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密情报”促美俄联手 能否勒住中共核武的“野马”

图片来源:thesun.co.uk

戴维·E·桑格(David E. Sanger)是《纽约时报》国家安全记者,他曾三度获得普利策奖。
威廉·布罗德(William J. Broad)是美国科学记者、作家、《纽约时报》高级撰稿人。

近日他和和威廉·布罗德(William J. Broad)在《纽约时报》联合撰文指出,虽然中共核武规模只有美国或俄罗斯的五分之一,但却日趋强大,川普政府称其为新的巨大威胁。

美俄联手对抗中共

文章提到,美国和俄罗斯的谈判代表上周在维也纳举行会晤,就延长两国之间仍然存在的最后一项主要核武控制条约展开磋商。美方就新的核威慑能力向俄方进行了秘密通报,使俄方感到惊讶 — 新的核威慑不是来自俄方,而是中共国。这些情报均未公开,甚至未在美国国会广泛流传。但这是促使俄方加入美国阵营所做努力的一部分,美俄合力迫使中共国加入《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此期间,川普政府将规模虽小但日趋强大的中共核武库 — 虽然规模只有美国或俄方的五分之一 — 描述为美俄领导人必须共同面对的新威胁。

作者引用美国官员的观点指出,川普最新任命的军控谈判代表马歇尔·比林斯利(Marshall Billingslea)在向俄方展示机密简报时称,中共国的核武建设极具“冲击性”,意图通过“令人高度担忧的努力”建成与美俄平分秋色的核武库,美俄几十年来一直保留大规模的核武库。

作者指出,美国传递的信息很明确:川普不会续签任何没有中共国加入的重大军控条约。这表明,如果川普的意愿不能达成,他宁愿放弃《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该条约将于2021年2月份到期,就在下届总统就职典礼几周后。

许多外部专家质疑,中共国的核武建设—被评估为能力更大而非数量更多,是否像美国政府所坚称的那样迅速亦或威胁。

作者引用另一名政府高官的观点表示,有关中共致力于发展核武的情报仍属机密,在世界主要拥核国家中分享此类数据并非罕见。但这样做也意味着将这些数据交给了敌对方,这些国家正与美国发生日常的低级别冲突,包括网络攻击、战机军事探查,以及俄方对乌克兰的侵略。此前有报道称,俄方军情部门曾向驻阿富汗的美国及盟国军队提供贿赂。这名官员还表示,美国政府将试图解密并公布一些有关中共国的评估报告。

核武成为美中角逐的另一个核心

文章强调,核武器突然成为美中之间竞争的新领域,我们有很多理由相信,即便这三个超级大国尚未展开全面的军备竞赛,世界各地谈判室里的争执可能很快就会开始。

俄方已公开提出将《新削减战略武器计划》延长五年,且该计划不需要得到国会批准。但川普显然在下注,他可以与普京找到共同点来一起对抗中共。

作者进一步指出,毫无疑问,中共国正在提升核武水平,或正重新审视 “保持最小威慑”战略 — 这足以确保在遭到袭击时,他们可能会打掉俄方、欧洲或美国的城市。但中共只部署了300枚远程核武器,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允许美俄各部署1550枚。因此,专家们表示,在任何谈判中,任何限制条约得到签署之前,中共都有可能坚持将其核力量增加四倍。迄今为止,中共表示无意参与任何核武限制的谈判。

作者引用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M. Gates)的观点指出,“从理论上讲,拉中共加入这一条约的想法是个好主意。可是现实中呢?不可能。”“中共根本没有任何参与的动机”,时任美国中情局局长的他曾就中共国向伊朗出售核导弹一事质问过中共国。盖茨说,如果川普继续当前的路线,实际上他最终将邀请“中共国制造比我们认为的多得多的核武器,最终达到与美国旗鼓相当的程度。”

核武器正在成为众多问题中的一个 — 包括美中贸易协议、禁止中共国学生来美,以及拒绝中共5G — 川普认为上述几点是美中僵局的核心问题。

历史正在重演

作者同时指出,或许川普不太了解核历史,但从某些方面来说,他正重演上世纪60年代的情景,当时毛泽东正在寻求发展核武器。林登·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政府曾短暂考虑邀请苏联参与对中共罗布泊核试验场的联合打击行动,以阻止中共加入核俱乐部。但美国最终放弃了这一想法,认为这样做太危险了。自1964年4月解密以来,美国国务院的一项绝密研究得出结论,中共国拥核带来的风险“并不至于使美国有理由采取涉及巨大政治代价或采取高风险军事行动”。

56年来,美国一直与中共国的“最低威慑力”共存。

作者转而提到,如今,军控谈判代表比林斯利始终坚信,中共正在罗布泊进行“新的核试验”,随着中共在太空和海上影响力的提升,这将再次“置美国于危险之中”。毫不奇怪,中共指责美国,称美国对导弹防御的关注正迫使他们发展新的核武器和反导弹力量。

作者从历史的角度指出,各国对建立核武库的兴趣重新燃起,其根源可以追溯到10年前奥巴马政府初期通过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作为使条约在参议院获得通过的代价,奥巴马同意对美国核设施投入数十亿美元进行升级改造,包括几十年来一直被忽视的生产设施。当时副总统乔·拜登(Joseph R. Biden)曾表示,政府将要求参议院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曾签署该条约,但参议院从未对该条约进行投票表决。奥巴马和拜登也从未寻求批准,他们意识到不会获得通过。但过去的4任总统都遵守了该条约有关禁止核试验的规定。据比林斯拉证实,这种情况可能即将结束,川普政府已经讨论过“取消签署”该条约,并就美国是否应该重返核试验进行了辩论。自1992年以来,美国一直未进行核试验。但他表示,美国目前没有必要这么做。

冷战期间,美国进行的核试验比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还要多。经过几十年1000多次的试验,核弹设计者学会了许多制造极端小型化核弹的技巧以及如何赋予这些核弹巨大的破坏力。与将广岛夷为平地的原子弹相比,1954年美国首次进行的氢弹爆炸试验,其爆炸威力是原子弹的1000倍。

鉴于这段历史,许多核专家现在坚称,如果川普开始新一轮的全球核试验,由此给美国的竞争对手带来的帮助将超过美国获得的益处。

作者引用西格弗里德·赫克(曾是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武器实验室的主任,现为斯坦福大学教授)的原话指出,“我们得不偿失”,中共只进行了45次测试,并欢迎恢复测试,以“增加其核武库的复杂性或多样化”,而“这只会再次成为美国的国家安全风险。”

核试验的呼声和行动从未停止

文章还指出,近年来,美国内华达州沙漠试验场的相关活动激增,出现了新的钻井、建筑、装备、雇员和定期的“亚临界”试验,这些测试略低于产生核爆炸的临界值。

多年来,美国共和党一直敦促为核试验做准备,并为此投入大量资金。现正在为内华达州综合设施准备的一台仪器耗资8亿美元,这台设备将用于测试钚。

如今,共和党仍在敦促更多升级和加速,包括内华达州综合设施。本月,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提出对一项《国防授权法》修正案,该法案将增加至少1000万美元,用于“开展与缩短核试验所需时间有关的项目”。

众议院的民主党高层在最近的一封信中告诉美国五角大楼和能源部,重启核试验的想法是“不可理喻的”,也是“短视和危险的”。

文章最后引用比林斯利的原话指出,他成功地让俄方审视中共国当前的局势,而不是盯着内华达沙漠。在他上周的会晤中,俄方对中共国的发展进行了大量记录,同时还审阅了机密幻灯片。他坚称,俄方想在今年夏天晚些时候坐下来谈更多。就算中共不参加,他们也会这么做。

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签署的一项双边裁减战略武器的条约。条约有效期为十年,并可以延期五年。该条约于2010年4月8日由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俄国总统梅德韦杰夫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签署。随后由美国参议院和俄罗斯联邦会议分别通过。2011年2月5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与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德国慕尼黑交换有关文件,该条约正式生效。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替代了2009年12月5日到期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wenyin文因
校对整理:人间四月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53839 additional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51715/ […]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7月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