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人工智能资本是ZOOM的主要投资者

新闻来源:《The national pulse》

作者:Raheem Kassam

翻译/简评:Hemingway

校对:海阔天空

Page:草根文人

简评:

由于CCP是一个解构性寄生政权,他无法在其控制的社会中真正建立其什么东西,却善于破坏和解构。因此,CCP必须绑架,也善于善于绑架。只有绑架个人、私人公司、机构、将触角伸到每一个角落里去,做到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才能够在这些被寄生标的合法性外衣的掩护下:一、掩盖自己邪恶的政权本质;二、通过蚕食和消耗他人的经营,延续自己摇摇欲坠的统治。

CCP的超限战的发明,就是基于这种政权性质所创造的。因为只有通过不停地掠夺,盗窃,才能够维持自身的生存。因此,其存在方式根本上,便是一种进攻型的战争形势。只是在明面上的战争不行,只能通过更加隐蔽的方式进行。

中共的统战和海外大外宣工作,便是其通过超限战的组成部分。Zoom作为一个链接了广泛商业生态的会议平台,拥有海量的的商业信息,是CCP不可能放过的目标。因此,作为西方,只要CCP这个政权存在一天,这种无孔不入的渗透就会持续存在。今天是华人创始者的公司,或者西方的媒体还能够轻易地阐明其与CCP的暧昧关系,将其揭露。但不要忘了,CCP还有更广泛的BGY计划,就是要更加深入和不易识别地渗透到更广泛的西方世界。当美国的议员、华尔街的基金经理、主流媒体的编辑、一副西方人的面孔下,植入CCP的意志,那么西方社会又有多少有效的方法,可以在大规模的破坏发生之前,可以进行识别呢?

因此,只有消灭CCP,西方世界才能拥有安全,民主的世界才能重新繁茂。

独家:顶级Zoom投资者资助中共背景的人工智能计划

视频会议平台Zoom的最大投资者,还投了超过4500万美元,在中共运营的人工智能项目,以及其他被美国国务院认定为“中共政府工具”的中共背景的公司里。

Zoom因其与中共的紧密联系而备受抨击。(其在线会议服务在CCP病毒的推动下,取得了创纪录的增长)因据称与中共国的紧密联系而受到抨击。

国防部和参议院,已经因为安全的担忧,限制使用Zoom。其理由十分充分:Zoom将非中共国用户的数据重新路由到中共国,且绝大多数需使用来自中共国服务器的加密密钥。

除了这一长名单上的中共国关系以外,Zoom的主要投资者高瓴资本。

该公司总部位于北京,由中国公民张磊创立。该公司拥有Zoom近十亿美元的股份,几乎占该投资集团全部投资组合的10%。 高瓴资本曾经拥有Zoom超过12%的股份,但最近出售了一部分股份,其持股减少了2%以上。但其仍然是Zoom十大投资者之一。

收购著名美国公司和中共公司的股份是高瓴资本的作案手法。该公司同时投资了美国公司Facebook,亚马逊和Uber,以及与CCP相关的腾讯和阿里巴巴投资。

张在中国人民大学讲座

腾讯已被美国国务院国际安全与防扩散局描述为“中共政府的工具”,并指出,“只要官方要求其协助”,腾讯“没有任何能力向中国共产党说不”。

作为中共更广泛的改革的一部分,它(腾讯)“提供了技术便利的监视和社会控制的基础”,“以符合其威权主义模式的世界”。它的首席执行官与中共有直接联系,目前担任中共国全国青联副主席和人大代表。

高瓴资本还帮助管理一些美国最顶尖大学的财务,例如斯坦福大学,而张先生亲自参与了其中的一些机构。他是耶鲁大学董事会的董事会成员,是该大学的亚洲发展委员会主席,该校友小组热衷于“加强耶鲁大学在亚洲的联系”。

张先生还是香港金融服务发展委员会的成员,该委员会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设立的高级跨部门咨询机构。”

他是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的理事会成员。这是一项董建华担任主席的,由中共资助的宣传计划。董建华是中共全国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别行政长官。

该基金会,是中共注册在外国的代理商,通常以美国大学为目标,提供资助政策研究,高层对话和交流计划。鉴于这些联系,许多学校已经退出了CUSEF。

但是张和中共关系更加深入。

他担任位于北京的人民大学董事会副主席,而人民大学是CCP控制和资助的中共国顶尖大学之一。

人民大学培训众多中共高级官员,并积极参与该政权的全球宣传活动,率先在海外组建了12个孔子学院。联邦调查局表示,孔子学院是中共的国际宣传机构,是知识产权盗窃,产生“与中共国机构未明纽带,忠诚度冲突”的温床。

尽管如此,张向人民大学捐赠了超过4500万美元,以组建高瓴人工智能学院(AI),该学院提供面向AI的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水平的研究。

这个学院是人民大学与中国科学技术协会(CAST)的联合项目,其章程声明描述其使命为“服务”,将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与国家科学技术社区联系起来。”中国国际出版集团(CIPG)也参与了该学院经营,其是中共宣传部管辖下最大的国有出版商。

在开幕式上,CAST的中共秘书怀进鹏宣布,该中心旨在跟随习近平主席关于“开发一种适合政府提供服务和决策的AI系统”的追求。 CIPG的局长杜占元指出,学校将与政府的国际宣传“大数据服务平台”合作,“培育出新的AI广播项目”。

该学校举办了研讨会,讨论如何最好地利用学校来增强习近平关于“加强AI与社会治理的结合,并准确地整合政府信息资源和公共需求预测。”的计划。与中共有联系的中国科学院“宣传部政策与法规处副处长”的代表出席了该会议。

高瓴之类的倡议和举措,证明了技术进步是中共寻求全球主导地位的关键组成部分。正如习近平所说:“只有掌握自己的核心技术,才能在竞争和发展中抢占先机,绝对保证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人工智能是中美技术和信息战之外的最新前沿。习近平宣布:“高端科学技术是现代国家的武器”。

中共介入任何公司也是明显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即使一家公司据自称是私人公司,中共也拥有最终决定权。正如中共国法律规定:“任何[中共国]组织或[中共国]公民均应依法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并保持所有国家情报工作知识的机密性。”换句话说,中共可以随时随地合法征用任何公民,以协助任何党的目标。

这引起了对Zoom数据和技术的担忧,担忧他们最终将与CCP合作,并赋予他们决定内容的杠杆内容。例如,该平台最近禁止了“美国华裔活动人士举行的,纪念6月4日天安门大屠杀31周年的Zoom活动。”

有很多原因可以让我们应该避免使用Zoom,但是这些新被挖掘出来的中共关系网,应该破坏了对该公司在表面上独立于中共(控制)上的形象。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