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宣传上的高就业率怎么来的

作者:Angelo Henry

据CCP教育部数据显示,2020届高校毕业生达到874万人,比去年增加40万,人数再创新高。在CCP病毒肆虐下,国内经济陷入低迷,失业潮正在席卷全国,农民工外出务工难、大学生毕业即失业也成为了当下热点,但是CCP媒体宣传上必须实现高就业率,而且是高质量的就业,就业机会铺天盖地,大学生就业甚至要好于往年同期,而且要宣传成是CCP的英明决策的结果。

CCP官方媒体宣传,截至5月底,已外出务工贫困劳动力2750.7万人,相当于去年外出务工总数的100.79%,其中,17个省份已外出务工贫困劳动力人数超过去年;52个挂牌督战县已外出务工273.42万人,相当于去年外出务工人数的107.45%。此数据据悉来自国务院扶贫办,今年是扶贫决胜年,小康实现年,自然外出务工贫困劳动力人数在宣传上不能少于去年同期,所以出现了高于去年的数据,数据统计政治化在CCP统治下已是常态,而且此宣传出现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是对海外大外宣的一部分,让海外看看,在CCP病毒蔓延下,各国失业率高企的同时,中国居然会出现劳动力急缺现象,引导国外不明就里的人们认为CCP的存在制度优势。

同时,又有许多专家学者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开始粉饰CCP的假大空的就业政策宣传,“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前提下推动企业复工复产,推出8个方面90项政策措施实施援企稳岗,最大限度稳定企业用工。从实施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到实施就业优先政策,提法的变化标志着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业规律认识的深化和就业理念的升华。”没有CCP就没有就业成为了宣传主旋律,提法的变化也能带来千万就业机会,CCP厉害了,没见这么恬不知耻的。

CCP宣传的就业数据是否真实?就拿大学应届毕业生来说,麦可思报告显示,2018 届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为 91.5%,2019年就业报告还没出版,估计肯定也将高达90%以上,估计明年出版的《202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中就业率也会高达90%,甚至更高。麦可思是一个非官方第三方机构,名字听起来像是国外机构,让老百姓误认为是比较权威公证的海外机构,很难说不是CCP控制的为宣传提供虚假数据的机构,而且在CCP体制中数据是为政治服务的,是可以根据政治需求随意修改的。宣传麦可思就业数据,让人误认为是国外权威机构的调查统计,是真实可靠的。CCP以虚假宣传起家,其臭名昭著的宣传计俩之一就是用虚假的数据,而且这些虚假的数据要来自海外权威的机构,如果没有这样的机构那就自己造出几个这样的机构,至少让国内老百姓误认为是海外权威机构。

假设所谓的权威机构没有造假,那大学毕业生就业率造假出现在哪一个环节?各大高校每年都要争先恐后发布各自学校的《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这是高校提升高校名气和影响力的一个重要手段,其中毕业生就业率的高低关系到高校招生质量,更关系到学校领导的政治仕途,因此各大高校把毕业生就业当成政治任务来抓,如果毕业生实在找不到工作,但可以在三方协议上造假。大部分学校通过三方协议的签订来统计大学生就业数量,一般是大学毕业生交了三方协议才能领到毕业证和学位证,这种流氓违法行径使得大学毕业生为了拿到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不得不想尽办法签订三方协议,当然部分同学是通过真正的就业来签订了三方协议,但也有部分同学是通过造假签订三方协议,随便找个公司盖章甚至盖个假章向学校交差。高校领导为了高就业率,教会了正在步入社会的大学生怎么作假,而且教学生作假有时还不明着来,让辅导员或班主任通过各种方式途径暗示哪些找不到工作的学生在签订三方协议上作假。大学应届毕业生90%以上的就业率也就成为了一种常态,这种假,假在骨髓里,是CCP体制的精髓。

现在又到了大学生毕业季,虽然因为疫情原因,很多学校推迟了,教育部好像对就业率的要求降低了一些,据说毕业生和公司有签约的意向书也算作是已经就业,但就业率政治化的惯性还会延续。截至目前,有些东部沿海就业情况比较好的地区的高校毕业生签约率20%左右,估计七八月份签约率可能会飙升到80—90%以上,因为各大高校统计数据是在8月份,虽然学生毕业了但不发给没有签约同学毕业证和学位证,只有拿来签约的三方协议才能领到毕业证和学位证,这两个月很多单纯的大学生被迫去做假。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