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基因组监控—中国撒网采验计划内幕

图片来源:Us/Corbis/Getty Images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是一个独立的,无党派的智库,为澳大利亚领导人提供及时、专家级的战略及国防建议。以下是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针对基因组监控中国撒网采验计划内幕的具体报告的全文翻译。

作者:Emile Dirks, James Leibold

出了什么问题?

中国政府正在与世界主要业界伙伴密切合作,建立世界上最大的由警方运作管理的DNA数据库。然而,与其他法证数据库管理者的做法不同,中国当局专门招募了数千万没有严重犯罪史的人来采样。这些人(包括学龄前儿童)对样本的收集、存储和使用完全没有控制权,并且也不能清楚地认识DNA采集对他们及其家庭将意味着什么。

中国政府的DNA采集早期集中在西藏和新疆,但从2017年底开始,标榜着为了“全面提高公安机关解决问题和管控社会的能力”,公安部将撒网采验扩展到了整个中国,而目标是数以百万计的成年男子和男孩。这种大规模DNA数据采集违反了中国国内法和国际人权法则。同时,当采集活动与其他监控手段相结合时,中国可以借维稳和社会控制之名来增强其国家力量从而进一步实施国内镇压。

许多生物技术公司正在帮助中国警方建立该数据库,也许他们会发现自己是这些违规侵权活动的同谋。这些公司包括一些跨国公司,例如美国的赛默飞世尔科技(Thermo Fisher Scientific),还有几家主要的中国公司,例如无锡中德美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AGCU Scientific)和阅微基因技术有限公司(Microread Genetics)。所有这些公司都应该负起道德之责,以确保其产品和操作不会侵犯中国公民的基本人权和自由。

解决方案是什么?

从法医角度上说DNA的使用可以帮助破案以及挽救生命; 然而,它也可以被滥用以加强歧视性执法和专制政治控制。中国政府和警方必须停止对没有严重犯罪行为记录的个人生物样本的强制采集,并且销毁所有已采集的样本,同时,从警方数据库中删除与案件无关的所有DNA档案。 中国必须对人类基因组数据的收集、存储、使用和转移实行严格的限制。

中国政府还必须确保遵守《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966年)、《国际人类基因数据宣言》(2003年)、《世界人类基因组和人权宣言》(1997年)和 《儿童权利公约》(1989年)以及中国自己的《刑法》(2018年)。 国内外法律专家对之前将无辜平民和儿童纳入法医DNA数据库的行为已进行了谴责,同时,联合国隐私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应对中国政府目前采集行动中任何违反国际法律和规章的行为展开调查。

对于出售或共享给中国政府及其国内公、私合作伙伴的生物技术和相关知识产权以及研究数据,外国政府必须加强这方面的出口管制。中国公司和跨国公司应进行尽职调查和独立审核,以确保其对法医DNA产品的使用和操作不会侵犯中国公民人权和公民权利。

执行摘要

三十多年来,法医DNA分析一直是刑事调查的一部分。数十个国家拥有可搜索的DNA数据库,这些数据库使警方可以将法医调查期间发现的生物样品与数据库中存储的文件相比配。 中国也不例外。

2003年,中国公安部开始建立自己的法医DNA数据库。与其他同类数据库一样,该数据库包含了罪犯和犯罪嫌疑人的样本。 但是,从2013年以来,中国当局在无任何刑事调查背景以及未告知当事者并征求其同意的情况下,从整个少数民族地区和普通公民那里采集了DNA样本。中国政府的基因组数据库极可能包含超过1亿个,甚至多达1.4亿个档案,这使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DNA数据库,而且还在继续扩大(请参阅附录3)。

这份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报告对中国政府法医DNA数据库以及中国公司和跨国公司与中国警方在数据库建设中的紧密合作进行了首次全面分析。 报告采用了700多个公开文件,包括政府招标和采购订单,公安部门的微博和微信(WeChat)帖子,中国国内新闻报道,社交媒体帖子以及公司文件和宣传材料(请参阅附录1)。此报告就完备的新疆生物监控计划如何在中国各地进行推广进而加强了中国政府对社会的管制,并导致数百万中国公民的人身和自由权遭受侵犯提供了新的佐证。

《人权观察》首次报道了中国对生物数据的无章法的胡乱采集。

从2013年开始,国家主管部门以免费的年度体检(图1)为幌子,拿到了几乎整个西藏自治区(3百万居民)的人口生物样本。2016年,相同的计划在新疆实施,该地区几乎所有2千3百万居民的数据被采集。

图1:2013年5月在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和2018年2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免费体检项目血液采集

来源:2013年5月15日中国政府网报道:西藏:全民体检为高原百姓保健康;2019年2月9日新华网报道:新疆全民健康体检:覆盖最后 一公里 惠及最远一家人。

在那些少数民族地区,DNA采集只是正在进行的多模式生物特征监控系统的其中一个环节,该监控系统还包括高清照片、声纹、指纹和虹膜扫描,这些数据都会链接到警方数据库的个人档案。 在新疆和西藏,当局故意隐瞒了对生物识别特征资料采集的原因。当这些数据与密布的安全摄像头系统以及对当地家庭的侵入式监视手段相结合时,中国政府得以将其控制权扩展到这些本已受到严格监视的社区。

然而,这些计划仅仅只是个开始。 从2017年底开始,中国警方将大规模DNA数据采集扩展到了全国其他地方。 然而,与西藏和新疆采用的批量样本的方式不同,当局正在使用一种能达到同样效果但更节省成本的采集方法:从选定的男性公民中收集DNA样本。 这种有针对性的方法收集了Y-STR数据–“短串联重复序列”或出现在雄性(Y)染色体上的独特DNA序列。

当把这些样本与警方建立的多代家谱档案相比对时,警方就有能力将某个未知男性的DNA样本溯源到某一特定家庭,甚至个人。

在本报告中,我们记录了2017年末至2020年4月期间,在中国22个行政区中的(不包括香港和澳门)一百多个城市中数百个警方DNA数据采集活动。证据显示,在一些地方,对学龄前儿童的血液采样已经开始(图2),甚至在新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期间仍在继续。

图2:2019年6月,福建省下白石乡超过1,500份幼儿园和小学生血液样本采集之一

来源:2019年6月4日古港黄崎微信:下白石派出所大力开展男性家族排查系统建设工作。

该计划的规模和性质令人震惊。 我们估计,自2017年底以来,中国各地的主管部门都在设法从5-10%的男性人口(约3,570万人)中采集DNA样本(图3,请参阅附录3)。这些普通公民无权拒绝对他们的DNA采集,也无权过问对他们个人基因数据的使用。 这种针对刑事调查之外的大规模强制性DNA采集违反了中国国内法和有关人类基因数据的收集、使用和存储的国际准则。

图3:2019年8月在四川省甘孜州藏族自治州和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滨河乡的采血情况

来源:2019年8月20日巴塘县公安局微信:巴塘县公安局持续开展男 性家族排查系统信息采集工作。2018年6月13日滨河治安国保网站:积极开展DNA血样采集工作。

这个新的监控计划使企业界受益匪浅。业界领先的中国企业和跨国公司正在为中国警方提供收集、存储和分析Y-STR样本所需的设备和知识产权。 主要参与者包括总部位于美国的生物医学和生物信息学公司赛默飞世尔科技,无锡中德美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法医基因组学国际公司(Forensic Genomics International),阅微基因技术有限公司和海华鑫安生物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Highershine)等数十家中国公司(请参阅附录4)。根据《 中国2019年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如果这些公司与公安部门合作开发新的法医产品,其所有成果和专利都必须与警方分享。 然而,这些公司持续向中国公安部门销售其DNA产品和操作方式与他们所宣称的旨在改善其所服务社区人民的生活品质的说法相违背。

中国国家Y-STR数据库

2003年,中国公安部为警察的法医工作建立了国家DNA数据库。在接下来的十年间,警察在刑事调查期间收集了DNA样本。

但是,到了2010年代初,中国当局开始从更广泛的团体中进行大规模DNA数据采集。 这不仅包括最先在西藏和新疆实施的计划,还包括在其他地方更具针对性的计划。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河南省公安局从530万名男性(约占该省男性人口的10%)中采集了DNA样本。该省警方认为此举措极大地提高了他们的法医调查能力,同时加强了对河南更多人口的监控。

该项目的成功鼓励了其在全国范围内的扩展,2017年11月9日,公安部在河南省会郑州市召开会议呼吁建设全国性的Y-STR数据库(图4)。

图4:2017年11月河南省郑州市公安部关于促进全国Y-STR数据库建设的会议

来源:2017年11月10日陕西公安党建青联:厅刑侦局在全国Y-STR DNA数据库建设现场推进会上作经验介绍。

数据采集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扩展。 在2017年11月至2020年4月之间,警方主持的Y-STR样本采集案例在中国31个行政区域(不包括香港和澳门)中的22个区的一百多个城市中都有文件记录。

这些只是我们有直接证据的实例。 考虑到该计划的全国性,这些数字肯定被低估了。

与在男女DNA中的常染色体STR数据不同,Y-STR(Y染色体上的短串联重复序列)仅存在于男性DNA中。它们是直接从父辈传给儿子的,并不是与所有的后世几代重新结合。 因此,除了随机突变外,Y-STR几乎不会变化,一个人的Y-STR谱图和与他有血缘关系的父系男性亲属是几乎毫无差异的。 这意味着从Y-STR数据中提取的法医痕迹只能指向与遗传相关的男性群体,而不能指向单个男性。

然而,当与准确的族谱记录(家谱)和强大的下一代基因测序仪结合使用时,Y-STR分析就成为一种强大的工具。因为姓氏通常是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所以拥有相同姓氏的男性很可能具有共同的父系祖先和相同的Y-STR图谱。同样,如果两个男性的Y-STR图谱相匹配,则他们的姓氏也可能一样。因此,如果Y-STR数据库包含大量具有代表性的DNA概况样本和相应的家庭记录,只要调查人员有某个男性父亲、叔叔甚至第三堂表亲的Y-STR数据,这个未知男性的数据就可以匹配到某个家庭姓氏或某个特定个人(图5)。

图5:父系男性亲属之间共享的Y-STR图谱 (英文)

来源:2020年2月25日优酷影视网:医大女生被害案背后 “功臣”: Y-STR家系排查技术是什么。部分由ASPI翻译至英文

对于中国政府来说,Y-STR分析提供了一种更经济有效的构建国家基因全景图的方法。与西藏和新疆不同,有关部门不需要采集所有中国公民的DNA样本就可以显著提高其基因监控能力。 河南省通过采集全省10%男性的Y-STR样本以及建立全省所有父系家庭普而达到对全省男性总数的98.71%的基因覆盖。照此在全国范围实施,中国当局就可以实现对全国所有男性人口的基因覆盖。

这是非常令人不安的。 在中国一党专制体制中,整治犯罪与与镇压政治异议者之间没有区别。 由公安部掌控的与个体样本及其家庭详细记录相关联的Y-STR样本国家数据库,不仅会对持不同政见者、维权人士以及少数民族和宗教团体成员本身产生不利影响,而且对他们关联的家庭成员也会带来威胁。

图6:2019年3月,陕西省绥德县Y-STR数据库建设会议

来源:2019年3月28日美篇网路飞报道:绥德县公安局男性家族排查系统建设工作动员部署及应用培训会圆满完成

中国政府有这样一种悠久历史,就是使用威胁和暴力手段对付其目标家庭以消灭任何共产党的对立面。 由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和《纽约时报》获得的泄露文件显示,新疆当局在当地再教育营中收集了被拘留者家庭成员的信息,而被拘留者的释放取决于他们在外面的家庭成员的行为。对家庭成员的镇压远远超出了新疆本省。 著名维权律师的父母和子女以及海外政府批评家的兄弟姐妹经常受到中国警察的拘留和酷刑。

逼迫异议人士家人为异议人士的行动付出代价,这一招残酷但有效地增加了人们的抵抗成本。一个由警方掌管的包含生物特征样本和所有中国父系家庭详细多代家谱的Y-STR数据库极有可能增强国家对异议人士家庭成员的打压,同时进一步破坏异议人士和少数民族团体的公民权和人权。

图7:2018年3月,辽宁省汉家村一家庭族谱记录;2018年8月,陕西省渭南警察正在对家庭记录问题进行讨论

来源:2018年3月15日美篇网:卧龙派出所深入开展Y库建设;2018年8月10日华州刑侦网:落实合阳会议精神,华州区公安局赴富平实地学习男性家族排查系统建设

我们也发现中国研究人员对法医DNA表型越来越感兴趣。这种对DNA样品的计算分析(也称为“生物地理血统推论” )使研究人员能够推测未知样品的生物地理特征,例如头发和眼睛的颜色、皮肤色素沉着、地理位置和年龄。 中国科学家一直走在研究这些有争议的方法的最前沿,这些方法据称能够辨识出样本是否属于维吾尔族还是藏族,或是其他族裔。虽然科学家对此提出了发生潜在种族歧视的警告,但是中国的科学家们仍旧继续利用这些方法帮助中国警方对少数民族人口进行更进一步的监控,与此同时,中国和外国的公司也竞相向中国警方提供此类工具以方便警方工作。

图8:2020年4月陕西省西安市和2019年2月陕西省铜川市的采血现场

来源:2020年4月2日美篇网:鄠邑分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全力保障Y库建设工作顺利进行:2020年4月2日美篇网:陈家山派出所追赶超越 ,全面完成Y库信息采集任务

一个包含数千万普通中国公民基因信息的国家数据库显然是中国政府及其公安部已有的不受制约的权力扩张。中国公民已经处于广泛的监控下。即使在西藏和新疆以外,中国各地的宗教信徒和公民请愿者也被添加到警方的数据库中以便对他们的活动进行跟踪,而监控摄像头已广泛遍布在全国农村和城市地区。强制性生物数据采集的扩张只会加强中国对其公民人权的破坏力。

建立全面的社会管控

中国当局已经为其大量采集全国各地的男性DNA样本找出了一系列理由。其中一些说辞可在以下福建莆田市公安局于2019年4月1日发布的在线通知中看到:

从这一则在中国互联网上发布的消息以及其他类似通知中,我们很难估测出这些活动背后的主要动机。 然而,有明确迹象表明,当局是冲着这些计划中涉及法医和社会控制的方法(通常称为构建“男性血统检查系统”)而去的。 湖北《人民日报》 2019年11月18日的一篇文章指出:

目前,男性家族排查系统建设工作是当前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重点工作。通过对男性家族进行图谱绘制、生物检材提取、样本采集建库等基础性工作,进一步了解和掌握男性人员信息,从而加强男性遗传标记DNA技术的应用,不断提高违法犯罪人员排查筛选效率,全面提升公安机关侦查破案能力和社会管控能力,实现刑事技术破案效率的最大化。

乍看之下,中国警方似乎正在进行法医调查工作,因而对当地男子进行大规模筛查。 所谓的“ DNA撒网”有所闻但很罕见:2012年,在调查1999年的一起少女强奸谋杀案时,荷兰警方通过脸颊拭子采集了6600名男性志愿者的Y-STR数据;在2011年一名意大利少年的谋杀案中的刑事调查过程中,采集了16,000名男子的Y-STR数据。

然而,这样的大规模筛选是极富争议的。 法医遗传学政策倡议会和爱尔兰公民自由委员会都指出,来自警察的压力可以将“自愿”提交样本转变为强制性行为,而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则谴责美国警方主导的DNA撒网采检,称其“严重侵犯个人隐私”。 在此类大规模筛查中,最佳方式是DNA样本的采集应与特定的犯罪调查有关,样本来自于该调查涉及的犯罪发生地所限区域的志愿者,同时,样本应在调查结束后销毁。

中国政府的男性DNA数据采集计划违反了所有这些原则。在我们研究的数百例由警方主导的大规模DNA采集案例中,无一例的数据采集被描述为正在进行的法医调查工作的一部分。没有一个DNA样本的男性提供者被定义为犯罪嫌疑人或潜在罪犯的亲属。最后,中国的专制政治制度使得人们不可能拒绝警方采集DNA样本的要求。

图9:2019年8月在河南省开封市的采血(截图)和2018年10月在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市的采血(视频的静态图像)

来源:2019年8月14日美篇网:花营所多项举措完成DNAY库采血任务;2018年10月24日美篇网:阿尔巴斯派出所积极开展Y库建设采血工作

取而代之的是,中国政府的国家Y-STR数据库似乎是加大全面社会管控和研发个人多模式生物特征档案工作的一部分。

那些档案可以使国安人员将个人信息链接到生物特征档案,包括DNA样本、视网膜扫描、指纹和声音记录等。链接建立完成后,这样一个系统就可以使中国警方利用未知样品的生物特征数据来识别个人信息。

跟早期在西藏和新疆开展的运动一样,DNA的采集可以在各种地方进行,包括私人住宅、学校 、街道、商店和乡村办公室(采集过程的完整说明见附录2)。但与这两个地区不同的是,当前的计划似乎针对所有中国成年男子和男孩,并不考虑其种族或宗教信仰。然而,某一案例显示出,警察在当地文化活动中有专门针对回族穆斯林的行为,这可能是新疆反穆斯林运动的一种延续(图10)。

图10:2018年9月在浙江省金华市的一处私人住宅中,以及2019年10月在湖北省十堰市回族社区中心的DNA样本采集

来源:2018年9月28日浦江县公安局:县公安局白马派出所到 辖区开展血液采集工作;2019年10月10日和谐湖北口微博:湖北口派出所利用回族 群众圣纪节日,给到场回族群众做法制安全讲座,并采集男性血样

数据采集规模巨大,一个地方就采集了上万的DNA样本。在山西省长治市屯留县,地方当局建议从36,000名男性中采集血液样本,约占该县男性居民的26%。在河北省唐山市乐亭县,从该县320,144名人员中收集56,068个样本;一份建设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的Y-STR数据库的招标书中称,从该地区大约30万男性居民中收集了40,000份血液样本。以上这些数字(仅占中国政府当前DNA采集计划总规模的一小部分)就已体现了警方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针对性DNA撒网采验。

更令人不安的是,儿童被强制采集DNA样本(图11)。与任何刑事调查无关,警方已从中国各地学校采集了学生血液样本,包括陕西、四川、江西、湖北、福建和安徽。在福建的一个乡镇,就从当地幼儿园和小学采集了1500多份学生的血样。某些情况下,教师被征募来协助DNA的采集。

图11:2018年11月江西省鄱阳县和2019年3月湖北省郧西县学生采集血样

来源:2018年11月14日溪小学网:积极配合做好学生DNA样本信息采集工作;2019年3月22日上津镇九年一贯制学校:安全管理:上津镇九年一贯制学校积极配合做好DNA信息采集工作

这些事实与2017年《华尔街日报》的一项调查相符,该调查发现四川省犍为县农村的警察在不加说明的情况下采集了男生的DNA样本(图12)。这显然违反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十六条(中国是该公约的签署国),有关反对“任意或非法干涉[儿童]隐私” 以及警察对弱势青少年滥用权力。

图12:2019年9月四川省什邡市和2019年10月陕西省汉中县的警察进行DNA采集

来源:2019年9月12日什邡市人民政府:师古初中 积极配合公安民警做好青少年DNA样本采集工作;2019年10月12日东方咨询:郑区这个小学,开展了学生DNA样本采集

在无警方调查背景下取得了成年和未成年男性的DNA样本的同时,数据样本会永久存储在公安部的国家公共机关DNA数据库中(图13)。

图13:国家公安机关DNA数据库屏幕(截图)

来源:北京海鑫科金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安机关DNA数据库应用系统

就像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联合DNA索引系统(CODIS)一样,中国的国家数据库允许将警方采集的DNA样本与全国数百个地方和省级数据库中存储的样本进行比较。为增强针对中国人口种族特征的区别对待能力,该数据库还包含其他核心STR基因座(染色体上的位置)。

中国政府的DNA数据库为公安部领导的 “金盾工程 “旗帜下不断发展的国家监控项目提供信息。该项目旨在将数百万中国公民的个人信息,包括法医和个人数据,提供给全国的地方警察。据为公安部建立Y-STR数据库的公司海华鑫安生物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Highershine Biologic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Ltd)网站介绍,该公司的数据库可以将DNA数据与存储在全国个人户籍数据库系统和综合警务数据库系统中的中国公民非基因数据进行比对,这两个系统都是中国金盾工程的一部分(图14)。

图14:海华鑫安全国公安机关男性家族祖籍调查系统

来源:北京海华鑫安生物:全国公安男性家族排查系统采集用户端

已经有证据表明,这个新的DNA数据库正在与其他形式的国家监控和 “维稳 “社会控制行动相整合。四川省的地方官员已经将Y-STR的数据收集与 “锐眼工程 “项目联系起来,该项目是一个旨在将视频监控扩大到农村和偏远地区的国家监控项目。中国的安科生物工程公司也说要建立一个 “DNA天网”,显然这是暗指又一个国家监控计划。

公司合谋

中国公司和跨国公司正与中国当局紧密合作,研发新的、更复杂的基因监控模式。根据平安证券的数据,中国法医DNA数据库市场每年产生的销售额为10亿元(1.4亿美元),总价值约为100亿元(14亿美元),竞争相当激烈。虽然跨国公司目前在设备销售中占主导地位,但国内企业正在取得重大进展,中国政府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将生物技术列为关键行业。已知有二十多家中国公司和跨国公司向地方当局提供了Y-STR的设备和软件(见附录4)。

国内Y-STR分析试剂盒的主要生产商之一是中德美联(AGCU Scientech Inc),该公司是中国最大和发展最快的生物技术公司之一安徽安科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AGCU的创始人、安科的副总裁是郑卫国博士,他曾在美国赛默飞世尔下属公司应用生物系统( Applied Biosystems)和其他公司工作,2004年受公安部邀请帮助开发中国政府的DNA数据库,2006年根据千人计划在无锡市成立了AGCU。他现在担任此次中国政府人才招聘计划的专家评委,并多次获得国家颁发的科学和爱国贡献奖。

AGCU与中国各地公安局合作申请Y-STR检测试剂盒专利,并于2018年与美国生物技术公司Verogen达成独家经销合作协议,在中国销售Illumina新一代DNA测序仪。目前AGCU正在公安部组织的国内外交易会上积极推广Illumina新一代解决方案(图15)。

图15:2018年8月,江西省萍乡市公安局,一位AGCU工程师在介绍Y-STR数据系统

来源:2018年8月17日 美篇网:乡市公安机关男性家族排查系统建设工作推进会暨“家系工匠”培训班

其他参与者包括法医基因组学国际公司,该公司是北京基因组研究所集团–一家业务范围日益全球化的公司的全资子公司。2018年8月,法医基因组学国际公司与西安市公安局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它与其他公安局已经合作共建Y-STR数据库,这是国家计划的一部分。另一家公司是阅微基因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领先的生命科学公司,在哈萨克斯坦有一个联合基因实验室,该公司已经赢得了为公安局提供Y-STR检测试剂盒和数据库建设服务合同。

北京海信科技有限公司也为公安部提供Y-STR数据库解决方案。该公司由前中国人民解放军退役军人刘晓春创建。公司开发了一系列大数据生物识别监控产品,用于收集、存储和分析指(掌)纹、面部扫描和法医DNA样本(图16)。其Y-STR数据库自诩可以 “与国家DNA图书馆无缝连接”,可以 “提供智能家谱图”,已被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公安局使用。

图16:海信科技的Y-STR数据库族谱图功能

来源:京海鑫科金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网:STR数据库应用系统

一些全球领先的跨国公司也在为中国各地的公安机关提供DNA测序仪和其他法医应用技术。其中包括赛默飞世尔科技和Eppendorf公司的中国子公司。当然,赛默飞世尔科技在各公司中表现最突出。

这家企业巨头在中国有5000名员工,占整个公司2019年全年250亿美元营业收入的10%以上。

有文件记录显示该公司参与了新疆生物识别监控项目。赛默飞世尔已经发誓停止在新疆销售人体识别产品,但知道该公司广泛深入参与了公安部的国家DNA数据库项目的人却不多。

在国家Y-STR数据计划启动前一周,赛默飞世尔的代表与中国学者和警官们一起参加了中国法医科学会于2017年11月1日至3日在四川成都召开的会议(图17),从会议现场发言记录可以明显感知赛默飞世尔与公安部在改善警方对Y-STR数据收集方面的密切合作。

图17:2017年11月四川成都,赛默飞世尔代表介绍为中国市场设计的法医Y-STR试剂盒

来源:2017年11月8日,腾讯视频: 钟昌博士

赛默飞世尔公司研究员钟昌博士在一次演讲中,他描述该公司的两个DNA试剂盒–VeriFiler Plus PCR扩增试剂盒和Yfiler Platinum PCR扩增试剂盒– 是为了满足公安部增强对中国人口民族构成的区别对待能力而专门开发的。更令人不安的是,赛默飞世尔公司的华夏PCR扩增试剂盒是为专门识别维吾尔族、藏族和回族的基因形态而开发的。

这种试剂盒在目前全国专门对普通男性Y-STR的采集计划中大显身手。作为构建男性血统调查系统和Y-STR数据库项目计划的一部分,许多地方公安机关都购买了赛默飞世尔Y-STR分析试剂盒。

赛默飞世尔公司可能会对这些销售进行辩护,正如该公司在2017年对人权观察组织辩称的那样,他们 “不可能监控其生产的所有产品的使用或应用 “,这个理由也许是真的,但该公司清楚地知道其产品是如何被使用的,同时他们还在其中文宣传材料中积极宣传与中国警方的密切合作。在赛默飞世尔前中国业务主管、现任专科诊断部总裁詹卢卡·佩蒂蒂(Gianluca Pettiti)的简介中,该公司自诩道:”在中国,我们公司为国家DNA数据库的建设提供了巨大的技术支持,已经帮助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DNA数据库。”同样,在2018年,该公司产品经理高级主管丽莎·卡兰德罗(Lisa Calandro)谈及了该公司为了迎合中国市场而”中国化”其法医科学产品线。

即使跨国公司反对将其基因产品的使用当成是中国监控系统的一部分,新的立法也使这些公司面临着充当专制打压的仆人角色的风险。根据中国2019年的《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合作研究项目中产生的任何专利必须在外资和中资实体间共享。

这意味着,如果中国或国际生物制药公司与公安部门合作,其研究成果和专利必须与警方共享。此外,《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第16条赋予中国国家实体全面的权力,可以出于 “公共卫生、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 “的考虑,使用公共或私人研究人员建立的DNA数据集。

这意味着,在中国的任何基因数据或运作都可能被中国当局以这些公司可能从未想过的方式使用。

侵犯人权

中国政府的基因监控项目违背了国际人权准则,不符合人类基因材料最佳处置操作。《联合国世界人类基因组与人权宣言》第 9 条规定,”在国际公法和国际人权法范围内,出于迫不得已的原因,法律才能对同意和保密的原则加以限制 “, 而《联合国世界人类遗传数据宣言》第 12 条规定,在 “民事、刑事或其他法律程序中 ” 收集基因数据的应 “遵循符合国际人权法的国内法律 “。

中国政府的DNA 撒网采验计划也明显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有关禁止 “任意或非法干涉 “个人隐私的规定,同时也违反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中国是签署国)的第16 条反对 “任意或非法干涉[儿童]隐私 “的规定。

该计划特别在三个方面侵犯了中国公民的人权:

1、缺乏法律授权

目前强制采集非刑事罪犯生物样本的行为未经中国法律的授权。2018年《刑事诉讼法》修订版第132条规定只允许在刑事调查期间采集被害人或犯罪嫌疑人指纹、血液和尿液样本。中国当局知道这个问题的存在。中国学者和专家警告说,警方在刑事调查之外采集生物特征样本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其他学者也提醒说,强制采集会引起大规模的社会动荡。

图18:2019年2月陕西铜川采血(截图),2020年1月陕西西安采血

来源:2019年2月20日美篇网: 王家砭派出所扎实开展开学校园安保执勤工作; 2020年1月14日美篇网: 零口派出所结合“百万警进千万家”活动,深入辖区开展男性“Y”系血样采集工作

中国强制采集DNA样本在过去就曾引发过争议。2013年在校园连环盗窃案发生后,警方对3600名大学男生进行大规模的DNA筛查,当时有人谴责警方过度筛查,违反了中国的《刑法》。在2018年讨论建立全国性的Y-STR数据库时,来自湖北警官学院的裴煜警告说,从普通平民身上 “大规模强制采血 “将违反中国国内法和国际规范,他称,对中国当局来说,这种做法将成为主要的法律障碍。

警方通告和社交媒体上的帖子清楚地反映出当局担心会遭到潜在的反对和驳斥。舆论宣传敦促公众合作,同时警方被告知要针对消除人们对采血的疑虑小心地进行宣传工作。但网上的帖子却显示人们对这一计划的法律依据仍存质疑。

2、缺乏知情同意

在刑事调查之外,自愿提交基因样本要求取得事先、自由和知情的同意。中国政府目前的Y-STR数据强制采集计划并不是任何刑事调查工作的一环节。同时,在本报告所查阅的资料中,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中国当局在收集Y-STR样本之前征求了人们的同意;那些样本提供者也无法得知这一计划会如何将他们及家人置于更广泛的国家监控体系以及给他们带来的什么潜在危害。

图19:2019年10月江西省上饶市采血(截图),2019年1月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采血

来源:2019年11月1日美篇网:仙山小学:区公安局到校进行血样采集; 2019年1月30日美篇网:争创“平安鼎”蓝田公安在行动: 年终岁尾春节至,公安民警守平安

警方对DNA采集计划的目的解释自相矛盾或含糊其辞。例如,2019年一位当地居民在一个社交媒体帖子中说他不明白为什么采血的目标是村里的男性,其他帖子表达出了对强迫提供生物样本的担忧。一位网友在2018年年底发帖说,男性在申请变更居住证时被要求向警方提交血液样本。警察权力扩张(包括法律和法律外的权力)使得在中国没人能对采集生物识别数据的要求说不。

3、缺乏隐私

尽管有些人保证个人信息将受到保护,但警方拥有利用基因资源的广泛权限。在西藏和新疆, 被作为免费 “全民体检 “计划其中一项而采集i的DNA被用来加强对这些少数民族人口的生物监控,而那些DNA样本提供者对此毫不知情。法律专家和普通公民也对Y-STR样本采集过程中缺乏有效的隐私保护表示担忧。

图20:2019年3月山东省烟台市和2019年4月陕西省榆林市采血情况

来源:2019年3月28日水母网:海阳市小纪派出所: 对Y库建设工作进行 查漏补缺; 2019年5月7日美篇网:子洲县公安局三川口派出所近期工作动态

网上的帖子指出,警方在刑事调查之外的采血行为构成了对个人隐私的侵犯。 一位父亲在帖子中说,警察威胁他说,如果他不为他的孩子提供Y-STR样本,就会取消他的居住许可这位父亲写道,当他对这个项目的目的表示困惑时,他被反问: “难道你不相信政府吗?”

全国性男性DNA采集计划不仅严重挑战那些已在数据库有存档的人的隐私权的,而且也损害了他们亲属的隐私权,因为他们的亲属可能不知道自己的个人信息已被纳入警方创建的家谱档案中, 而家谱档案建设正是该采集计划的内容之一。

当拿中国政府的DNA采集计划与其他两个国家的计划相比较时,就更加说明了这些有关合法性、同意授权和隐私权的担忧是有理由的:一是英国的国家DNA数据库,该数据库直到最近才存储了仅仅是涉嫌(但未定罪)可记录的犯罪的人的DNA样本;另一个是科威特2015年的一项法律,该法律本想要求所有居民和游客向科威特政府提供DNA样本。这两个案例都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在欧洲人权法院2008年的一项裁决中,英国的计划被认定为 “无法在的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竞争中找到公平点”。同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16年在对科威特的定期审议时提出了对科威特计划的担忧,指出该计划具有 “强制性和广泛性”、”在是否有必要制定保障措施来确保保密性和防止滥用DNA样本方面缺乏明确性 ” 以及 “缺乏独立控制 “。

在这两起案例中,采集系统都被大幅缩减或完全取消。在英国,欧洲法院的裁决导致英国于2012年出台了《保护自由法》,随后销毁了无罪人员的176万份DNA档案。在科威特的案例中,该国最高法院在2017年最终认定该法律违反了宪法对个人自由和隐私的保护。

我们很容易将对英国和科威特DNA计划的批评用在中国政府目前的大规模DNA采集行动上,但是要取得相同的结果却是极不可能的。中国没有能够制衡中国政府、共产党和国安部门权力的独立法院。中国政府也不接受国际人权组织对其早期大规模DNA采集计划的批评。最后,中国的专制政治制度缺乏新闻自由,没有反对派政党和强大的公民社会来公开挑战该计划的合法性。

建议

DNA分析当下被认为是警方取证的黄金标准。近期DNA测序和大数据计算方面的创新使得生物特征样本的分析过程更加低成本高效率。然而,法医DNA 的采集也与警察权力滥用有着关联,甚至商业家谱网站也可能导致那些自愿上传数据的人的亲属们丧失基因隐私。为了防止可能的滥用,对生物特征数据的警方强制采集和存储必须严格限制在那些被定有严重刑事犯罪的人身上。

正如此报告的详细描述,没有证据表明中国当局遵守这些标准。

由于不受警察权力的制约,中国政府的警察管控DNA数据库系统正在将本已无处不在的监控扩展到整个社会,增强了歧视性的执法行为,进一步损害了中国公民的人权和公民自由。

在新疆和西藏初试锋芒的生物识别监控和政治压迫工具现在正向中国其他地区输出。

根据我们的报告,ASPI建议如下:

  • 中国政府应立即停止对中国普通公民DNA样本无差别强制性采集,同时销毁已采集的生物样本,并从法医数据库中删除无严重刑事犯罪判定人员的DNA档案资料。
  • 联合国隐私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应调查与中国政府DNA数据采集计划和更广泛的生物监控计划有关的可能的侵犯人权行为。
  • 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应考虑对在中国市场上销售的与法医DNA采集、储存和分析有关的设备和知识产权实行更严格的出口管制。
  • 生物技术公司应确保其产品和服务遵循国际最佳行为守则,不要助长中国的人权侵犯行为。一旦发现有侵权行为,就必须暂停与中国国家机关的销售、服务和研究合作。

原文链接

中文版本:基因组监控—中国撒网采验计划内幕
英文版本:基因组监控—中国撒网采验计划内幕

翻译报道:Sarathecat
校对整理:人间四月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Rocky
8 月 之前

这种数据库具体怎么应用应该讲的更清楚一些,不要一句话带过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