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基层多黑暗,村民举报被宣判!

作者:玉米地大姐

6月1日,红星新闻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此前引发舆论高度关注的“河南农民举报镇干部工作日饮酒被判敲诈勒索罪”一案有了新进展:河南省商丘中院二审驳回了涉案农民卢继华的上诉,维持原判。

据红星新闻2019年11月5日报道,河南虞城县张集镇村民卢继华举报镇干部工作日饮酒等被纪委认定不实,并被诉寻衅滋事。除了寻衅滋事罪外,卢继华还被指控犯敲诈勒索罪。

2019年10月25日,虞城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检方指控的寻衅滋事罪不成立,但敲诈勒索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卢继华自2018年2月11日开始被羁押,2019年11月10日被取保候审。

红星新闻记者此前获取的虞城县检察院起诉书称,2014年至2017年期间,被告人卢继华无事生非,多次举报张集镇政府工作人员任圣义、王伸奎、刘开庆、刘富强、张秋兰等人工作日不上班或工作日饮酒等,后经虞城县纪委调查,其举报均不属实。

起诉书还称,2014年,被告人卢继华举报张集镇原土管所长马景存工作日饮酒并在办公室睡觉,后卢继华以给钱才同意在网上将举报帖子删除并不再举报为由,敲诈马景存现金6000元。

一审时,卢继华辩护律师认为,对国家工作人员言行进行监督,是法律赋予的权利,卢继华不存在恶意举报,“都是通过中纪委和国家信访局网站,并未在网络上形成传播,没有扰乱社会秩序,不应构成寻衅滋事犯罪。他举报的都是亲眼所见的事,不是蓄意捏造诬陷,就算纪委调查后认定不属实,公民的正常程序举报行为也不应是犯罪行为”。

卢继华本人也在庭审时辩解,他进行举报后,当地相关领导联系他,让他不要再进行举报,他同意了,“没有收过钱或物”。

一审判决书内容显示,法院未认定检方对卢继华寻衅滋事的指控,“国家纪委网站和国家信访局网站,对反映人的反映事项内容不对社会公开,不足以证明卢继华的举报造成了社会秩序严重混乱,其行为也不符合构成寻衅滋事罪的其他法定情形”。

关于检方指控的敲诈勒索罪名,卢继华辩护律师认为,对卢继华敲诈勒索罪的指控没有具体时间,地点存在矛盾,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虞城县法院则认为,经查,卢继华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有被害人的陈述和证人的证言,因此认定“卢继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要挟他人,索取钱财,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

“6000元”举报案折射出中共举报制度的凶险与诡异,明面上欢迎所有人举报,可举报的内容不对外公开,这就给权力寻租留下操作空间。

如果被举报者恰巧是要扳倒的政敌,正好借刀杀人。被举报者若是自家人,倒霉的则是举报者。路继华很不幸成了后者。

路继华相信中共举报制度引来牢狱之灾,县法院的判决有明显的漏洞。“路继华以给钱才同意在网上将举报帖子删除并不再举报为由,敲诈马景存现金6000元。”

如果马景存没做什么违规之事,为何轻易让路继华敲诈6000元?

一个村民吃饱了没事干去敲诈镇干部,居然敲诈成功,简直天方夜谭。对照路继华的辩解“当地相关领导联系他,让他不要再进行举报,他同意了,没有收过钱或物”。

就算路继华撒谎,这位马所长怎么没有路继华索钱,收钱的现场录音、照片或录相视频?明知道是敲诈,什么证据都不留?还有那位证人,既然是证人,一定在案发现场吧,也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的看着敲诈发生?

根据被举报人陈述和证人证言,无有配套证据形成的完整证据链,就认定举报人构成犯罪的事实依据。这不是黑箱操作是什么?

该案看似不大,反映的却是中共基层干部的穷凶极恶是多么的肆无忌惮,一个镇上的土管所长就可轻而易举地将司法玩弄于股掌之间,中共所宣扬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是一句骗人的鬼话。

莫须有的6000元,让路继华获刑一年零九个月,谁再相信中共的举报制度,谁就是下一个路继华!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