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留两难的香港抗争者

近日,《香港自由新闻》采访了三位前往加拿大寻求政治庇护的香港抗争者以及他们复杂的心里路程。以下是采访内容的翻译。

香港抗争者嘉莉Carrie(化名)

“我面临两种选择”26岁的嘉莉说,“我要么逃离香港,要么面临中共的政治迫害。” 离开香港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嘉莉的抗争可追溯到2012年,当时她与12万多名抗争者一起反对中共的道德和国民教育课程。此后,她一直参加香港的民主运动,包括自2019年6月开始的“香港反送中”的数次大规模抗争活动。

她说:“有时候觉得我背叛了一起上街的同胞”,“但我必须说服自己,选择离开,为了更多人而活下去。”然后,她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拖着被催泪瓦斯、警棍和水炮伤害的身体逃离了香港。嘉莉现正在加拿大等待难民申请的结果。

《环球邮报》此前有报道, 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期间,有 46名香港公民在加拿大申请庇护。

令嘉莉担心的是,她无法向加拿大难民局证明自己是需要保护的人。 她说:“我认为西方国家很难想象,香港作为一个民主社会,会败坏成一个黑警横行的地方”,“而且我认为,如果我们没有亲身经历过去一年中香港民主的倒退,对普通香港人来说仍然令人难以置信。”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和历史学教授莱昂·辛(Leo Shin)告诉《香港自由新闻》,加拿大政府应该支持那些因自己的政见不同而遭受迫害的人,向他们提供政治庇护。并且加拿大政府应当知道,香港的政治氛围正在迅速恶化,政治异见空间正在迅速缩小。

由于中共病毒COVID-19肆虐全球,加拿大难民局暂停了所有现场听证会,直到另行通知。嘉莉和加拿大其他政庇申请者的未来仍不确定。

香港抗争者艾琳Irene(化名)

在抵达加拿大后,最令19岁艾琳惊讶的是加拿大社会的多样性和包容性。尽管她的难民申请尚未得到答复,她也希望继续接受教育,感受西方的民主制度和生活方式,使她能够运用自己的知识,为香港的独立运动做出贡献。

艾琳表示:“我们需要拥抱个人之间的差异,尤其是在我们争取更大的民主自由的时候。”

但是,艾琳的政治观点被视为挺港分裂主义的反共力量。中共最近通过的国家安全立法增加了前期的民主先锋人士返港被起诉的风险。

最近,她还得知她的一个朋友被控暴动。像这样的新闻使艾琳感到不安,然而,没有什么比民主抗议者内部的分歧更糟糕了。

尽管艾琳认为自己是赞成独立的,但她说:“无论您是泛民主主义者,赞成独立的地方主义者还是公民热情的地方主义者,都没关系,因为我们都在为同一事业而战。” 艾琳表示,抗争中的他们经常被斗争分散,花了很多时间互相评判。大家应该抛开分歧,为共同的事业而努力,以期拥有更美好的未来。

香港抗争者Sai(化名)

逃到哪里也不如回自己的家–对于冲在前线的抗争者Sai来说,躲在加拿大会感到不​​切实际。如果Sai不离开香港,他可能被判入狱十年或更长时间–这名大学生将不得不在监狱里度过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由于担心受到中共起诉,他还拒绝说明他可能受到的指控。他的同龄人支持他在加拿大寻求政治庇护。

不过,Sai从未停止过关注香港。每当读到关于香港的新闻,持续的社会动荡都使他更加担心那些不关心政治的人们。Sai说:“如果我们还不抗争,我们就要仔细考虑后果,考虑中共已经从我们手中夺走了什么,我们将失去什么样的权利。”

Sai说他想念晚上沿着海滨兜风,想念香港。

与Sai类似,艾琳和嘉莉都非常思念这座城市。艾琳渴望街头小食(例如鱼丸)和小巴观光。嘉莉说,尽管离家很远,但她的心依然在香港。

最后,嘉莉希望香港人不要放弃并且引用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一段话:“我们不会放弃我们的家,因战斗而失败的民族会再次崛起,但温顺投降的民族已经结束了。”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Wenyin文因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