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茨:美国国务院报告称,中国正在进行秘密生物武器研究

据国务院周二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正在进行秘密生物武器相关实验,而且一直未能披露其过去进行的进攻性细菌武器研究的情况。

而且,该年度军备控制合规报告坚称,北京屏蔽了用于探测地下核爆的国际监测系统探测器,来隐藏核相关实验数据。

就美国“多年来”对北京违反183国(包括中、美在内)签署的1972年《生物武器公约》进行生物武器研究的担忧,该公开报告提供了新的细节。

《生物武器公约》禁止研发、测试和使用生物武器,并要求拆除所有过去建造的细菌武器。

报告说:“由于具有潜在的军民两用和制造生物武器的威胁,美国对中国军事医学机构的毒素研究及开发的合规性表示担忧。”

报告说,美国政府已将其担忧知会中国,并将继续监测中国的生物研究活动。“此外,美国尚未有足够信息确认中国是否已根据《公约》第二条,将评估过的生物战计划废除。”

《公约》第一条禁止所有生物武器研发工作,第二条要求废除所有细菌武器计划。

报告称,根据协议,中国向公约组织提交的文件中,“既没有该进攻性武器计划的相关内容,也没有废除该计划或其他现有生物武器的相关内容”。

该公开报告没有透露有关中国在生物武器方面的军事研究和发展的细节,但表示,中国一直在建造生物技术基础设施,并与不具名的“相关国家”合作。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说,该报告用词谨慎,但指向秘密生物武器研究。

生物武器包括可以在战时用于致命或致残的病毒和毒素。已知的生物武器有炭疽,肉毒中毒,兔热病,埃博拉病毒,鼠疫和天花。

《华盛顿时报》5月援引川普政府一位高级官员的话说,中国正在参与一项秘密的生物武器计划,其中包括建造能够利用病原体攻击特定族裔的武器。

这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官员说:“我们正在关注潜在的针对少数族裔的生物实验。”

一位退休的中国将军,张仕波,在其2017年所著《战争新高地》以书中说,生物技术的发展增加了进攻性生物武器的可能性,包括针对“特定族裔基因的进攻”的危险性。中国国防大学2017年的一份报告中,有一段内容警告生物学是战争的新领域,未来的细菌战可能包括针对“特定族裔基因的进攻”。

中国在病毒方面的广泛研究,包括实验室中对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引起了人们对造成新冠疫情的病毒可能是从武汉实验室逃脱的关注。

解放军高级军官陈薇少将被认为是中国生物防御计划的专家,她于1月底被派往武汉,加剧了人们对该病毒起源的怀疑。

中国政府否认了该冠状病毒从实验室逃脱的说法。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陆军上将马克·米利今年曾说,美国情报机构正在调查这种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逃脱的还是来自自然。美国官员尚未将冠状病毒的爆发与中国可疑的生物武器计划联系起来。

但是,国务院在3月份指出,在生物武器条约成立45周年之际发生新冠疫情恰恰“凸显了《生物武器公约》签署国对削减所有生物武器风险承诺的重要性。”

美国官员说,中国对冠状病毒来源的掩盖行为反映了其之前生物武器研究的隐秘性。中国在1984年签署《公约》时已经拥有一项进攻性生物武器计划,但尚未提供证据证明该计划和武器已被拆除。

关于中国的核试验,报告说,中国似乎并未遵守1996年各国签署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中“零当量”标准暂停核试验。去年,中国在其罗布泊核试验场进行了大量活动,专家说,这似乎是在为全年运行该设施作准备。这些活动包括使用封闭式爆炸室,与核试验相关的大规模挖掘工程和保密工作。

北京经常阻断在中国境内的国际监测站的数据流。这些监测站负责将数据传输给监控条约履行情况的国际中心。

该数据被中断了一年多,八月份得到恢复。

报告说:“尽管关于中国扣留国际监测站信息有一些其他的看上去更合理的解释,但根据“零当量”标准,美国不能排除中国进行了与其暂停核试验承诺不一致的活动。”

中国正在进行大规模核武器扩建,包括增加多弹头导弹,很可能需要新的核弹头。

该报告还谴责北京未能遵守《35国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MTCR)中有关导弹销售的规定。

报告说,中国“一直向有争议的导弹项目提供《控制制度》管控的武器品种。”

文章来源

+1

GM65

6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