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情报机构错过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早期迹象

作者:By Bill Gertz

消息来源:Washington Times 《华盛顿时报》

翻译/简评:johnwalis

PR:Julia Win

简评:

根据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所报告的,美国情报机构对全世界经济、人类的生活造成巨大影响的大流行病毒的全球蔓延爆发,并没有提早得到精准的情报传至白宫。以至于白宫没有正确评估该病毒全球大流行的严重性,及较早准备好应对措施。尽管后来川普总统果断禁航,但在来势汹汹的病毒面前,也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中共国政府向世卫组织提供了虚假或延迟的信息,世卫组织帮助掩盖病毒真相,导致世界各地在应对疫情时毫无行动。此外,奥布赖恩先生说,近年来,中共国与”五大瘟疫 “有关联,即COVID-19、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H1N1流感、中东呼吸道综合症(MERS)和禽流感。川普政府就美中关系采取了一系列重大行动,包括敦促联邦工人退休基金停止投资中共国公司。国家安全委员会做出了限制与中共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相关的商业行为。

白宫:情报机构错过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早期迹象

在这张2020年1月8日的文件照片中,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听着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华盛顿的白宫向全国发表讲话。在白宫向盟友施压禁止华为设备的同时,奥布莱恩表示,这家中国公司有能力从该设备中秘密检索敏感信息。(美联社图片/亚历克斯-布兰登,档案)

据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说,美国情报机构错过了1月下旬冠状病毒爆发导致致命的全球大流行的严重性的报告。

奥布赖恩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几个月来,国家安全委员会进行了涉及人员精简和更有效的决策程序的改革,这对帮助川普总统认识到1月下旬的大流行病的严重性具有重要意义。

“[情报界]在1月23日首次向总统介绍了这一点,”奥布莱恩先生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告诉《华盛顿时报》。”在1月28日的椭圆形办公室简报会上,[情报界]仍在说这类似于流感的东西,不像SARS那么严重。”

获得COVID-19一致性专家建议,一直是全球公共卫生官员和政府领导人的挑战。就在本周,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正试图澄清由一名官员造成的疑惑,该官员说,无疾病症状的人传播病毒是 “罕见的”。

奥布赖恩先生的评论给美国情报机构向白宫在关键早期遏制临近的COVID-19大流行,提供了有质量的新信息。

川普先生早些时候的报道和评论说,间谍机构最初在1月23日的简报中低估了有关病毒的情报。

奥布赖恩先生表示,各机构在接下来五天时间里继续淡化了(病毒)的危险。

奥布赖恩先生说,1月28日的简报之后,他为总统 “提升了这个问题”,总统立即掌握了最终成为灾难性的COVID-19大流行病的严重程度。

美国现在已经记录了超过11万人与新病毒株有关的死亡,是世界上最多的国家,批评者说,川普政府在病毒威胁的前几周反应缓慢,加剧了美国的影响。

当时几位顾问建议不要为了限制传播对中共国实施旅行禁令。在1月28日的通报会后两天,川普先生继续对来自中共国的大部分航班实施禁令。

“当然,有人对禁令将如何影响股市和世界经济表示担忧,但总统将美国人民的健康放在第一位,”奥布莱恩先生说。

“在总统被国家安全委员会告知COVID-19构成严重的国家安全风险后的两天内,30日,他已经做出了禁止从中共国出发的旅行的决定。”

该禁令于1月31日生效,同一天,总统宣布成立关于病毒的特别工作组,该工作组最终由副总统迈克-彭斯领导。

“关于总统行动不迅速的故事是不真实的,”奥布莱恩先生说。”他的动作非常快。一旦他被国家安全委员会(NSC)提醒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他就采取了果断的行动。”

关注的焦点

病毒爆发是奥布莱恩先生和白宫其他官员,包括副国家安全顾问马特·博明(Matt Pottinger)和白宫贸易以及制造业政策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当时比较关注的问题。纳瓦罗先生在1月29日发送了一份备忘录,警告说这种疾病对人类生活和经济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这不是对[情报界]的批评,”奥布莱恩先生说。情报分析人员 “根据他们掌握的信息行事。但是我们对病毒的了解,比我们的一些同事要深入得多。”

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的一位发言人没有立即发表评论。

一名美国高级情报官员证实,情报分析人员低估了冠状病毒爆发的危险性,中共国政府当局于1月23日正式承认–这是中共国武汉发现首批病例的一个多月后。

据《纽约时报》报道,1月23日的初步报告由中央情报局分析师贝丝-桑纳(Beth Sanner)提供,他在2019年成为川普先生每日总统简报的主要主持人,或者PDB,作为高级别、绝密的总统情报简报的简称。

经常批评美国情报质量的川普先生5月3日在推特上说,情报机构 “刚刚向我报告说,我是正确的,他们直到1月下旬才提起冠状病毒的话题,就在我禁止从中共国进入美国之前”。

总统还在推特中说,情报机构的简报员 “只是以一种非常不具威胁性,或者说是就事论事的方式谈及病毒”。

这些评论是在包括《华盛顿邮报》在内的几家媒体报道之后发表的,为了情报机构应对冠状病毒的措施辩护,并指出1月和2月有十多篇PDB报道刊登了关于该病毒的文章。

一名美国情报官员说,这些报道有误导性,在中共国官方宣布疫情后,报道才增加。

批评人士说,中共国政府还向世卫组织提供了虚假或延迟的信息,导致世界各地在应对疫情时毫无行动。例如,中共国当局告诉世卫组织,病毒不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不应限制旅行。这两点都是错误的,却在1月12日世卫组织的声明中公布。

当被问及已发表的关于日常简报的情报,讨论病毒威胁的报道时,川普先生5月3日表示,包括加州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和纽约民主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尔斯·舒默(Charles E. Schumer)在内的其他政治领导人都在淡化危险。

他告诉福克斯新闻频道,情报机构关于病毒的第一个信息是在1月23日到达的。不久之后,美国做出了第一个反应,”但我没有因为他们说的话而做出反应,”他补充道。

调查对策

奥布赖恩先生说,一些联邦机构正在对病毒爆发的反应进行调查,川普先生和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正在考虑成立一个蓝带委员会来研究这个问题。

他说,另一个选择是由几个机构,包括中央情报局和其他情报机构,国务院和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进行重大调查,并就他们的调查结果提出报告。

奥布赖恩先生说:”我们现在也在收集了一系列机构的大量信息。”他还说,他相信病毒及其来源的真相最终会被揭开。

“这很难,因为中共国人保持沉默,分享的关于病毒的信息太少了,”他说。”而且,那么多原本武汉发生的事情的吹哨人和喉舌都被压制了。”

奥布赖恩先生说,近年来,中共国与他所说的 “五大瘟疫 “有关联,即COVID-19、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H1N1流感、中东呼吸道综合症(MERS)和禽流感。

卫生和人类服务部在华盛顿的Covid-19行动中心。该部门去年进行了一次广泛的演习,模拟大流行病. A1 Drag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世界需要控制中共国的公共卫生形势。中国需要帮助,我们希望帮助他们,”他说。

奥布赖恩先生说,他相信北京更希望他说中共国 “很可怕,故意发起这种COVID-19病毒,而不是暗示共产党需要世界其他国家的援助”。

“我采取的策略是,这是中共国的一个公共卫生问题–不管这个病毒是从海鲜市场还是实验室来的,它们都不是一个很好的答案,”他说道。

奥布赖恩先生表示,在美国对华政策方面,他精简和缩减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努力效果良好。

最近几周,川普政府就美中关系采取了一系列重大行动,包括敦促联邦工人退休基金停止投资与侵犯人权或网络攻击有关的中共国公司。

国家安全委员会还率先做出了政府限制中共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收购美国先进微芯片的决定。

“这些措施和其他措施将保护美国人免受我们在过去40年里看到的来自中共国的一些不公平和反竞争行为的影响,”奥布莱恩先生说。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