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NIH、FDA停止羟氯喹临床试验看利益对人性的摧残

作者:亚伦

6月20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简称NIH)宣布已经停止羟氯喹的临床测试。研究院称,根据测试结果,羟氯喹即使没有副作用,但对治疗新冠肺炎也基本没有(unlikely)效果。

WHO世界卫生组织也宣布放弃团结试验的执行小组决定,在试验中暂停使用羟氯喹类药物,同时对安全数据进行审查。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15日取消了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紧急使用权,理由是缺乏证据证明该药物对治疗新冠肺炎有疗效,且该药物的潜在风险较大……

我们知道中共挑起的超限战早已拉向到了学术界,WHO早已沦为中共的爪牙,谭书记为病毒的传播是立下汗马功劳的。

这次NIH跟WHO步调一致,抹黑羟氯喹对新冠无效。关于羟氯喹的真实战绩是印度4300多名一线医护人员吃羟氯喹作为预防药物,其中有45名测试呈阳性,后来康复了,剩余的没有一个人感染;埃及卫生部长也验证了。川普总统仍然是羟氯喹绝对拥护者也是药物有效最大的见证者,试想一下,在中共一波又一波精准投毒的前提下,无数政客名人中招感染,反而川普总统一再的测试结果成阴性。

羟氯喹真的是面对新冠病毒的神药,而且价格低廉,因为是老药专利保护期已过,未来羟氯喹会有巨大市场(据消息称中共已经开始开始对羟氯喹大量增产),对其他所有的新药产生巨额潜在利益损害。美国医师和药师协会联名起诉FDA因其阻挠羟氯喹的使用,只有在最前线的医护人员,广大的从新冠病毒康复的群众才是最知道事情本质。这是NIH和WHO故意在政治上打击川普总统,要将疫情的锅甩给川普总统的卑鄙伎俩。

《路德社》分析这是国际组织和美国专业组织的行为在政治化,这些领导人因为巨大的利益关系而蒙蔽了自己的良心,而且和中共搞利益输送搞勾兑。羟氯喹的有效性,羟氯喹的廉价亲民,严重打击了相关药企和机构的利益,因为围绕病毒未来将是巨大产业链。 NIH有巨大利益链,新冠项目研究,NIH要进行相应拨款。如果承认羟氯喹有效,利益链就断掉,便宜的羟氯喹是相关集团的绊脚石。WHO世界卫生组织对于羟氯喹是停止后来又恢复,就是这么翻来覆去。

不管在哪个国家,哪种信仰,没有制度和舆论的监督,人性是经不起利益诱惑的。

NIH无论从经济利益还是政治利益上都腐败极深,一开始就在各种政策建议中误导川普总统,比如建议无须旅行禁令等。WHO是玩学术花招,进行有倾向性地引导,比如“羟氯喹会导致心律不齐”的副作用,定量问题,病人选择方面的倾向性(比如选择晚期病患的治疗效果)等。FDA不让医师在新冠病毒上开羟氯喹,给医师执业造成了很大麻烦和法律风险。

羟氯喹是一个新的残酷战场。包括学术的腐败,利益链的打破,白左的政治利用,配合中共投放并扩大病毒搞死美国和世界的野心。

要坚决杜绝学术机构被中共深度的渗透和巧妙的利用,变成中共和其帮凶散播假信息的舞台,利益的驱动致使人性的摧残。

小知识补充: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隶属于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是美国联邦政府中首要的生物医学研究机构。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为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直辖的联邦政府机构,其主要职能为负责对美国国内生产及进口的食品、膳食补充剂、药品、疫苗、生物医药制剂、血液制剂、医疗设备、放射性设备、兽药和化妆品进行监督管理等。

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在疟原虫对氯喹仍有疗效的地区,会使用羟氯喹预防及治疗疟疾。此外,羟氯喹也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红斑性狼疮和缓发性皮肤病变紫质症。 羟氯喹在 1955 年核准于美国治疗使用。此药名列世界卫生组织基本药物标准清单,意即认可为医疗系统中最有效且安全的必备药物。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