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提法的前生今世(一)

新闻来源:《零对冲》;

作者:Soeren Kern (盖特斯研究所 ,The Gatestone Institute)

06/12/2020

翻译/简评:cathyr

校对:InAHury

Page: 拱卒

简评:

扰乱美国的安提法组织是由欧洲,尤其是英国安提法组织促成发展起来的。安提法组织的叫法来源于德文,意识形态的起源追溯到一个世纪以前的苏联时期。安提法是以反法西斯为掩护的反资本主义激进组织,致力于常以极端暴力推翻自由民主,目的是用共产主义代替国际资本主义。高度网络化,有数十可能上百当地组织。水平架构,成员隐姓埋名,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倡导对个人或公共财产无理性的损害,以引起政府的激烈回应,证明政府是“法西斯主义”。在美国,安提法的直接目标是让川普政权倒台。

安提法的前生今世(一)

美国总检察长威廉巴尔将美国各地乔治弗洛伊德抗议活动中爆发的全暴力事件归咎于安提法——一个“反法西斯主义”的激进运动。他说:“由安提法和与暴乱有关的类似组织煽动并执行的暴力活动是国内恐怖主义,会受到相应的制裁。

巴尔同时还说联邦政府有证据安提法“绑架”了国内的合法抗议活动,从事“无法无天的,暴乱,纵火,商业抢劫,对执法官员和无辜群众的公共财产袭击,甚至暗杀联邦雇员。”早前,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曾指示美国司法部门认定安提法为恐怖组织。

同情安提法的学术界和媒体辩称这个组织不能被划为恐怖组织,因为它是一个缺少明确定义的抗议运动,缺少集中构架。马克·布雷是公开为美国安提法辩护的人,也是《安提法:反法西斯手册》的作者,坚称安提法“不是一个有一系列命令统领的组织。”

经验和案例的证据都表明安提法实际上是高度网络化,资金充足,并在国际范围内存在的群体。它有水平组织结构,有数十可能上百当地组织。美国司法部现在正在调查安提法相关个人,作为揭开更大组织的第一步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美国,安提法的意识形态,策略和目标,完全不新颖,几乎全部是从欧洲的安提法组织借鉴而来。在欧洲,所谓的反法西斯组织,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没有被打断地活跃了一个世纪。

什么是安提法?

安提法可以被描述为一个跨国家起义运动,常以极端暴力的方式推翻自由民主,目的是用共产主义代替全球资本主义。安提法在美国或以外地区表明的长期目标是建立共产主义世界秩序。在美国,安提法的直接目标是让川普政权倒台。

安提法的敌人包括执法部门,因为执法部门被看作执行现有秩序的机构。在美国和欧洲安提法使用的共同策略是采用极端暴力和用捣毁公共私人财产迫使警察回应,然后“证明”安提法宣称的政府是“法西斯主义”。

安提法宣称反对“法西斯主义”,这一称呼常常用来宽泛地诋毁有不同政见者。传统的“法西斯主义 ”在韦伯斯特词典定义是“由独裁者领导的极权政府制度,强调激进的国家主义,军事主义而且常常是种族主义。”

安提法采用马克思-列宁主义对法西斯主义的定义,法西斯主义等同于资本主义。根据德国安提法组织Antifaschistischer Aufbau München的说法,“只有资本主义体系被分崩离析,无阶级社会产生了,对法西斯主义的战斗才算最终胜利了。”

德国国内情报机构BfV,对左翼极端主义的特别报告中指出:

“安提法对右翼极端主义者的斗争只是烟雾弹。真正的目标是‘资产阶级民主国家’,在左翼极端主义者解读下,它接受和提升‘法西斯主义’作为一种可能的治国方式,因此不尽力反对“法西斯主义”。(左翼极端主义)最终辩称‘法西斯主义’根植于‘资本主义’的社会和政治结构里。因此左翼极端主义者在他们的‘反法西斯’活动中,首先聚焦在推翻‘资本主义制度’。”

马修·克诺夫,《局外人的安提法指南:第二册》这样解释安提法的意识形态:

“安提法的基本哲学关注三种基本力量的之间的斗争:法西斯主义,种族主义和资本主义——安提法认为这三种力量是互相关联的……法西斯主义是资本主义最后的表现或阶段,资本主义是一种压迫的手段,而种族主义是和法西斯主义相关的压迫机制。”

在《安提法和最初的法西斯主义的共同点》的这篇文章中,安东尼·米勒,这位在布鲁塞尔教书的德国经济学教授描述了安提法的激进反资本主义是怎样伪装成反法西斯主义,并最终暴露它本身就是法西斯主义的:

“在左翼把自由主义概念收入囊中以后,然后把这个词变成与它原意正相反的意义,安提法运动运用一个虚假的术语来隐藏它的真实意图。虽然安提法当把自己叫做‘反法西斯主义者’,把法西斯主义作为敌人,但安提法本身是最法西斯主义的运动。”

“安提法的成员不是法西斯主义的反对者,而且是其真正的代表。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是以反对资本主义和反自由主义的共同纽带联结起来的。”

“安提法运动是法西斯主义运动。这个运动的敌人不是法西斯主义是自由,和平和繁荣。”

安提法的意识形态来源:

安提法的意识形态来源可以大致追溯到一个世纪之前的苏联时期。在1921年和1922年,共产国际发展了所谓的统一战线战术“以煽动和组织团结劳动大众”……“在国际层面和在每个国家”反对“资本主义”和“法西斯主义”——这两个词语常常被交互使用。

1921年6月,世界第一个反法西斯组织“人民的勇敢民兵”在意大利建立,反对贝尼托·墨索里尼的国家法西斯党的崛起,这个党本身是为阻止在意大利半岛的布尔什维克革命而设立的。这个由共产党和无政府主义者组成的组织有2万名组织成员,许多人后来参加了西班牙内战(1936-1939)的国际纵队。

在德国,德国共产党在1924年7月建立近似激进组织“红色前线战斗者联盟”。这个组织由于极端暴力被禁止。它的13万成员中的许多人继续在地下,或在当地的后继组织如“反法西斯战斗联盟”中继续进行他们的活动。

在斯洛文尼亚,激进安提法运动TIGR在1927年成立,以反对奥匈帝国崩溃后斯洛文尼亚民族地区的意大利化。这个组织1941年被解散,专注于暗杀意大利警察和军事人员。

在西班牙,共产党成立了“反法西斯工人和农民民兵”,在1930年代很活跃。

现代安提法运动的名字来自1932年5月由德国共产党的斯大林主义领导人建立的组织Antifaschistische Aktion 。这个组织为反抗法西斯主义而建立,该党用法西斯描述所有 其他支持资本主义的德国政党。根据Antifaschistische Aktion的详细历史,此组织的主要的目标是废除资本主义,在1933年纳粹夺取政权以后,该组织1500多名的元老成员转入地下活动。

德语宣传手册“80年反法西斯行动”详细描述持续的安提法运动从1920年代的意识形态起源到今天的连续历史线索。 文件记录:

“反法西斯主义一直从根本上是一种反资本主义的策略。这就是为什么Antifaschistische Aktion的象征从未失去它的激励作用……反法西斯主义与其说是一种意识形态,不如说是一种战略。”

在二战后,德国的安提法运动以各种形态重新出现,包括60年代极端学生反抗运动,70,80,90年代活跃的左翼起义组织。

红色军队派系,也叫巴德尔·迈因霍夫帮派,是一个执行暗杀,爆炸,绑架等活动的马克思主义城市游击组织,意在给西德带去革命,此组织把西德看作纳粹时代的法西斯余孽。在三十年的过程中,红色军队派系暗杀了30多人,伤害200多人。

在1989-90东德的共产党政府倒台后,大众发现红色军队派系一直得到来自斯塔西,这个前共产党政权的秘密警察提供的训练,庇护和供给。

约翰·菲利浦·詹金斯,著名的贝勒大学历史教授描述安提法如今应用相似的组织策略:

“他们的恐怖主义战略目的是引起政府的激烈反应,组织成员认为那样能激发更广的革命运动。”

红色军队派系创立人乌里克·梅因霍夫这样解释暴力的左翼极端主义和警察的关系:“穿制服的人是一只猪,不是一个人。这意味着我们不用和他谈话,和这些人的任何交谈都是错误的。当然,你可以开枪。”

贝蒂娜·罗尔,德国记者同时也是梅因霍夫的女儿,声称现代安提法运动是红色军队派系的继续。主要区别在于,不同于红色军队派系,安提法的成员害怕暴露他们的身份。2020年6月瑞士的报纸《Neue Zürcher Zeitung》发表了一篇文章,罗尔还提请大家注意安提法不仅被官方认可,而且还得到德国政府的资助以对抗极端右派这个事实:

“红色旅以中国,北韩,北越,古巴的共产极权为崇拜对象,他们被新左派美化为通往最佳共产主义的正确道路的更好的国家……”

“左翼极端主义能在西方蓬勃发展,能粗暴地在法兰克福欧洲中央银行总部开幕式上,每次G-20峰会上,或柏林每年的5月1日示威,这让(左翼极端主义)在国家已经树立了最大的威望,这当然也是得益于政党中相当一些下院议员,记者和相关专家的支持。”

红色旅的恐怖分子

“与红色旅相比,激进的安提法只缺少著名的面孔。出于胆怯,它的成员掩盖他们的脸孔,把他们的名字隐瞒。安提法一直威胁会使用暴力,而且他们攻击政要和警察。它倡导无理性对大量财产进行损害。尽管如此,下议院雷娜特·库纳斯特(绿党)最近在联邦议院抱怨安提法组织近十年没有得到国家适当的资助。她为非营利组织和安提法组织需为募集资金发愁,每年只能获得短期雇佣合同而感到担忧。”她的观点得到了来自90联盟/绿党,左翼和SPD的掌声。

“有人可能会问安提法是否像官方的红色旅,一个从国家获得资金、以‘与右派斗争’作伪装的恐怖组织。”

德国的Bfv 国内情报机构这样解释安提法对暴力的崇拜:

“对左翼极端主义者来说,‘资本主义’被解释为引发战争,种族主义,生态灾难,社会不公平和平民窟化。因此,‘资本主义’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经济秩序。在左翼极端主义者的语境里,它决定了社会和政治形态以及极端社会和政治重组的愿景。无论无政府主义者或共产主义者:议会制民主作为一种所谓的资产阶级统治形式,无论如何都应该被“克服”。”

“由于这种原因,左翼极端主义者常常忽视或把在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极权统治下或在那些说成是被‘西方’威胁的国家对人权的侵犯合法化。直到今天,正统共产主义者和自由活动家都在为左翼恐怖主义的红色旅或外国左翼恐怖分子辩护,赞扬和庆祝,称其为 ‘解放运动’或‘抵抗战斗者’。”

同时,在英国,反法西斯行动(AFA),这个在1985年成立的反法西斯组织,促生了美国的安提法运动。在德国,成立于1992年的Antifaschistische Aktion-Bundesweite Organisation(AABO),意为结合分散在国家里的小的安提法组织。

在瑞典,成立于1993年的激进安提法组织Antifascistisk Aktion,创下了一个使用极端暴力对待反对者三十年的纪录。在法国,安提法组织L’Action antifasciste,以激烈反对以色列国而闻名。

1989年柏林墙倒塌和1990年的共产主义崩塌后,安提法运动打开了反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新战线。

阿塔克,1989年成立于法国,提倡对财政交易征收全球税。现在领导所谓的改变全球化运动,正如全球正义运动那样,它是反对资本主义的。在1999年,阿塔克出席了在西雅图的暴力示威,导致WTO的协议失败。阿塔克还参与了针对G7,G20,WTO,和伊朗的战争的反资本主义示威。今天,这个联盟活跃在40个国家,有超过一千个地区团体和数百个组织支持这个网络。阿塔克的去中心化和非等级组织结构似乎是安提法采用的模式。

2016年2月,第四国际的国际委员会推进了全球反战争运动的政治基础,该运动像安提法一样,将军事冲突的存在归咎于资本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全球化:

“新的反战运动必须反资本主义支持社会主义,因为除了结束财政资本和经济系统的极权统治之外,没有更严肃的反战斗争,他们是这是军事主义和战争的根本原因。”

2017年7月,超过10万反全球主义和安提法抗议者集合在德国城市汉堡以抗议G20峰会。 左翼暴徒把垃圾丢在了城市中心。一个名为“G20欢迎去地狱”的安提法组织这样吹嘘它是如何动员全世界的安提法组织的:

2017年抗议汉堡G20峰会的极左翼

“峰会的动员是欧洲和全世界的左翼、反资本主义组织网络集会和合作的宝贵时刻。我们分享了经验和一起战斗,参加国际会议,被军方支持的警察袭击,我们重组我们的力量并反击回去。反全球化运动已经改变,但我们的网络经受住了考验。我们活跃在我们的地区,城市,乡村和森林区域。但我们也在跨国家作战。”

德国国内安全服务,在一份年度报告中补充道:

“左翼极端主义体系试图将关于G20峰会暴力抗议的公共辩论转向对他们有利的方向。通过散发峰会抗议时所谓不成比例的警察措施照片和报告,他们宣传一个公开指责合法的抗议,并用警察暴力镇压抗议活动的国家形象。他们说,反抗这种国家,‘激进抵抗’不仅是合法的,还是必须的。”

本系列的第二部分将研究安提法在德国和美国的活动。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