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223「新毛泽东主义」在美国

作者:VOG翻译组 starwar    编辑:VOG翻译组 flasher

班农感谢战斗室节目这么多的听众,这都是因为节目在为中国的老百姓发声,为美国的普通人(the deplorables)发声。现在有很多民主党人也在听,当然还有共和党人。班农提醒过去几十年美国的变化,工作机会移去海外等一系列政策,都是普通美国人的养老金和纳税在资助这些行为,该认清这一切了。昨天Aubrey Shines主教的讲话很有力,他正在发起一个保守派的网站,要专注目前美国发生的文化和种族冲突问题。今天节目里还主要谈了美国的经济模式日本化问题。班农请杰克复述一下对甘地雕像被毁事件的评论。

杰克说甘地倡导的是非暴力的抗议活动,他信奉能够通过非暴力的方式,达到向民主政府提出要求的目的,从而改变世界。马丁·路德·金是把甘地作为自己的指引者。但是这些骚乱者摧毁甘地雕像的行为是在宣告,他们愿意通过暴力的方式来抗议。如果再这样下去,下一个被(争取黑人民权的示威者)毁的可能就是我们都喜爱的马丁·路德·金(黑人民权领袖)了。班农说,要知道我这几天刚刚参加了新中国联邦的宣言仪式,这些追求法治民主自由的中国人要推翻中共的统治。看到西雅图这些抗议者的活动,一个街区一个街区占领,这些很像中国的10年文革,这是「新毛泽东主义」。

班农问联机的David Bahnsen,美国经济现在正在走向日本化吗?(扩大政府借贷,央行量化宽松,低利率甚至负利率)

戴维(David)说日本化有两个条件:政府过度借贷和开支,央行介入处理并货币化。这会导致资产市场的增值,但是会扭曲市场,压制良性的增长(organic growth)。这就是经济日本化。班农问道,今天下午的开放市场委员会的会议,你预期有哪些政策会讨论。戴维说,你会听到」产出曲线调控「(yield curve control)或类似的什么名词。就像是美国在二战之后10年做的那样,它会对到期债务设上限,因为政府付不起,没有别的选择。班农补充道,是1942-1951年那样,10年期定在1-1.5%左右吗?对美国普通人会有哪些影响?戴维解释,30年期的应该在2%或以下,10年期上限会在1%。目标是把整体「产出曲线」调低到2%以内,这会让资产、地产、股票升值,但是未来的项目投资,房屋供给会减少。

班农追问到,我曾经给美国普通人解释过他们的困境,千禧一代就像是18世纪的俄国的「奴隶」,他们吃的好些,穿的好些,但是不拥有任何资产,这正是我们说的「新毛泽东主义」。有资产的有钱人会升值,但是很多普通人会被丢在后面。戴维完全同意这个观点,这就是「文化马克思主义」(Cultural Marxism),我们要认识到它对文化的影响,对所有制社会的影响。现在房价如此之高,增加了购买的门坎,千禧一代人更难获得资产。

班农让戴维讲两条给总统的建议。戴维提到不能采用负利率政策,这会恶化普通人的经济状况。另外美联储现在推行的货币政策没有造成通货膨胀,做得很好。既然现在经济政策是针对小业主和普通人,各个银行就应该配合(而不是把贷款发给更有资源的大企业)。班农再次总结强调,「文化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中的「所有权」,要让普通人更容易在社会中获得资产,正是因为没有自己的资产,那些人才愿意去砸掉和损毁物品。要注意到这些人在文化上的影响,损毁雕像(城市的建筑、街道等);同时还有经济方面日本化的因素,资产「所有权」(ownership)。

主持人讨论弗洛伊德案引起的公众仇视警察问题。播放了纽约警局工会主管的讲话视频,他呼吁停止对警察的妖魔化。对弗洛伊德的案件,那是警察徽章上的污点,但是大部分警察徽章是「荣耀闪光」的。现在媒体一味诋毁警察这个职业,却不提上周以来全国有多位殉职的警察,这非常不公平。班农提到佩罗西有拿出一份一千多页的关于限制资助警察的法案要审议,杰克认为不能用同样的标准衡量所有地区的问题,这类问题经常出现的城市就是巴尔的摩,圣路易斯,芝加哥等地,应该让那些地区的警局去调查内部的问题,不要制定全国统一标准的法案。班农表示不同意,他认为总统是倡导法律和秩序的,而且支持警察。应该成立一个全国性的专职调查委员会,像70年代的教堂专职调查(church commission)那样,找最优秀的人看有没有警察执法存在问题。这次发生问题的是左派掌权的城市,让他们自己去调查,这很难让人信服。

班农先生详细解释新中国联邦的成立,和宣言朗读的大事件。他自己非常荣幸宣读了英文版的宣言,同时郝海东先生宣读了中文的宣言,华尔街日报会有专门的一个报道。拉希姆问道班农身后的新联邦国旗,班农说,郝海东和叶钊颖伉俪的出现,让中共惊慌失措。这对伉俪代表的百万千万的海外华人,希望追求民主法治和自由,反对中共政权。在这里遇到的所有人,都说现在在美国出现的各种抗议和骚乱,和1966年在中国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一模一样。这个周末会关于中国文革做特别专辑。主持人拉希姆、杰克、班农说以后会来详细讨论新中国联邦的国旗。

杰克讨论NIH的福奇(Dr. Fauci)最近的电视采访。福奇提到WHO最近说的无症状感染者不会传染,和美国掌握的信息是不符合的。杰克和班农评论到,福奇后面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没有数据指针,具体指引和计划。而且杰克强调,福奇没有提一句目前的大规模抗议会对病毒传播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世卫组织WHO宣布硫酸羟氯喹无效以后,好多国家都取消了使用它治疗病毒,尽管WHO撤回了言论,但是影响很坏。巴西会跟进美国亨利福特医院对硫酸羟氯喹的临床试验,做独立的试验。巴西总统是支持川普总统的,他自己也是类似川普的人物。美国和巴西两个农业生产大国在疫情行动上取得协同,对全球疫情期的粮食供应非常重要。

最后布莱恩·科尔法奇(Brian Kolfage,Founder of We Build the Wall)联机,讨论在美墨边境建墙一周年。在墨西哥卡特尔(偷渡、贩毒集团)的交通要道建设新墙和翻新旧墙,对保护美国边境非常重要,而左派媒体没有报道隔离墙建设的事实。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