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需要的是对它有利的消息!

作者:JOHN HAYWARD / 约翰·海沃德

新闻来源: Breitbart / 布赖特巴特新闻网 2020/05/30

PR:InAHurry

翻译、简评:CharlesS

简评:

这则新闻批判了某位言论受到中共吹捧的美国科学家,或者说可能她是在替中共发表言论?

这名美国科学家似乎只是要求类似推特这样的公司加大审查“虚假信息”力度,或者多一些人工审核员,而本文作者毫不留情地将该科学家的言论与中共推行言论控制诡辩的契合,以及中共对这位科学家言论的青睐摆在台面上,连标题都直接写是中共国在呼吁审查。作者同时揭露了这个科学家言论里隐藏的谎言,包括要求真假的标准根本无法制定,或者学习中共标准在于“党”;包括看似正确的要求科技公司在瘟疫期间负起更多责任,在瘟疫全球肆虐了半年之后才提出…“在出现问题后对内容进行审核为时已晚…需要策展知识并优先考虑科学…”多么熟悉的口吻,听起来就像是中共告诉世界为什么要建长城防火墙。这些都是熟悉的中共宣传机器套路:挑拨情感、混淆绑架概念以及看似正确却偏离核心。

前几天推特对川普总统的“言论审查”、大量媒体对硫酸羟氯喹的抹黑、美国学术界医疗界被爆大规模被中共渗透,邪恶势力的所作所为让全世界人们越来越愤怒。再加上爆料革命战友以及其他同样勇敢、善良的人们在中文和外文社交平台上的不断发声,中共及其帮凶逐渐被全世界人们所看清。

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一条就是保障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不久的将来,我们的新宪法一定也会有这一条。

原文:

中共国呼吁更多的大型科技企业对“虚假信息”进行审查

上周五,中共国国营新华社对美国研究员为减少“虚假信息”而对大型科技公司采取更加激进的审查制度的呼吁表示了极大的兴趣。

中共国的审查制度最初就是以作为针对虚假信息的十字军东征的名义展开的,该制度的辩护者声称,迄今拥众百万的审查大军的主要目标还是针对虚假信息。

引起新华社关注的这篇文章主要涉及有关中共国冠状病毒的虚假信息,这增加了一层额外的讽刺意味,因为中国共产党(CCP)是传播虚假冠状病毒信息无可争议的世界重量级冠军:

“这种流行病揭示了科技公司不愿采取行动,反反复复地使我们的世界变得更糟。在不确定的时期,这种恶性循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哈佛肯尼迪学校肖恩斯坦大学媒体,政治与公共政策中心研究主任琼·多诺万(Joan Donovan)说。

这位资深研究员要求“科技公司变得更加透明,负责和对社会有利”,并敦促科技公司在大流行发生之后依然恪守这一承诺。

她补充说:“社交媒体公司必须对虚假信息‘压平曲线’。”

中共国政府绝不会让任何私人公司根据自己对准确性或公平性的定义来推平“虚假信息曲线”。在中共国,所有谣言推土机都是由共产党官员驱动的,而任何决定对独裁者习近平的声明进行“事实核查”私人公司首席执行官将不会再被看到或听到。

例如,异议人士许志永尝试写了一封要求习近平辞职的信。他因为他的“事实核查”而面临15年监禁。

多诺万的文章之所以引起了中共的注意,可能是因为她对唐纳德·川总统和“右翼份子”(以及特邀明星伊隆·马斯克)过于热衷于使用羟氯喹对抗中共冠状病毒影响的行为十分挑剔,或者可能是因为她无意中提出只有像北京构建的那种规模庞大的政府检查机构才能提供她所倡导的防“误导”接种。

在全面考虑了2016年美国大选的失真,计算机在煽动美国和英国极右翼势力的兴起中的角色,以及反疫苗接种运动之后,科技公司宣布了针对虚假信息的政策。但是他们对建设用于对商业内容审核工作的基础设施却一带而过,尽管被大肆宣传,人工智能,它还不够成熟,无法在没有人工监督的情况下管理社交媒体帖子。科技公司承认,俄罗斯网络水军(Internet Research Agency,IRA)和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等组织利用其平台进行大规模运作以影响国内外的选举。同时,这些科技公司拒绝清除虚假信息,他们说这种虚假信息很难被可信地识别。

在出现问题后对内容进行审核为时已晚。预防虚假信息需要策展知识并优先考虑科学,尤其是在公共危机期间。以我的经验,科技公司更倾向于淡化其平台的影响力,而不是确保了解影响力。正确的管理要求这些公司聘请独立的研究人员,以识别潜在的操纵并为“权威内容”提供背景。

美国科技公司毫不害羞地承认,他们不能因虚假信息,仇恨言论等而对所有人进行监管。表面上看似公平的系统可以通过不公平地应用而变得严重不公平,这是那些批评者的核心,这些批评者注意到Twitter有争议地将川普总统的职位贴上“美化暴力”的标签,但似乎不受伊朗最高领导人对种族灭绝的热情的困扰。

中国共产党确实在其庞大的审查制度中使用了“先进的人工智能”,同时也有大量的人工致力于压制政府不喜欢的言论。中共国尽可能将检查制度强加于来自外国的言论,并封锁其无法控制的外国信息资源。

这种操作的成本远远超出了任何一家寻求利润的公司所能支付的费用,正如当前有关Twitter审查制度的争论所表明的那样,要找到一个绝对真实或完全公平的标准以将私人审查员与使私人检查员免受投诉,报复性业务损失以及可能的法律诉讼是极端困难的。

就像其他所有与中共冠状病毒有关的问题一样,硫酸羟氯喹在医学界引起了很多争论。这个行业(医学界)仍为关于外科口罩是否能为大流行提供任何保护的激烈争论而四分五裂。在多诺万的文章中得到赞赏的世界卫生组织继续坚持口罩无用论。但是口罩对美国左翼和民主党已变得非常重要,其成员将对口罩有效性的挑战视为“虚假信息”。 ”

这对中共国来说不是个问题。信誉卓著的执政党高层成员永远不会被指控散布虚假信息,因为执政党所说的就是事实真相。如果明天真相发生变化,旧的真相将成为错误的信息。如果高官从党的恩宠中跌落,他会突然成为虚假信息的来源。

CCP认为他的方法是监管动荡的互联网以确保“真相”的唯一方法,因此,很高兴听到还没有看清审查游戏到底是什么的人们能朝着审查的方向迈近几步。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4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24000/ […]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