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家安全法》:初探

新闻来源:《The China Collection

作者:Donald Clarke

翻译/简评:草根文人

校对:Julia Win

Page:草根文人

简评:

滑天下之大稽的香港《国家安全法》,终于在CCP病毒全球肆虐、中美即将脱钩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间降临并立即生效。在全球的错愕声中,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已经被中共任命。这部国安法成了全世界的头条,标致着一国两制的全面解体,同时也打破了法律界的底线。这部为人治和专制开绿色通道的“法律”,我们今天可以通过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律系的法学教授Donald Clarke的文章来一探究竟,看看中共是如何堂而皇之的让党凌驾于法律之上,如何公开的撕毁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不仅鱼肉大陆老百姓,对于香港民众一样,也躲不过社会主义的铁拳,更别提这部法还要管全地球的老百姓,将它的魔爪伸向世界各地。

香港《国家安全法》:初探

实质性犯罪和它们的定义并不重要,而负责调查,起诉和判决的机构才是最重要的。就像是语言只有当能够使语言变得重要的机构存在时才会重要一样。整个法律就是在避免此让这些机构参与其中。

所有人都在对新的刚刚公之于众并在今天生效的(有协商么?没协商余地!)《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国安法》或《法律》)做头条。【中文版|英文版】,那我为什么不也做这个呢?

首先两件事:

  1. 这些只是简单的注释,我将以法律出现的顺序来对法律的各个部分进行评论,而不是采用更有条理的方式。
  2. 重要的一点:我不会过多地谈论实质性犯罪及其定义。这是有原因的。如果到目前为止,大陆的做法有任何指导意义(的确如此),那么定义其实根本就无关紧要。任何事都可以根据需要来外延扣在目标人头上。就像老话说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概意思就是,“如果你决心要定罪,你根本不用担心没有根据”)。核心就在于法律建立和授权的制度和程序。谁有权做些什么?它们按照什么程序来执行?谁任命他们并为之付款?他们对谁负责?等等。

好吧,让我们开始吧。

第二条以一个奇怪的条款开头,规定任何人不得违反《香港基本法》第一条和第十二条的规则。但是《基本法》的第一条和第十二条并不是关于任何事情的规则。第一条提出了一个主张,而不是一条规则:“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何来“违反”这一条呢?第十二条叙述上也是一样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方行政区域,享有高度自治,直接属于中央人民政府。”同样,如何“违背”这个主张?

第四条说,香港应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保护权利。从这部法律接下来的部分看,这条(第四条)似乎不太可能实现。

第五条规定,在司法机关宣布有罪之前,所有人应被视为无罪。我们将会看到,这与第四十二条中的保释条款相抵触。

第六条说,保护国家的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是中国人民的共同责任。对我来说,这个表述很奇怪。为什么不说中国的所有公民呢?“人民”一词在中共官方话语体系中有特殊的含义:它指的是公民的一部分,是由在任何时刻共产党的同盟组成。那按照这个逻辑,不属于人民的反动派和反革命就不受这一条约束了,这样讲就非常的奇怪了。

第12条要求建立一个由中央人民政府(the “CPG”)监督并对其负责的国家安全保障委员会(“国家安全委员会”或“委员会”),即:国务院和总理。目前尚不清楚这种责任机制如何在实践中运行,因为成员资格是由法律规定的:政务司司长,财政司司长,律政司司长,安全局局长,警务处处长,根据本法第十六条设立的香港警察部队国家安全维护部门负责人(“国家安全局局长”),移民局局长,海关关长和行政长官办公室主任。 (想了解香港的行政结构中这些头衔在哪,请查看这张草图。在这里,我要指出的是,它们的级别并不一样。例如,国家安全局局长由警察局长领导,而警察局长又由保安局局长领导,然后保安局局长由政务司司长领导。)委员会就由行政长官担任主席。

该委员会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一般性的决策机构,几乎没有直接权力去做任何事情。当然,由于其所有成员都有其它工作,所以它不能持续的组织开会。因此,该法律设立了一个由秘书长领导的秘书处(“SG”)。而这个机构才是做大量实际工作的组织。这里,我们第一次看到许多我们将会看到的在此法背后的东西:北京之手。尽管秘书长由行政长官提名,但他们必须由北京任命。中共政府此前将这种任命权(在行政长官职权之上)解释为决定由谁担任职务的全体会议的权力,而不仅仅是确认的权力。

第十五条规定,委员会应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一名国家安全顾问,并且该顾问应出席委员会的所有会议。

第十四条规定,委员会应秘密进行工作,其决定不得由法院复审。

接下来,该法律(第十六条)设立了专门处理国家安全案件的警察部队的一个小分队:“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警察部队应设立一个具有执法能力的维护国家安全的部门。” (我们称其为“国家安全部门”。)该部门的负责人(以上定义为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人)应由行政长官任命,但必须与第四十八条规定的纯大陆本土机构(见下文)的维护国家安全办公室书面协商后方可任命。

请注意,中央人民政府对人员的任免权在官僚机构中有多么深入。国安委负责人正式由警务专员领导,而警务专员由安全事务局局长负责,而安全事务局局长又由政务司司长领导。虽然中央人民政府在后三个职位的任命中没有什么官方的影响力,但是在图腾柱底部的人员任命中却占有一席之地。 [2020年7月1日,更正:一位驻香港的同事告诉我,中央人民政府在对以上所有列出的职位的任命中其实都起到了作用。]

此外,该法还规定,国家安全局可以从香港以外地区雇用人员。这意味着三个猜测。这些工作人员将像该司的其他成员一样具有执法权。

第十七条阐明了国家安全司的基本职能。它们基本上就是您可能会想到的:调查一切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案件,(威胁与否)当然是由当局定义的。

第十八条从调查变成起诉。与调查一样,国家安全类的案件也不能交由普通检察机关处理。取而代之的是,司法部必须设立一个专门部门来起诉国家安全案件(“国家安全起诉司”或“ NSPD”)。在国家安全起诉司工作的所有检察官必须得到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批准,并且国家安全起诉司的负责人必须像国家安全局局长一样由行政长官任命,但前提是要与(中央的)维护国家安全办公室书面协商。

第十九条与预算事项有关。那些熟悉香港政府运作细节的人可以解释这一条的目的。我的猜测是,这样做的目的是防止立法局在有权力和意愿的情况下通过扣压资金从而削弱各个国家安全机构。但这只是一个猜测。

然后,该法律就涉及到实质性犯罪。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不认为关于(实质性犯罪)有什么好说的,因为核心就是一条:就是不要做任何会惹恼中国共产党的事情就好了。细节都不重要,熟悉中国刑法的人大多数都会熟悉这些罪行。

该法关于其范围的规定引起了很多关注。第三十八条规定:“本法适用于所有特区以外的非特区永久居民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所犯的罪行。”我没有理由不让人按它字面意思来理解:它在主张对地球上每个人的域外管辖权。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规定使该法律的适用范围比大陆刑法更为广泛。根据大陆刑法,外国人对其(本法规定的犯罪)行为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除非【2020年7月2号 更正:“(a) 这种行为应受到至少三年监禁的惩罚,并且 (b) 这种行为在其所处的州构成犯罪。”】。《国家安全法》则没有这种限制。假设一位美国报纸专栏作家在专栏中主张西藏独立。【2020年7月2号 更正:“根据内地刑法,(这些专栏作家)并不承担责任。但是根据《国家安全法》,他们就要承担责任。”】如果您曾说过任何可能冒犯中共或香港当局的话,请远离香港。

这个条款也引了另一个问题。假设您是上述报纸专栏作家,您不是去香港,而是去北京。尽管您可能没有根据中共国刑法犯下任何罪行,但您却根据《国家安全法》犯了罪。要是香港当局要求大陆当局拘留您并将您遣送回香港呢?大陆当局会拒绝他们么?

管辖权-处理涉嫌犯罪的行为-是该法律的重要组成部分。第四十条规定,默认情况下,管辖权由香港当局掌握,但可以由大陆的维护国家安全办公室取消(在我们谈到第四十八项条款的时候会说到关于这方面更多的内容)。

审判应在公共场所进行,除非(您可能已经猜到了),(除非)当局基于国家机密,公共秩序或“其他情况”决定不公开进行审判的时候(第四十一条)。

第四十二条是关于保释的,与第五条中阐明的无罪推定原则相抵触:“除非法官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不会继续实施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否则不得给予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保释。” 换句话说,就是保释与否就在于寻求保释者是否去证明自己不会继续犯罪。

我们已经看到,该法将对国家安全案件的调查和起诉交由专门审查的机构处理,而这些专门机构则受到大陆当局的重大影响。现在我们讲讲裁决。第四十四条规定,行政长官应从暂委法官,特委法官, 裁判官,区域法院法官,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法官,上诉法庭法官,终审法院法官中指定法官审理国家安全类的案件。这种法官的任期为一年。

一般而言,国家安全案件应在裁判法院,区域法院,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进行审理,但正如我们将看到的那样,默认规则是可以被更改的。

第四十六条规定,司法部长可以决定某个案件是由陪审团审理,还是由三名法官组成的审理组审理。

第四十七条规定,每当香港法院遇到某个案件或证据材料是否涉及国家机密的问题时,行政长官的认证是具有结论性的。

第四十八条非常重要。它规定在香港境内设立一个特别维护国家安全办公室。该办公室是一个大陆机构,(例如)中联办,由大陆当局任命的大陆官员组成。它具有众多功能,包括至关重要的是“处理”国家安全案件的权力(第四十九条第四款)。只要中央人民政府批准,(维护国家安全办公室)对任何案件都具有管辖权(第五十五条)。然后,它可以根据中国的《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七条)将人送回中共国进行审理(我怀疑把这样的程序称之为“审判”,是过分的高抬了它),并在内地机构进行量刑。第五十六条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会选择提起诉讼的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会选择受理本案的法院。(需要明确的是,在每种情况下,该法律都明确涉及内地检察院和内地法院。)

让我们进一步来看看这个(维护国家安全)办公室和其人员的权力。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些出奇的东西。首先,第五十七条规定,对于(维护国家安全)办公室依照(国安)法采取的措施(这不是有意义的限定词),有关机关,组织和个人必须服从。无论办公室怎么说,您都必须这样做。其次(这里我基本上是在重新发布上一篇博客文章的内容),这里是第六十条。仔细观察:

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办公室及其工作人员依照本法在执行职务时所采取的行为,不受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管辖。

在执行任务期间,维护国家安全办公室签发的身份证件或证明文件的持有人以及持有人使用的物品(包括车辆)不得受到特区执法人员的检查、搜查或拘留。

换句话说,维护国家安全办公室及其人员不受香港法律约束。这是真正的纳粹秘密国家警察级的东西。意外的是:他们似乎也不受大陆法律约束。假设一名这样的办公室官员“在执勤过程中” 故意杀人。根据香港法律并不承担责任。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总该管用吧?不幸的是,仅在香港适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是《基本法》附件三中列出的法律,而《刑法》并未在(基本法附三中)列出。难以置信。维护国家安全办公室的官员似乎可以在自己的小小的无法无天的泡沫中四处走动。

结论:我首先解释了为什么我不会对实质性犯罪及其定义给予太多关注。我希望读者现在能理解其中的原因。重要的是机构和流程。语言只有在有能够使语言变得重要的机构时才重要。整个法律就是要避免这些机构的介入。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4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55609/ […]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