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中共国就是苏联

新闻来源:thefederalist《联邦党人》;

作者:Ben Weingarten /本-温加顿 2020年7月2日

翻译:Victory;简评/校对:孙行者;

Page:拱卒

简评:

“中共政权的目的是统治全球,成为全球超级强权,超级军事大国,超级经济体,并向全球强加其意志。中共国对美国下个世纪构成了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威胁,因为其野心是无限的。它们的酷刑,谋杀,谎言和压迫的恶行只会越来越严重。”

克鲁兹议员的话道出了对中共的清晰认识。一直以来,中共对内对外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成为世界和平的严重威胁和腐蚀现代文明的毒瘤。

可惜的是,如克鲁兹议员指出的“长期以来,华盛顿两党的声音为了通过全球贸易赚钱,都是满足于为中共国辩护,以把风险最小化风险,为中共打压,折磨,谋杀,谎言找各种借口。”

现在美国通过“中共病毒”造成的伤害,渐渐开始苏醒过来。美国与中共国全面脱钩已经渐渐成为朝野共识。

参众两院刚刚通过的《香港自治法案》标志着脱钩开始。

中共国自绝于世界和现代文明,嗝屁儿的日子不远了!

泰德-克鲁兹参议员:把中国当作新苏联来对待

“中共国极权害怕阳光,害怕真相,暴政在黑暗中发展

参议院克鲁兹一直是中共的坚定反对者。这位德州共和党人通过揭露中共对美国媒体的控制,阻止其利用对我们的电视广播,阻止其控制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具有战略意义的经济部门,提出了很多反中共法案,旨在打击中共暴政。我和克鲁兹广泛讨论了美国对华政策。以下是我们6月25日对话记录,仅做了简单编辑。

本-温加顿:你觉得中共最终的目标是什么?如果要实现这个目标,对每个美国人的生活意味着什么?

参议院克鲁兹:这完全就是统治全球。中共政权的目的是成为全球超级强权,超级军事大国,超级经济体,并向全球强加其意志。我相信中共国对美国下个世纪构成了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威胁,因为其野心是无限的。要实现其全球优势的目标,它们的酷刑,谋杀,谎言和压迫的恶行只会越来越严重。

本-温加顿:有些人,甚至包含中共国鹰派,宣称中共不是由共产主义者组成的。我想大卫高曼(David Goldman)曾说过在哈佛区的共产主义者都比中共高层的共产主义者多。你怎么描述这个政权的意识形态?

克鲁兹:我不确定这两点是否矛盾。共产主义的实践从来都和意识形态无关。 在西方世界有共产主义学者,对他们来说马克思主义只是懒散的对知识的探索,他们构想了一个未考虑人性的共产主义乌托邦。完全无视全世界见证的每个共产主义产生了集权统治的现实。

事实上,共产主义是关于权力和统治,几乎不可避免的这将造成贫穷和苦难。中共试图全面控制中国人民,他们的言论,宗教,经济活动,以及一切:所思所想,每时每刻。利用技术手段,这个幽灵变得越来越现实。共产主义政权一直致力于大规模监控其公民以进行粗暴的惩罚并消灭理性。习近平非常满足于做一个彻底的独裁者。

共产主义政府为维护其权力而做出的行为今年已经可悲地展示给全世界,当中国英雄的吹哨人,外科医生,试图让中共国和全世界的注意新发现的冠状病毒时,中共国政府囚禁了这些吹哨人们,惩罚并强制他们收回其言论,并故意掩盖了病毒的爆发。

如果中共国政府能够像任何一个负责人的政府一样处置,如果派医疗专家参议,隔离感染人员,就非常可能把病毒控制在一个区域。然而,现在成为全球爆发的病毒,造成全球超过40万人死亡,造成全球数万亿美元的损失。中共政府毫不犹豫的欣然坐视这40万人的死亡。只是为了面子,试图延迟对病毒爆发真相的揭露,这比40万人的生命更重要。

本-温加顿:如果美国和中共国脱钩,将会包含那些方面,我们如何实现呢?

克鲁兹:我想新冠病毒爆发最重要的外交政策后果将是根本性的重新评估美国和中共国的关系。长期以来,华盛顿两党的声音都是满足于为中共国辩护,以把风险最小化,为中共打压,折磨,谋杀,谎言找各种借口,这都是为了通过全球贸易赚钱。

在未来几年内,我希望看到我们和中共国大量脱钩。现在,这并不意味着完全的切断所有经济关系。我们可以和竞争对手和敌人从事商业交易。这意味着完全看清中共的真面目,以及他们是我们的敌人这一事实。

这意味着不让美国暴露于中共的侵犯下。中共政府系统性的瞄准了美国经济和人民生活的关键基础设施,关键需求。我相信我们需要从根本上转变我们的供应链,使我们的关键基础设施不依赖于中共国。

中共政府有意的,战略性的,系统性的以医药生产为目标,创造制药联盟,以将美国制药公司排挤出行业,让大部分全球生产转到中共国,所以我们今天非常依赖于中共国的药物——从抗生素,血压药,心脏病药,阿兹海默症药物,癌症药物,到抗焦虑和抗抑郁药物,更不必说个人防护物资,如口罩,手套,防护服。

在这次疫情中,至少一个中共国控制的媒体机构,明确的威胁要切断供美国拯救生命的药物,作为经济战的工具。如果它们这么做,这将不是经济战,这将是真实战争。这是对数以百万计美国人生命的威胁。

美国毫无道理让我们公民的健康,安全和生命依赖于中共政府的虚妄或仁慈。所以我在参议院领导这场斗争,让我们的关键基础设施和拯救生命的物资生产从中共国搬回美国。

同样的,谈到稀土资源,中共国系统性的以此为目标,视此为美国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的结构性弱点。它们将美国稀土公司挤出行业,使美国依赖中共国。让这件事继续下去是愚蠢的。这就是我引入立法(在岸稀土法案),以创造强大的激励机制,让矿业和稀土产业回到美国,如此一来,从国家安全到高科技,我们将不在受制于中共国的卡脖勒索。

本-温加顿:我们最终如何在5G网络技术领域取胜,更广泛的说,考虑到中共国政府支持的公司试图控制所有主要技术领域,随时准备撒谎,欺骗,偷窃,这些完全以经济的形式运作?我们至少相对自由的市场如何最终取胜?

克鲁兹:因为我们更强大,我们的建国基础远远优胜于中共国极权体制的建立基础。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全面的战略以战胜中共政府。最好的现代的类比是里根提出的对抗并战胜苏联的愿景。

正如现在的共产中国,当时苏联是魔鬼,专制政权,将凄惨和苦难输出到全世界,并与美国展开实力角逐。里根政府由让·柯克帕特里克(Jeane Kirkpatrick)大使等领导人牵头,首先对敌人是谁有了清醒的评估。

当里根将苏联描述为“邪恶帝国”,华盛顿的知识分子们屏住了呼吸,紧抓着他们的珍珠。当里根准确的预测马克思列宁主义将最终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学院、智库、媒体、民主党和共和党机构里那些据说经验丰富的分析师,又一次对这位入主白宫的西部牛仔头脑简单而摇头。

当里根站在距勃兰登堡门几百码处说出了不朽的话语“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如此清晰,这些话,这种视野,比现代任何领导的任何话都更有力的解放了人类。

里根政府重建了我们的军事力量,实施战略防御计划,削减税收,减少监管,刺激经济,强调了苏联对人权的侵犯和暴行,所有的一切加起来造成了苏联的垮台,因为它无法继续下去。它们失败的经济系统,完全跟不上美国自由的公司的实力,也无法继续掩盖事实和真相。共产集权害怕事实和真相。我们需要同样清醒的认识中共国。

在参议院,我一次次的努力使阳光照射到中共国的谎言,压迫和谋杀等等上。例如,几年前,在著名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中共国非法的关进监狱后,我提出法案重命名中共国使馆前的街道为“刘晓波大道”。

很多次,我去参议院寻求推动这个法案。很多次,参议员费恩斯坦(Sen. Dianne Feinstein)来反对我。她和我在参议院反复争论。她说“如果我们这么做,这会让中共政府难堪,”我的回应是“这不是个错误,这是事实,这就是我们的目的,让这些杀人犯,残暴的恶棍们难堪。”这是借鉴里根总统的战略。里根,同样的,重新命名了苏联使馆前的街道为“萨哈罗夫大道”,以这位著名的苏联反对者命名。

在费恩斯坦不断的反对我的提案后,我决定用更强的手段来推进它。我将所有奥巴马总统提名的政府官员都搁置起来。奥巴马政府对这一手段非常沮丧,过来问我“我们怎么做你才能停止搁置呢?”

我说“很简单,通过我的法案,让费恩斯坦取消她的反对意见。”

他们问“我们能不能只通过本次问题的解决方案?”

我说“不,我想要绑定立法重命名街道的名称。”

总之,奥巴马政府让步了。费恩斯坦撤掉了她的反对,该法案以100票全票通过参议院。现在,很遗憾,这个法案被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否决了, 当众议员杰森(Rep. Jason Chaffetz)拒绝允许其推进。我试图直接和他沟通,但他表达了和费恩斯坦相同的想法,不要让中共国政府难堪。

最后,这个法案发生了积极的变化,当川普政府上台时,刘晓波去世了,但是他的遗孀,刘霞,仍在中共国——违背她的意愿将她扣留,不许她离境。事实上,她从未能够为她的丈夫领取到诺贝尔奖金。我和当时的国务卿蒂勒森吃早餐,他告诉我在他和中共国相应人员讨论中,他们列举了三大外交目标,其中就有一条是阻止其大使馆前的大街被重新命名。

暂停一秒钟来想一下,为什么这个目标在它们的外交里如此优先。中共集权害怕阳光,害怕事实。里根关于萨哈罗夫大道战略的部分高明之处就在于,任何时候你想写封信,任何时候你打算为大使馆指路,你都必须承认这个反对者的名字,大声的说出来。暴政在黑暗中才能快速发展。

我告诉蒂勒森可以让我来唱白脸,我打算继续推进这个法案。我相信我们可以办到,我指出我曾经成功的推动参议院一致通过,这种威胁是实实在在的。

但是我告诉蒂勒森,他可以告诉中共,如果它们放了刘霞,我就会停止推进这次战斗。随后很快的,中共国就放了刘霞。那就是中共国是多么害怕他们的暴政被曝光。

另一个例子是中共对火箭队总经理莫雷的歇斯底里的反应,他温和的针对香港发了一条推文“为自由而战,和香港一起”我是休斯顿人,火箭球迷,我知道莫雷是谁。但全世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知道中共过激的反应,威胁惩罚性的经济措施,让这家美国公司下跪,NBA殷勤的向中共国主子道歉,几个NBA球星赞扬中共的做法,耐克迫切的配合中共政府的审查。

所有这些都显示,首先,中共国的实力——如今最根本的实力是经济而不是军事。美国公司,跨国公司都急于进入中共国市场,他们愿意像哈巴狗一样听从中共国的所有审查要求。好莱坞是另一个奴颜婢膝的例子。

其次,大规模的过度反应显示了中共政府害怕200万香港人民为自由而游行。这就是为什么去年10月,我去亚洲的时候,我飞到了珍珠港,然后是日本,台湾,印度,香港。这就是有意的去拜访我们的环绕中共国的盟友。整个行程的焦点是中共国日益增长的威胁。当我在香港时,我见到了民主运动抗议者。我也全身穿黑衣做了一次周日的卫星直播,和抗议者一样全身着黑衣,因为这是中共国害怕的阳光。

现在,加上这些阳光,加上这些醒目的异议者,加上中共国的打压,虐待,谋杀,我们需要真实的,有力的法律和政策来让我们的经济脱钩,保护我们不再易受攻击。这就是为什么我提出了十几项法案,关注于稀土,医药研究发展和制造,好莱坞审查,共产党在美国的宣传机器,中共国政府的审查导致了新冠疫情的全球爆发并造成超过40万人死亡。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在努力第一线,使用一切工具和手段,来赢得和中共政府的全球战略竞争。

本-温加顿是联邦党人的资深撰稿人,政策研究伦敦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克来蒙研究所研究员。他被选为2019年罗伯特·诺瓦克美国研究基金会新闻学研究员,在其中他正在写一本美国对中共国政策的书。你可以在benweingarten.com找到他的著作,也可以关注他的推特@bhweingarten.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54121/ […]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