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郭先生2020年6月9日直播:关于G币的退款诉讼赔偿以及如何拥有投资GTV老股的机会的一些回答

战友之家听写组

郭文贵先生:战友们好,6月9号文贵乱聊直播,兄弟姐妹们好!今天是6月9号文贵乱聊直播,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健身了吗?传播CCP病毒、香港危机真相了吗?现在因为很多战友给我发的信息,没办法一一回,我就在这给大家乱聊一下吧。

很多战友,很多很多问题,很多问题,我没办法一一回答,我就在这边…,突然降到1800了,从15,000掉到1800了,这什么情况这是?

郭文贵先生:长岛小哥好,帅,帅。

长岛小哥:谢谢!

郭文贵先生:今天在我楼上、船上班农正在直播战斗室,现在我在下面直播。长岛哥首先感谢你,在这次立国宣言你做了太多太多工作,让你很多天都没睡好觉,表示衷心的感谢!

长岛小哥:没有没有,我做的事情那是九牛一毛、沧海一粟。

郭文贵先生:非常棒,你的执行力这就是企业家,我觉得中国人最美好的东西。现在上线4万多了,刚才从500到15,000,15,000跌倒1800,现在到4万多了,现在是什么情况?国内的VPN,共产党给你防火墙劣质化,劣质化就是一个VPN挂120万、180万,当你直播的时候他啪的给你掉下来,一断线就全掉,这是第1个。

第2个螃蟹,在我们整个G-TV留了很多后门,我们前天才发现,他把所有战友的直播他给你连接到另外一个IP去了。连接IP你直播,长岛小哥你直播你看到你是300的时候,你最起码你的数在3万以上,就是100倍,最起码100倍他都给你全部删掉了。这就是螃蟹这个家伙。我原来以为他不可能跟共产党勾兑,他就是贪心、流氓吗,但是现在看来不是那么简单,所以说这个数字上去下来…

长岛小哥:对我也觉得,因为我有时候直播咱们群里面有1000多号战友都会过来看,但是只显示100来人,我就觉得不正常,不可能就只有这么几个人。

郭文贵先生: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就是咱们一个台湾的女孩叫”台湾巴黎”的女孩,我那天我去给她打了打赏,然后一会大概就上了1万多快2万了。然后就为什么呢,因为我去打赏的时候,我这个号是单独给拉出来了,你知道吗?我跟你们不在一个服务器上,所以我这个没有被那个IP机给引走,我在独立的服务器上,所以我跟你们谁连、你们就高。你们那个现在还没换过来服务器,所以大家还是小的,现在大概今天晚上或明天应该就能改过来,你就能看到基本上百分之三、四十是实际的数字,像咱们战友直播基本上都在1万以上,都在1万以上,这个事是很可怕的。

长岛小哥:我还想跟您反映几个问题,就是说一个是G币的问题,之前有几个战友都在说这个G币就无缘无故消失了、没有了。然后我自己也碰到一个问题,就是上次咱们有一次直播,然后有打赏,结束了以后,它显示这一次打赏有差不多1万,但是等我全部上传完了以后,这个直播上传了以后就发现只有5000,所以就很奇怪这个G币的问题。

郭文贵先生:非常可怕的,现在另外一个我就发现螃蟹,他偷我们的G币。他有一个软件就是偷我们的G币的,你知道吗?他留着后门。你上传、你在上传中,他就因为你不知道——你在中间不会数,我就是打赏,他就是你一上传,他就给你把G币偷走了。这小子太坏,他真正的心机,他从第1天写这个软件的时候,他就没想把软件交给我们,他写这个软件的时候、写这个G币的时候,他就想偷我们的G币。

现在更夸张的一个事情,就是我们现在法律方面正在处理苹果商店,你看我们一直都没有升级,跟苹果公司正在商量。比如说咱现在有买了多少G币,我们现在登记大概600万美元是吧?我们的G币可能现在已经实际达到1000万,甚至是2000万美元。苹果公司就傻眼了,你知道吗?就我一定卖给你600万美元,怎么会那么多呢?这就是螃蟹自己他又造出了一堆G币,这个很可怕。

长岛小哥:我还有几个问题,关于G币的问题我想问一下,因为最近在统计一些信息的时候,然后很多战友让我来解答,但是有些我也解答不了,我刚好趁这个机会来问你一下,可以吗?

郭文贵先生:当然,请长岛哥。

长岛小哥:第1个问题就是说咱们有很多的战友,他的G币被退回来了,退回去以后,他的银行有两个情况,就钱退回去1个是国内的银行直接退回去了,第2个就是咱们美国的银行退回去了,这两种情况是不是都可以列入、可以帮助起诉的对象。

郭文贵先生:可以的,都可以,一定可以的。

长岛小哥:都可以是吧,OK,然后还有一个G币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咱们还有很多战友想买,但是现在没有途径、没办法买,然后您又公布了一个是7月1号这个优惠截止了,所以买的路径什么时候能给我们开通出来?

郭文贵先生:我现在这样,长岛哥你的问题就是今天我特别临时直播,要回答的问题、要说的问题,你问了正好我回答一下。我先给大家说一下,长岛哥你也给大家、咱们战友们,给所有战友们传播一下。

咱有三个问题,第一个是关于在苹果商店购买的G币,刚才你说的丢失,还有一个少、打赏消失的问题,正在跟法律部门研究,请等我通知。我们可能最后要大家提供,比如说你买了,你拿钱买了G币了,我让大家都要提供所有买了G币付款的票据。最后可能有两个结果,如果是说这个里面的G币多到已经是好几倍的,也找不着谁了,而且被螃蟹给偷走了,可能达到根本找不着、搞乱了。那我们最后一个办法就是谁买的G币,提供了付款票据,我们原封不动的按这个还给你,就以这个为数了。就是你打赏、给我打赏,我给你打赏可能根本就不算数了,就完全按票据,最后我给你让你换成G -Dollar或者换成G币,或者给你钱或者给你股票。你懂吗?可能是这样的结果了,这是1种结果。第2种结果就是大家觉得没问题,又能查的很清楚,因为我们都所有的后台都有个镜像、都照相了,那查的很清楚、能理清楚,那就按照这个数来,这是两种可能。这是一个苹果商店买的G币,大家记住留住票据,未来等我们通知,你可能要一起传给我们某个部门去。

第二个大家买G币从国内的钱付到海外来了,结果这个钱呢发现退到国内去了,这个票据完全具备起诉和索赔的条件的。在海外买的也退回去了,也具备起诉索赔条件的,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我要告诉,和第二个问题连在一起的。就大家现在的钱都退回去了,怎么办?除了大家等通知我们起诉的时候,我们已经建了一个法务团队了,还没正式全面开始,正在做前期的调研。全面开始的时候让你把所有的票据发到那个位置,由律师团队来接。那么退回去大家还想买,太多的人还想买了、太多了,几百亿美元在那等着呢。

大家等着我们现在有两个措施,一个是稍晚一点,大概就正式上线去买稳定币和母币了。那个时候的G-Fashion、G-Mall、G-Club全面用了,你可以现在买,现在可以买东西,现在就可以买G-Dollar,你都可以选择,马上就可以使用了。我们希望大概这个时间三个半月到四个月。

另外一个可能要提前预售的时候呢!我们会告诉大家付款方式,不能再出现退款的问题。法律部门正在研究,也请大家等通知。所以说这三个G币的,还有未来的这个G-Dollar、G-Coin,这都是连在一起的,请大家等通知。关键问题现在我们是要大家拿好手里的票据,银行的付款的收据。然后等待着咱们在G-TV上发出通知、集体行动,反正你钱一定能保证能花出来。

G-Dollar一定能买到,G币也一定能买到。现在想买我们G-Dollar的不是个人,是世界上各种机构要买,包括美国好多机构要买。所以咱现在整个团队、目前在世界各地几个团队,在24小时在工作,我们的交易市场也基本上做完了。G-Dollar、G-Coin估计这几块可能会全面同时运作。所以大家稍微有点耐心。好吧!谢谢长岛哥这个问题。

长岛伟哥先生:好的,还有一个问题关于G币的是什么呢?就是上次您公布出来的一个,就最后一次公布出来的购买的路径里面,为什么把美国给去除了?因为我也想买,但是我都不敢买。

郭文贵先生:是这样很多人在问,基本上美国这个国家,他绝对不想让美国公民碰任何的虚拟货币。因为大家都知道全世界的黄金2.7亿到2.8亿盎司,每年印刷的美元,合法的啊!咱不说非法的,2.7万亿。按照这个算的话,1盎司金子就是1万美元,现在是1千6、1千7嘛!对不对!那你看差了多少倍?差了5倍到6倍。

那么你买虚拟货币的时候,美国货币就是纸,全世界的货币都是纸,没有一个金子。其实大家都很傻的,就是你钱不花,哪天就没了,真的就没了,包括美元。黄金是美国和全世界打压最重要的,就是不让你起来。他怕你起来了,它就完蛋了,你知道吗?这是个全人类上荒唐的大骗局。

我跟你说到这,讲个最简单的例子。全世界所有的金矿80%在一个人手里头,这个人叫杰弗森。他这个公司我认识他已经20年了,他手里面现在所有的公司、上市公司、加拿大也有上市公司,都在找我们说,“Miles郭,你要真严肃的要和金挂钩吗?你要跟金挂钩,我跟你合作。”他说你现在来买我黄金,后来就说到什么,你一分钱不拿,我把我股份跟你兑换行不行!他说我告诉你,黄金一定涨过1万美元一盎司。

长岛哥,这不是开玩笑的、不是开玩笑的。这是为啥说美国人坚决——我们跟律师谈完,律师说也能让美国人买,但是美国人给你提的要求,要求到你根本就买不成。所以我们就临时决定,律师告诉我说最好的办法,就不让美国人买。但是我跟你说实话,这次买G币当中,大钱就是出大钱买G币的全是美国人,你都不知道有多大。

我可以告诉你,举个例子一个长岛的哥们,一次就上1900万,他这个1900万是导致返还的根本原因。另外一个哥们是加州的3200万美元,他是把自己的一套大的农场给卖了,把80%的钱直接买咱G币去了,结果是那个银行直接就给停了。你想想为啥400多亿美元,400多亿可不光是共产党的钱,不光是中国人的钱,还有美国人的钱。然后英国人,最夸张是日本,把日本吓傻了。就日本一天想买的就大概有7亿美元。日本人傻了,日本你知道现在国家发了个什么命令,你知道吗?你问一下咱们战友Peace,各大银行大额美元不允许外转,不是开玩笑的,你问一问去。

就是咱们整个新中国联邦这个影响力太大了,说明人家太信任咱了。这是为什么接下来我会告诉大家,新的推出来的G-Dollar和G-Coin,还能在G-Mall、G-Fashion开买的时候,它会迅速地达到几千亿、上万亿美元。我们和黄金连体以后,你知道我们现在是什么呢!世界上没有一种虚拟货币,可以说我的虚拟货币,我现在比如说长岛哥,我现在我买了1万美元,我现在就要买个爱马仕包,人家爱马仕说我不要你虚拟货币啊!你咋办!你不傻了吗?只有一个咱们的虚拟货币,你买爱马仕包,我要你的。

因为我的虚拟货币未来将和金本位挂钩,不是稳定货币金本位,我是和虚拟货币的金本位、我跟黄金挂钩,我是有储备的。然后你买完这个,人家拿完你虚拟币,人家可以到爱马仕公司买了我一万美元的包。你长岛哥,我去到稳定币拿回来我的钱。因为那个是美元嘛!稳定币就是美元,跟1美元对着呢,这边是黄金的。你说这天下哪有这系统,只有我们有,这真的是太天才设计了。

我每天都要亲我100次我给你说,我们这是天下最难的问题。你知道所有美国人,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人说“Miles只要你上线之日起,你将是全世界最牛的货币。”所以说战友们长岛哥,你们那点钱,你们就留着吧!那个大好还在后面呢!我希望大家都等着正式上线,不搞预购了。“啪”就上线了。你懂我意思了嘛?

长岛伟哥先生:对对对。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上线开始,它会有一段稳定期。等到稳定期后,我觉得它就飞速的上涨,它一定会成为全球巨大有争议的,经过这个波动期全世界都傻眼害怕的时候,“你挑战我主权货币的时候”,最后大家认可之后,很多主权国家就会来买了。他一定会来买的,没有选择的。所以说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个机会我只能可能给战友留什么?你知道吗?你知道长岛哥,为什么我让大家预购?你懂我意思了吗?现在你懂了吗?长岛哥,咱搞预售你知道吗?

当初你知道我为啥搞预售,你知道我为啥搞预售G币吗?

长岛伟哥先生:我、我不知道。别人是这么想的,说是预售是不是先圈点钱?那我们肯定不可能这么去理解,肯定您有您的、您有您的规划。

郭文贵先生:长岛哥你是生意人,我告诉你啊,你在美国现在问一问,G-Dollar预购的钱,我碰1美金,百分之百诈骗。

长岛伟哥先生:对,是是。

郭文贵先生:只要我碰1美金、1美金啊!dollar的钱,1美金、1美金,我的律师每次都告诉我一句话“Miles你记住,只要你把G-Dollar的钱,1美金你敢拿走,你立马进大牢23年。”一点都不让,连我都得进去。你去看看美国,如果任何战友没有这个脑子,你就不配买G币。所以说小哥包括你去买,你去想想你先搞预售个G币,你预售10块钱,你把其中一块钱拿进去,你看你会不会是诈骗!美国的法律随便上网查一下就可以了。

长岛伟哥先生:对,我跟那个咱们战友去解释。

郭文贵先生:就是大家买1亿美元、10亿美元、50亿美元,对我无动于衷,我不能碰这个钱的。我告诉你,你知道吗?长岛哥。

长岛伟哥先生:对,我明白。我去跟我们战友去讲、去解释。

郭文贵先生:其实为啥提前,我当时发预售的原因有两个目的:第一个,我要看一看,咱们战友国内往外走钱的能力和我们的障碍在哪里?就是未来全面上线的时候,咱现在都知道了,现在都知道了。战友们汇钱比花钱,花钱比挣钱还难,所有的全中国人都知道了,这个价值太大了。长岛哥,大家都要准备钱、要买的时候,我得买得着啊!我钱在哪?我出去也没有,我怎么出去呀?你懂我意思吧!这个价值太大了。

长岛伟哥先生:对,这一点,我非常非常认同。

郭文贵先生:第二个,我们团队还有财务团队说,喂,信号不太好啊!我信号不太好啊!抱歉!

长岛伟哥先生:有点卡、有点卡,啊!有可能不过还可以,还能听得到声音。所以我说我这点非常认同。最近在统计,在统计一些战友他们想要买,但是拿不出来。甚至有些战友说长岛哥能不能把你的私人账户给我,把钱先汇给你。我说这个不行,这个一定不行,哈哈。所以他们很急、很急,很想把这个钱弄出来,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个钱随时都可能变成废纸。

郭文贵先生:我告诉你长岛哥,千万个人账号不要收钱,太可怕了。因为我们论证过,未来的法律问题,当发现你个人的钱转过来,从你个人账号又转到某个公司账上的这个后果是……

长岛哥:我知道。美国人还能买吗?

郭文贵先生:我马上到另外一个地方了,因为班农先生和我要见一个美国的一个人物——新中国联邦的下一个国家的顾问,现在都要当顾问。

长岛哥:我还有一点问题要问你的,等一下到时间了,赶紧问一下。就是我之前在咱们那个美东农场,我跟他们讲了。我说为了给咱美东农场这些战友们找一点机会,我说我看能不能跟文贵先生商量,看能不能给咱们再划拨一点福利过来?所以咱们战友们的兴趣特别高。他们说长岛哥你赶紧给咱们争取看看,哪怕一点点机会都行。我说ok,那就这样我看有多少人还想买,然后我才有个大概的数据,多少人去申请。有可能的话,但我不能保证,因为这是法律问题,私募已经早就结束了。我说但是看看文贵先生了解到我们很多人买不了,然后又退回了这一系列的情况,我说我看能不能争取一下,所以我在这边想问你一下,有没有可能给我们这些战友能弄一些老股,就是以前一块钱一股的那个。

郭文贵先生:哈哈,长岛哥太可爱了,美东有你这样的领头的很幸福。我现在回答你刚才的问题,第二个为啥要有提前预售G币。第一个就是我们做一个资金移动的大测试,这个价值太大了。第二个我们达到了一个目的——这有私心,就是我们如何在G币正式上线前、让大家在没波动的时候,你就能买到最便宜的G币。你懂我意思吧长岛哥?今天你知道我大概按照我们的模型我们算了一下,我们这次被退回的钱大概在36亿吧、合法在36亿,要涌入的钱大概在460到470亿。你去想一想啊长岛哥,如果战友们这个钱真的都有效的打进来了,都真正实现了,这个G币不要说涨上一百倍,也不要说涨10倍,涨上5倍是多少钱?战友们将拥有几千亿的财富,你知道吗?这共产党这个流氓真是太坏了,它永远不能让中国人发财,绝不能让你有文化,绝不能让你开眼,绝不能让你富有,这是共产党太恐惧的事了。所以说长岛哥,这次我们有两个答案、结果,就是共产党真怕中国人出去花钱,在中国花钱比挣钱难,这一次得到了证明。所以我们战友们必须要学会要懂得,你的钱到底要怎么花?如何花?这真是一个问题。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啊,这太吵了……

长岛哥:战友们还有哪些问题需要问的?还有哪些问题需要问的?我可以帮着问啊。趁七哥不在。华美银行的事啊?华美银行的事咱们都在统计了,所以统计好了会交给文贵先生那边。七哥你那边战友说你的声音很小。你那边是不是音量调大一点?

郭文贵先生:你等一下啊,我现在在船上走的特别快,这个信号不好,等一下。

长岛哥:好。我看一下咱们战友留了哪些问题,PayPal不能买,好像PayPal现在还不能买。太快了。如何移民?这个不能解决的。不能帮大家解决的。对,因为像我们美东农场统计的,我要求战友们一定要提供详细的一些证据,你不提供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的话,你交给律师那边,他都没办法帮你解决的。所以战友们咱们要整理好自己的证据。怎么加入美东农场?欢迎加入,欢迎全世界的战友加入。我的盖特下面有个discord的链接,大家可以先进discord的群。我这是不是涉嫌在宣传?做宣传。华美银行我看这一次是要完蛋了,华美银行,我们这次统计的绝大部分都是华美银行退回去的。等会我看到有战友在问,说美国的到底怎么买,我等一下问一下文贵先生看,美国的是不是用电汇或者寄支票是可以的。如果这两条途径可以的话那咱们也不影响,但是通过stripe支付的话可能会有问题。问新护照,等一下咱们也要问一下。但是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咱们毕竟是在美国。太多的战友钱退回去了。招商银行被退回了。

郭文贵先生:现在声音可能好一点,哎呦21万了。

长岛哥:不行,你那边有很大的噪音。你那边有很大的噪音。七哥你那边有很大的噪音。

郭文贵先生:我听不到你说话。

长岛哥:你那边有很大的噪音。噪音很大。

郭文贵先生:噪音很大,等等我上里边去啊

长岛哥:对

郭文贵先生:这好点吗?这好点吗?

长岛哥:现在好多了,声音也大了。好了,已经非常好了。对对对,刚才是在外边,噪音太大,声音又小。

郭文贵先生:我上船长房间来,我坐这给大家聊。

长岛哥:现在就非常好了。现在信号也好了。

郭文贵先生:我们已经靠近城市了。

长岛伟哥:我还跑到咱们这边北边的那个海边啊,我去看一看去了几次,我还说会不会看到文贵先生的船呐,哈哈。

郭文贵先生:我们的船每天换好几个地方。

长岛伟哥:啊OK,因为我们那个长岛北边吗,在北边刚好跟康州那边可以看得到的。

郭文贵先生:我经常在你那块儿过,我就在你家门口过,我刚才就是从你家门口过来了,我知道你住那个地方,我就在你家门口过,哪天你上来喝一杯来。

长岛伟哥:哈哈,然后哎刚才有两个战友要问的两个问题,我想再顺便问一下连着这个,就是我可不可以这样子。

郭文贵先生:我怕大家听不清楚啊,长岛哥你给我,把刚才再说一下这个关于G币啊。

长岛伟哥:好好好,行行。

郭文贵先生:我怕大家听不清楚,我给大家再重申一下。第一个就是苹果商店买的G币,现在很多呢已经被这个螃蟹呀偷G币,还有在你打赏当中呢,在上传当中他把G币给偷走了。这种G币呢现在我们发现这个、现在正在核实,现在发现肯定是很多多出、可能是多出几倍的都有可能,就是他虚造了很多G币。那么我们这种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就是差不多的情况下,我们给大家各是各的G币,未来按照你在你的G-TV的账号所拥有的,给你换成下一个这个G-Dollar或G币;另外一种方式可能大家要准备好呢,大家准备好你当初买G币的票据,就是完了按照大家买的时候的票据,给你换成G-Dollar去,这两种可能。

另外一个大家这个国内和国外买G-Dollar的退回去的钱,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战友们一定要留好票据,这都具备诉讼这个权利,都会在我们这个诉讼和索赔范围内。大家一定要记住,这是个很大的事,千万不要大家这个模糊了。你比如说美东这块儿是你长岛哥,日本是Peace,法国小皮匠,然后呢加拿大老江和卡丽熙他们,还有安红和木兰是吧,还有Sara,这个还有路德先生,你们都有不同的人未来收集这些东西,然后集体诉讼正在准备中。

第三个就是即将卖的、即将运行的G-Dollar还有这个G-Coin呢,未来有一天记住我们可能要准备大概在三个半月、也就是八月份吧,八月份八月中下旬,我们就全面上线了,大家我们可能不给大家这个预售了,就直接大家就的买了。你买完两种货币任何一种,你随时就可以到G-Fashion、G-Mall就可以买东西,因为那时候G-Fashion、G-Mall也同时上线。这个就是大家买的时候呢,不存在他们有任何法律上钻我们空子的可能。这个大家准备这个钱你是有的花的,你放心啊!另外一个我告诉大家就是你说美国人不让买这个G币的问题,就是美国的法律几乎到了让你美国人买完以后就是很难很难的,我们法律责任也特别大。所以律师建议呢“你不要这个现在让美国人买,以后再说。”但是我告诉你,最大的买家就是美国人,也就是美国几个大买家把我们的账号给摧毁了,还真不是共产党在这黑的,就是把美国人吓傻了,一查美国护照你买那么多G币。

美国人不鼓励买、基本上不让你买虚拟货币的,那么是这个原因。未来聪明的美国人会有办法的,因为我们已经摸透了,因为世界上真正拥有虚拟货币的只有三个国家的人——-中国人、美国人、俄罗斯人。就是包括比特币所有的货币。因为美国的税太高了,美国的大企业一定是拿虚拟货币来保值的,而且美国越有钱人越不相信美元。我给你说这很可怕的事儿,就像我们不相信人民币是一模一样的,所以说未来美国人是有机会买的,但是你要怎么买知道吗?未来我们的KYC(企业确认客户身份的程序)那个表里面,你看明白了你就会买的,美国人。比如说你是长岛哥你住在美国,我们不允许你美国人护照买,也不允许美国的居民买包括你和我这样的,但是它在我们开放的地方——不是在美国是在第三国家,我们有自己的交易市场,我们有自己的地方,这是了不得的。

你是有办法的,但是你要动脑子,我就不在这细说了未来看。另外一个我告诉大家的,世界上只有一种货币——未来的G-Dollar、G-Coin是跟真的金挂钩和美元挂钩,只有我们。在虚拟货币当中有自己的锚定的交易市场和范围的,只有我们,没有任何人。这就是为什么它真的会成为世界上最牛的货币,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这一次被共产党弄回去大概三十多亿美元,还有这个几百、四百多亿美元被弄回去的钱,未来都有花的地方。这都是大概就在八月份、九月份,大家不要着急。

那么反过来我再告诉大家就刚才您说的大家关心的问题,说接下来我们的G-Dollar还有这个G-Coin什么时候买、战友怎么买的问题,我告诉大家一定要认真的看我们G-TV,千万别有……

长岛伟哥:卡了,可能信号不好稍等一下,在船上可能信号没这么好,我就可以。

郭文贵先生:(刚才断了,又回来了,在用英语跟船长对话)

长岛伟哥:哈喽,又进来了。

郭文贵先生:哎哎哎哎哎!我给你讲伟哥,抱歉刚才咱们这个后台咱们工程师告诉我说,哇,他说这个又冲上来了这人,嗷嗷的冲他说。但是今天还是不错的,因为我们今天啊是在这个海最快的地方行驶,所以说今天这个效果是相当相当不错的,很抱歉但是呢,刚才在后面有点吵现在到前面来了,刚才你下线之前有几个事没说完,哎呦我的妈呀这人一下子就上来了。

长岛伟哥:对对对。

郭文贵先生:我在说一下就你问了个问题我没记错的话你说很多战友还想买那一美元一股的老股的股票,是这意思吧。

长岛伟哥:对,这个这个太重要了这个。

郭文贵先生:怎么买,我可以,这个问的问题好,我是很多人也在问这问题,我没办法一一回答。我清楚的说一下,你们所有听到的战友、特别是像你这样的长岛伟哥,还有我们所有的这个战友们应该告诉所有的战友,太多人了没办法一一回答,六十多万人怎么回答呀,那么我给你简单的说几个重点啊。过去的私募已经绝对是结束了,到刚才两个小时以前还有人在往里汇钱,这个钱我们是百分之百要给你打回去的,是不可能,已经结束了。因为我再收你一分钱也是不合法的,你给我汇钱是不对的,这个大家一定要记住。长岛哥,这私募的事不能再提了,已经彻底结束了。因为那个钱、还有股票都归人家那个法律部门,人家给你一张一张纸的对。你知道是一张一张纸的对呀,就是每个协议汇款可能时间我们要长一点,因为大家现在咱们的情况太特殊了。所以说这个大家不要再谈私募的事,一定要记住啊。跟那个没半毛关系,谈那就是不合法的,也不能再谈,而且那个已经结束了。汇了款的人你可以你等着就行,等通知。

当我和法务部门、投资委员会,还有会计公司、包括分股票的公司,他会确定完了——这个合同和这个钱是一个人的、确定签完字了,然后他就发给大家投资的那个网站。你到网站上去你就输入自己的名字,我叫长岛伟哥,我当时我提供了什么身份,查你的名字你就能查到你的股票,有问题你再回来找我。关于怎么做那有一个人家网站的EMALL,我是没有权利碰的。长岛哥如果给了你100万,我股票变成90万了,我找谁去?你找我那不行,这就是美国法律,你找这家分股票的公司。他会告诉你安红,我回答你怎么个变成90万了,这就是法律问题。

所以大家等通知,6月16号以后按照给你那个网站,这个认股书后面附那个网站的名,上网站上输入自己合同、名、数额和你的身份号码,你就可以查到。查不到,你就在这个EMALL网址里边输入我有问题,你所有的问题可以问他好不好?说到这的时候呢,大家这个私募说完了吧。

那么我长岛哥,还有我是谁谁谁、我现在还想加点钱、还想再买,很多这几天太多了,都是太多太多没法回了,我还想再增加。大家记住,增加这个词儿是不能用的,因为你过去的私募彻底结束了,你不存在增加,他已经结束了,你怎么能增加?他不能有任何法律上…怎么可能呢?

就是我说很多战友没买上,很多人很难受,毕竟是很少、极少数吧,千分比吧,那么万分比差不多。那么现在刚才你问的问题就是,还想买一些1块钱1股的,投资公司SARACA是吧,大家都知道30倍了,现在是大概是将近5亿美元吧,2000万现在变成了5个亿,你说这个股票值多少钱了?连傻子都知道30倍,凭啥我还1块钱1股给你呀?那么我告诉的是,“这是我们的战友,是人家都付了钱了,钱给退回去了没买上。”就人家这把椅子可以投10万吧,大家是起价10万,那我可以投1000万,你上不封顶的呀,我只给了你20万。我当然、长岛伟哥说我还想投100万,你怎么着?我说你应该给大家一个机会,而且人家把钱都退回去了,这是不公平的。这种情况下就大投资股东们再考虑拿出老股,他手里的股一共20亿股,你们拿走了5亿股,他还有15亿股,是这意思不?长岛哥。

所以说现在给老股东的、老股东我们现在吵的很厉害。说实在话,我想让老股东给我多拿出来,越多越好给咱们战友们。但是老股东跟要了命似的,因为我们家族基金有一股,某国家投资局有一大股,然后几家基金凑一大股,我们就是十几家机构在背后等着。我告诉战友们的事情,我的从长远考虑,今天是战友投入,到第三波、第四波私募的时候,我就不会让你们投了。因为那时候股票是今天的三十甚至五十、一百美金的股了,就让机构进来投,就这几个大股东投。那个时候上市的时候才能希望达到我们,一百美金还是两百美金,还是一千美金这都是有可能的,是不是?这就是为啥我憋着他们在后面。

他们都知道我给了你,我未来我丢多少钱呢?现在可能会给个两亿股、三亿股出来,这是应该是没问题的。那么你呢可以告诉所有的战友们,这今天我们公开说的,这是老股,你买的是SARACA的老股,跟这个G-TV没有关系,你这是从股东手里买的。那么怎么买呢?你一个一个买是不可能的,现在我们有了一个叫诺亚方舟的计划中,像美东有你和路德,美西有Sara,加拿大有卡丽熙和老江,日本有PEACE、俄罗斯有玛莎,然后法国有小皮匠,还有我们新西兰的老班长、还有bilo,澳大利亚最关键的是我们木兰、还有安红。还有谁呀,我没有说到你帮我想着点,我说不到谁,谁都不高兴,马上为啥不说我?Peace是日本,韩国是哈恩、还有朴昌海先生,英国的大卫,还有谁啊,新加坡现在是,新加坡我们有一位张伟先生,新加坡是一个张伟先生,新加坡的是张伟先生,一定要记住啊张伟先生,包括香港的很多人,整个美西都是Sara,英国大卫。凤凰九天又退群了,凤凰和安平妹妹经常退群、经常退,她俩挺搞笑的,经常以退群为开心,退完再回、回完再退。所以说很多人只能在高山上呆着,一旦有一点风静下来,她就不舒服了,她就要离开,这是不好的,在山上下下挺好的。还有谁我没想到,你想了啊长岛哥?

长岛伟哥:那美国我想澄清一下,美国这边是不是就暂时分美东我跟路德,美西Sara对不对?

郭文贵先生:对对,没错,目前是。现在美中的还没有领导确定呢,然后美东就你和路德,大概这些人呢都在里边,已经在咱们群里边的。还有群里边有其他几个人。大家现在名单还没公布,我们征求个人的意见,他们都是已经是大股东了,都已经很大的股东了。所以说那些人怎么出、那个诺亚方舟,就是今年咱这个视频播完,每个人都的在公开场合,你千万别说谁再来找我,把这个事实说清楚。国内的战友说我认识长岛哥,我去找长岛哥去;我认识路德我找路德;我认识小皮匠我找小皮匠去;就是你们可以选择找任何地方人。我喜欢新加坡我找张伟先生,我喜欢(卡了),这个都不受限制的。那么大家一定要记住7月,最多是7月,我们现在争取7月26号,就说小皮匠,我这块有1亿美元。你给我1亿美元,我给你1亿股,我是对你那个公司的。任何人投的,现在我最多拿出来刚才所说的,你长岛伟哥占了一把椅子,谁占把椅子,跟我没毛钱关系,这没有椅子了。你所有的来了以后就是从老股东手里接手的股票,不存在椅子问题。然后你们这些代表地区代表人,你有一个公司来接,用公司来接,我不接受个人的。

不接受个人的千万记住啊!你这把公司里边100%的股权,全都是你那些投资者的,所有的钱跟我没关系。你这从我股东手里接手的老股,我不接受任何人给我们汇钱,不接受任何人个人跟我们投资,千万记住。但是今天大部分都是战友如何把钱给你们,你们把钱给我们,我们可能跟律师在讨论,我们可能在第三方开个账号。比如说有人找你长岛伟哥,我用你们公司去投,你那块聚集了1亿两亿美元。你可能他们的钱不一定直接汇到你账号里,汇到我指定的账号里,只要注明我是美东长岛有限什么什么公司的……(前面很卡)就不经过这个中转站了,这个中转站就钱是太麻烦了,但最终还没定。

但最起码可以定的,大概有3亿股到3.5亿股,最多啦。去战友成立的有限公司,在SARACA公司的老股里拿走,这就是今天给你的答案。

(网络很卡)

长岛伟哥:就是说我希望,就像你说的,在其他地方开设一个账号出来,然后咱们把钱打到那边去。这样对我们来说其实解决了很多的问题。因为我也担心我这边开设哪怕多开几个账户,很多的中小投资者进来以后,很快就可能把这个账户也封掉了。

(网络又卡了)

郭文贵先生:对,就是现在这个账号的问题呢,正在想办法给解决。但是呢每个地区的额度肯定不会都满足,只是一小部分人,主要是照顾长期支持爆料革命的战友。听到了吗,长岛哥?

长岛伟哥:可以,但是还是有点卡,你那边还是有点卡。

(网络很卡)

郭文贵先生:我已经让船停下来了。现在怎么样?

长岛伟哥:现在没有卡了,只是画面有点儿模糊。还是信号的问题。

文贵先生:是信号的问题。

长岛伟哥:声音能听到就没问题。

郭文贵先生:好,刚才说的话,你明白了吧?

长岛伟哥:对,我大概明白了。对我来说最好的帮助就是在这个地方。汇款,能帮我解决银行问题,我就毫无顾忌了。因为我担心我开再多的账号,钱尤其是这些小钱进来以后,很可能导致这个账户很快被冻结掉。

郭文贵先生:嗯,嗯,对了,还有不要忘记面具先生,面具先生是图桑的代表。我们面具先生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代表啊。面具先生,别忘了面具先生。面具先生等下要自杀了,哇塞,咋把我给忘了。哈哈

我觉得这样,我们正在跟某个银行商量。他们整个了解了我们前一段私募的情况。银行都想做这个生意,你懂我的意思吧。他们正在,基本上能接受。我们想办法找某个地区的银行,你让银行知道你来的钱是往这块儿汇的。

所以这个时候很重要。共产党现在用什么烂招?包括法治基金账户。他们用比如我给你捐100块钱,我捐完钱就打电话, “我给骗了”。然后银行发现你被骗了,就紧张。

然后就像头两天,Sara你看她VOG的还有什么钱呢。(共产党烂招)“哎呀,我被骗了”,然后就整麻烦。它什么也害不了我们,只是给我们带来了小麻烦。最终会让我们更加的强大。而且让美国的那些银行更加看到了:啊,共产党玩这种流氓、下三滥。刚才我在直播前有个美国朋友,我一会儿要见的朋友。他说我的银行愿意帮你全面做这些事情。所有的法治基金,所有的G-Coin、G-Dollar,我要全面给你做。

坦白讲,我不愿意跟他全部做,你知道嘛,长岛哥。最终,告诉你,我们会拥有自己的银行、自己的G-Dollar。为啥我们有啊?我们必须让中国人让拥有一个海外的,安全的,存钱的,付款的,花钱的方式。这太流氓了,共产党让中国人在全世界上不能花钱,这有多流氓啊。你懂我意思了嘛?所以说你放心,大家等通知。不过现在大家一定记住。你们先登记好,你们有多少人、有多少钱,这个是要尽快的告诉我,因为这要涉及到每个人分配的问题。这个问题我就说到这啊。

长岛伟哥:好的,行。那么从刚才这个事情,咱们就衍生到喜马拉雅农场的事情。因为我这边才开始几天,碰到的问题也是很多。大家都在讨论,我也希望他们更多的人都参与进来讨论。就是咱们农场将来的定位是怎么定位?实体?是盈利型的?还是说像基金会,或者这种服务型的这种?到底怎么样的框架?然后呢咱们喜马拉雅总部是给我们哪些支持?那些帮助?哪些是必须我们自己去完成?

郭文贵先生:长岛哥问的问题特别好。今天我看到好多战友就是一串一串的问题。你问的问题都是核心,特别好。企业家的个性特别好,直接、现实、行动。我在你身上看到中国人最宝贵的地方。说到这的时候,就最近这几天。一会儿你们看,看美国和欧洲谈到什么问题?你看啊,长岛哥。

所有的这些国家领导人说,如果美国现在有5000万中国人,这次Antifa绝对起不来。包括某个国家愿意把他国家国土的三分之一,要切给我们新中国联邦。这个国家的领导人都分别跟我们说,如果中国人有真正的精英和企业家能到我们这个国家来的话,我们国家的经济会涨20倍、甚至50倍。

就中国企业家的创造性和勤劳,让他们赞叹不已。他们真的喜欢中国人,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中国人从来到哪个国家去,你看看任何国家——没参与过你们的政治,没策划过暴乱,没有夺过你们权力,我们没有干过。

我说我们中国人什么,我们中国人脑子里想的都是,我们的生活是用双手创造出来的,是用智慧创造出来的。我们要是freedom,但是没有free life;我说我们要自由的生活,但是却没有要免费的生活,这就是我们中国人。我们的企业家太伟大了,就像你们这些人精神上,这次新中国联邦震惊了世界,这点谁都不用争的事实。

我们总共花了还不到1000万美元,全部下来都不到1000万美元。路德还说,我们10亿美元干的事。1000亿美元你们也干不到这样,我告诉你!因为它集结了,你把曼哈顿水路封了,看看多少钱!你看那飞机就在共产党驻美国领事馆上翻了多少遍。你能做到吗?不可能的!这个网络上整个是掀起了一切的高潮。此时此刻,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正在接受美国各大报社的采访,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个事情,这是无价的!

那么这是中国人智慧和勤劳,最低的成本做出最大的事情。而且中国人一旦要团结,没有完成不了的事情,都是奇迹。喜马拉雅农场,大家很多人在问我,喜马拉雅农场给你什么?我现在告诉大家能给你什么?你看为什么能在1000万美元能干成上百亿,上千亿的事儿了吗?就是因为我们有上亿万的战友,这就是价值!

所以说你看到,当咱们的Lady May停在那里的时候。所有美国人和全世界的人看到了,不是有你郭文贵,不是有你班农,也不是有你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是因为知道你背后有亿万个人在跟随着你。喜马拉雅全世界的农场,第一资源你要记住。当咱们的新中国联邦、喜马拉雅机构给你确定你是我们的联盟机构的时候,所有的战友能上你那儿去消费,能加入到你的会员,这是核心的、核心的力量这是第一。

第二个,所有的机构全人类只要是不挣钱的机构还存在那儿,它就两种机构。一种就是共产党这种政府的、欺诈人民的,这种独裁政权机构,第二就是黑社会、贩毒的。哪儿有这种免费的机构?你不挣钱你怎么活着?你必须得挣钱!必须得能挣钱!你挣得越多越好。那么你挣钱你会怎么办?喜马拉雅机构未来会成为你最大的融资和上市的经营方。你不挣钱我不会借给你钱的,你长岛哥也好,你Peace也好,你小皮匠也好,你在那块儿你不挣钱,你不挣钱你甭想。我不但不让你加盟,我跟你离的远远的。我们可现实了我跟你说,离得你远远的,长岛哥你别跟我沾光啊,我一定告诉你你别跟我沾,我可跟你没关系。为什么?不是我的为人和你咱俩够哥们的问题,是千万个战友的安全和未来,我不能说人家跟着我了,我就哎呦把所有战友的钱都给你,那不可能的。这就是说你挣钱的时候,你遵守规则的时候,你有能力的时候,你就会得到喜马拉雅金融机构的支持。

比如说,你越挣钱每年20%的利润,按照市场规则我可能融给你10倍的钱。,对吧?你要是50%,我也融给你10倍的钱,20倍的钱。那是完全未来我们的银行,你比如现在多家银行拼了命了,昨天就几家美国几大银行找到班农先生的,“班农先生我百分之百卖给你们”,包括那几个大的媒体都要卖给我们,只要股权不要现金。他们账上都有大量的现金,美国企业都是有现金的。不像中共企业都是假的,美国企业没现金不正常。

你像某个银行,银行账上46亿美元的存款、帐上5亿美元现金,我自己拥有的,他说我卖给你就要5亿美元,就等于我没花钱接了个银行。就找班农先生,我就觉得你们这些人是干事的,还有这些未来的中国人一旦到我这儿开户,那我得赚多少钱啊!他想的是这个。所以说喜马拉雅机构未来我这银行给你贷款啊,可以给你融资啊,包括G币、G-Dollar我也可以给你发债啊,对吧,这是另外一个。但前提是你挣钱,你要保证按规则。

最后一个能给你的是什么?大家可能是谁都没有往那儿去想那个问题去,我们未来所有人类上所有最大的成本是人力成本,喜马拉雅农场机构我们将接受一半的人是战友的这个义工。这不叫压榨,是什么?我们要把喜马拉雅机构连接华人一代又一代人的终生的一个平台。比如说我在新西兰,我所有的中国的孩子,我每到什么季节,我就像那个瑞士的那个图桑最好的旅游学院一样,我就把你叫来,我这儿有个培训的学校,我让你在新西兰在这块儿一个学期,既当义工我又给你提供生活。事实上我们就是培养我们的后一代人嘛,那么这个时候大家一半的义工,说我们大量的发展义工然后和培训,这个时候就不得了了,这是一个人才的孵育基地啊,这是我们最想要的喜马拉雅帮助中国人走向国际、走向成功。

所以说你要记住以上这四条你听完以后,喜马拉雅农场未来要做什么?你必须是个绝对成功的商业机构;你必须是为我们的后代负责;你必须要用好所有的战友这个巨大的资源。成为他是你唯一的选择。为啥我不去五星级酒店,我不去会所我去你这儿?你要给他一个答案。就像现在G-TV一样,你可以不投啊,你可以不投啊,你不投你投别的去,你投马云?一他让不让你投原始股,二你投的钱能轮到你吗?下步G-Fashion这个这个私募,你不投你太多人你可以不投啊,你不投你失去的是机会,如果喜马拉雅农场说你不投,你将失去利益那不可能的。

所以到纽约来,比如说我到纽约来了,我不去你长岛哥的那个地方我难受。但你整个旮旯里,我去三小时我凭啥去啊!我一定是你是最选好的、最便宜的、最合理的。同时还有另外的一层意义—我们战友。那比如说我去那个法国去,小皮匠家不在巴黎住,我凭啥上你小皮匠那儿去住啊,你小皮匠在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旁边有一个让我们大家坐那儿24小时不用排队喝咖啡,香榭丽舍大道喝咖啡都要排队的,我就可以坐那儿,我是战友,我马上坐那儿喝咖啡了。然后我去LV店去爱马仕店不用排队,哇,我可以进去了,谁不找你小皮匠啊!我到日本去东京,我找这个心语007我找Peace去了,我可傻乎乎大街上跟你逛,我凭啥跟你啊?一到银座所有的店啊,你是会员不用排队马上关上门给你服务。然后日本的几个餐厅不用订你马上就可以去;然后呢到哪儿去车子最便宜的,日本的租车很贵很贵的,然后呢我是会员很便宜;然后到山里边那些几百年的老餐厅提前订好饭了你去吃。那你凭啥我不找你啊?

越这样越大嘛!你赚钱了,咱们喜马拉雅机构就给你叫你大,十倍百倍的大,你越大你越有钱,越有钱你越大,你就把旁边酒店给买了,俱乐部也买了,农场也买了,出租公司你也买了,下回来了哥们都免费啊,这不就是我们想要的嘛。

所以喜马拉雅农场能看出战友的智慧。我看到几个人的脑子不是一般的脑子,绝对是在你我长岛哥脑袋多多之上的,因为私下跟我联系我能感觉到。但是有些战友啊,他真是口活太强,就想的什么你给我多少钱啊?你给我多少投资啊?都是共产党那个病毒。共产党给钱的机构就没有回来的机构。像我们这号人从来不会伸手共产党你给我钱,你给我我都不要你的。真正有脑子的是我怎么把你的资源用成我的资源,变成强大。然后就像马云这号的,我先把共产党的市场给垄断了,然后我把江家的孙子江志诚搞定。我先把这个整个电商这块全搞定,唯一存在一个什么京东,我也把他弄死,是不是?那你就没法活了。

你要想到的是喜马拉雅农场你的能力和智慧和集结的人力和资源,如何和咱们的新中国联邦机构弄在一起,这才是核心。我简单先说到这儿,我希望你能在咱们那个筹备群里面发挥到你的这个企业家的这个,真的是告诉大家应该做什么,如果没这个能力你就不要做,你做你是灾难。你启动费用还有前期费用一毛钱都不会给你。我们不是共产党,我们没这个实力,有这个实力也不会这么干,因为那是毁你呢。好,我先说到这儿小哥,你还有什么指示请说。

长岛哥:就是农场呢我自己也在刚刚组建了一个礼拜左右,人也蛮多的了,已经一千五六百号人了。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而且这几天经历了很多战友,确实非常非常就是像你以前说的无我。咱们有几个战友说我能不能把我的项目直接带进来,给咱们农场带来收入,所以真的非常非常感动。当然我也呼吁更多的战友能这样子,因为我们咱们也知道农场启动资金是没有的,也不可能是我自己掏出来或者是叫谁哪个战友掏出来。但是如果大家集中起来把自己的有可能给农场带来收入的一些项目带进来,那我很欢迎。包括我自己,我个人将来也会把我做生意的一些项目带进来然后直接就产生了利润,归我们咱们农场所有,如果更多的战友在起始阶段的时候能这样去做的话,这样我是非常感谢。当然我在这边给大家讲如果在起始阶段能给我们农场给予这种帮助的话,那他也是咱们农场的功臣,将来他也是咱们的一个元老级的人物。我不能给大家许诺很多,但是将来咱们做大了以后这些人一定是在那个功劳簿上面的在记下一笔的。所以我也感谢有很多的战友这样,文贵先生你可能不知道,有几个战友直接跟我就联系,他说:“我有一个我自己已经赚钱做了好多年了,这个利润百分比很高,我就想把这个拿到咱们美东农场来大家一起做,反正我只要不亏本就行了,然后利润拿出来咱们就归我们农场。”有好些这样的人,所以非常非常的感动,这也是解决了我们农场的起始。

郭文贵先生:长岛哥你还是没找到感觉。等有一天你找到感觉的时候,你才知道文贵为什么这三年来,我遇到最大的挫折就是中国人看不起中国人。一说中国人不值得帮、中国人烂,中国人这个多难听的话都有。甚至很多人骂中国人支那人,简直不要脸到极点!所以我从2017年开始,我一看骂中国人的我立马把他拉黑,我绝不搭理这个人。我这三年最大的考验还真不是共产党,就真是中国人对中国人的认可。我经历最多的是我看到中国人太伟大了,我跟任何种族任何国家说中国人太勤劳太伟大了!我这几天这个Antify在美国发生以后,昨天下午美国的一个前国防部的部长,他说Miles,他说很多年前你说过,他说我觉得当时我是很在乎你是在香港跟我见面的时候,还有一个美国前军事联席委员会主席,当时我们几个人,还有基辛格。他说Miles你觉得美国未来这个种族冲突啊,社会稳定啊,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当时我就告诉他,我说美国未来最被人操控的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货币,你们的经济;另外一个就是种族冲突。而且我说未来对你们种族最夸张的事情,敌人不是任何人,就是你美国华尔街和华盛顿那些叛徒搞的,你们两党斗争给别人留了个机会。

那么,那怎么解决呢?我记得特清楚,还有那老布什的弟弟也在当时啊,一堆美国的钱高官。我说解决的唯一的方法我说:第一,干掉共产党,还有你移民更多中国人。他们哈哈大笑,Miles你太聪明了,但是他们当成一个,你,你这照顾你中国人嘛。他现在昨天跟我说,他说我强烈的意识到,我们今天说Miles郭是对的。我是很严肃的,我说美国不要多,你移民3000-5000万中国人。中国人会什么样子?你看我们中国人在整个的病毒当中,中国人的抗压能力,中国人的忍耐性,和中国人的那种生存的能力和这种以家庭为DNA的这种社会的理念,包括中国人的善良,包括中国人的一切都证明了这个民族是伟大的,绝对是伟大的!所有的问题都是共产党给我们弄的病毒带来的。他们深信不疑。反过来咱说刚才你说的咱们很多战友。我穿这个T恤,头两天直播的时候,有一个战友给我发信息,郭先生我知道你穿这个T恤是什么牌子,Broni的而且是去年买的,这件T恤大概是1800美金。他说这个叫什么料子,他说叫超纱,丝和棉的混,他说这个料子非常非常棒,这个料子是我做的。

我说,哎,战友我这,我给你举个例子,马上我说,你告诉我在哪儿做的。说完以后我就找了这个Broni老板,因为我很在乎啊。Broni是我唯一一个给我有一个生产线,只给我做衣服的,8个裁缝啥也不干,就是给我做衣服。我刚刚订了87套西装,160万美元吧,然后我这衣服也是他给我特做的啊。我噻我说这是中国人做的,这太…,我给发过去我说,这个牌子这个料子是不是谁做的?Broni说Miles你从哪儿得到的?我说你回答我问题,我30年在你这做衣服,你是唯一的世界名牌有自己生产线的。很多名牌啊,包括(听不清某品牌)都是让人家生产线帮代工,它没有自己的生产线,没有自己裁缝。Broni有自己的裁缝,有自己的生产线,还给我特别有一个,这是我买的原因。第二个,Broni是唯一一个料子是自己做的,这是他的第二个原因。第三个,那当然了给我是唯一一个是有折扣的,而且最好的折扣的。我说你这料子不是自己的做的吗?你这不是扯大了吗?他说Miles, T恤我们没告诉你是自己做的,我们确实是一个中国的一个品牌帮你做的。我说你告诉我你这个料子花了多少钱?他说这个料子成本大概110美金,这件T恤我买来1800啊,1600、1800我忘了,他100多美金。

这个战友把我给吓蒙了,我们的G-Fshion你得进来呀,他说郭先生连LV的我们都做,酷奇我们也做,(某品牌)我们也做,(某品牌)我们也做,我真震惊啊,这就是你刚才看到的我们战友的伟大!你知道他说了句什么,郭先生我现在可以把所有合同停下来,我无偿的把所有我们这个厂子50%的股权捐给法治基金,我捐给喜马拉雅。这位战友就在意大利。你知道这对我是什么震撼?人家过的好好的,人家,人家说在意大利30多年了,要把这块儿捐给咱。我说你要捐了,谁捐就把谁毁了。我说你只做一件事情,我说我知道长岛哥特懂布料,我说未来,让咱们人真的能创造一个咱们自己的品牌。你大胆,你别弄一个什么洋品牌混在那里偷偷的,去给人家利润让人拿走,我说这十几倍啊,这让人家拿走了。我说一定咱们战友,喜马拉雅农场联合起来。他说我一定会做的,他说现在你要给我点时间,因为我都有保密协议。明年的时装节,就是大家都订货的时候,订货完我就可以把我工厂的股权我就可以转出去。

你看长岛哥这个战友,刚才你说那个,多少战友让人家感动。你知道在全世界经济当中,我跟那几个美国的官员说,新中国联邦,我告诉你在全世界有什么样的实力,全世界前500家公司里边,将近16%的人和8%的人,高管是中国人;全美国啊,全美国,最高级的作家,作家,写诗者和记者,TOP TEN 6个是我们中国人;全世界现在最高科技里边,包括生物科技,包括太空科技,材料科技,我告诉你,30%-45%都是我们中国人。你告诉我这影响多大?你长岛哥你不用说多,你在美国你能找到5个,甭说50%,5个,你可以创造万亿帝国。在法国时装品牌里边,我可以告诉你,所有的时装品牌35%-46%的生意是来自中国人的,如果有一个人拿到0.46%,你是多少钱,他一年是3600亿,3600亿欧元,你算拿多少钱吧。在日本,最保守的最保守的日本,有多少华人在日本技术、生产领域工作?大家算一算去,20多万,你能拿过来200个。我们那天Peace战友说,我们这块儿已经一两百个战友了,三四百个了。我笑了,她不了解一个基本的数据。你但凡了解,你能把那几个拿来,什么概念?日本的金融领域,几个核心的都是我们华人。华人在世界的力量,新中国联邦要联合在一起,我可以告诉你们,他自己一下,一日之间就是世界上的前5大强国,谁都挡不住!

如果喜马拉雅农场你能做到这一点,你就是世界上最牛的。长岛哥你的感受很明显,战友很可爱,很伟大。一个不爱自己民族的人,你真不要在这个游戏里待了,这个民族你必须用生命,绝对的尊重啊、绝对的爱、发自内心的去了解。你别看着那个郭宝胜、夏业良、熊宪民这个垃圾。你说哪个民族没这种垃圾啊?垃圾是最臭人的,你到一个房间里边去,再漂亮的房子如果有人拉了一滩屎你啥都忘了,你只看到那滩屎了,这是人;可是你这房子很大,这一摊屎是不能代表这个房子,是不是?这很简单。

前天,我们新联邦仪式完了,咱们内部战友告诉我说,中共吓得半死。哇塞,这找的全是精英啊,说郭文贵这,太震撼了!因为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是运动员当中大家公认的干净的人,是有信仰有理想的。那不是吹牛的,人家这俩人是真牛,是吧。马上,找凤凰卫视,安全部,安全委员会,平爆小组,香港所谓名人啊,四大不要脸家族,开会。现在平爆已经要到了另外一个层次,必须要最牛的人出来,来去砸郭啊,砸爆料革命,砸我们的新中国联邦。而且成立了新中国联邦,就是括弧啊,新中国联邦紧急处理小组。这回听说这级别可高了,听说两个常委都加里边,两个常委,两个常委都加进去了,这要对付我们。

为什么,他看到了中国人在海外一旦团结起来,一旦这种激情爆发,像郝海东叶钊颖女士这样的人,出来了!看到那天连线的无数个战友的那个激情;你看到我们秘密翻译组这几天18个团队的即时翻译把共产党吓傻啦。全都是义务的,18个秘密翻译组,看到我们的国旗设计,看到我们的生产,看到我们的音乐,看到我们的直播。你去想想共产党怎么能不恐惧,是你是习近平王岐山你害不害怕,这个东西是颤抖的,他害怕的。所以说他们都能害怕,为啥我们不能把这个他们恐惧的力量团结在一起呢?我们怎么团结在一起呢?只有两个机构,新中国联邦和喜马拉雅农场。

还想啥呢?没这个能力就出局,不要说话。我们中国人很实际的,很现实的。你没这个能力你讲什么讲?我一看到有群里在讲,一进来以后就像唠家常一样,“我怎么着啊,”我真的不想听,因为他不懂得尊重别人。这一个群好几百人,你讲过一句话你想过好几百人都在看你这句话吗?你对大家有用吗?我们又不是孩子,你讲一些有用的话,大家都能接受有价值的话,还有促进的话。你小事“我怎么注册公司啊。”你说这问题你在群里问讨论起来多可怕。但是精英是绝大多数的,我们不能看到某个地方出现老鼠屎、狗屎我们就觉得这个房子都臭的,不是这样的。我们是个完美的一个绝对的、无与伦比的一个新中华联邦的中华民族的房子,只是看我们怎么看待和怎么去享受它。我觉得小哥你今天问的特别好,还有什么指示。

长岛伟哥:我就想刚才您说的意大利的兄弟能不能介绍给我们,我很有经验操作这个服装。不过自愿,他们意大利也有农场。

郭文贵先生:对,这位战友说暂时给他点时间,我第一个想到就是你,因为你懂这个;一个是你还有一个是法国的战友。法国那个战友是在LVMA集团,他是总部管材料生产。他未来到G-Fishion去,我们现在有六个战友要到洛杉矶去上班了,已经四个已经到位,我们希望洛杉矶总部马上到50-100个人。所以说懂得G-Fishion,你真有这个能力的战友你可以跟我们联系、报名。伦敦基本上三四个已经马上到位的了;巴黎最起码有十个人;意大利超过十个人;东京那边已经是Peace那边也有个十来个。现在在德国大概六七个战友都是专门搞生产、搞机器的。还有荷兰的,荷兰就是我们下一步要自己一个,真正打造时装界的Iphone!全世界都在卖手工,我说我绝对不卖手工,我只需要这个衣服好,我为什么要卖手工?Iphone能用机器生产出来,为啥不能用机器生产出来最高级的时尚?Broni最少60%是人工,包括现在几个大的时装集团都是搞的这个,我要把它搞成时装界的Iphone。结果有战友说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自动生产化这一块。整个加起来这个力量,一下就变成了全世界几千人上万人的集团,新的科技、新的技术、新的材料都将诞生。某个时装集团,在日本的长川的牌子,我不能说,他们现在非常愿意把50%的股权卖给我们,而且说我只给你换股权。等于白给我们嘛,我说这个真得考虑考虑,因为他某些东西很好,某些东西不好,他成本太高,我说我们要考虑。我们的成本,让战友买到的东西一定是未来加入G-Club的人50%的价格,这是比登天都难的!只要做到这个的时候中国人在全世界完全是时装界是老大了,回到了我们北魏和唐朝时的中国人独领时尚的风骚。这个市场大了去了。去年美国是1.5万亿美元,时尚业,你想想是多大价值。

所以说我觉得长岛哥,很多战友连在一起的能力是靠你的善良、你的能力和对战友的绝对尊重,还有绝对创造安全和财富的能力。其他都不行的。非常感谢。

长岛伟哥:今天您知道是6月9号嘛,香港不是一年以前走上街头正式抗议,所以我也想请您在这边给还在前线抗争的这些香港战友讲一些话。

郭文贵先生:在说这个之前,我还想说另外一个话题。过去大概一星期,中共所有的官媒,大概50%到80%之间的所有新闻,全部都是美国完蛋了、美国死了、美国乱了、川普总统肯定输了,我们的好日子全来了。铺天盖地,在我的山东老家,在四川的农村山里边,在广西山沟里边,在宁夏沙滩里边,在敦煌沙漠里边,无处不在;包括在西藏。我们最伟大,美国死了,川普总统完了,美国经济完了,到处人吃人了,尸横遍野了。

这个时候就到了6月9号,我昨天晚上几乎四个小时没有停的跟所有人联系。这个中间我把好几个深睡中的美国人叫醒,糊里糊涂的,我还按错了,一按是视频,我最近老犯错,一看是视频人家立马,Miles,我在床上啊。真不好意思,美国人深更半夜的在床上给掀起来了,我说我让你马上看几个新闻,我让看完,这老人家就不睡觉了,哇在那光着脚丫子穿着睡衣嗷嗷的骂。我说我告诉你,你一定上网让你的秘书查一查,在过去一星期中共所有的媒体干什么。我请问你一个问题,美国死,川普总统输,中共那么高兴;我请问,香港的孩子死,香港人的被强奸、轮奸、消失,谁能给他们说句话!共产党不要脸到什么程度,你讲美国人死的时候,美国完蛋的时候,跟你毛的关系。你能不能说出来香港人怎么了,香港人是怎么死的?今年6月9号是香港一周年,我说你现在想想,马上就到了一周年香港的时候,全世界你们除了出台政策,打打口炮,你们有什么实际行动帮助香港?除了我郭文贵是拿真钱真银帮了,除了我从头到尾为他们呼吁,你美国出过一分钱吗?你美国人取消了香港自贸区地位,我告诉你,这是个很伟大的行动。接下来你对香港高官的惩罚,还有跟香港所有的经济不脱钩,港币不给它彻底灭掉,你美国人在香港,你想到过嘛?明年的6月9号绝不是冠状病毒等着你,也不是你美国乱了、被3F等着你,也不是川普总统要输等着你,是你美国经济、社会动乱、种族冲突,会超出你的想象。

他说Miles你给我说说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说我告诉你,只要美国不去干掉共产党,往下延伸香港就是最好的例子。你看香港,第一、往下你经济垮了,失业人数增多,社会增加动乱,然后整个美国的生产链和生活链会出现巨大的问题。这时候种族冲突会变得越来越大,然后美元就会超级贬值,经济会出现动乱。这个时候全世界形成几大联盟,非洲联盟、中东联盟、亚洲联盟、南美联盟,集体抗衡你美国,你美国立马走到一个孤独阶段。他说接着呢,我说接着美国内乱,美国可能实行军管,甚至可能大屠杀,你身边的国家加拿大、墨西哥可能都远离你美国。这不是吓人的,石油价格会一直下来,甚至回到100元,起起伏伏同时,美元嗝屁,美元嗝屁美国嗝屁。这个时候共产主义讲煽动民粹,所有的穷人和不劳动的人和更多的被共产党操控的人,集体来把美国所有的自由法治的制度充分的利用,干掉你少数人!

然后你看到香港了吗?解放军穿着香港的警服,出现在香港杀人、强奸、轮奸,你美国人做好准备了没有?你准备准备你的母亲、你的老婆、你的女儿、你的姐姐、你的兄弟、你的儿子被鸡奸、被轮奸、被杀害。他说共产党还能来这,我说共产党不会来这,但共产主义一定会来这,Antifa就已经在这了。今天6月9号香港人伟大在哪里?香港人在6月6号-6月9号真正的我认为我们爆料革命做的最伟大的事情,就是在香港这个历史上,历史会证明给大家,是我们爆料革命拯救了香港,是我们爆料革命给香港年轻人提供了很早的情报,在五月底就给了他们情报,然后香港人相信了我们。我们拿出了最多的钱,让他们在香港大街上实施了最成功的这次抗议,真正的把香港的革命启动起来。我们是启动者,任何人都无法改变,我们是绝对的启动者!情报准确的给予者。六月九号可以说是爆料革命最最伟大的一个日子,而且世界上只有一个我们说的。

现在美国人每个人都在说,Miles,三年前听到你说3F的时候,觉得满口跑火车胡说八道,现在全都发生了。我说,香港你记得吗?在那个,我说香港将是美国人和英国人、西方世界你们最大的一个失败。因为你牺牲了香港,出卖了香港。香港今天六月九号的灾难是西方的现实、金钱外交和资本主义有资本有主义的完全丧失正义的出卖后的结果。我说香港不是香港人赢了,也不是香港输了,香港是美国人输了,台湾赢了,香港人站起来了,没有香港,台湾人绝不是这样。这是一。

第二个,美国在香港失掉了全世界的正义,英国就更输了。现在不管你怎么救,都是输掉了你的正义。香港人挥舞着美国国旗、英国国旗的时候,你们干什么了?全都在讲话,口炮党。我说如果你美国人的子女被强奸被轮奸杀害,你会这样只制定个政策吗?所以我说美国你必须得行动。

咱最近这几天,你看我新中国联邦从开始到现在,我几乎每天。班农先生一直跟我在船上没有离开过,他说,Miles,我跟你在那个办公楼的时候,我都觉得你是疯子,你怎么那么长时间工作?我看见你每天“啊啊”的工作。我跟你睡了这么长时间,因为他是每天晚上六点就回去睡觉到七点钟,我是六点到晚上十一点开始工作,我一定要十一点钟睡觉,我睡一、二个小时,“叭”一起来工作到六点。他都傻了,“你怎么每天生活都是这样?”。你看我健身,然后吃东西。我三天前到现在,每天只喝二杯果汁,我啥也不吃,因为头两天吃太多了。他每天吃两大块牛排,他说你还能控制住。我说我告诉你,在香港去年六月五号咱们直播前,一个香港的孩子告诉我,郭叔,我到整个大陆去玩过。我爸爸(一个超级有钱的人,当官的都添他爹的腚),我看过大陆当官的喝酒,带我爸爸去找小姐,每个人都大肚子,没有人锻炼,满口谎言,喝醉酒以后就不是人。他说我唯一见过一个就是大陆来的人就是郭叔您,坚持天天锻炼还能控制体重,这样的辛苦,真是唯真不破,所以为什么我不要家产也跟你干,他说我绝对相信你。这孩子当时往外发钱的时候,对他是致命的危险,因为那时候没有一个人相信香港人会走上街。他本人说,郭叔,我们再怎么上街也停止不了共产党一定会过香港的这个遣返法,一定会过!但是我听你的,我要上街。结果这个孩子上街最起码唤醒了几个议员。这些议员告诉他说,你相信郭文贵可以,包括那几个大货车司机,你相信郭文贵可以,我也可以开我家奔驰,他们老婆开着奔驰吉普上的街。他说,肯定被抓,肯定过,没有一个人说不过的。结果“叭”这事发生了,我告诉你,这个孩子现在已经到台湾了。他说,郭叔,我对得起香港,你更对得起香港。他现在不回香港了,因为回去肯定被杀掉的。他说香港人站起来了,美国人背叛了我们,英国人只玩我们,还是大陆的跟我们站在一起。他看到几万个大陆战友,感动,每次都电话视频,都哭。

我要告诉香港的同胞们,如果你们但凡有点良知,你千万你不能把共产党和中国大陆人混在一起。是我这样的大陆人,是在香港大街上无数的大陆人冒着生命危险支持你香港。包括我的很多钱,我给你们的时候,我为什么给你们钱,这都是我个人的,家族的钱。我给你的时候,我就想一个道理,没有香港就没有我的钱,就没有我的今天。香港人一定要学会感恩,不要用孤岛效应想问题,把大陆人推一边去。香港人记住,没有大陆人就没有你香港人,大陆人绝对是反共的,新中国联邦告诉了你们。而且香港人现在已经站起来了,你没有资格,也不可能选择趴下,你选择跪下了是死,你只有继续战斗,要么就是死,要么就是趴下,香港人没有什么选择,所以一定战斗到底!而且我可以告诉香港同胞,香港一定会赢!所有全世界跟我们联络的机构都说,一定会拯救香港的,一定会把香港恢复到国际化,而且我告诉他,香港港币一定完蛋;香港所有高官一定受惩罚。而且大陆最后所有新中国联邦战友都会和香港人站在一起,这就是真正的未来。香港六月九号的意义远远超出了香港,它是世界一个大变革,整个地球人类大变革的关键的关键点,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是共产党走向死亡地狱第一道大门。好,长岛哥,谢谢!

长岛哥:其实我也想跟战友们说,不仅仅香港人没有退路,我们大陆的也是没有退路了,我们也没机会回头,已经到悬崖边上,要么往前,要么就跌进深渊。共产党不倒什么都没有,包括像咱们海外的战友,还有点恐惧,还有点顾虑。说国内有亲人、有财产。我就跟他们讲,如果共产党不倒,你这些亲人逃不了迫害,财产逃不了没收,所以咱们必须站起来。首先海外的战友必须站起来,咱们不要给自己退路,只有咱们先站起来了,把这些都放弃了,突破这个恐惧,共产党才可能最快时间倒台,要不然我们什么都没有。在国内,再有一亿房产,一亿的财富,如果不把共产党推翻,它就实行闭关锁国,再来一次二次文革,你这些财产算什么?还不都划归零。所以我就希望,尤其我们海外的战友,一定要带头站起来,不要再顾虑这些事情,因为咱们顾虑也没有用。

郭文贵先生:有一句话,你可能还没看明白,长岛哥。中国人现在选不选择,站不站起来已经不是你决定的了。新中国联邦之前,“我信共产党,你们是骗子,就是一帮神经病,如何如何”。战友们,千万别跟随。接下来共产党大外宣传,铺天盖地砸咱们,骂咱们。不管谁出来,大家都不要去说话,不要跟他缠,因为他们就是拿那点钱的。我告诉大家为什么说已不由得你了,共产党已经没有可能停下来对老百姓的剪羊毛,直到剥你的皮。你没选择,不是说我爱你,共产党,说你很好,给你点金砖银砖吧,不是的。爱我,把命给我;爱我,把裤子脱了;爱我,把屁股撅过来;爱我,把你爹娘送过来。你干不干?你送不送?不是让你选择的了,你愿意把腚撅过去,把爹娘送过去,把兄弟姐妹送过去,你去你去,我们不挡你。新中国联邦之后,共产党非常明白,我这个执政分分钟要倒塌了,就像国民党一样,去台湾前老子发金圆券,把所有黄金全弄走,故宫东西搬走。现在共产党在想啥?老子在死之前,我能整死几个整死几个,我能弄点、我能多活一分是一分,我能多活一秒是一秒。你以为王岐山真以为能活一百岁?习近平自己真以为能再活五百年?不可能的。在老子活着之前,你们这些人该死死,该弄弄,不由得你了,美国不给美元了,香港不能成为洗钱的平台了。他洗谁?哪弄钱?就弄你们。天天讲,美国死了,把钱给我。美国人死了关你中国老百姓毛事?你家多啥?房上多两层楼?给你免贷款了?你家里面多几担粮食?你性能力强了十倍?毛关系没有。美国完了,你才真正完了,因为美国人完了,谁买你的东西?美国完了,是你的噩梦,你产的东西谁买?所以大家别糊涂,由不得你了,现在你不站起来,你不用站,你趴着,他们让不让你趴着?在共产党眼里只有两种人,

一个,站起来给我扛活儿,我要你干啥你干啥,让你撅屁股你撅屁股;第二个就是埋了你还得火化你,就这么简单。你要么当奴才生,要么你就死。还有你选择吗?我们新中国联邦正好相反,让你接近死的人让你活,让你跪着的人让你站起来。你选不选由你的事儿,我们要你什么了?我们什么也不要你的,对不对?所以说,长岛哥你们要看到一个核心在转变现在,巨大的转变。想不提都不行。

长岛伟哥:还可以。对,还可以让穷的变富,这个最重要。

郭文贵先生:现在郭三邪已经变成郭三救了嘛,救财、救命、救未来嘛!这点是公认的了,是不是?

长岛伟哥:另外,我这两天还碰到一个就是好些战友在跟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带风向还是说真诚地来问。说咱们说新中国联邦到现在还没有什么正式的国家来承认咱们新的中国。我就这么说,我说当然可能很多国家出于一些政治原因不会承认。但是你要看到新中国联邦这个名字,这杆旗帜在哪里竖起来的?它能在美国在纽约竖起来,你就应该知道这个背后是有多大的一个政治力量在,对不对?如果说,我打个比方如果美国不承认你,不允许你,你就拿个小手旗你都不在能在那个地方竖。但是咱们这个棋在绕在曼哈顿,绕了多长时间,多少个旗帜,多大的一个影响?美国政府有说出来说你们把这个活动要撤掉,要把这个宣传撤掉?我说这不就是在承认嘛?那你还问我干什么呢,对不对?所以,咱们有些战友我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教。我就跟他们讲一下,我说到这个地步,你还不自己想想,是吧?

郭文贵先生:长岛哥你说这个战友的问题啊,我可以理解。因为大家对任何事情的理解层次、程度决定的。我可以告诉你,在过去70年你见过一次中国人在美国曼哈顿有这样的敢旗帜在天上飘着?在中共驻纽约领事馆,黑鹰直升机“咣咣咣”的一直拍,飞机就围着驻纽约领事馆一直转,你告诉我发生过一次吗?

长岛伟哥:从来没有。

郭文贵先生:第二个,你见过美国从上(到下),总统最起码看了两遍,这个直播。最起码看了两遍,这个直播,最起码两遍,最起码两遍,我可以负责任告诉你。美国国会议员没有任何人不看超过两遍的。全世界的媒体全在报道,你见有一个媒体说这是神经病,这是荒唐的吗?你见过吗?你见过有一个世界媒体说这是神经病,这是一帮开玩笑的货。你见过吗?没有一个人否认,没有一个人侮辱。世界所有的政客,你见有人站出来支持共产党说:“哎,这是一帮神经病”。

法轮功到今天都受西方好多政客的攻击。中国的国民党,到现在很多政客还直接攻击台湾政权呢。都在那一百多年了,中华民国呢。你见过一个媒体,一个西方(政客)攻击我们的吗?

长岛伟哥:没有。

郭文贵先生:还有,你除了共产党污蔑、抹黑我们,你见西方有一个所谓的独立政治人,独立的政客来反对我们的吗?还有很多人,我就觉得就是贱皮子,你知道吗?自己很强大,总想叫别人说。哎,我跟你讲,我郭文贵从小到大我从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说你这小子很强啊,你不强,你长得帅,我从来没影响过我;骂我什么,郭“骗子”、郭“强奸”,从来没影响过我。中国人要不学会自己精神上的独立,你永远是跪族,跪着的那个族。

就像这几天好几个,你像那天那个所谓的元首连线直播我都统统取消。最后一分钟给我要钱,我凭啥给你钱,我采访你呀?你亲共亲了那么多年了,现在利用我们要洗白了,然后我还给你钱,我凭啥呀,对不对?这是一个。

第二个,你连不连线你就影响我中国联邦成立了吗?我靠你来给我来中国联邦成立,可能吗?还有这些国家,好多国家刚刚我就在直播前给我发信息。某个国家的驻欧洲的一个大使说,我们总统非常有兴趣,想承认你们这个合法性。然后呢说,但是我们是有条件的。我告诉他什么条件都可以谈,钱没有。我告诉你,台湾我到现在都搞不明白。台湾人为啥花钱找那些十几个国家来承认自己。你承不承认我,台湾都在这儿呢。什么我国际合法地位的需要,这全low到家了。

跟共产党这个流氓斗争,你永远不能跟着它玩。你跟它玩,它玩死你。它绑着14亿中国人民,它弄了那么大个政权。它真的能拿牙签这么大个东西都把你搞死你了。你跟它玩这个干嘛啊?你往那玩我不跟你玩。你往那走,我不跟你走。所有这些国家承不承认,我都是新中国联邦。

第二,你刚才说的非常关键,我在美国得到了美国所有社会上百分之百的认可,没有人反对我。这个世界是谁的?这个世界是美国说了算。是你们这些国家说了算吗?你算个屁,对不对?你告诉我,谁能说自己不是个屁,对不对?我在乎谁?我在乎这个?

第三个,我在乎谁呀?最终我是中国人民说了算,我的老板是中国人民。我要把一个国家的政权被家族化,私有化的习王化的政权,是共产化的政权,家族化的政权。我把这权利是还给人民,这就是美国74、54和64之间最根本的关系。现在成了西方又流行语了,我是第一个讲出来的。

我说美国的74,就是把国家权力变成了这个主人是人民的。这叫民主、法治、自由。中国共产党是把国家变成它个人的,是几个家族的,共产党几个流氓家族的。所有共产党员(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人家奴隶,你只是比奴隶多了头上一个血染的血灵而已。也都是奴才嘛,是不是?

那么我们这个新中国联邦的老板是谁呀?是中国人民一人一票,我只在乎中国人怎么看我。我在乎你们这帮人干嘛呀?就像现在很多,纽约某个要选总统那个人说,啊,文贵我要发表声明,我要支持你新中国联邦,然后如何。他说我不需要钱,他太有钱了。但是我需要一件事情你帮我。我说对不起,我没有这个能力,我也不想跟你掺和这个事。你是美国内部政治,我不掺和美国你总统拜登还是…美国共和两党,共和党、民主党我们都喜欢。我们喜欢所有美国人,不掺和你们政治。我说我也告诉你,新中国联邦不指望任何人可怜、给予。

班农先生,我跟班农先生。我跟班农先生这每天,我说班农先生记住啊,不是我们中国人要感谢你,感谢你那是感谢,你心里要记住,你要感谢中国人民。没有中国人,没有你政治家这个舞台,你可真别把这事当个事儿了。

我们改天你真觉得我们欠你的,我可不欠你的。你要觉得我欠你们的,中国人,你就别干这个事。不要把中国人自己弄自己,非要跪着,不找个地方跪着难受。我非要让外国人承认我以后,我天天被他虐待。打个电话,郭文贵,我要多少钱,给我买个单,是吧?然后中国人投点资,我说我凭啥呀?我才不干这样的事呢。

我是中国人走到哪去,我既不侵略你,你也别想惹我。这就是我郭文贵,我不想惹你任何人,但是你要惹我,我绝不放过你。我也不求你任何人,我也不仰视你任何人,我也不藐视你任何人。我认为中国人,新中国联邦的正道主义根本就在这儿。

所以战友们,如果你要觉得别人认可以后,你才有信心,那你赶快去跟共产党去。共产党好多国家认可的,你去跟它去。如果你要觉得新中国联邦太弱了,不行,哎,你别跟我们,你快走快走,远远的好不好?新中国联邦的诞生不是你我他,大家看到嘛?是天意,是天意!是几十亿过去几十年中国人的灵魂,冤死的冤魂和中国人活到今天一个必须干掉的一个叫–郝海东先生念过的那句话成为世界语,“消灭共产党是正义的需要,不是哪个我们自己内心的懦弱、私利的需要”,不是。所以说,长岛哥这些问题听听就算啦,我们不会跟着任何脚步跳舞。我们会踏踏实实的走下去,而且一定会新中国联邦干掉共产党,让中国人有法治民主的自由。然后实行真正的联邦制,台湾问题,香港问题和西藏问题都将得到圆满解决。中华民族在世界上将视为最受尊重,最受欢迎的中华民族的人在全世界,新中国人。谢谢!

长岛伟哥:那咱们还有几个可爱的战友在问说,咱们新中国联邦什么时候开始发护照?这样就可以把C C P的护照给扔掉了。

郭文贵先生:会很快的。我们原来啊,真说实话,长岛哥,这个问题。在这个之前,我说实话,你比如说,这个这个,我这是马上要加入欧洲的某个国家。他愿意,说,哎呀,我这个国家给你来的人、都给你发护照。然后呢,他跟那个旁边儿啊,希腊是那个国家邻居、他跟希腊是邻居。然后呢,马其顿也是邻居,然后,他马上加入欧洲国家啦。这地方非常漂亮,我很喜欢啊、我非常喜欢,它挨着意大利。我说我要是跟你合作的话,不是让你发你的护照。我说我很客气,我要跟你合作的话,在你加入欧盟之前,我一定要印上新中国联邦,你的国家在下边儿。你加入这个欧盟的时候,你那块儿地、给我的地,我是有独立权的、我有国防权,我才可以。

这个他当时他觉得不可理解。但是呢,新中国联邦成立以后,他说我都可以接受啦。当然我们要投大钱,我说我第一个,我先给你投上100亿美元。我100亿美元到你账的那天起,你那块儿地的所有治理权、都是我的。然后我的所有的新中国联邦的朋友到那儿去,我说我先架好两个机器,一个机器是发货币,一个机器发护照。

哈哈哈,这哥们儿现在觉得我们能做到了啊。我说我发的货币,就是全世界最硬的货币。我说我会让你看到,唯一一种货币在银行里有黄金的;然后另外一个,就是发护照,我说我这护照将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啊,这个现在还是这样。那旁边儿几个国家、都来找,都是反共的啊、坚决灭共!过去是共产主义国家啊、它们是,坚决反共、咬牙根子说,共产党这帮流氓、骗子!然后现在说,Miles,你原来谈的我们觉得都可以考虑.

你说我们现在要选啥你知道不?长岛哥,战友们你不要着急。你想想在这个我们6月4号以前谈的话题和今天谈,已经完全、天地之差了。我不能让大家要一个狗不拉屎、猫不撒尿的一个狗屁地方护照。最起码你拿这个护照,你到美国来,你看我刚才说的两个国家、都是美国免签的你知道么?或者说落地签啊,那不开玩笑的!就是你到美国来,你在这个国家入境前你先确认完,美国有海关在那儿,然后你到美国就直接进来了!你知道这是很夸张的啊,我们最起码得这样。你去那些鸟不拉屎的国家,我们去要那护照、干嘛去啊?是不是。这必须得有含金量,关键的问题,我们这新中国联邦孩子、直接发护照,全世界你得认可。它得承认你这个系统,包括未来的、我们最重要是,欧盟、美国、加拿大,说白了就这几个国家,其他国家咱也不是那么在乎。我得把这个搞定,一定会的、一定会的!时间的问题,别着急。

长岛哥:哈!这个是咱们这个喜国的人最大的一个高兴的地方。

郭文贵先生:比这,实际上你有护照,你还有一个,长岛哥,有货币。光有护照不行,你一定要有货币,就是现在你这个有钱你不能花,这个难受、太可怕了!你护照和货币,你有钱、你有通行的护照,你不就自由了么?天下任你飞嘛,对吧?

长岛哥: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什么呢,咱们就是说,喜马拉雅将来啊、将来就是说,我知道就是…刚才您也说了,投钱,咱总不是不会投。但是接下来,我记得你以前,在说过,就是会以一种加盟的方式进行,那么,整个这个框架,到现在,总部还没给我们。那么什么时候会给我们一个大体的框架,怎么样去组建?

郭文贵先生:现在这个律师啊,正在起草这个问题、正在起草。起草前,就这个外国律师起草这个他老是不懂我们这个概念,你知道么?最近那个Sara很棒的,就是成立了咱们很多咱们的律师团队啊,我现在就是咱们律师团队先讨论讨论。因为这几天太多了,都是各国的大事儿,新中国联邦,我突然过了64我发现,哇塞!这个国家的概念、真的好大啊。真是太多,都是各国、现在弄得我头昏脑胀的现在,天天讲英文,讲的我舌头疼。这……这事儿还没来得及,我觉得过几天吧,咱我觉得应该出来一下。实在事太多事儿了,所以很多战友的加盟啊、参与,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我觉得让律师快速点儿……

长岛哥:我也是让咱们群里面一些战友、他自己先讨论,先拿一些可以自己那个做一些文本的框架出来,然后咱们可以递交上去。给咱们制作框架的这些团队,去参考,做一些参考意见。

郭文贵先生:那更好,中英文版的,大家好好参考参考,最好的。你组织组织大家,就是大家真的,别老是在哪儿聊一些没用的事儿。鸡、猫,你想想,咱们起草宣言的时候、什么鸡啊、鸭啊,全上来啦。这个、这个不行的。咱们要、真是、要有个层次,要有重点,要有效率啊!

长岛哥:对对对,然后,您刚才说的也对。就像咱们有一个专门的商业组,我说、我说我见过太多的所谓的商业群,这两天想的给咱们、给自己怎么去拉生意。我说咱们这个商业群不是给自己拉生意,给农场、给战友们拉生意,才是、才是真正的咱们那个宗旨。

郭文贵先生:对啦!好,谢谢长岛哥,我对不起啦,我现在我要马上这个一点钟,我要跟这块儿人要见面。今天,你问的很多问题(好的……今天很长时间了),我本来你要咱俩直播前、前五分钟,我告诉你,我说这个跟你连线,我说你就问这几个问题,我说大家关心的,我说你问俩问题,关键G币的问题。结果你一下问出那么多好问题,一发不可收拾了,我本来说的是……

长岛哥:我还正在给战友做认证呢、在给战友做认证,因为你知道您之前还记得说我们怎么美东沦陷、沦陷,所以我控制很严格,认证。就是说如果说身份有怀疑的,我基本上不会让他进入咱们那个更高层级的参与的这个权力。所以,我也怕,咱们美东这边太复杂,尤其是纽约这边,太复杂太复杂了。我所见到的很多人,对,很多人提交的资料、是假的,你知道么?

郭文贵先生:哦,是么!(对)这可了不得,这一定要报警的。我跟你讲,只要提供假护照,一定要报警,我们、大概在这个融资期间吧,报了9次警,有5次警察已经有回复了,人已经给抓了。还有一个就是美国按照法律,对边控这个本人、要是找到本人,他是人在大陆的、还有人在台湾的啊,几个,有俩。就一定、这个一定要报警的、一定要报警的这个。只要提供假护照,那都是、都是险恶用心来的,一定要小心啊!

另外一个就是,说到这的话,就是很多战友最近说要到纽约见我啊。我可以告诉战友们,我简单借这个咱们今天这个机会,可以这么说、从新中国联邦建立以后,我和战友们能面对面见面的机会、更加渺茫。因为安全的需要。共产党不灭之前,你想让我跟大家见面、几乎不可能。因为,我也为大家负责,我跟你见了,99.99%的战友都觉得不开心,是吧?

另外一个,我的安全已经不是我的安全,大家也都明白,是咱们新中国联邦的安全。所以说,战友很多人都跟我说跟我见面的事儿啊,大家基本上不要发这信息,也不要浪费时间,也别浪费大家的时间,几乎不可能,不管你什么人。基本上,我和你人对人的见面,不是,你看,现在我的安保,到哪去已经完全自动的就升级了,我也不知道为啥啊。都是机关枪都上了,不是大家都看到这个了,这个几乎不可能,也不会让你不舒服啊。

那么另外一个呢,战友们要记住,不管任何人、这是在新中国联邦,包括你长岛哥,你做了那么多贡献、那么多不眠之夜、冒那么多风险。大家千万记住,你别把自己真的是说我是建国的功臣,新中国联邦欠我的,然后我要每天挂在嘴上、千万不要!

新中国联邦绝大多数的工作者,就像我们爆料革命还有香港,支持香港这个运动一样,99.9%的幕后英雄,你是不知道名字的。没有他们,长岛哥,那都成不了。就你长岛哥、你做那么多事情,你背后,战友们,大家都不知道这些人的名字、只有你知道,是吧?那么我们大家任何人、别把自己当大咖,觉得我现在你们欠我的了,然后我下一步吃的、喝的、住的、钱啊,我甚至恋爱啊,这生孩子啊,美国护照啊,你都要我管。

你千万别这样,你这样想,那就跟爆料革命、早晚有一天成仇家。因为爆料革命不是慈善机构,你懂我意思么?这是大家的共同的信仰、就跟那旗子一样,49颗大家来自天上的星星,完成一个使命、有共同的信仰,是吧?实现我们的人生价值,你千万不要、爆料革命不欠你的、战友也不欠你的,谁也不欠你的,我欠你、我郭文贵欠你的,没问题!

千万别这样,因为这会让你、失去你的方向,你会,哇,你以大咖自居了,就像那欺民贼一样。哇塞,我想搞点捐款吧!我也想搞个募资吧!战友能不能跟我这样!你千万向战友伸手,当你把手伸向战友的腰包儿的时候、或者你说把自己推向一个比战友高的角度,你就等于快完蛋了,这是我,大家一定要提醒的。

另外一个,大家现在觉得,新中国联邦仪式完了,啥都以国家标准来要求我们了。我会告诉大家,我们真不是个国家,那早着呢、早着呢!我们现在别自己把自己头整大了。这现在,咱越这越谦虚,咱们离那个、咱们追求的喜马拉雅目标和新中国联邦,严格讲,远了说是地球和宇宙的差距、和太阳系那么远,近了说,也得说,地球一万五千里的差距。

你共产党会吹牛,它说一万五千里长征。这几天我天天跟他们老美跟他较量,我说你看美国人有多可爱啊!你们有多愚蠢!93%的美国人调查结果相信共产党当年一万五千里长征。我说一万五千里是在中国来到美国还得走回去一半儿的距离,我说就是你有饭吃、你啥都有、你腿儿也不折,你走走看看多少天,那可能么?

所以你们看到这个昨天、那个战斗室节目,采访的白邦瑞,迈克匹斯伯,迈克匹斯伯说,在华盛顿说班农和我,我们一起吃完晚饭,他说我们俩是疯子。你记得么我发那个推特,说我们俩是疯子,说我们要干掉共产党、那是不可能的。他竟然跑到北京去了,你记得么那几天?现在回来求班农,哎呀!你们棒、你们牛,你和Miles Guo 是英雄,厉害!

昨天,你看看,说的,多好,哇!太好了!他等于在华盛顿臣服了吧,这很简单嘛,是不是?然后打他自己脸了嘛。为什么啊?他写那本书《Long March》长征。我当时就告诉他,我说你知道有这个长征,猪都不会相信这有什么,什么什么十万八千里长征、一万五千里长征,混蛋啊、简直是!

我们别再自己傻话、把自己傻到,我们自己会完成一万五千里长征,完成不了!你得一直一脚一步地走,我们离建国、达到国家权力、国家实力、国家行动、国家力量,我们这一辈子能完成、都不错啦,我们就感谢上天啦!如果说明年共产党灭了,你以为我们新中国联邦就是一个国家啦?不可能!我们拿个护照、建个国是能的,你得到世界的认可、人民的认可、齐家治国已成立,那个路太长了!战友们你们这一想,哎哟,我这新国家来啦,我就去啦、拿护照啦、美好生活啦、比美国还好,那叫梦!那叫噩梦!不可能!我可跟你们没有这个承诺。那是我们的目标,很遥远,成不成功不取决于我。

第一,是天意;第二,取决于共产党内部的战友、灭共的时间,我最快相信是以共灭共;第三,是战友们你们自己每个人付出多少、努力多少,这才是核心。所以说,咱千万爆料革命战友们,长岛哥一定要记住,在直播中,或者什么情况下,一定不能跟战友有许诺、一定不能给有预期、绝对不能给!

我们都往那努力,成功与否是大家的功劳、不是一个人的啊。这是我今天最后一个要说的、很关键,这个、现在我每天都在工作,因为我知道只有做事儿只有行动才能带来结果。老在哪儿讲、天天坐哪儿直播,那不就成了郭宝胜了么?那不成了夏业良了么?那不成了郭宝胜那王八蛋了么?那欺民贼么?是不是?没用的!你,还有一个,长岛哥,你要看到,全世界这次前所未有的跟我们站在了一起、支持我们。不说话不等于不支持,绝对支持我们,这个力量是多大?那未来能延迟多长时间、完全取决于战友们你们是否勤劳地、坚信新中国联邦是我们的未来。那你要行动!给人家看!这才是关键。

最后要感谢所有的新中国宣言,千千万万、亿万个战友的支持。没有你们这种翻译组、秘密翻译组、信友组、G-TV后边儿工程师、G-Fashion的所有工作组、还有这个这个长岛哥这种执行组、还有我们的所有的转直播的这大咖们、各地的战友们的联合,和在整个社交媒体上的大轰炸,我们一切的直播组、翻译组的这些人,是不可能的。这我用任何感谢的话,都无法表达我的心情,我相信,懂者自懂!不懂者不用懂!懂我者不用我一定要说感谢你。文贵终生都不会忘记这个伟大的时刻是我们和战友一起创造的,我只是走在前边儿的一个小人物而已。

再次谢谢像长岛哥、千万个战友一起为我们创造的新中国联邦这个伟大的宣言仪式,那么现在咱一起,和这个长岛哥,为14亿人民、全世界人民、香港台湾人民还有西藏人民祈福,好不好,长岛哥?

郭文贵先生:阿弥陀佛,哇,太棒了!今天一开始没播好,后来还播的不错啊。

长岛哥:现在很好、现在信号很好。

郭文贵先生:因为,这个这个,刚才我没开卫星系统,我担心卫星不行,刚才我还是开了卫星,说明卫星还是比手机信号儿好。

长岛哥:但是我现在还有个疑问,现在突然为什么,从那天开始,一下子这个观众、一下子这个数字跳的这么厉害?是突破了那个防火墙么?还是怎么回事?

郭文贵先生:不是,它是这样子的,螃蟹和张伟的团队呢,他做了两个手脚。就是,你记得我几个月前就说过,江、江苏安全厅就是给这个共产党保证,绝对让郭文贵和GTV的关注量不超过YouTube。

这是共产党的一个心理防线,就是不能让老百姓看到说有多少人跟着你。但是我在两年前,你看我跟路德先生直播,还有我说、我告诉路德,因为国内安全部的人告诉我,有咱们的战友们,说我们所有的YouTube的战友们的大概的被他们给篡改的、消除的,十倍,到一百倍,甚至一千倍之间。这是为什么,你看我的YouTube是,只要一过,大概有50次了,一过40万,就回到36万,就不让你过这个数。我的推特就一过50万,就下来、下来、最后给你关了,是吧?

路德先生的关注,现在最起码路德先生大概在500万到800万之间在YouTube,绝对给你消掉了。他每次直播,一定是在100万以上的、一定是的!所以说,要不然不可能啊,全部给你拿掉了啊。那么当你超过这个数的时候,它就不让你干了。那么,螃蟹他干了个什么事儿呢?他有一个专门儿的IP,他就写在那个软件里面,咱们很多战友都掺和这个啦、都参与这个事情。他这个当你,比如现在我直播的时候吧、你直播,你自动的、你直播的时候就到了另外一个IP地址,他就可以控制你所有的这个直播数据。就这样吧,我可以让所有人加不进来,所以很多战友你记得反映不?你直播、我直播,进不来,进不来,然后被踢出来被踢出来,他都给你踢出去他不让你进。

再一个因为什么呢,我们的APP下载是11万,这只是APP啊。所有的电脑上来看的战友,它没有、是不显示的,它叫游客,这个游客的数据完、完全不在的,游客就是大陆的。大陆的战友是用VPN看的时候,一个号码,后面可能最低120万,甚至是180万的。那么这个VPN的数,他是给你劣质化了、他也让你进不来,所以你不显示游客。现在我们打开了这个两个功能,就是游客,会让你显一部分,这也不是真实的数据……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