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X商业发射成功 让中共的制度优越性打脸

By2064

2020年5月30日,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跟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合作通过猎鹰九号运载火箭和 “龙”飞船 (Dragon spacecraft)成功将两名宇航员送入轨道。此次商业发射之所以引人瞩目,在于其不仅展示了美国民营企业雄厚的科研创新能力,更彰显了民主制度作为发掘人类潜力和能动性的制度优越性

中国作为掌握载人航天技术的三个国家之一,在国家层面上与美国的差距也许没有那么明显,虽然今年连续两次发射失败引人警醒。可在新开启的商业飞船时代,我们却是难以望其项背。我们不仅要问中国的商业航天还有多远的路要走?我们为什么没有中国版的马斯克和SpaceX?

一、中国的教育和科研环境不能培养出马斯克。钱理群教授曾经讲过中国的大学正在培养绝对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个越在名校里越明显,因为越是聪明的孩子一旦利己起来越是精致,他们知道如何伪装,如何权衡得失,如何投人所好。在党的领导下把钻领导办公室和钻领导被窝子成为优秀的指标的环境下,有多少学生能继续追求自己的兴趣和维持自己独立的人格?大学生入党有几个是真正的为了信仰?他们无非是为了获取利益。班干部团干部一天到晚往领导的办公室里钻,就会得到领导的赏识,从而在评先评优和工作分配中占得先机。中国的科研环境更是急功近利。科研人员为了基金需要到处找关系抱大腿请客送礼;国家基金委今天投钱明天就要求科研人员出成果;科研人员拼命压榨学生并高喊着要得诺贝尔奖;高压下的学生为了交差只能不顾实验事实造假发文章。近年来一个个学术大牛进入了被打假的名单就是明证。可最为讽刺的是真正得了诺贝尔奖的青蒿素的发现者却连院士都评不上,这真是中国科研界的悲哀。

二、中国的商业环境不能产生SpaceX。在中国没有对知识产权的基本尊重和保护。根据网络调查,国内使用盗版软件的比例占95%,很少有人意识到使用盗版软件有什么不正常,甚至认为有免费的盗版还要花钱买正版是一种愚蠢。创新,不仅仅是新的灵感和思路,更是一种冒险,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长期的资金支持。如果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这直接意味着创新的高风险不可能带来高回报,因此近些年大量的钱都流向了低风险高回报的房地产领域。曾经有新闻报道一个公司濒临破产,公司老总卖了一套房子将其起死回生。可长期对知识产权的不尊重带来的是中国创新能力的丧失殆尽,中国的创新基本限于抄袭,造假和偷窃。西方有谷歌,中国就搞个百度,虽然其搜索能力想去甚远,但可防可控制,于是把谷歌赶出中国,让国内百姓在百度上捜出一片繁荣而看不到盗国贼的腐败。更有甚者,汉蕊公司直接购买美国的芯片后雇佣民工用砂纸磨掉原来的标志,再找一家公司在芯片上打上“汉芯一号”字样,从而宣布进入世界先进水平。如果这些还不够,那就利用蓝金黄力量从西方偷窃技术,也就是近些年共产党高调宣称的“弯道超车”,当然对偷窃来的技术的生搬硬套会带来种种水土不服,我的国在厉害的外表下其实是一根假擀面杖在硬撑着。

三、中国的政治环境不能存在马斯克和SpaceX。即使中国能够奇迹般出现了马斯克和SpaceX,他们也难得善终。成功的那一刻,中国的“马斯克”们首先要点头哈腰感激涕零,感谢党的培养和领导,如若不然就会被小粉红们骂为叛国贼。同时公司内部要成立党支部接受党的领导,技术研发要依照党章和中央领导指示进行。同时公司为了存活还必须依靠某一个盗国贼家族,从而沦为成为他们的白手套。上了贼船的企业领导过着身不由己言不由衷的日子,陪同中共高层上上井冈山,在网上吹吹牛,当当网红,给小粉红们打打鸡血。即使有幸风光几年能过上双修的日子,在未来的盗国贼家族内斗中又难免会沦为棋子成为牺牲品,从而被自杀死,被癌症死,被嫖娼死,被拍照死,被跳墙死,被脚疼死。

由此可见,在这个权利被红色家族私有,财富被随时被公有的环境里,再好的种子都无法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中共制度的急功近利和贪婪成性先天缺陷只能培养出阿谀奉承的酒囊饭袋和嗜钱成性的冷血奴隶。“共产”是盗国贼集团合法主义是万恶之源,是幻想不劳而获,依赖欺骗掠夺不劳而获而寄生社会的美丽外衣。堕落糟粕,而中共正是维护这邪教思想的一帮沆狼狈为奸的死侍拥护者。爆料革命应运而生,就是要从根本上实现政治体治的改变,唤醒人们的良知,誓死捍卫人民的民主自由以及生命和财产安全。正义与良知,我们的使命就是灭掉中共和感染亿万百姓心中的毒瘤罪。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