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亟待价值观的重塑

翻译/简评:Hemingway

校对:leftgun

Page: 椰子哦耶

新闻来源:European Union External Action

作者:Strategic Communications

简评:

从这篇文章中可以看出,尽管欧盟清醒地看到“欧中双方价值观和政治制度的根本不同”,以及“美中紧张局势成为全球政治主线”,然而在欧盟作为一个整体重新衡量自身和推进决策时,错综的内部政治和白左叙事方法依然是其在当下世界变局中经常舍本逐末、难以主动作为的硬伤。其中的原因有很多:

首先,跟中共打交道,文中所谓的“good faith negotiations”只是天真的欧洲人的一厢情愿。西方的法治社会的契约精神体现在:谈判阶段锱铢必较,协议一旦达成,便要认真执行。但对于中共这种没有法治的和契约精神的极权独裁政府,既可以为了“战狼外交”的面子分厘不让,也可以上演刘鹤那种“下跪式”全盘接受所有谈判条件的戏剧性情节。但是事后马上反悔,撕毁条约毫无障碍。这种对契约的无视和践踏,令西方人费解。对于信用为大的法治社会来说,撕毁条约会令人信用尽毁,是天大的事。所以西方人当然很难理解,“谈判”对于中共国只是“超限战”中的一个可以利用的途径这种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的流氓逻辑。美国的上层已经在中共贸易谈判反复撕毁条约的行径中认识到这一本质区别的危险,但欧洲各国的许多高层显然还没有清楚地认识,因此欧盟也很难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

除此,我们再看看历史原因。欧洲大陆的均衡政治导致的残酷战争之后,美国主导的国际联盟取代了旧时的均势政治。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欧洲在美国主导的北约的保护下,习惯了履行与其国家实力并不相符的安全防务义务。让欧洲在二战过后的大半个世纪,享受了安全和繁荣。并因此在欧洲产生了一种十分普遍的幻觉:仿佛文明的根基已经恒定,黑暗森林般的博弈已是过去时。加上中共超限战“虚假信息”的干扰,民众们失去了通畅地渠道,了解价值、安全、金融、经济、宏观和基础层面上,欧洲与美国的真实关系。欧洲的整个叙事语言变得精巧、不接地气,偏爱道德至上。欧洲大部分民众的认知的图景结构,与真实情况完全脱节。越多越多的美国民众在“政治正确”深度绑架的噩梦中逐渐清醒,然而欧洲大多民众似乎依然慢了一些。

于是,欧盟普遍视忽视了自身与美国在历史和宪法上一脉相承的渊源,视自己为独立角逐的政治实体,在美中寻求平衡——实则是在其保护者和施害者中寻求“平衡”。看似“道德至上”且“政治正确”,实则是罔顾历史和当下事实的体现。跟放毒者合作病毒大流行的复苏、跟最蔑视发展伦理的最大碳排放国合作治理气候、跟最擅长割韭菜解构性的极权政党讨论可持续发展,都是极荒谬的。

布热津斯基一段曾经饱有争议的观点,如今看来如此有超前且富有洞见:“公众们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失去自主思考和判断的能力。最终他们会期望媒体为他们进行思考,并作出判断。”如今的虚假信息作为邪恶的中共超限战中的重要武器,不停地破坏腐蚀着全世界人民的认知图景。更凸显出郭文贵先生领导的爆料革命在匡扶正道的征途上“为真不破”的重要价值,凸显出GTV、Gnews的重要性:重新书写那些已经偏离了真相、偏离了正道的叙事,是所有心怀正义和自由的人,应去共同书写的未来。

原文:

在愈发汹涌的大海中,欧盟应以自身利益和价值观为行动指南

CCP病毒危机创造着一个竞争更激烈的全球环境,对抗的比合作成长得更快。作为欧盟,我们面对着更波涛汹涌的形势,且面临着在大国对抗的的横流中被各方冲击,要求我们“选边站”的局面。

投资和贸易,技术和货币等曾被视作“技术性”而非“高级政治”的事物,现已成为公开竞争甚至是对抗的一部分。事实、科学等那些我们本可以依赖的事物,也在遭受挑战,并成为了叙事战中的一部分,并被社交媒体不停地放大。

对于欧盟来说,当这种横流碰撞愈演愈烈时,保持我们的平衡并不是那么容易。我们应该保持清醒,而不是天真或怀旧。这周发生的事情清晰地表明了这意味着什么。

保持中欧关系的正确平衡

周二,我在“中欧战略对话”上会见了中国的外交部长王毅,他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外交官。三个小时的激烈讨论,坦率而实用。

中国在全球政治中发挥了越发重要的作用,我们对在许多至关重要的问题上展开合作充满兴趣,比如大流行病的复苏、气候变化、可持续的互联互通等。所有这些,以及更多内容,构成了中欧合作的重大积极议程。

在那些尽管目前仍有分歧,但真诚的谈判可使双方共赢的诸多议题上,我们也希望和中国展开合作。以市场准入,和就双边“全面投资协议”的谈判为例。这些谈判已经进行了多年,我希望能够尽快完成,以结束当前不对称的开放局面。从采购到5G到电子商务和金融服务,我们都缺乏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我们需要确保双方互惠。

我们还必须在该领域“做好自己的功课”:这包括投资筛选,采购互惠,供应链多样化或战略产品储备方面已经到位或正在制定的措施。总体目标是强化欧洲自身,以应对竞争更激烈的地缘政治格局。

我们还讨论了非洲的债务减免事宜,我们欢迎中方对此作出更多努力。

同时,由于欧中双方价值观和政治制度的根本不同,我们的关系自然在某些方面会比较有对抗性。我也和外交部长讨论过这一点。在香港乃至更广泛的人权领域,双方都表达了各自立场,但主要分歧仍然存在。

我们与中共国的关系不可避免地是复杂且多方面的。“系统性的对抗”一词引起了许多关注,这种关注更多是因为该词汇表达中“对抗”的部分,而不是“系统性“的部分。但这并不意味着双方正在进行系统地对抗。

虚假信息和民主社会的挑战

虚假信息(Disinformation)是另一竞争差异占主导的领域。上周三,我们与乔瓦洛专员一道发布了关于虚假信息的联合通讯。

信息空间越发成为战场,战士们挥舞着键盘而非利剑。CCP病毒大流行也伴随着“信息瘟疫大流行”。我们目睹了一波虚假和误导性信息的浪潮,也目睹了某些外国势力发动的,旨在损害欧盟及其成员国的具有针对性和影响力的行动。

自2016年以来,欧盟对外事务部一直在与来自外国的虚假信息作斗争。一开始,这些虚假信息主要与俄罗斯有关。现在,正如我们所说,中共国和其他一些国家也进入了该领域。我们强调,我们必须保护我们的民主制度免受这种威胁。

坚持走欧美中三角关系

我们将继续和美国讨论和应对这些议题。本周一,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将通过视频链接参加欧盟外长会议。中共国和虚假信息无疑将是着重讨论的议题。

跨大西洋关系仍然对欧洲至关重要,我们有共同的价值观作为关系的基石。但是这种关系也面临着紧张和压抑。我们并不总能和川普政府作出的单方面决定达成共识。

但是,一些根本性的变化不仅仅只是美国现任政府的问题。例如,无论明年一月谁将入主白宫,美中关系都将走上全球竞争之路。这种对抗将重建未来的世界秩序。

这是欧盟必须找到自身位置的大背景。在美中紧张局势成为全球政治主线的同时,“选边站”的压力也在增加。有关战略对话和虚假信息的媒体评论均涉及很多政治化妆师的身影。

欧盟27个成员国在如何最佳地应对此情况方面有所分歧,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一些认为我们应该与(美中之间的)一方形成一致,另一些成员国认为欧盟应该保持中立。作为寻求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的高级代表,我很了解其中的原委。

我们应该采取战略方针,我们必须维护和捍卫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我们必须以欧盟所想所需为指南,而非外界的期望或施压。

正如一些媒体所描述的,一种考量方法是采用“辛纳屈主义”。作为欧洲人,我们必须用“我们的方式”来决策行动,且应对由此带来的所有挑战。当然,“欧洲的方式”包括与志同道合的人合作,以保持多边体系作的合作的空间。尽管大国之间越来越多地将这种多边体系视为了战场。

静待暴风雨过去显然不是一种切实的选择。作为欧盟一员的意义就是要同舟共济。我们应该以我们的利益为指南,使船保持平稳。

有人会说船呆在港口里最安全,但这不是船的意义。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