的国家? 布林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如何使用这些财富。 它的人口老龄化。 它具有严重的环境问题等。 但是,诺拉(Norah),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如果我们在谈论真正使一个国家富裕的因素,从根本上说,就是它的人力资源和任何一个国家最大程度地发挥其潜力的能力。 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 也是对中国的挑战。 我认为,如果我们对此很聪明的话,我们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拥有更好的机会来最大程度地发挥人类的潜力

问题:中共国从战略上做了几十年的长远考虑。 美国难道只是赶着解决这里那里的最新的问题,我们不是在战略上长期考虑,因此,中国会超越我们吗? 布林肯:从我们自己的历史来看,我发现当我们面对重大挑战、重大竞争、重大逆境时,我们就已经团结起来,并进行长远考虑、长远投资。 那确实就是我们现在的这个时刻,这就是我认为我们面临的考验。 我们真的要挺身面对它吗? 拜登总统相信我们是的。 …………………………………………………… (省去部分谈论中国之外的其他内容)

问题:本周在60分钟节目上,我们与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进行了交谈。 他告诉我们,中共国是美国面临的最大的外交政策挑战,并威胁到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布林肯:当我们看到有任何国家在挑战或试图破坏该秩序时,我们将奋起捍卫它。 问题:但是您必须承认美-中关系处于低谷。 布林肯:他们主要处在困境中,根据我的判断,这主要是由于两个原因造成的。 近年来,我们看到中共国在国内的行动更具压制性,而它在境外的行动也更具侵略性。 “在很多方面,我们在根本上存在分歧,包括中共国在新疆的行动,以及对香港采取的行动。” 他们说,嘿,这些是 – 这是我们自己的事。 这些是内部问题。 其实不,它们不是。 中国签署了《世界人权宣言》。 它对人权作出了庄严的承诺。 但它违背了这些承诺。 他们在《联合国宪章》中承诺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 他们正在破坏他们对国际秩序所做的承诺。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我们要说的、并做我们所要做的。

问题:为应对香港的民主运动,中国政府通过了一项国家安全法,禁止其所定义的颠覆行为。 该法律已被用来逮捕民主派人士。 今年,通过了选举变更,批评家们认为这可能赋予中共国在香港政府中更大的政治权力。 布林肯:中国对维护香港民主所作的承诺已载入联合国条约。 中共国所做的是有效地消除香港的民主制度,这样做违反了英国将香港移交给中国时,中国作出的承诺,这项承诺原定要持续到2047年。 根据我们的判断,这些价值观不仅仅是美国的价值观。 它们是普世的,而且非常基本。 因此,当我们看到他们遭到践踏时,我们会倾向于站出来就此说些什么,并且尝试对此做点什么:采取行动,包括制裁; 确保尽我们最大的能力不向中国出口可能用来压迫人民的产品; 确保我们不进口用奴隶劳动制成的产品。

问题:那为什么不抵制2022年的北京奥运会呢? 布林肯:目前,我们还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抵制问题上。 这不是我们正在关注的东西。 还有一年时间呢。 问题:有可能吗? 布林肯:永远不要说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它只不过不是我们现在关注的重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美国政要等...直译推

有三年历史的挺郭战友义工们的直译推 原名川普美国政要只要推。拥有近6万关注者的老号@GuoSupporters 但被推特公司封杀。现在改名美国政要等直译推,@zhiyitw33 主要是针对美国政府重要部门、现任政府官员、前任官员、以及著名政治评论家等的精选推文翻译。所选内容一般为与中国和反共有关的,或含有国际重大事件的内容。 5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