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思维 vs 民主思维

作者:小韭菜a

跟随爆料革命许久,我深刻地认识到由于国人被几千年的封建思想影响和最近七十年的共产党毒害,思维方式和理念跟民主国家的人民有很大区别。即使是已经在海外定居多年的朋友也往往会不由自主地有老的思维方式。我想这主要是因为我们被洗脑的太深,而且来到美国等自由国家后又一门心思工作赚钱养家,没有太多地参与他们的民主法制而导致的。 这个思维上的区别绝不是靠一年两年或文贵先生宣布新中国联邦建立就会马上消失的,这将花费一代人两代人的时间去慢慢转化,就像摩西带领犹太人在40天就能走到迦南的西奈旷野走了40年,直到老一代人几乎全部去世。 不过,如果我们清晰认识到自己身上哪几个问题需要特别注意,那么我们或许可以通过自省来加速这个过程,尽快地让自己的思想从封建共产转变为真正的民主自由法制。

下面我从几个不同的方面总结了几个点国人的思维方式或行为vs民主国家的思维方式或行为。很多思维在我们自己看来没有什么问题或没有什么值得警惕的,但是这恰恰就是问题本身。

 中国式思维民主国家思维
领导人/总统只要领导人一句话,指哪打哪,所谓的集中力量办大事。完全可以不顾人民的利益,任意妄为,不受约束。表面上看好像效率比较高,但其实很脆弱。一旦领导判断失误则将置整个国家甚至世界于巨大风险之中。而墨菲法则告诉我们一定会出现判断失误。比如,这次上面脑袋一拍决定对香港和世界放毒。总统权力有限,受制于国会。要打哪先要制造舆论,获得民众认同,然后议员提议,国会辩论,两党撕逼,投票表决,最后总统签字才能执行。否则,很容易被起诉。比如,要美国企业把制造业搬回来需要民意起来然后使用国防生产法案;打击中共水军需要先定性网络恐怖组织然后用Rico法案。
人民眼中的官员市长省长牛x的很,老百姓对他们非常崇拜,要是能跟他们合张影那绝对是了不地的事情,足够吹嘘很久。当然老百姓一般也接触不到,因为那些官员们也没有必要去接触老百姓。比如,一些伪类拿着跟某个美国议员州长的合影在国内招摇撞骗。美国的市长议员很容易接触到,民众见怪不怪了。毕竟他们只有多接触民众才能从竞选中脱颖而出。通常一个几百人的协会或论坛就能邀请到他们出席,甚至可以参加他们的筹款会,跟他们合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行政/公务员团队没有良性的向上晋升的通道。晋升与否唯一的标准就是是否把上级的马屁拍好。只需对上面负责,不需要顾及下面老百姓死活。人民才是公务员们的仆人。有一个良性的向上晋升的通道。各县各州的议员们必须要倾听民意,提出顺应民意的议案。这样才能获得人民的支持和资源并提高关注度,往上晋升成为众议员参议员明星参议员,竞选总统。让公务员真正成为人民的公仆。比如,这次病毒爆发后,议员们感受到民众的愤怒都自发地争先恐后地推出各种追责中共的议案,就像几百匹狼一道冲上去撕咬中共。
言论自由只要你在微信上稍微讲点批评共产党的话,亲戚朋友会非常害怕,立马制止你,而且担心你被请去喝茶。尤其年龄大一点的人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恐惧。他们自己是这个没有言论自由的体系里的受害者,反而还自动维护这个体系。言论自由,大胆发声,甚至上街游行抗议。批评总统政府或议员都不会有恐惧感。
司法可以明目张胆地抓人,诬陷,非法扣押,强奸杀人,如香港的黑警。 老百姓对这种事情早见怪不怪了。只要不落在自己头上,就无动于衷,甚至幸灾乐祸,巴不得看到别人遭殃。讲法律,讲流程,讲证据。即使灭共也是要讲法律流程的。 除非证券领域和涉及国家安全,否则都是无罪推论。现在美国正在法律层面扫清灭共的障碍,比如外国主权豁免法。 对于违法的执法,人民有勇气也习惯于站出来说不,比如这次BLM。
人民的生活要么跪,要么死。在共产党的“驭民五术”的统治下,底层老百姓每天起早贪黑只为活下去,中产的眼中只有金钱女人,没有信仰也不关心信仰,上层的富豪高官像王建孙立军就如绞肉机里的肉,指不定就绞到自己。让跪的人堂堂正正站起来,让要想死的人活下去。只有在民主社会(美国,新中国联邦等),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才能得到法律保证,人民才能有尊严地活着。
爆料革命成功后文贵先生肯定自己当大总统,然后大封诸侯,路德,Sara,老江等开国元老们一个个回国当部长省长,再不济的战友混一个市长厅长当当,于是开始新一轮的统治。中国人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而且人人都幻想当毛泽东当刘邦。文贵先生不会当总统,也不会分封诸侯。股票就是文贵先生回馈战友们三年来跟随的最好礼物。战友们通过股票成为一股超越政党的定海神针,但自己不会直接参与政务。毕竟政务需要聘请专业化职业化国际化的队伍来做。

爆料革命正在做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事业,而我们普通人也一定不要落后,要有意识地转变共产党给我们深深植入的思维方式。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