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范后病毒时代中共国的收购狂潮

作者:Laura Walters

翻譯:G-Power

政府紧急通过了对海外投资规定的一系列修订,以保护对国家安全具有重要战略性的企业。劳拉•沃尔特斯(Laura Walters)研究了为什么在病毒复苏之际,世界各国都在争相保护自己宝贵的知识产权和技术资产,以免被中共企业收购。在新西兰走出封锁、重返工作岗位之际,政府紧急通过了新的海外投资立法,以保护具有重要战略性的企业,这些企业在后病毒时代的经济环境中更容易受到外国收购。

虽然政府没有明确表示,法律的变化是针对与中共关系密切的中国企业近期行为作出的反应,但专家们表示,这些立法者脑子里想的全是中共国。早在2019年,政府就声明对《境外投资(紧急措施)修正案》进行修订。这是继2018年禁止外国投资者购买新西兰现有房产改革之后的第二轮海外投资改革。然而,病毒改变了这一立法计划。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摆脱繁文缛节,降低投资者的成本,加快审批进程,特别对于一些非敏感的土地,由于临近敏感或有价值,而进行不必要的筛选。更有趣的是,新法律极大的扩大了政府审查、附加条件和阻止其认为对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具有重要战略性的资产和企业出售的能力。在使用这些新的话语权和运用国家利益审查时,财政部长将考虑经济、安全、国际关系等方面的影响,以及投资者是否隶属于或与某个外国政府有关联。到目前为止,这种审查主要是针对国防工业的收购,而新西兰没有办法阻止其他业务的出售,除非这些业务的价值超过1亿纽元。

然而,现在世界各国都意识到,国家安全不仅仅只是防御。拥有重要知识产权的尖端科技公司往往规模较小,急需投资。它们还很容易受到外国企业的收购,尤其是那些在中共国,与中共政府有着密切联系,还希望获得宝贵知识产权的公司。一些专家说,由于新冠肺炎的影响,众多小企业难以生存,中共将趁机抄底。“在疫情导致许多企业价值下降的同时,经济生产中的基础企业有可能在违背国家利益的情况下被出售,我们需要将这种可能性降到最低。”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新西兰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杨主任(Jason Young)表示,国家利益审查的引入,反映出进入新西兰投资者类型的变化,涵盖了从政治经济模式到标准的自由市场经济模式的国家。

“在许多国家,比如中共国,从科技到金融机构等各个领域,我们会看到国有企业和政府主导企业的显著作用。”他说,有必要让部长自行决定,以确保投资符合国家利益,不会对国际关系产生负面影响,并且对新西兰的经济、社会和政治产生积极影响。

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政治科学和国际关系讲师马修•卡斯尔(Matthew Castle)说,经济低迷还会导致低利率或负利率,这意味着大型海外投资者将希望把资金投向银行之外的地方。大型机构投资者,比如养老基金,将寻求把他们的巨额资本放在一个能获得可观回报的地方,比如海外业务。“考虑到全球范围内的疫情减退以及宽松货币政策的广泛采用,未来几年我们可能会看到全球资产所有权的重大变化。”

这项立法是为了确保资产所有权的变化,不会在没有经过适当审查的情况下发生,并确保这些变化支持新西兰的经济复苏。副财政部长戴维·帕克(David Parker)上个月向议会介绍这项立法时表示,在经济从疫情大流行的影响中复苏之际,有必要通过紧急立法,以保护这类资产避免不必要的落入外国人之手。

他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疫情导致许多企业价值下降的同时,经济生产中的基础企业有可能在违背国家利益的情况下被出售,我们需要将这种可能性降到最低。”他拒绝就本文作进一步置评。对于任何外国投资,不论是否美元价值,如果超过25%的所有权权重,或在一家新西兰企业增加现有权重到达或超过50%,75%或100%,就会面临新法律对国家利益的临时审查。尽管帕克认为这是必要的,但有些人对国家利益审查的仓促性持保留态度。

去年,财政部告诉这位财长,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资源,以建立与国家利益审查相关的良好监管体系。随后,财政部在其监管影响评估中表示,“复杂性、规模和时间压力等因素带来了发生意外后果的风险”。但是,通过与国土信息部、商业创新与就业部、外交事务和贸易部及总理内阁部等部门开展广泛协商和机构间合作,以及在其他司法管辖区进行类似的改革后,这种情况得到了缓解。

一些提议者,包括主要律师事务所和奥克兰大学法学教授简•凯尔西(Jane Kelsey)在内,在这个简短的特别委员会程序中,对政府急于增加部长级召集权提出了质疑,因为临时审查条款可以在疫情经济低迷期作为权宜之计。他们建议,花更多的时间做详细审查,才会有所帮助。“考虑到目前许多公司的实力极其薄弱,他们非常容易被收购。”一位驻英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表示,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世界各国政府对中共国企业收购狂潮的反应过于迟缓。皇家国防安全联合服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伊丽莎白•布劳(Elisabeth Braw)表示,英国、美国和欧洲国家最近经历了一波来自中共国企业的收购和并购,这些企业与中国共产党关系密切。去年,中共国企业在欧盟国家的投资超过200亿新西兰元,其中大部分用于并购。2018年,中共国企业在美投资超过380亿新西兰元。

瑞典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共国实体拥有51家瑞典公司的多数股权。调查显示,这些公司大多来自四个行业:工业机械、生物技术、电子和汽车,其中一些公司开发了微处理器和卫星导航系统等高科技产品。在其中30个案例中,收购的技术与国务院《中国制造2025》工业发展战略所强调的技术之间存在关联。布劳说,这种所谓的尖端科技公司收购热潮,符合中共政府成为世界经济超级大国的雄心。“这给西方国家带来的一个问题是,能否达到目的,本质上是通过收购非常有前途的西方公司来实现的。”

现在西方国家已经意识到了这种模式,他们正迅速采取行动,阻止对敏感资产的收购。今年4月,英国阻止了一家中国国有投资公司–中国国新公司控股想象力公司(Imagination)的董事会,一家英国领先的智能手机芯片制造商。基于国家安全考虑,美国立法者要求中国游戏公司北京昆仑科技,出售其在同性恋约会应用Grindr的大部分股份,该应用的数据库包含用户的位置、消息和艾滋病状况等私人信息。如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欧盟和英国都制定了法律,来更好的审查销售情况,以保护战略资产。一些国家在最近几天或几个月内进一步扩大了自己的权力,就像新西兰一样。近日,英国降低了对以下领域并购进行审查和干预的门槛:人工智能、加密认证技术和高级材料。

此外,他们还加大了对出售健康危机应对公司的审查和阻止力度,比如PPE制造商。新西兰的临时审查制度也将涵盖重要的卫生部门公司。皇家国防安全联合服务研究所的布劳(Braw)表示,新西兰的做法是正确的。“考虑到目前许多公司的实力极其薄弱,它们非常容易被收购。”尽管她提到了许多已经发生的收购和并购,还有一些毫无疑问的会在未被察觉的情况下进行,但她有一种“迟做总比不做好”的心态。她表示,中国共产党对疫情的处理改变了人们对中国的态度。她补充道,许多政府和普通公民对待中共政府及其扩张计划一直很幼稚。尽管布劳(Braw)欢迎这些新法律的审查和保护,但她鼓励西方政府为陷入困境的公司创建投资基金或机会。没有投资,其中一些尖端科技公司将无法生存,他们需要的不是来自中共政府的选择。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4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50381/ […]

0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7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