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特色【截访公司】拥有法外特权!

作者:灭共日记

2005年,上犹县科富良种场场长陈裕咸销售水稻种子,后来种子发生基因变异,公安机关以陈裕咸卖假种子将其拘留,后支付取保候审保证金及赔付受损农户费用共八万元。此后,陈裕咸一直向多个部门反映自己是无辜的,直至在2017年被非法截访人员殴打致死。据犯罪成员之一的陈云供述,陈裕咸曾遭受到了异常残忍的虐待和毒打,包括:扇耳光、铁棍杵身体、铁棍打腿、拖鞋扇脸、胶带砸腿、拳打头面部和胸部、用皮鞋塞堵嘴,“双手双脚在背后捆在一起,他就面朝地板整个人趴着,有人提着绳子往上拽,用脚踩他后背”。2020年6月9日,北京市二中院作出一审判决,12个截访人员均犯故意伤害罪分别获刑3至14年,其中主犯牛力、苏日力格获刑14年,陈云、郭林鋆获刑11年。

我真的第一次听说“截访公司”。承揽截访业务,将上访人员拦截,强制甚至殴打捆绑回地方。到最后出了人命,截访公司全员只是得到了判刑的惩罚。放眼全球,“截访””业务估计是中共国独有。全世界也只有中共国才会有上访,截访这样的机构存在。而对于这件事情,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用残忍手段将人殴打致死,怎么就判了那么几年,这不免让人怀疑,到底是谁雇佣的“截访公司”?这些人能在首都北京集体截流上访人员,到底是谁给他们这么大权力?为什么这些人作案这么多年,执法机关却没有察觉?如果案子就此而止,根本问题并没有彻底的解决。到底是谁诬陷了陈裕咸?陈裕咸又动了谁的蛋糕?当时公安局以什么依据判罚的?为什么后面又撤销了?其中是否完全遵从了法律程序?这帮黑恶势力还有没有对其他人下手,或威胁,或暴力镇压?当中又有什么利益勾结?有冤去上访,反被打死?这和信访局一点关系都没有吗?毕竟每一个事件背后必定有一连串的人或者事。是不是应该给死者一个交代?如果不是得不到正义,谁愿意背井离乡去上访?

生活在中共国,这样的惨案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经历这样一个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暴政,老百姓到现在都没有明白,法律如果都不能公平公正平等的解决问题,而是需要靠上访解决问题。那就不是公平公正平等,而是靠权力的官大一级压死人而已。那种所谓公平公正平等就是一种权力的游戏。而中共对人向来就是实用主义,有用就行。而中共国人在中共眼里不算人,就是养着的韭菜。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会对待自己的百姓会极其苛刻、极其残酷、极其暴力、极其血腥…在这个国家,老百姓上外国网站叫非法上网、老百姓监督政府的言论叫非法言论、受害人维权叫非法聚众,非法上访、你情我愿的借贷叫非法集资,靠暴力和压榨人民的政权却叫人民政府。这是何等的讽刺!

GNEWS之前文章:
中共无厘头双标政策 https://gnews.org/zh-hans/235569/
中共北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https://gnews.org/zh-hans/234875/
再不屯粮真的就晚了!https://gnews.org/zh-hans/235653/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