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各国紧急设置法律屏障阻止:中共投资者利用疫情砍价收购 打击吞并困境中的欧洲公司

  • 上个月一个受中国政府控制的公司买下出于困境之中的挪威航空的股权,这正是欧洲政治领导人担心的那种机会主义收购;
  • 中共欧洲投资者,常常受到政府支持,仍然觊觎欧洲公司的所能带来的专业技术,国际市场以及政治杠杆;
  • 2000年以来投资了超过160亿欧元,或者说180亿美元,中国公司在欧洲已经占据了主要地位。去年投资实际上急速下滑,去年仅2016年的三分之一。
图片来源:www.lowyinstitute.org

据纽约时报报道,欧盟和欧洲各议员,各国官员和企业者们,意识到受中共支持的欧洲中国公司利用疫情要求资产降价砍价的要挟,于是各阶层政策制定者正在设置法律屏障以阻止损失进一步恶化。同时这些官员们也热情中国在欧投资者经常受到中国政府直接或间接的经济支持,使得他们事实上沦为外国政策的傀儡。

曾受欢迎的中国投资者被欧洲设置法律屏障提防

中国投资者在欧洲曾经很受欢迎。沃尔沃汽车在被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收购之后变成了豪车市场的有力竞争者。但是风向转变了。

上个月一个受中国政府控制的公司买下出于困境之中的挪威航空的股权,这正是欧洲政治领导人担心的那种机会主义收购。

布鲁塞尔官方以及很多欧洲资本正在快速设置针对这种交易的法律障碍。他们担心:有北京站台的投资者会利用大流行来砍价,打击出于财务困境中的欧洲公司。

周三,欧盟的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披露了旨在阻止外国投资者使用政府补贴竞价欧洲资产的议案。这份议案明显是针对北京的,因为他们经常为关键产业提供经济支持。

与美国国家安全可阻止外资不同,欧洲只有少数手段审查交易

负责欧洲竞争力欧盟议员Margrethe Vestager在布鲁塞尔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份议案“像是门口的门卫”“这是为了在问题发生之前先做检查。”

这项政治举措当值奥地利,捷克,德国和波兰提升自己审核收购以及阻止被视作国家安全威胁投资权力的过程之中。除了类似收购挪威航空股权这样的单独的例子(挪威航空因为旅行禁令濒临破产艰难度日),还没有出现中国公司正在欧洲大买特买的证据。(挪威航空所在的挪威并不是欧盟的成员但是与整个区域都有自由贸易协定并且实行总体相同的规则。)

中国在欧洲的投资实际上急速下滑

根据德国Rhodium Group and the 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调查,在去年,中国投资者在欧洲投资了一百二十亿欧元,或者说一百三十亿美元,这个数目仅仅是他们在2016年投资的三分之一。

但是中国投资者,常常受到政府支持,仍然觊觎欧洲公司的所能带来的专业技术,国际市场以及政治杠杆。中国投资者变得更加具有选择性,一部分是因为中国经济的下行意味着他们钱变少了,另一部分是因为政府钳制着中国公司有时候鲁莽的海外收购。

“担心并不是出于投资的数目”,来自欧洲的研究组织Rohdium Group的欧中关系专家Agatha Kratz说,“这种担心是在于一个两个或者三个收购就能影响到欧洲的竞争力。”

曾经发生的案例说明:中共窥视欧洲技术核心不像是会造成反弹的大手笔交易,像是在2016年拿下德国机器人制造商Kuka,中国公司专注于能够得到关键技术的小交易。另一个例子是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去年收购了专门处理大量数据的德国公司Data Artisans。

欧洲领导人还担心有类似德国反其道进一步放开对外资

星期一,德国政府说它会拿走研究新冠肺炎疫苗卓有成效的CureVac 公司23%的股权。柏林的举动被视作一种拒绝据报道同样对该公司技术感兴趣的特朗普政府的一种方式。

德国首相默克尔领导下的政府也在提议改变现存的要求外国投资者获得批准才能够购买在重要产业如制药,造车,人工智能领域活跃的公司百分之十及以上股权的法律。试图规避这些规定将会面对刑事处罚。

中国电器制造商美的,在2016年购买了生产用于制造业机器人的德国公司Kuka。

“我们并不想把关键的基础设施产业,例如电力,水和街道交由我们不能百分之百了解其目的的公司接手。”德国经济部部长Peter Altmaier在议会的一次辩论中这样子说道。

欧洲各国与中共投资的案例和关系

欧洲对中共投资者可能越来越警惕,但同时又需要他们。中共趁虚而入。

欧洲国家仍然想要中国的投资。即使有了新的限制,在欧洲收购资产仍然比在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外国投资的美国容易。但是欧洲国家的政府对于要求中国给予欧洲的公司在中国享有与中国的公司在欧洲同样的投资自由方面变得更加警惕。中国经常要求外国公司交出敏感技术并且通过与中国的公司合作建立合资企业来运行。

欧盟委员会周三宣布的这些提议是迫使外国投资者交代是否收到政府支持方面立法的第一步。委员会也可以调查有政府补贴嫌疑的公司。

欧盟的官方在争取对政府补贴的公司施加特殊限制的权力,比如强迫他们和竞争者分享技术。有的情况下,欧盟和各个欧盟国家可以一起阻止交易。

这些举措会给欧洲的官方“非常宽的管辖权力”,法律公司Covington在法兰克福办公地的律师Horst Henschen说。

官方可以干预交易的进行“仅仅是基于外国公司事实上有政府的补贴或者能得到优惠的贷款从而享受着商业优势。”在邮件里他这样说。

Ms.Vestager 说委员会并不只是把中国挑出来或者是试图阻止外国投资者进入。“我们没有针对一个具体的国家,我们想要互惠和平等的国际贸易”

根据德国的Rhodium and the 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研究,从2000年以来投资了超过160亿欧元,或者说180亿美元,中国公司在欧洲已经占据了主要地位。

受到中国控制的欧洲公司包括沃尔沃汽车,做轮胎的Pirelli,希腊Piraeus港口,

还有瑞士的农药制造商Syngenta。中国公司安踏去年买下了Amer Sports,这家芬兰公司拥有的品牌包括标志性的棒球棍生产商Louisville Slugger。

 往常中国投资者因为愿意对别人认为已经失败的公司下赌注而受到欢迎。沃尔沃汽车在被浙江吉利控股公司收购后重新在豪车市场占据一席之地,2010年浙江吉利的母公司吉利汽车从福特汽车手中买下了沃尔沃,并且为新的车型和生产能力注入10亿美元。

最近,风向开始转变。合并沃尔沃和吉利汽车的行动激起了瑞典关于中国影响力越来越大的辩论。

德国长久以来都是最欢迎中国投资者的国家之一。中国市场一直是德国汽车生产商的幸运之地,这些生产商在中国产的汽车比国内更多。

但是当2016年中国电器制造商美的买下了生产制造业用机器人的公司Kuka的时候,政治风向发生了转折。德国官方有少数可以用于维持先进技术控制权的法律工具。吉利汽车总裁李书福在2018年买下代表德国工业实力汽车和卡车制造商戴姆勒快百分之十股份的时候,警钟又被敲响了。

挪威航空的那笔交易就是个例子。中国政府控制飞机租赁公司BOC Aviation 上个月同意把挪威航空负债的13%转化成挪威的债券。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匿名
校对整理:瑞安平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