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国家媒体之战,法官作出对全球媒体署CEO有利判决

图片来源:福克斯新闻网 (图为迈克尔·派克美国全球媒体代理机构 USAGM 首席执行官)

以下是发表在美国广播理事会观察BBG Watch)网站的关于法官作出对全球媒体署CEO有利判决的文章翻译:

美国全球媒体署的历史

现代的由美国政府资助的美国国际广播始创始于二战时期的美国之音。1942年,美国之音第一次传播到德国领土,自此以后其一直作为的美国政府的官方新闻媒体在冷战和热战期间向国外传播自由和民主。鉴于美国之音取得如此重大的成功,在冷战期间,美国国际广播一直保持运作, 并通过铁幕后的自由欧洲电台和自由电台向前苏联的人民传播先进的思想。1973年,国会正式成立了国际广播委员会(BIB), 该委员会由9人组成两党独立委员会,通过《1973年国际广播法》监管自由欧洲电台和自由电台。虽然自由欧洲电台和自由电台通过BIB由美国纳税人资助,在两者合并成一个公司后,一直保持相对于政府的独立。这种模式一直沿用到后来成立的自由亚洲、中东广播网和阿富汗自由电台。1994年,国会废除了BIB,并将现有的国际广播机构重组,由广播理事会(BBG)进行监管。为确保国际广播机构独立运营,同时将国务卿的指导制度化,BBG大部分沿用BIB的阻止架构,由8名总统任命并由参议院确认的管理者担任。每个政党都不能超过4个人,国务卿担任第9位投票委员。1994年法案旨在确保国际广播机构独立运营的信誉并对美国外交政策提供支持。1999年,国会将BBG设为独立机构。

2016年12月国会采取行动,将近1000页的《国防授权法案》纳入IBA的修正案,创建了由总统任命的首席执行官,并授予首席执行官广泛的单方面权力。奥巴马政府时期,对IBA再次进行了修正,再次强化了CEO行使BBG重要职能的权力。2018年,该机构改名为全球媒体署。

美国国家媒体被蓝金黄

从美国之音于二战期间创建开始,80多年来,美国国际广播一直作为一个可以信赖的、有权威的国际媒体平台,一个可以针对国际时事自由表达不同观点的论坛,一个新闻工作者卓越和独立的典范,更是那些深陷集权统治的人们的希望的灯塔。尽管由美国纳税人资助,美国国际广播一直保持着不受政府干预的状态。确实,它的自治和客观报道的承诺经常被视为推动美国在国外利益的关键能力所在。这种文化输出模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它通过在全球范围内传播自由和民主来帮助破坏和推翻历史上的独裁政权,包括德国纳粹和苏联。

然而,全球媒体署下署的广播电台不受美国政府干预,并不意味着它不被外国势力侵蚀和操纵。以美国之音为例,2017年4月19日,美国之音中文部主任龚小夏采访中国逃亡富商,政治异见者郭文贵先生。郭文贵本来打算向美国之音观众 揭露中共高层的腐败以及中共安全部在海外的间谍活动和影响,但是在直播开始1小时后,直播被突然掐断。“断播门”事件严重损害了美国之音的声誉和可信度,更将美国之音高层的腐败抛向公众的视野。关于美国之音台长贝内特家族在中国有巨大利益的传闻甚嚣尘上。4月23日美国专栏作者和揭秘记者格茨在新闻网站”华盛顿自由灯塔”撰文指出中国干预美国之音,阻挠郭文贵在美国之音上揭露中国的间谍秘密。

今年4月份,在众多证据显示中共撒谎并掩盖冠状病毒爆发,使全世界遭受苦难和失去声明的事实下,美国之音更是赤裸裸地充当中共的大外宣,赞扬“武汉封城”模式的成功, 并在推特发布了中共庆祝武汉封城结束的灯光秀。众所周知,作为病毒的起源地武汉,多少武汉人被病毒夺取了生命,多少家庭支离破碎,多少人流离失所。 美国之音配合中共宣扬虚假信息,欺骗世界已经引起公愤。4月10日, 白宫罕见发文谴责美国之音每年拿纳税人2亿美金,不维护美国利益,却充当了外国势力的大外宣,包括为伊朗和俄罗斯反美言论进行宣传。

美国政府的行动

2018年,川普总统根据《2016IBA修正案》赋予的权力指定迈克.派克(Michael Pack )担任美国全球媒体署CEO,这个任命得到前川普总统首席战略师,保守派评论员班农的大力支持。然而也许是因为有争议的人物支持, 派克迟迟没有得到参议院的确认。2020年4月,川普总统再次努力推动派克的在参议院的确认。 他召开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他谴责美国之音令人作呕的表现,并相信派克可以改变现状,将会做得非常出色。 4月10日白宫发文谴责美国之音的文章也是该努力的一部分。 这次,川普总统的推动奏效了。6月4日, 派克在参议院得到了确认。6月8日,派克宣誓就职。6月17日, 即派克上任后的一周后,他表现出了卓越领导人的铁腕和雷厉风行,直接辞退了四家由全球媒体署资助的机构的台长和董事—开放技术基金(OTF)、自由欧洲电台(RFE)、自由亚洲和中共广播网。 并任命了5位现任川普政府的成员和保守派倡导组织自由律师行动的一员替代原有的董事。

腐败媒体的反击

这次行动被新闻界称之为“星期三晚上的大屠杀”。很多人发表文章对派克的这次行动提出质疑。6月下旬,OTF,RFE以及4位被派克辞退的董事成员发起诉讼,指控派克违反IBA(国际广播法案)和APA(行政程序法案),试图推翻派克将他们从全球媒体署非联邦实体董事会替换掉的决定。

法官的判决

联邦法院首席法官贝里尔.豪威尔(Beryl A. Howell),这个奥巴马政府时期任命的法官作出如下判决:

派克的决定对全球都产生重大的影响。本案中原告表达了对派克作为全球媒体署CEO会可能会损害美国政府资助的国际广播的独立和诚信表达了担忧。如果他们是正确的,结果将是减少美国在国际舞台的存在,阻碍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对重要事务的准确信息,并加强各地的极权政府。然而, 国会已经决定将单方面权力集中于全球媒体署CEO,法院不能推翻这一决定。如果派克的行为有误导性,那么责任在由总统任命,参议院确认的问责制所在的“投票箱”。因此,原告的申请临时禁令和初始禁令的提议将被拒绝。

此次判决无疑是美国国家媒体之战的重大胜利。 是将原本属于美国人民, 本应维护美国利益,宣扬先进思想的国家媒体从被蓝金黄的腐败官员手中夺回来的重要一步。法官的判决维护了派克作为全球媒体署CEO的绝对的权力。相信派克接下来会有更多清理内奸的行动。然而我们也必须意识到几十年的蓝金黄和腐蚀不可能一朝一夕将毒素全部清理干净。美国想要赢得媒体的话语权依然任重而道远。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喜马拉雅
校对整理:意翎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7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