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面临生死存亡

昔日的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如今却面临存亡关头,因为其帐户中的19亿欧元(约新台币627亿元)凭空消失,追溯多日仍不知去向、执行长请辞、股价更在短短几天内暴跌87%。


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每年经手数百亿欧元的金融交易,市值曾一度高达240亿美元,然而在负责审计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于上周四宣称,找不到帐上19亿欧元现金后,市值在5天内跌至不到20亿美元,华尔街将其股票评等下修6个等级,现在距离最低层级的「垃圾股」只有一步之遥。

这19亿欧元对Wirecard非同小可,占该公司总资产的4分之1,等同过去8年来的所有利润。在此之前Wirecard已3度延后公布2019年财报,由于没能在6月19日前发布财报,银行有权中止高达20亿欧元的贷款,可能导致支付巨头面临破产。


被外界视为「假帐主谋」的执行长马库斯.布朗(Markus Braun)在上周五请辞,营运长詹.马萨雷克(Jan Marsalek)也被停职至6月底。让人感到讽刺的是,布朗上周才在推特上表示,「等到局势稳定后,Wirecard仍将是支付业界成长最快的公司之一。」

深陷假帐疑云多时,被媒体指控膨风公司现金。

Wirecard对外宣称,公司是一场「大型诈骗」的受害者,然而从去年开始,Wirecard便不断被《金融时报》踢爆假帐丑闻,也加深外界对该公司做假帐的质疑。

2019年1月,《金融时报》调查后指出,Wirecard在新加坡运用被称为「往返交易」(round-tripping)的手法,涉嫌「窜改帐目」及「洗钱」。

《金融时报》又于去年10月披露,Wirecard疑似膨风杜拜、柏林子公司的营收及利润,欺骗安永会计师事务所10年之久。接着12月,Wirecard再度被指利用交易中介人(escrow)帐户,虚增公司的现金余额。

Wirecard否认这些指控,甚至提告《金融时报》与卖空者勾结,试图透过这些报导做空公司。 《金融时报》也反驳Wirecard的声明,最终才经律师事务所RPC独立调查证实,《金融时报》并未与卖空者串通布朗在2002年加入Wirecard担任执行长及技术长,领导公司在2005年反向收购呼叫中心公司InfoGenie AG上市。靠着处理许多竞争者不愿经手的线上游戏及色情产业交易,Wirecard快速壮大,成为德国唯一在欧洲上市的支付公司。

后续Wirecard砸13亿欧元疯狂并购20多家公司,吃下花旗集团在美洲及亚洲的业务,将生意拓展至全球市场。 2004年至2018年期间,其营收成长50倍,市值足以与SAP、英飞凌比肩,更成为德国股票指数DAX的成分公司。

钱到底去哪? Wirecard坦承:可能根本不存在

然而这德国的骄傲,如今却被《彭博社》形容为「国家的难堪」,不翼而飞的19亿欧元,让Wirecard过往累积的信誉毁于一旦,若造假属实,代表这间公司严重夸大了交易流量,将面临破产。

倘若无法找到人间蒸发的这19亿欧元,Wirecard手中的现金仅有2.2亿欧元,目前超过15家银行正在与Wirecard谈判。
Wirecard曾声称,公司这笔19亿欧元资金存放在两家菲律宾银行,并失去了踪影。然而菲律宾央行驳斥,这笔钱根本没有进到菲律宾,且受到指控的BDO及BPI两家银行分别表示文件是伪造的,Wirecard甚至不是他们的客户,没有任何业务关系。

最终,Wirecard在本周的声明中表示,「经由董事会进一步评估,可能根本不存在这19亿欧元现金。」并声称正持续对此事进行调查,且不排除可能往年帐目都会受到影响。

Wirecard指出,他们正在与银行讨论延后6月底到期的贷款,以及对公司进行重组,裁撤业务及产品部门以降低营运成本。不过《彭博社》指出,延后还款拖延破产在德国是非法的,这间支付巨头的下一步该怎么走,恐怕没有人知道。

作者:GM40

新闻引用自 https://www.bnext.com.tw/article/58199/wirecard-german-payment-missing-fund
资料来源:Bloomberg、金融时报、Reuter、CNBC帮我发一下 GNEWS:speech_balloon: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yzsd117
8 月 之前

也许哪一个越南华裔人知道!

0

喜马拉雅大使馆

喜马拉雅大使馆官方账号 6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