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粮食产业链的紧绷,CCP奴役下的百姓何去何从?

作者:文小明

1、蝗灾再度肆虐

根据粮农组织的报告,非洲之角地区的的蝗虫虽然受到勘测与控制,但仍在大量繁殖,该地区粮食安全和生计依然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对岸的也门由于无法进行勘测与控制,大量繁殖的蝗虫将始终威胁非洲之角;沙特、伊朗与巴基斯坦虽然对蝗虫进行了控制,但随着植被枯竭,蝗虫将会转移到印度-巴基斯坦边境的夏季繁殖区,冲击该地的小麦种植区,据粮农组织预计,如果灾情严重可能会对巴基斯坦造成粮食减产30%~50%的情况;此外,由于降雨、季风与阿拉伯、东非的蝗虫情况十分复杂,西非也存在遭受蝗灾的可能。

2、新冠疫情下北美春小麦播种遇阻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2020年加拿大的春小麦播种面积预计为1877.2万英亩,比2019年下滑0.1%。美国的情况更加不乐观,根据USDA与NASS今年5月的报告,2020年的春小麦种植进度完成42%,同期5年平均(2015-2019年)的情况为63%。以北达科他州为例,美国2019/20年春小麦作物中有53%是在这里播种的,根据最新的报告显示北达科他州农民只播种27%的预期英亩数(去年为56%)。虽然春小麦的种植窗口到6月中旬才会结束,但由于疫情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到控制,北美农场很可能因劳动力短缺错过种植季节。

(注:澳洲增产为去年降水影响,加拿大增产主要为去年种植的冬小麦)

32020年全球粮食的库存

根据粮农组织最新报告,预计到2020年年末,全球谷物库存量将达到8.66亿吨,库存消费比将保持在30.9%的较高水平。

其中全球稻米库存预计将达到1.82亿吨,略低于创纪录的2019年的水平;全球小麦库存为2.77亿吨,与2019年相比,全球小麦库存预计将增加近200万吨(增长0.7%),但主要因为欧盟、中国和印度库存的预期大幅增加,这部分增加将超过包括美国、俄罗斯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几个国家的库存减少;粗粮库存预计下降800万吨,玉米库存预计将大幅下降。

4、新冠与蝗灾交织下粮食供求的新变化

(1)部分国家限制粮食出口。首先是多个东南亚地区国家提出限制农产品出口与扩大储备。3月末,越南宣布将在2020年6月15日之前将储备多达19万吨的大米。此外越南还计划存储大约8吨水稻。之后,柬埔寨宣布从4月5日起,也将禁止除香米外的白米和稻米的出口。此外,包括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等国也出台限制粮食与农作物出口的政策。

(2)部分国家加大进口力度抢粮。土耳其、阿尔及利亚、摩洛哥以及一系列农产品进口国快速抢粮,其中土耳其小麦采购量已升至创纪录的800万吨。

(3)家庭应急消费。以美国为例,由于新冠疫情而面临居家生活、降薪与失业,美国家庭不得不收紧预算和提高消费效率,加上居家前短期囤积面粉的浪潮,前三个月经贸易调整的小麦食品消费比原来高出4%。

5、物流受阻可能成为粮价波动的推手

联合国粮食计划书4月警告,2020年面临“严重粮食不安全”的人口数量将增加一倍,达到2.65亿人。关键问题在于许多国家实施的贸易和旅行限制给粮食运输带来的困难。

人员流动障碍是另一个推动粮价波动的因素,特别是严重依赖外来劳动力的北美和欧洲国家,外出务工人员的减少,也会导致拉丁美洲和非洲国家负担粮价能力变差。

以美国为例,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在2005财年,政府发放了4.8万个H-2A签证,允许外国工人以农业工人的身份临时进入美国。在2018财年,这一数字增长了五倍,达到约24.3万人。美国农业部表示,签证持有者人数激增是“反映农业劳动力短缺的最明显指标之一”。在美国2015-2016年全国农业工人调查中,接受调查的受雇农业工人69%出生在墨西哥,只有24%的人出生在美国。

6、尽管全球粮食的生产与库存相对充足,但由于各种自然灾害丛生与各国采取的封锁式的应急策略,使得某些地区粮食需求随时会出现巨大变动。值得注意的是,与短期会出现变化的需求相比,农产品的生产具有季节性与周期性,错过种植窗口,只能等到下一个周期才能恢复生产。供需的这种不对称性将使得全球粮食产业链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目前中共国黄淮地区因干旱比较严重,以至于亩产量大大减少,平均在500-700斤每亩,比起2019年则是减少了300-400斤每亩,邢台北和保定南面,出现过两次倒春寒,因此麦粒数也会减少,主产区的小麦,遭到赤霉病、萌动、干热风等因素影响,从而导致减产的出现,估计保守数字是10%起,从而导致基层惜售的情况强烈,因此现有的收购价也迎来提升,江苏、安徽不少粮点都已经涨到1.1元每斤,预计后期能涨到1.2元。但很多农民认为还是有粮在手里更踏实一些,很多老百姓都开始本能的发觉一些年头不对的事情了,因此不愿意卖出市场,如此一来CCP贸易商可就陷入了困境中,如果盲目的提高收购价,那只会粮食市场进入恶性循环中。

从中共国目前华北地区的小麦收割来看,今年很多地方的小麦质量不如去年的,不少地方小麦刚刚能达到二等,这让农民的心中容易产生不祥的预感,新小麦上市初期就有不少贸易商去往湖北采购,但当地的小麦质量不是太高,以至于前期的小麦价格落了下来,很多小麦被迫堆积在贸易商手里,目前很难能卖到市场。

一斤小麦一块一,连一瓶好点的矿泉水都买不到,老百姓卖了粮食去买矿泉水喝吗?关键时刻,粮食能救人活命,矿泉水呢?战友们,一定要记住郭先生的话,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大梦方醒
8 月 之前

完全没有农业和农民保护机制,大量土地被用于房地产,走到今天遇到天灾人祸,加速粮食危机的到来

+1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