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英国间谍负责人声称冠状病毒从中共国实验室逃逸

作者:BY VICTORIA FRIEDMAN/维多利亚·弗里德曼

消息来源:BREITBART 《布雷特巴特》

简评:free dust

PR:孙行者

简评

在本文中,我们可以通过冠状病毒(COVID-19)起源的争论,透视出欧洲在政治圈子、学术界等多个方面对于如何处理其与中共的关系产生的巨大的分歧。欧洲已经有很多人开始觉醒,并艰难的对全球的瘟疫的起源,中共应负有的责任及其对欧洲各个领域的渗透进行抗争。文章发表不久,英国就强力出台了法案对中共的在各个领域的侵蚀做出回应。我们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会有更多的真实的声音从欧洲发出,逐步扫清中共布置的阴霾,让欧罗巴大陆团结到灭共的阵营中。

前英国间谍负责人声称冠状病毒从中国实验室逃逸

英国前对外秘密情报办公室负责人理查德·迪尔洛夫爵士称,冠状病毒起源于中国的一个实验室,然后逃逸,他引用了一项研究,该研究发现,COVID-19的一些成分是被植入的,不是自然进化。他还暗示,研究论文因为明确地指责了中国,一开始就受到学术界的打压。

AFP via Getty Images 新华社-盖蒂图片社

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坚持认为,病毒起源于蝙蝠或穿山甲,然后突然地传到人类身上。然而,这位75岁的前情报领导人引用了一项挪威和英国的研究,该研究指出病毒受到人为干预。

《每日电讯报》注意到的一篇由伦敦大学圣乔治医院的安格斯·达格利什教授和挪威病毒学家比尔格·索伦森(BirgerSørensen)合撰论文称,科学家们在病毒表面发现了“插入部分”。 它具有“独特的指纹”,这不可能是自然进化的结果,而表明可能是在能够产生“高效嵌合病毒”的实验室中的“有目的操作”。

理查德爵士表示,该研究对目前关于该病毒如何演变、如何传播并爆发大流行的争论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他对《每日电讯报》表示,这项研究将改变争论内容,促使各国重新思考自己如何对待与中国的关系,以及国际社会如何对待中国领导人。

这篇论文并非没有争议,挪威军方的科学家约翰·弗雷德里克·莫克尼斯(John Fredrik Moxnes)希望将自己的名字从论文中删除。科学界有些成员对这些发现不屑一顾。该论文的最初版本未被同行评审通过发表。学术期刊拒绝了它,理由是“不宜发表”。

不过,理查德爵士表示,第一篇论文受到这种待遇可能是由于其政治上不正确的发现所致。这位前情报领导人透露,这篇文章曾多次改写。在《每日电讯报》看到的早期版本中,文章说把冠状病毒称为 “武汉病毒”(武汉有两个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实验室)是与事实相符的。它还说,他们已经毫无疑问地证明,Covid-19病毒是经过改造的。

“我们知道,这些发现可能会产生政治影响,并提出令人不安的问题,”原始论文说。

为了减少对中国的明显指责,这篇论文经过重写,最终被接受发表在《生物物理学发现季刊》上。

“这篇文章(初稿)投给一份给期刊,该期刊在一周内就拒绝了发表。,但同一时期,在不到48小时的时间里,该它却发表了两三个篇与病毒有关的中国文章 。理查德爵士告诉《每日电讯报》周三发布的“正常地球”播客。

所以我的意思是,随着这场关于病毒的辩论的展开,所有这些材料都会公开的,我认为这会让很多人感到尴尬——也许中国人对这些刊物发表什么,不发表什么的发言权太大了。

中国坚持认为,中国对此次疫情不负有责任。但最近几个月的报告显示,中国故意销毁了有关该病毒起源的证据,并让曾揭发过冠状病毒的科学家失踪。

香港周围的紧张局势日益加剧,和人们对让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的安全风险日益担忧之际,爆发了冠状病毒大流行。

迪尔洛夫呼吁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改变他对华为的决定。他表示:“我们不将任何关键基础设施置于中国利益的手中,这很重要。电信、华为、核电站,还有一些你知道的我们在危机中需要的东西,比如医护用品(PPE)。”

我们受到中国太多的束缚,我们现在正在承受后果,现在是时候解除这些束缚,收紧我们做生意的方式了。非常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密切关注这一点,不能让中国人从强加给我们所有人的这种情形中获得战略利益。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