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法撕开卖港贼们的画皮

人类的道德底线何在?从今天的卖港贼们在北京的主人面前卑躬屈乞的程度能略见一斑。

据Hong Kong Free Press 报道,新《国家安全法》的出台撕破了港奸们尚存的一丝伪装。从首席行政官开始,官员们争先恐后地拥护新法律。 虽然他们坦承自己对法律的内容毫无所知,但这不妨碍他们坚决支持。他们渴望得到北京的主人的欢心。

秃鹫们怎样争抢腐烂的尸体,港奸们就怎样争抢新国安法所带给他们的利益。

约翰·李(John Lee)从前是个普通警察。他原先担心会在这场阿谀奉承的游戏中落后。如今他为得到安全秘书的头衔沾沾自喜。他建议新法律要对与外国政府的互动加以限制。谁知道外国人会做什么。

律政司司长郑汝桦曾经还设法向香港人保证普通司法制度仍然存在,可以确保司法公正。但是现在,她却巧妙地建议在涉及安全法时可以将其搁置一旁,因为必须向内地的法律制度看齐。

为了尽量使新法律更加具有压迫性,各种建议层出不穷。

Erick Tsang对阿谀奉承的事特别在行。他小心翼翼地把习近平的大陶瓷画像运到宪法事务部的新办公室。他建议让该法律成为取消民选候选人资格的最好理由。他说,除非他们坚定地支持法律,否则任何候选人都不可能忠于特区。

谭耀宗可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他是唯一一个出席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香港人。他暗示可以对香港嫌疑犯进行越境审判。正是这种对越境审判的恐惧引发了香港人持续不断的反送中运动。谭先生曾经还遮遮掩掩。但是现在有了新国安法, 就不用再担心了,可以把他的计划大胆说出来。

至于其他卖港贼呢?那些大牌明星,歌手和一大批公众人物呢?他们毫无保留,大声高呼,巴不得马上就忘记那曾经维持香港独特地位的基本保障和根基,那就是一国两制。每个人都竭尽阿谀奉承之能事,向北京主人保证,《基本法》所保障的自由是邪恶的,香港早就该放弃了。 

北京的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邓中华坚持,北京必须对国家安全案件拥有管辖权。当然,他保证这只会在“例外情况”中使用。估计这种保证就像当初保证水炮只会在“例外”情况下用来控制示威一样。但一旦用上,就变得毫无顾忌,对所有示威都使用。其他内地官员已经明确表示,国家安保机构必须在香港正式建立。因为这样他们可以“指导”特区警察。

你想象不到,政府掌握舆论,制造出香港人大声疾呼、要求尽快结束香港的特区地位的形象能产生怎样的奇妙效果。虽然有一些企业和个人需要一些威胁,比如汇丰银行,怡和洋行和其他许多公司。但是对于那一群在职官员,想寻个一官半职和各种想得到政府青睐的人们,他们会主动送上门来,他们会低三下四、阿谀奉承。对于这些人,利益才是第一位的。一旦他们发现自己的个人利益与全体香港人的利益相抵触时,他们就毫不犹豫地出卖全体香港人的利益 。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DC教练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6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