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中共威权叛逆精神再次点燃,硬摇滚女歌手唐平铿锵高唱新中国联邦国歌

作者:然小哥

“喜马拉雅,是群峰之巅……”

在白雪皑皑的喜马拉雅群峰耸立画面的衬托下,庄严而高亢的歌声划破寂静的喜马拉雅上空,犹如为这银装素裹的无机世界插上了生命的翅膀。

唐平,曾经是中国大陆风靡一时的硬摇滚“艳”乐队主唱。这首《喜马拉雅 自由之颠》也是为了2020年6月4日新中国联邦建国而赶制的国歌,唐平负责作曲和主唱,又和齐馥伟,舒文一起填写了歌词。

在中国演艺界,作为主流音乐人,她曾经获得获珠江经济电台最佳新人奖;创作的歌曲《有你相随》获CCTV年度MTV颁奖金曲;而作为艳乐队首支单曲《幸福》获得2003年度十大金曲奖,获中国人民广播电台,第十届华夏原创金曲榜2003年度最佳乐队。本人也曾经登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

在今年四月的路德访谈节目中,被问及抛开这一切辉煌的殊荣,为什么站出来,在公共场合表达支持爆料革命呢?

唐平淡定地回答:为了人权和自由,但不能不提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死。刘晓波说自己没有敌人。但不也是被肝炎(癌)了嘛。他的死让人,特别是所有艺术家有着深深的绝望感。

这个回答让人意外,也不意外。意外的是,作为歌手,她不觉得是对政治敏感的人,但她会关注生活中的正义与真相,一个弱小生命的尊严与良知。作为艺术创作者,擅长捕捉人内心深处的情感,觉得不合常理的东西,捕捉得比普通人更敏锐和刻骨铭心,唐平关注刘晓波,或许就是因为能和刘晓波感同身受,那就是有一种想表达而无门的绝望感,说不意外也正说明唐平拥有伊一颗善良而纯粹的心。

唐平表示,“音乐其实就是表达自我的一种方式,做多年的音乐,渐渐发现自己不可以自由地说话,只能说他们让你说的。如果你不听话就得闭嘴。”

创作和艺术,最需要自由表达的土壤和大胆的前卫精神,让欣赏艺术的人感到耳目一新,才能推动艺术的进步。而这一切,在中共统治下,几乎没有可能。

“比如李志,他有一首歌叫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一种自嘲和诙谐的态度,到了他具有开音乐会的影响力后,就被封杀。”

这正是巾帼对英雄的惺惺相惜。或许换个位置唐平也就是李志,换个职业,唐平也就是刘晓波。

在路德访谈中,可以看出唐平的心路历程是一点一滴一步一步逐渐走出来的。2000年她登上了央视春节晚会。这可是亿万艺人都憧憬的大舞台。在那里至少被十亿观众瞩目。然而,就因为参加这一次春晚,她的想法突然转变了。央视的舞台是,说只能允许你说的,唱只能允许你唱的最极致版本,那只是一个表演,甚至是最虚伪的表演。作为艺术创作者,被让如此违心的表演,唐平完全醒悟,决定组建自己的乐队,找自己的表达方式。

她表示,“参加了那次春晚,觉得不能这样下去。必须做自己的音乐,有自己的乐队。”

于是,主唱唐平、“中国鼓王”王澜以及贝斯李剑的组合被圈内人士誉为“豪华的梦幻组合”,在2002年组成“艳”乐队。共出了三张专辑。

唐平表示,“我们的硬摇滚是那种健康的干净的硬摇滚,时代毕竟不同了,更何况我们也不是那种活得苦大愁深的类型,但是毕竟都还是属于那种心里有把火的人,平常不觉得,一放到音乐里,就自然而然的是这个样子,并不是为了硬摇滚而硬摇滚。”

“艳”乐队走硬摇滚的风格,外形包装上,则是综合日本的视觉系以及英伦摇滚浪潮的融合体,据介绍,他们追求自然与随兴同时又保持清醒和反思。他们首先要做到的是让更多的人接受摇滚乐,让更多的人知道摇滚乐并不是留着长头发在舞台上面砸吉他,摇滚乐有更加深刻的内涵和更加易于接受的方式。

可见,他们在传承和创新上,即是摇滚的表演者,创作者,更是传道者。而这些,就如唐平所说,都是围绕一个主题,“摇滚是草根音乐,追求的是自由和人权。”

看似张扬,破天荒的硬摇滚,最基础的东西就是秉着天赋人权,即表现的自由,表达的自由,以及对基本人性的尊重。

但仅仅这种愿望,在一系列主旋律音乐会的表演后,也如泡沫般的破碎了。

在各种电视台,应邀参加了也有很多摇滚乐队登台的红歌会,所谓红歌就是唱革命老歌,为党歌功颂德的红色歌曲。初衷也是有一种使命感就是作为音乐人想赋予老歌以新生命。没想到这一系列演出后,让唐平深深体会,走着走着,又陷入这个怪圈。

此后,活动近十年的“艳”乐队就这样在毫无意义的创作和演出的音乐道路上,离最初的梦想越来越远,而她也黯然地离开了那个圈子。

如今身居北美的唐平,又重新点燃了昔日那种火花。在新中国联邦建国前夕,一口气写下《喜马拉雅 自由之颠》《自由》《香港—我们的耶路撒冷》的三首歌曲。

香港市民追求民主化运动中的英勇表现,深深触动了唐平,给她创作带来巨大动力。在《香港—我们的耶路撒冷》一歌中唱到“香港,我们的耶路撒冷,天佑香港,让我们为你高唱,照亮神州的光。”

也正如郭文贵先生所说,香港是打开灭共的第一道大门。支援香港,就是支援新中国的希望。这首歌唱出了这种心愿和可能。

而面对香港黑警的暴力镇压,被失踪,被跳楼的香港年轻人无数。但香港人还是上街反抗。《宝贝不怕》一歌也是声援香港年轻人。“撕掉嘴上的封印,别怕,睁开装睡的眼睛,别怕,我们都是最天真小小的孩子,所以快乐,因为很单纯,宝贝别怕,宝贝不怕,大胆地说出想说的话,别怕夜的黑,因为天快亮了”。

唐平的摇滚精神,从表达自己,到安慰战友,从小小的觉察不对劲,到大声唱出内心的压抑。毫不犹豫地说出“现在最幸福”,足以看出有了希望的摇滚乐手再次点燃了创作热情,表达了对威权的不屑,更重要的唱出了对未来的希望。

有人说,摇滚是另类,而这样的另类,才是人类的良知和生命延续的光明。

最后,听一听唐平声嘶力竭的呐喊吧。我们还有什么恐惧,感到不耻和恐惧的应该是威权一方。

《放我出去》“有一个声音命令,必须假装欢喜,眼泪只允许流在嘴里,有个声音嚎叫,你要好好听话,永远停止思考,闭嘴才好。快放我出去,我要到处找你,到处都没有你的消息。快放我出去,逃离空中监狱,阳光下,我才不会恐惧。”

唐平:歌手。代表作《牵手的冬夜》《为你而来》《有你相随》,曾多次获奖。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4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7355/ […]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