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特别节目:中共信息战之郭文贵专访

总结:VOG翻译组 starwar,小绵羊    编辑:VOG翻译组 flasher

主持人班农介绍,这期是战斗室特别节目——中共对美国的信息战争。节目中会邀请郭文贵先生连线接受采访。拉希姆从2012年前后就开始关注欧洲与俄罗斯信息战的情况,后来关注中共。嘉宾Jack懂中文,而且在海军当过情报军官,也非常了解信息战。班农请两位介绍一下信息战争的背景。拉希姆说,超限战的特点就是不讲规则,比如通过经济战,信息战。我们现在面对的中共的超限战是非常复杂和交错的。它可以通过中共自己的媒体,或者外部的媒体中心,可以通过网上的五毛大军,来专门针对一个问题集中发布信息。我们看到斯坦福近期发布的一个互联网调查报告……班农补充:当时2012-13年乌克兰、俄罗斯等在东欧的信息战,后来蔓延到美国,2016年的川普总统竞选。拉希姆继续:当时的东欧的信息战和现在中共和中共解放军的信息战相比,拉希姆认为,相比当时东欧俄罗斯和欧盟之间的斗争,乌克兰夹在中间,当时看起来可以承受,但是和今天中共发起的信息战相比,中共的要复杂1000倍。班农很惊讶:“根据你的观察,有这么大差距。”拉希姆说,这么讲,把今天在媒体上发生的事,一件件拿去做听证,要花好多好多年。

嘉宾Jack同意拉希姆的看法,认为中共现在正在针对西方的信息战已超过10年,他从2010就在情报部门关注这些事。最开始信息战显露出来的是当时的南海问题。中共把边界线和主权问题通过媒体“常态化”。在越南、菲律宾、老挝等国你听到这些,觉得那些自然是中国的领土,但事实确不是。在西方,他们用经济战的方式,在学术上和商业上窃取信息。还有军事上,偷取我们所有的项目情报,军队中最大的间谍活动就来自中国。

班农说,你们在安提法和关于Black Lives Matter的马克思文化方面都是专家,中共是否也在推动这两项运动在欧洲等其他地区的活动?拉希姆说是的,中共通过公开和隐秘的途径都在这样做。像斯坦福报告里说的,中共用西方的平台像youtube,还有抖音这种服务做大量信息的隐秘传播。而且公开地,他们用发言人和大使通过Twitter(推特)这种中国被禁的平台,推送很多比较香港运动和Black Lives Matter(BLM)的信息。他们通过这种方式让安提法和BLM看起来合法,让香港抗争运动看起来非法。

班农问杰克·麦克西,刚刚发生的美国全球媒体代理的CEO迈克尔·派克(Michael Pack)清理了包括VOA在内的几个机构(包括自由亚洲,自由欧洲)的头目,你怎么看。主持人杰克说,非常惊讶,你很少看到有人上任以后开始大量清理门户,这正是我们需要的领袖。(班农笑)杰克还提到原来的情报主管Richard Grenell(离职前放出了国会民主党的很多关于“通俄们”的信息),像这种人就是硬汉。

班农问嘉宾Jack,对于美国之音VOA这些年的变化怎么看。Jack说他很惊讶,VOA的主旨是向全世界策略性地宣传美国价值,尽管不会有什么党派的倾向,但是应该是把美国价值放在首位。但是现在感觉到它已经被渗透。比如你听不到它对奥巴马的批评,但是对川普总统就不一样了,这方面就有偏见。而且这些背后的影响很明显已经延伸到了VOA的内部。班农问拉希姆,当时推倒苏联的时候自由欧洲电台和美国之音站在最前沿,现在自由亚洲和美国之音对中共在全球的威胁却非常“软”,你惊讶吗?他们应该倡导自由民主的。拉希姆说,BBC的建立就是要在国内和国际宣扬英国政府的立场,但是后来所谓的很多“独立”立场加入,他们干的就是大量宣扬伦敦那些自由派和所谓精英们的观点,现在我们看到了美国之音在发生同样的事。各种独立和自由派混入并占领了舆论。我们要警醒,现在世界再次与共产主义为敌了,我们却失去了之前属于我们的宣传阵地。

班农问,你说的“文化马克思主义”(Cultural Marxism)是什么意思,给我们解释一下。拉希姆说,我们认为冷战结束我们赢了,但我读了历史后不这么认为。这是一场延迟的战争。我们赢得了“战事”(battle),但还未赢得“战争”(war)。“文化马克思主义”就是通过实行共产主义的思想和价值观,从内部来摧毁市场驱动的资本主义,简单概括这就是“文化马克思主义”。

嘉宾Jack用中文和郭文贵先生打招呼,郭先生开玩笑,说Jack的中文比自己英文讲得好。班农问,刚才拉希姆说中共的信息战要比俄罗斯的在复杂程度、强度和成熟度上超出1000倍。你在这方面是专家,了解包括Gnews和GTV这些平台的运作。你同意这种看法吗?

郭文贵说,你们好。在谈和中共的(超限)战时,拿俄罗斯和中共比较,差1000倍,我不同意。相比之下俄罗斯的太小了,中共是魔鬼(没法比较)。而且,美国对付中共的方式太“高”了,老想着要按法律办,遵守民主。你们想的水平太“高”了,中共是100%的恶魔,是个流氓集团。这是美国的大问题。俄罗斯尽管不完美,但是个民主国家,还有法治,有原则。中共完全是流氓集团,超级大骗子,完全不讲原则。另外,写超限战的这些人我都认识,我和他们面对面谈过好多次。他们的原则很简单——怎么用最小的成本,搞弱美国,搞乱美国,搞死美国。这是为什么美国人失去工作,技术被偷,现在被中共病毒威胁,每分钟都在死人的原因。如果美国之前认识到中共要搞弱搞乱搞死美国,美国现在会安全很多。所以现在美国人要尽快醒来,战斗室,史蒂夫·班农,杰克,拉希姆你们干得太棒了,要唤醒美国人。刚才说的超限战,就是在信息上,经济上,技术上发起战争,美国已经在战争中了。谢谢!

班农请郭先生详细解释“美国人太高了”,是不是说美国希望按法律的规则来处理问题,但是中共不是这样,他们没有法治,不守规则。中共的目的就是要摧毁美国,是不是这样?

郭文贵说,100%正确。中共是集权统治,他们拥有中国的一切,土地,钱,资产,军队,情报。中国有14亿人,却只有一个声音,CCTV,只有一个领导,习近平、王岐山和中央常委组成的中共。他们可以制定任何政策,所有人都要执行。中国没有宗教(自由),没有政府,只有中共的集权控制。他们只有一个目的,领导世界,控制世界。谁能阻止他们?只有美国。这就是我30年前从监狱出来以后,开始了解到的中共的一切,接触内部的人,了解内部情报,想要有一天推翻共产党。我了解过去30年的所有中共主席和中央常委,胡锦涛,江泽民,李克强,习近平,王岐山。他们要控制世界,领导世界,只有一个力量可以组织他们——美国。怎么打倒美国,他们要用“聪明”的办法,用黑手段。超限战就是低成本,搞死你、推翻你、搞乱你,这就是安提法(Antifa),和这些网站(信息战)的目的。看看脸书和youtube以及CNN和所有的美国媒体西方媒体,没有人说香港运动,没有人说谁偷了我们的工作,谁偷了钱,病毒怎么来的等一系列问题。班农先生,我和你在2019年12月31日就说到了冠状病毒,2020年1月20日又和你在法制基金谈,冠状病毒一定会来美国。当时WHO和CCTV还在说“没有人传人,可以控制,是自然界的”。我们直播说“不是,这是人造的,会人传人,会很快到美国。这是来自武汉实验室的生化武器”。美国还是想得太“高”了,讲法律,这是犯罪,中共不会这样做的。但中共完全不这样想——你们认为不能做的,中共觉得必须做。你要守承诺,他们就撒谎、骗你,只有一个目的——搞弱、搞乱、搞死美国。中共没有能力直接打败你,但他们把“毒蚊子”放到美国房子里来。一个蚊子你可能只是很烦,但放100万个带毒的蚊子,就是要害死你。这就是中共超限战,低成本,你还抓不到(难防御)。这就是中共想干的,偷你的技术,中共最终想干的,还有击垮美元。三年前他们就这么想,所以一直说中美新型大国伙伴关系,中美共同领导世界。这就是中共一直想的——他们可以买通华尔街,买通媒体,然后偷走你的工作,击垮你的美元,这是超限战。这也是为什么中共要控制Youtube,Google,Facebook,Twitter。这太荒谬了,你看我2017年的Twitter账号,每天30000人关注我……(班农打断)

班农:文贵我们非常希望你能成为我们的参议员,因为我们希望看到有人站出来,就像汤姆-柯顿乔希-霍利和马可-卢比奥参议员们一样。为了揭露中共要摧毁美国的目标,我有两个问题给你:第一个是关于美国之音2017年对你的“断播门”,这是美国之音历史上第一次中断直播访问,当时你正在揭露海南航空的真相,这一切在过去三年来都得到了证实,包括海航从一家航空公司迅速成长为估值万亿美元的集团,我们关注到最近海航已经破产重组,并且债务实际转嫁给了中国的老百姓。我知道你无意参与美国政治,鉴于你和美国之音的特殊关系,对于美国之音新的主管机构负责人迈克尔-帕克最近开除了美国之音6到8名高管,你有什么看法吗?

郭文贵:班农先生你还记得我们2017年第一次在华盛顿特区见面的时候,你就问过我美国之音“419断播门”的问题,这也是我对你非常尊重的原因。我认为美国这次对美国之音采取的行动非常棒,但是行动太晚了。中共解放军是有战略的对美国开展攻击——就是要利用美国的技术,美国的人才和美国的贪婪,击垮美国。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之前每年拿着上亿美金的来自美国纳税人的钱,但是你看他们每个月采访的中国民运人士,都是中共的支持者 ,之前的美国之音雇员龚小夏是美国公民,却也是为中共办事。这是中共对美国的“蓝金黄”计划和超限战的一部分,这一切都是非常有代表性的。美国的互联网巨头Youtube,Google,Facebook,Twitter们,市值破亿,但是美国民众无法从这些媒体上获得真相,美国在失去工作机会,人民在死去。这也是我三年前说的,美国必须尽快醒来并作出选择:死去或者对抗中共。

拉希姆分析斯坦福大学对推特上虚假信息的研究报告,中共对四个方面的话题进行了攻击,其中包括香港抗议游行,台湾问题,中共肺炎和郭文贵。斯坦福大学本身是推特的官方合作伙伴,所以这些数据是非常可信的。这次信息战的量级比2016年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要严重很多,这次中共一共动用了接近25万个推特假账号对美国进行信息战攻击。而这所有的一切,在主流媒体上再次集体消失,包括CNN,CNBC和纽约时报上都看不到相关消息。感兴趣的听众可以看看这一份报告,只需要看前7页就够了,剩下的都是证据 。另外传播途径主要是Youtube,Facebook和中共控制的TikTok。

班农:文贵请你谈谈为什么中共会这么针对你?

郭文贵:我之前对中共内部了解的非常清楚,所以中共不希望这些消息外泄。2017年在美国之音我谈到王岐山和海南航空,以及中共对美国企业和个人的贿赂,包括吴征,马云在内的中共在美间谍系统,想系统的摧毁美国。

班农:文贵请你谈谈爆料革命吧,我们知道有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加入了这场运动,另外新中国联邦的意义,有传言显示杨洁篪和国务卿蓬佩奥在珍珠港见面就是为了讨论新中国联邦的事情?

郭文贵:杨洁篪来谈判的最主要目的就是关于新中国联邦。班农先生您和我一起创造的这个新中国联邦,中共希望谋杀我,并且籍此搞坏你的名声,这样中共就可以继续欺骗美国人民和川普政府。我想特别提到爆料革命唯一的目标就是干掉共产党。但是如果美国衰败了,即使我们干掉了共产党,世界也会陷入灾难。伟大的美国人民在过去300年中,创立了美国的民主和自由,所以我要告诉美国人民,不要让中共利用美国的资金干掉美国。在我们的努力下,世界也逐步把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分开,他们知道了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也不代表中国人。郝海东和叶钊颖伉俪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告诉我,感谢你和班农先生,让我们知道了反对中共不是反对中国人民。中国人民需要正义,美国人民需要真相;新中国联邦将为中国带来民主,我们也希望美国可以继续强大。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3]****** Bannon War Situation Room Special Program: Interview with Guo Wengui of the CCP Information War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