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名曾经的新媒体创业家角度与大家交流一下行业及对G-TV的认知

作者:Mr. Dimen

作为一名参与过新媒体平台运作、国内知名社媒扶持的KOL,发表点愚见,补充一下大家对G-TV特殊新媒体平台的认知。这里以商业的角度来进行分析,就不尊称战友回归用户了。(本人竭力保持理性之思考,不代表不会因个人主观臆断而产生有失偏颇的地方,忘不吝赐教之。)

新媒体区别于传统媒体在于是否去中心化,传统媒体将信息收集后集中编辑审核后统一对外发布,新媒体赋予任何人未经审核的自由发表任何信息(强国特色不包含在内)。

媒体平台信息传递形式,一般随历史演进有静态图文、动态音频、互动直播。随着传递信息的丰富程度,其所传递的信息、吸引力、情感、互动、易判断性逐渐增加,也更具信息价值。

新媒体平台的估值也主要依据是平台综合影响力与增长潜力,价值投资与资本投机可能有所取向不同,一个注重真实盈利价值一个注重波动情绪的数据。大体围绕商业价值、管理层及员工结构、企业文化、品牌影响力、平台运营数据、财务状况等板块。Youtube活跃用户19亿估值几千亿,Twitter有3.1亿活跃用户估值几十亿,这种落差主要体现在形式上的差距。相似的估值几乎是相近的综合影响力,G-TV用户规模可能难与Youtube相匹敌,那么着重点将更多的落在以真为基石的内容价值和信仰一致的用户氛围上。

GTV归属主打直播+辅盖特(视频+图文)+后或加入Gnews的新媒体平台。在内容形式上面承载信息量是比较丰富的,但同时也注定了质量和产量是难把握的。因为长期受C/C/P的娱乐至死、物欲横流精神摧残,在国内做直播能苟延残喘的基本只剩色情直播、游戏直播、买卖直播。之所以其他类型难以生存,大概主要原因不出演讲表达能力的缺失和直播内容质量的缺失。演讲表达是学校根本就没教,内容质量缺失整体应该是系统性思维缺乏,没有专业精神无法研究透任何一个领域,都偏属于小范围个人经验主义者。系统专业性通常比较容易判断,当一个号称专业的人士如果连一个非专业用户了解的一个小点都不清楚,那他便是非专业人士。信息的传递本质是获取价值,价值才是信息的核心,这是所有信息平台的立足之根本。

新媒体平台的运营生态一般包括平台端、信息生产端、信息消费端。平台端主要提供平台与平台运营规则,确保大家在一个一定约束内和谐发展的生态圈;信息生产端,主要负责吸引、疏导、海选或培养有影响力的组织或个人产出有影响力的信息,包括政企、明星名人、营销机构、各行业精英、少数有影响力的人,也是平台流量的主要倾斜和维护的对象;消费端,基本就是获取信息及看看转发点赞潜水的,对平台基本不产生实际价值的资本数字价值。

新媒体平台的盈利模式,相较于传统媒体没什么本质区别,都是离不开广告与提成。唯一进步的是,整体的广告要优雅和谐了一些以及打赏提成新模式的加入。这里谈谈在国内知名社媒扶持的KOL期间,归属平台培养的盈利系统,之所以需要选择成本高昂的培养模式,那说明吸引、疏导、海选已经彻底无法支撑平台流量。平台先给予个人流量支持,待其有影响力接广告之后,广告费用平台抽三层,形成一条新的利益链。我所在行业多见初出茅庐的歪瓜裂枣,一上来说啥行业专业名词都不懂,就想着帮忙引荐几家大厂接广告的。当然你还会发现国内几乎99.9%的大V、KOL都是非专业的,这可以追溯到64学运时期,因为吸引流量可以带来利益,于是全体人员都开始了无节制的刷新下限来吸引流量获利,所谓专业性只是一个用户无脑附加的赠品。剩下0.1%的专业用户都以专研突破为乐,没有时间和精力社交,即使最初有,经过一两次发文之后都会认清现实远离社交。这两方面导致了劣币驱逐良币。

国内新媒体平台一般流行一句“5%的用户在原创,20%用户在点赞转发评论,剩下用户都在潜水”。这一点在国外机构的调研数据中也有体现,这是CCP洗脑下的现实,不尊重真知。目前个人粗略的感受,GTV还是难直接跳脱这一现象的。真正优秀的价值信息依旧比较难发掘,娱乐预测情绪化不成熟短评的内容较常见,可能是需要警惕的。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都会偏向于受欢迎和认同的社交环境,无论良币也好劣币也好。毕竟任何平台,最初最关键的不是用户规模,而是平台氛围,也就是社区的文化,一种品牌的软实力延伸。好比一间新建的屋子,地上一两片垃圾是不会引起人乱扔垃圾行为的,但如果地面有几十片垃圾便不会让人产生爱护的想法。前期维护平台的氛围就是打造一个干净舒适的环境,整体上杜绝让后来的用户产生乱扔垃圾的想法。毕竟用户对于事物的好坏优劣一般由静态和动态两方面进行判断,一般常见的事物归于静态,非常态的事物归于动态。人类是视觉动物,因而对动态的更加敏感。比如十条新闻,前面随机八条信息都为有价值的信息便会让人产生良好的印象,但如果前面随机两条信息为垃圾信息便会让人产生远离的冲动。

维持平台氛围基本靠疏通引导,基本两方面入手,平台和用户。

平台,郭先生提到过几次了,我可以理解这种被逼无奈的感觉,但所提的策略暂属规避垃圾信息的生产,不归于诱导用户直接产生优秀信息的运营策略。这种疏导可以沉定在产品之中润雨细无声。比如平台方开发功能时,不仅要从用户需求发出发也要从平台方需求出发,给予最平衡的解决方案,不可为了迎合用户而上。比如人性本色平台不能放任色情信息不管。再比如G-TV盖特的转发,其功能目的偏向让优质的内容被更多人看到,也是对优质内容的一种鼓励。但是目前的现实来看,其让本身有限的盖特空间产生了大量的重复信息,更容易让更多的内容被淹没,对于使用体验和平台来说有害无益。如果回过头来从目的出发,转发的功能完全可以由“盖一盖”来实现,即用户盖一次盖特,此条盖特即被置顶,如此不仅达到目的,也完全消除目前方案的弊端。

至于用户端,主要是靠自觉吧。当你爱一个事物的时候你才会小心翼翼生怕把它弄坏。比如关于转发功能,有的用户会说是为了方便日后查看才转发的,据我了解,达到这种需求的方式还有点赞,只不过日后需要跑到设置那里去多点一步。但这两种方式截然不同的反应出你是否有心为了自己的需求考虑到别人的感受。看得出郭先生还是更希望用户可以主动觉醒去成长的,基于政治觉悟上的高起点相信大家都是有高标准的用户。这在很多地方都有体现,比如没有形成系统的培养“KOL”体系、没有主动引导用户做什么营销与规则规范等。如果实在想为平台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却不知如何下手,我觉得紧跟着“真”和“灭共”两个主题便是最好的定海神针。用户往往对于新鲜事物有一定的偏向性,这就基本注定了只要变化不属于强烈的退步都是一种积极的进步,这一点在品牌视觉上体现的较为突出,对日后话题的拓展也具有理论参考依据。

其他一些小点的补充。关于活跃用户,我想大家目前还有很多误解。这是个非常基础的运营术语,行业对活跃用户一般分日活、周活、月活,大体上是指一段时间内登陆一次App。至于以登陆、发表、转发、点赞、直播这种高质量的评断系统,更适合于考核优质用户。用在不当的地方,常常容易适得其反。

至于期待特朗普、国外用户来G-TV的声音,应该是着实high过头了,现在国外没墙呢上G-TV的有多少,再退一步香港用户有多少,切忌做梦哦。只要是有交际属性的工具,决定你使用什么产品的都是你身边的大多数人。破墙之后,用微信、QQ的用户也绝大多数不会上G-TV,一是功能上本不属于直接竞争产品,二来哪怕知道了真相,可能也只是按需上G-TV获取有价值的信息。至于国际市场,没墙的状态下,国际用户应该也算极小众,能上的基本也属于与战友有接触的友人。另一方面从用户角度出发,在非必需的绝大多数情况下,一个人的关注范畴顶多局限在国家与最强国范畴之内,一个人的语言顶多局限在本土与国际语言范畴内。理性根据用户心理精确潜在用户,什么解决方案对应什么需求的用户群体,即便再好的也不会是所有人趋之若鹜的。

最后吧,大家日后都是G-TV的股东,在G-TV平台任何行为最终都可能直接导致个人利益的得失,用户之上的战友,将肩负更多于用户的使命,希望大家多多自主思考,用“心”爱之,且行且珍惜吧。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4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48626/ […]

0
崇尚蔚蓝
8 月 之前

冷静过后也的确想过这个问题,内容、用户、使用习惯、生态建立。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