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庇护的香港示威者

新闻来源:HONG KONG FREE PRESS

原文作者:HEIDI LEE, 31ST MAY 2020

翻译/简评Victory

PR: Roberts

简评:

每次看到港人艰难抗争的新闻都为之动容,不能自已。不管香港人有没有意识到,我们都必须永远记住,他们不单是在保卫自己的家园,而是在为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爱好民主和自由的人们而战。如果不是香港人一年多来不顾生死,坚持抗争,以血肉之躯和无数生命的代价捍卫香港自由之地,共产邪魔之恶就不会如此赤裸裸的呈现于世人面前,从而打开了共魔灭亡的第一道大门。同时,港人在抗争中所展现出的坚韧、无私、无畏、团结、智慧、守法、气节等等太多闪光点。这也是我们未来重建新中国家园过程中需要在塑造的民族精神。历史会证明,香港是我们的耶路撒冷。

香港人去到任何民主国家都配得上最高礼遇,希望西方民主国家可以尽快接纳来自香港的英雄们。

原文:

留还是走?会见逃到加拿大寻求庇护的香港示威者

Carrie 在去往香港国际机场的路上兴奋不起来。虽然已经几天没睡了,但她还是非常警觉地注意周围的情况,小心翼翼的往登机口走。飞机起飞后,她才随着飞机冲入云霄沉沉入睡。

“我只有两个选择”这位使用化名的26岁避难者说,“或逃离香港或面对政治迫害”

摄影:Heidi Lee

离开香港是个艰难的决定。Carrie的行动可以追溯到2012年,当时她和其他12万抗议者一起反对修改道德和国民教育课程。她一直在参与香港民主运动,包括2019年6月份开始的抗议活动。

“有时候我感觉自己背叛了一起抗议的手足”她说。“但是我必须说服自己我离开是为了活下来,为了更大的胜利。”然后她带着疲惫的心,被催泪烟,警棍,和水炮伤害的身体逃离了香港。Carrie现在正在等待加拿大对她难民申请的决议。

1951年的难民公约定义了“难民”是由于有充分理由害怕受到因种族,宗教,国籍,某社会群体的会员身份或政治观点的迫害,而不愿或无法回到家园的个人。

一位抗议者在尖沙咀,2019年11月25日 摄影:Joshua Kwan USP

2018年,加拿大成为世界上难民接受最多的国家,占25个接受国家总计92400位难民,其中加拿大共接纳28100位难民。环球邮报之前报道了在2020年1月1日到2020年3月31日之间有46位香港公民申请难民签证。

Carrie担心她在难民听证会上不能向加拿大移民和难民委员会证明她是需要受到保护的。“我认为西方国家很难想象一个民主社会崩塌变成警察国家”她说“我想如果不是过去一年亲历了民主的消失,香港公民现在也很难相信这一点。”

Leo Shin,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和历史教授,告诉HKFP(香港自由媒体)加拿大政府应该支持并为因在其母国由于政治观点被迫害的人士提供难民保护。“虽然每个难民申请案例应该单独审核,加拿大政府应该认识到香港的政治气候已经急速恶化,政治异见的空间已经急速萎缩。

多伦多 , 照片文件:: VV Nincic

因为新冠疫情,加拿大移民和难民委员会暂停了所有当面听证,直到发新的公告。Carrie和其他的难民签证申请者的未来仍不确定。

现在Carrie专注于在网上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她也打算在拿到工作许可后开始工作,以便可以将一部分薪水捐给香港的非盈利组织,以经济上支持仍然在抗争的手足。

在加拿大,符合要求的难民在等待签证获批的时候可以申请工作或者学习许可,一些难民申请者在寻求更高的学历过程中,因聚众骚乱和其他罪行被迫离开了这座城市。

Irene在刚来时被暴风雪震惊了,但最让她惊喜的是加拿大社会的多元和包容。虽然她的难民申请在暂停中,她希望继续学业,以便她可以了解生活在西方民主社会是什么样的。

作为一个独立运动的学生,这位19岁的年轻人相信这可以让她学习知识,并为未来香港民主运动贡献力量。“我喜欢这里的多元”她说“我的伊朗邻居愿意和我聊天,虽然我们的文化背景不同,甚至我的理发师也想更多的了解香港文化”。

摄影:Heidi Lee

“这里还有同性恋社区,到处飘着彩虹旗”她说。Irene,也是化名,她说道香港人不太欢迎非华裔或者少数不同性取向者。“我认为香港还有进步空间”她说“我们应该接纳个体的差异,尤其是我们在为更大的民主和自由而战的时候”

然而,Irene的政治观点被当作是反中共国寻求港独的力量。北京最近推行国安法的计划增加了之前抗议前线手足被迫害的风险,如果她回到香港的话。最近她也听说一个朋友被指控暴动。这样消息让Irene非常沮丧,但没有比分化抗议者更糟糕的。

你是泛民,独立派,还是公民激情派都没关系,我们都在为同样的原因战斗。

摄影:Heidi Lee

虽然Irene认为自己是独立派,她说批评其他民主派的意识形态只会阻碍香港运动。“我认为我们总是花大量时间互相攻击的分散了注意力”Irene 说。“我们应该把不同意见先放在一边,共同为更好的未来奋斗。

没有一个地方像家一样

对Sai来说,在加拿大感觉很不现实。“就像在一分钟前,你和家人在一起吃晚餐,而下一分钟,你就在远隔重洋的异国他乡”。这位正在等待难民签证申请的前线抗争者说。他出于安全考虑使用了化名。

如果Sai没离开香港,他可能会面临起诉,并判10年以上监禁。这个大学生就要在监狱度过他最好的年华。他因为害怕被迫害而拒绝透露具体罪名。

照片 Incendo工作室

他的同伴支持他申请加拿大难民庇护,这给了他力量坚持下去并安定下来。Sai仍然没停止关注香港局势。每当他看到新闻,持续的社会动荡让他担心那些政治上分化的人们。“我们需要认真考虑我们如果不去投入到这场运动中的后果。——想想我们现在已经被夺走的东西和将来要失去的权力。”

Photo: Galileo Cheng. 摄影:Galileo Cheng.

“有些时候你可以为香港做更多的事情以避免最坏的情况,然而你最终没做”他说,“当你意识到你失去什么的时候就太晚了”

被问及除了家人和朋友它最想念什么时,他说他想念晚上沿着海滨开车,可以去数码港和西贡。

“香港是我的家”他说“即使我只是晚上在大街上走走,她也会给我特别的感觉”和Sai一样的,Irene和Carrie都忍不住想念这座城市。Irene渴望坐着小巴去吃鱼丸之类的街边小吃。虽然远离家乡,Carrie说她的心和香港在一起。

Photo: Heidi Lee. 摄影:Heidi Lee

“我们不会放弃自己的家园”Carrie说,正如丘吉尔所言“坚持战斗的国家会再次站起来,而温顺投降的国家会消亡。”“我希望香港人不要放弃,让和我一样的难民们可以有尊严的回家。

新闻链接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