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当今全球十大悖论的灵丹妙药——灭共

作者: 青椒文喜(喜马拉雅加拿大农场)

中共冠状病毒疫情肆虐全球近半年,疫情稍微好转之际,美国社会因为一个身中 CCP病毒、沾染CCP芬太尼毒品、使用CCP葫芦岛假币的黑人惯犯在警察执法中因不明原因死亡而爆发大规模抗议示威,并一度升级成在数个城市打砸抢烧的骚乱。参与暴乱的ANTIFA很快被白宫定义为恐怖组织,值得注意的是ANTIFA不仅有共产联盟背景,而且有证据显示其获得了CCP的资助。

近日美国五大智库之一——胡佛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维克托·戴维斯·汉森撰文细数了当今世界的10大悖论(原文链接:https://www.hoover.org/research/ten-paradoxes-our-age)。他写到,“21世纪的很多事情让我们感觉到不安。在世界上,近来关于中国重商主义崛起、伊朗和朝鲜核武器的幽灵、欧盟的紧张局势、僵化的巴勒斯坦问题、大规模移民以及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死灰复燃的争论,让全社会得到许多教训。 在美国,奥巴马式的圆滑进步主义与特朗普式简单直接的保守主义之间的对比,奇怪却富有启示”。

遗憾的是,文章仅列出目前的全球问题,并未给出解决方案。然而在差不多同一时间,2020 年 6 月 3 日傍晚上的曼哈顿外海,郭文贵先生和班农先生一起向全世界介绍了一个全新的国家——新中国联邦。这个与曾经美国建国意义相媲美的新国家的诞生,使得全球范围内消灭共产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进程迈入了全新的阶段、决战的阶段。正是这两位先生数年如一日对世界范围内平民权利的正义伸张对与世界各国的预警,使得世界范围内民意开始觉醒、正义力量开始集结。

在地球上彻底消灭中共和共产主义政权不仅是中华儿女的愿望与使命,也是全球各国应有的选择,因为消灭中共和共产主义是解决当今全球问题的灵丹妙药和根本之道,是人类进入下一个千年文明的必要途径。原因请见以下来自加拿大喜马拉雅农场的译评:

译:“依靠消费拉动的资本主义的繁荣并不一定导致宪政。中共利用市场资本主义只是为了让北京的中共政权变得更加富裕、更具侵略性,而且一旦政府允许其精英阶层和关系户赚肆意赚钱时,中国内部就会变得更加专制。从长远来看,更多的经济增长或许能让个人在经济上更加自由,但前提政治改革”

评:8964运动之后,美国不但没有严厉制裁中共政权,反而在邓小平及其之后两代的中共领导人的韬光养晦中不断给予其发展经济的各项利好。终于中共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迎来了继毛泽东之后最为独裁的时代。此时不仅中国,全球资本链与产业链上的各国都被中共的几个领导人家族所绑架。在政治改革已经不可能、中共政权财大气粗且进攻性十足的当下,灭共是人类发展唯一的选择。

译:“一旦拥有核武并不意味着永远拥有核武……过去所缺乏的不是阻止朝鲜获得核弹道导弹的能力,而是西方的意愿。 伊朗的核计划也是如此。 中国也在咆哮和威胁——不是出于强大的核武器,而是出于对其经济脆弱性的担忧……” 

评:中共政权的假“擀面杖”不仅脆弱在于其结构性经济风险,也在于其伪装出来的军事力量。中国军费的大部分被中共用于对中国人民的统治和维稳(镇压),其次是资助如朝鲜和伊朗等“邪恶轴心”国家发展扰乱地区和平和地缘政治的军事力量。中共始终使用下流的超限战获取不齿的利益,而其真正实力远比想象中羸弱,因此灭共是不仅是正义之举和也是可行的方案。

译:“欧盟认识到,将一个成功的共同市场和有效的自由贸易旅游区变为一个泛欧民族国家的努力正处于危机之中。英国脱欧、南北金融关系紧张、东西方在非法移民问题上的分歧,以及对德国再度崛起和咄咄逼人的担忧,都在撕裂欧盟。事实很可能证明,欧盟这个超级国家并不比拿破仑在欧洲大陆体系中的努力更成功。这种乌托邦式的追求总是与国家主权和民主政府背道而驰……”

评:欧盟初期的成功离不开中国市场对其工业和商业的买单,以德、法为首的欧盟离不开CCP的对其领导人的扶持。英国脱欧、难民问题充分说明了欧盟领导人及其最大支持者——CCP政府希望推行泛欧大政府的乌托邦梦想对全欧洲法治和民主的损害。欧洲社会经济的长期健康发展,根本的出路就是摆脱中共对他们的控制。

译:“几个世纪以来,德国的邻国都害怕它的权力、扩张主义和统一计划,以及它成为任性的受害者的倾向。 德国的朋友和盟友现在再次表达了这种焦虑。 中东欧反对其开放边境的政策和对非法移民问题的不作为。 德国的近邻对其强制性的绿色能源倡议感到困惑,而其强制性紧缩政策迫使负债累累的地中海国家正在欧盟中掉队。德国既不是1946年的德国,也不是1989年的德国,但在2018年的民意调查中,它被认为是欧洲最反美的国家”。

评:德国总理默克尔被是中共认定的“老朋友”,在各种国际舞台上对中共领导人言听计从,甚至不惜代价为中共公然对抗国际秩序。默克尔政府渗入了大量中共的背景的政治人物,最为出名的莫过于其副总理菲利普竟然是王岐山家族的私生子。这次疫情中德国对中共和 WHO 的支持,以及对白宫一系列政策的批评充分说明默克尔政府与中共沆瀣一气,本质上就是对西方民主的违背。解决德国的问题,必须先解决中共问题。

译:“对西方文明来说,眼下最大的危险不是饥饿、全球变暖、不平等或宗教原教旨主义,而是肥胖、消费文化、乌托邦式的和平主义、多元文化政策、日益衰落的人口统计学、威胁言论自由权的政治正确世俗宗教、无力保护国家边界和创造植根于西方价值观的共同文化、缺乏对精神超越的信仰以及对过去习俗和传统的敬畏……”

评:早在2014年,班农先生在梵蒂冈的一次演讲中就鞭辟入里地提出,“西方世界正面临一场信仰和道德的危机,而这危机已然动摇了西方文明的根基”。中共这个没有信仰的恶灵利用蓝金黄在全球胡作非为,而中共某种程度上的“成功”不仅冲击了西方法治国家的市场,更重要地是冲击了西方的价值观。此刻的世界秩序的混乱,本质上是长期以来对信仰的亵渎、对贪婪人性的痴迷。所谓的消费文化、乌托邦式的和平主义和多元文化政策实质就对信仰丧失的粉饰。新中国联邦的成立,将对宇宙上天的敬畏与信仰作为核心,将灭共作为实现正道的途径已经给了世界最好的答案。

译:现代宪政政府和新闻自由面临的巨大危险,并非来自愚蠢且容易识别的右翼种族主义者和装模作样的法西斯主义者,而是如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所见,来自油嘴滑舌的社会乌托邦分子。同样危险的是他们顺从的媒体增强者,他们不知不觉地容忍国家行政权力的滥用,追求所谓崇高的平等,正义和公平。 那些要对侵蚀我们的自由负责的人不可能是披着斗篷、戴着肩章的将军们,而是那些穿着时髦西装、瘦削而冷酷的将军们,他们甜美流畅地讲述着预先确定的历史轨迹,向着他们的乌托邦使命靠近。对于民主政府来说,最危险的莫过于媒体认为自己是社会正义的代理人,自愿放弃行政自主权,并将丧失独立性视为国家平衡的小小代价。

评:长期以来左翼媒体有意无意借用“科学”、“自由”等概念反对右翼保守主义,甚至污蔑右翼鹰派是种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诚然,左右牵制有助于民主,但是新世纪以来,科学变成科学主义,自由发展成社会主义思潮的趋势已空前高涨。近来起始于美国并迅速扩散到整个西方的 ANTIFA 就是打着反法西斯的口号,干着法西斯的事情。ANTIFA 推倒诸如丘吉尔和哥伦布等先驱的铜像就是最好的例子。左翼极端倾向和共产主义化毫无疑问离不开 CCP为首的共产联盟坐镇指挥。西方社会正在加速觉醒,越来越多真正坚信法治与民主的爱国者正在团结反共灭共,他们越来越明白这是唯一的选择。

译:“现在在欧洲和美国所看到的大众政治中,直来直去是绝不受欢迎的。但是,如果有时需要短暂的粗糙以消除僵化和破坏旧的规范,尽管符合宪法,人们却总觉得温文尔雅的平庸制度化的措施更容易接受。要证明黑人的生命确实重要,有时最好的办法是确保非裔美国人的失业率低于6% ,而且传统上被忽视的求职者能够对雇主施加影响。一个年增长率超过3% 的经济体通常会使有关最低工资法的争论变得无关紧要。”

评:“kowtow”(英语借用汉语的“磕头”)是班农先生形容 CNN, ABC, MSNBC, NYT 等左翼媒体最常用的词。左翼希望通过温文尔雅的做派彰显他们对民主的尊重,相反右翼常常直接又倔强,这一点在奥巴马和特朗普两任总统的身上提现的淋漓尽致。然而,哪怕有黑人破坏法治与民主,左翼仍旧通过媒体言论上大肆宣传“黑命贵”这一政治正确,而且这一次民主党带领左翼真的发起了下跪磕头的社会活动。相反,川普总统发推说永不下跪,但近四年以来他通过贸易战和美国制造等一系列措施增加就业,通过减税刺激经济,通过步步紧逼推进灭共,孰是孰非不言自明!

译:“西方世界之所以陷入混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所认为的真理与他们的统治阶级为了更大的利益而强加给他们的“真理”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其结果是一种精神分裂症,就像苏维埃帝国解体之前一样,没有人相信他们生活的现实与媒体和国家所传达的现实有任何关系。特朗普主义和欧洲的民众运动只不过是另一个问题的征兆,即统治精英所说的真实往往是谎言。”

评:里根总统说过,当共产主义在美国抬头,他们一定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川普总统和他的团队从竞选开始就伸张平民权益为目标,这一点与里根时期应对苏联有相似之处,但又存在更加深刻的社会意义。因为此时的世界局势,若要为正道、从民众的福祉去考量,就必须要戳穿共匪和西方“精英”(即班农先生所言的“达沃斯党”)共同编造的谎言,这些谎言可能是“社会主义无限美好”、“伟大领袖英明领导”也可能是“自由民主种族平等”、“言论自由反对独裁”。万变不离其宗的是,不要看他们怎么说,要看他们怎么做,他们是否为了上天的正道、是否维护了宪法的权威、是否保护了平民的利益。这个为全人类自由而决战的时刻——让我们团结起来消灭中共和共产主义!

+5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ustice(来自喜马拉雅)

灭共!灭共!必须灭共!一定灭共!

0

Laojiang

有象棋大师说,棋盘上最重要的棋子其实是卒子,就看你能把卒子放在哪里发挥作用。 我愿意作这样最起作用的卒子。 6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