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64经历,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作者:加拿大喜马拉雅农场 见证者L

1989年6月5号,我正巧在64镇压烈度仅次于北京的成都转车。5号傍晚抵达成都入住后,吃了点东西就来到了人头满满的人民中路。不远处的人民商场还余烟袅袅,听说是昨天晚上被人纵火烧的,不过大家都没有半点心痛,反而觉得烧得好、很解气!一位魁梧的中年汉子骄傲地说,四川人耿直有血性,他北京人敢烧军车,咱们就敢烧大商场!记得那天晚上街上看不见一个穿制服的人,更不用说警察了,因为64晚上展览馆前的广场杀了很多静坐的学生,现在警察怕被满街的民众报复已经不敢出门了。当时成都已经很热了,很多年轻的小伙光着膀子甩着衣服,大声叫骂共产党,大骂屠夫李鹏、邓小平是龟儿子。许多人手里拿着小收音机,一面收听台湾的广播,一面不停地向周围的人播报最新消息:什么38军政变了,政治局常委都逃离北京了,64北京杀了上万人,央视播音员杜宪和薛飞已经被开除了……等等。各路消息在人群中不断传播。刚刚经历了10年改革开放和政治氛围宽松的老百姓,实在想不到中共居然会出动军队屠杀和平请愿的大学生。大家纷纷说这太伤天害理了,日本和德国法西斯都没对自己的老百姓这样干过,邓小平李鹏,简直是法西斯都不如的畜生!咒骂四川怎么出了这么两个万恶的龟儿子!什么人民公仆,什么为人民服务,统统都骗人的鬼话!路上还遇到两位昨天展览馆清场死了孩子的家长,他们悲痛地不停哭诉,周围人纷纷跟着落泪。当时我大学毕业才两年,非常理解和支持学生们的政治诉求。那晚跟着数万成都百姓一起街头激奋,一起高喊打倒共产党、打倒邓小平,最后嗓子都喊哑了!


6号一早如常踏上了去上海的特快列车。很多大学生担心政府清算被抓,纷纷乘车跑回老家躲避!一位学生模样的男生坐在我旁边。他清瘦并且满脸的疲倦,不是低头不语就是茫然望向窗外,不难看出他内心有不可名状的伤痛。后来攀谈得知,他是学运组织,成都高校自治联合会的副主席,大三了,是四川人。他预估到自己在这次运动中树大招风,警察会去老家抓捕他,所以要去浙江农村的亲戚家躲避,并寻机偷渡出国。他含泪说,64晚上很多同学就死在他面前,眼看着很多女同学被打得头破血流,他拼了命也只救出来了两人。跑出来他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当晚也被打死了!他既自责又痛苦万分,数次哽咽说不出话来,我也不禁泪目。这是什么流氓土匪政府,什么法西斯军队,就这样屠杀供养他们的老百姓!真是恨得牙根痒痒。列车行至西安和郑州,又上来不少逃离学校的大学生,三地学生交换了更多各地军警镇压的信息。


一昼夜的行驶后,7日早上列车被迫停在了河南兰考,广播说铁路被破坏需要抢修。不久一列北京始发的西行列车停在了旁边线路上,北京逃出来的学生纷纷开窗和我们车上的学生高声交谈。他们展示了带出来的血衣、钢盔和子弹壳,高喊这些都是法西斯的罪证,历史必将审判他们,刽子手一定会上绞架!一个头缠绷带的学生向我身边的学运领袖喊:赶紧远远地跑吧,能跑国外别犹豫,北京军警已经堵校门抓人了,抓去了不死也残。列车停留了两个多小时继续行驶,一路上走走停停,搞得特快比慢车还慢,到了徐州就彻底走不动了。广播通知南下铁路被堵,乘客要全部下车去坐长途汽车。


那天徐州的站前广场纪念碑底座上,贴了很多北京广场清场的照片复印件,估计是北京南逃学生贴的。照片有士兵开枪的,坦克冲撞人的,有长安街横七竖八尸体的,有医院成堆尸体的,还有学生倒伏在纪念碑台阶上的,最让我震惊的照片是两个人和自行车被坦克拦腰碾压成纸片,下半身可见女生的裙子和腿,男子还完整的头嘴巴大张,眼球几乎爆了出来,那惨状简直让人毛骨悚然不敢直视!想必当时是男生骑车带着女生,被后面追来的坦克碾压而死的,跟方政被坦克碾碎双腿的情形差不多。


尽管64我没身处天安门广场,但64后的三天里我途经了中部数省,一路上见到了许多逃离的学生,了解了很多学运内情,感受到了太多的悲壮和愤怒。尤其是这张俩花季男女被坦克碾死的骇人照片,永久地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31年了每次想起都历历在目心痛不已!所以之后的25年我一直拒绝入党,拒绝相信中共的一切政治宣传,并于五年前毅然举家移民加国。出来后看了大量中共64镇压和秋后算账的资料和视频,更加鄙视中共64没有杀人的无耻的谎言!想想之前的韩国反独裁学运,即便学生使用了汽油燃烧瓶,军政府也没有派坦克上街镇压;64两年后的苏联8.19,坦克虽然上了街,但是叶利钦和老百姓爬上坦克振臂一呼,军队就全都站到了人民一边,没有对老百姓开一枪!


翻遍人类历史,还没有一个政府调动军队坦克上街碾压屠杀本国和平示威民众的,共产党8964可谓是创造了极权残暴的世界之最!所以31年来,香港和很多文明国家每年都举办64纪念活动,警醒世人,永远不要忘记中共的64血债和残暴本性!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世界上的正义力量一定会携手合作,彻底消灭中共这一共产恶魔!


64死难者永垂不朽!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billy2020
8 月 之前

要真正的回归至少要一至两代人的共同努力才能实现,战友们路还很长,不要放弃,不要骄傲。

0
watter
8 月 之前

谢谢江叔的文章,希望墙内能够早日迎来民主法治自由,然而就像您说的鱼肚白严重,回归普世价值观不知要多久,希望通过努力能够离开。

0

Laojiang

有象棋大师说,棋盘上最重要的棋子其实是卒子,就看你能把卒子放在哪里发挥作用。 我愿意作这样最起作用的卒子。 6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