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伤农论层出不穷,实例举证农民真实收入!

作者:文小明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CCP“专家”中的“水货”口口声声说为农民好,但是却总是出现伤农的言论。就说春节期间某地(不点名了)的禁止烧火“蒸煮炸”吧,农民看到后简直有点哭笑不得,本来农村就有过大年,架起来大锅蒸馒头,炸丸子,炸鸡块,煮肉的习俗,如今这都禁了,那大家千里迢迢赶回农村老家,意义何在?农村家门口本来都有养鸡、养鸭的,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小菜园,这个也全部取消,为了争取“文明创城”的称号!这还不算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有个叫王福重的专家,直接说农民“懒惰”,要想致富,必须“消灭农民”,让他们都到中小城市生活。愤慨之余,不禁让人想起一个问题:CCP专家为何频出伤农政策?

1、CCP官员从不从实际出发,更不会真正的下过农村基层,不了解情况,很多事情都是想当然。

不管是王福重说的“消灭农民”也好,还是禁止烧火“蒸煮炸”也罢,总之都是一丘之貉,那就是多少年没下过农村了,总是想当然的以为自己给的农民想要的,就是农民需要的。禁烧土灶和禁“蒸煮炸”也类似,农民不是城市人,不是只有三四个人的家庭,农民过年的时候,哪个家庭不是一大家子全都回来了,人口多的可能十几口子,不用大锅,用什么?煤气灶?分批吃饭?一点都不现实。

就说城市化吧,我觉得城镇化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好几代农民逐渐完成,现在农村有能力的农民,有的已经到城市生活了,剩下的一部分是经济上有短板,不太适合到城市生活的人,你把他们弄到中小城市,怎么生活?出去扫大街,捡破烂吗?下面我用实例来举证一下农民今年真正的年收入。

我朋友的老父母,今年都60多,孩子在北京结婚生子,老两口今年夏收结束了,然后我去了解了一下他们全家5.3亩小麦的净收入。

麦海翻金浪,颗粒已归仓。2020年夏收这家人共种了5.3亩小麦,只用了一天,便全部颗粒归仓。

5.3亩小麦,共收小麦5830斤(这个产量在今年算是好的,由于冰雹、倒春寒等恶劣环境影响,河南河北等小麦大产区最低的亩产只有四五百斤,高的也才七八百斤),1.08元一斤,卖了6296.4元。他的小麦亩产达到1100斤,在村里占上等,村里农户平均在700—900斤左右,过千斤的不多,今年夏粮比去年普遍减产300—500斤/亩。

现在晒一晒这笔收入账。除去农资、化肥、农药、耕地、机械收割等费用成本,看看净收入有多少。

一、收麦费用:今年小麦收一亩50块钱,收麦时人家让了5块,所以5.3亩小麦收割机费用260元,

二、整地费用:去年冬天播种前包括耕地使用拖拉机秸秆还田、深翻土地、翻地一亩需100元、使用旋耕耙镂地一亩需50元合计900元。

三、化肥费用:耕地时我每亩施入复合肥料一袋,5.3亩地共施入7袋,每袋肥料115元合计805元。

四、麦种费用:4块钱1斤,5.3亩地用麦种300斤,费用1200元。

五、打药费用:麦子播种期间拌药、生长期间防治病虫害打了2—3遍药,农药费用150元左右,

六、浇水费用:小麦播种后及生长期抗旱浇水2遍,费用30元。

这样各项总费用总计:收麦260+整地900+化肥805+麦种1200+打药150+浇水30元=3345元,今年小麦卖了6296.4元,除去投资成本3345元,这样一季小麦净收入2951.4元。

这样算下来,两个人一年的年均收入是1500元。现在都有补贴了,就这个经济收入水平,你得需要补贴多少才能满足CCP的城镇化的需求呢?临走之时,老人家表示今年的麦子不打算都卖了,因为本能的觉得不能都卖了,我心里也暗自高兴,并说他的直觉是对的。

2、CCP官员走后门上台的多,浪得虚名的多,真才实学的少

前边也说到了,袁隆平教授被国人尊重,提到的时候大家都竖大拇指,为何?就因为人家敬业,衣着朴素,与世无争,不为名利,潜心搞农业,是真正的静下来做事儿的人。再看看类似王福重的专家,可能目的就是为了博眼球,为了语不惊人死不休,如果让他到农村种两年地,如果让他把他的那些大理论放在自己身上检验下,我相信肯定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到那时候,农民是否“懒惰”,我相信他会有新的认知。现在有些专家只不过是口口声声为农民好罢了,其实从心里压根没真的想着农民。

但是,CCP这个腐败的体系,能有可能重新认知自己的无知和愚蠢吗?CCP的官员升迁记录都是打娘胎开始算工作经验的,有的甚至是出生之前十几年就已经开始记录工作经验和为CCP政党革命的经验了,更有郭先生说的那种更加肮脏龌龊的手段升迁的官员,这种官员永远不可能为百姓着想,这种腐败透顶的体系早该扔进茅厕里,早点迎接喜马拉雅的无我、无私的、真正为14亿同胞着想的大无畏精神的到来!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