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6日CGTN采访武汉P4实验室之我见

作者:Diago

CGTN记者团2020年7月6日 16:24 来自 微博 weibo.com

【独家探访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没有得到许可,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武汉病毒所在疫情期间一度成为外媒炒作的焦点,CGTN@记者胡超 独家探访武汉病毒研究所内安全级别最高的P4实验室,负责人告诉记者:没有得到许可,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没有得到许可,里面的科研人员一滴水,一张纸片都拿不出来。 LCGTN记者团的微博视频

视频中提到: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坐落在武汉市市郊,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就位于这里。

记者胡超:这里的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有两种级别:P3和P4实验室。所谓P4实验室就是生物安全等级为4级的实验室,也是最高级别的实验室,对于许多人来说,它有一些神秘,那么它是什么样子?里面的人在做什么?我们现在就来看看。字母“P”代表病原体的英文Pathogen,“P”后面的数字越大,表示其研究的病原体危险程度越高。P4实验室代表这里是安全级别要求最高的区域,武汉这家实验室是全球为数不多的几个P4实验室之一。室验室主任向我们介绍了它的建成经过。

袁志明:2003年SARS的暴发也暴露出我们国家在公共卫生体系方面的一些薄弱,所以当时我们就启动了建设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

旁白:这个实验室的建设是中法合作项目,花了十五年时间完成,实验室最终在2018年正式投入使用。那为什么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呢?

袁志明:除了它的技术复杂之外,我们还要建立相关的一些管理体系,同时也还要培训相关的一些人员,才能保障这个实验室的安全运行,所以最终我们在2018年获得了国家活动资格的评审,表明了中国能够在自己的实验室当中开展烈性病毒的研究,表明我们中国的生物安全实验室体系初步建成。

旁白:只有经过严格的生物安全培训和训练,并通过考试获得资质的人员才有权获准进入P4实验室,作为访客,在经过身份及安全审核之后,在实验室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们进入了P4实验室,但根据这里的安全要求,但我们只能在外围环廊进行参观。

袁志明:就是为我们科学家开展科学研究提供一个安全的生物安全平台来保障我们的研究人员在研究病原的时候,不被他所研究的病原感染,同时能够阻止所研究的病毒泄漏到环境当中去,我们有复杂的供电系统,我们有空气过滤系统,我们有化学淋浴系统,有自动控制系统,有消防系统,还有我们的生命维持系统,所有这些系统就是保障什么呢?我们要形成一个负压的密封空间。

旁白:P4实验室主要用来研究烈性病毒,尤其是一些没有已知可治疗的药物或疫苗的烈性病毒。研究人员进入或者离开实验室的单向安全流程,通常需要半小时左右,里面的工作人员必须身着正压工作服,垂吊下来的管子用来提供呼吸空气。实验室的所有废弃物都会经过无害化处理及高温高压灭菌后才可送出及高温高压灭菌后才可送出。

袁志明:没有得到许可,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没有得到许可,一个科研人员连实验室的一滴水、一张纸片都拿不出来。所以有人说这个实验室里面,他们把实验动物去倒卖或者实验动物逃逸了,那是因为他对我们实验室的管理和运行不了解。

旁白:实验室每年都会进行全面的安全技术检查。P4实验室整体建设面积3000多平方米,核心区面积1000多平方米。

袁志明:实验上实验室就是两个盒子,外面的一个盒子和里面的一个盒子,普通的民众可能认为这个实验室就是一个黑匣子,但是你看了之后,你看看,我们这个实验室是一个非常开放透明的实验室,外面的人你也可以看到我,我这里面的人也可以看到外面。我们希望把它打造成国际的一个交流平台,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外国的科学家能够到我们的实验室工作。

旁白:同时,袁志明主任对于新冠病毒源自武汉实验室的说法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袁志明:实验室一直在合法、合规、安全运行,没有发生病原的泄漏和任何人员感染的情况任何一次传染病的流行和暴发都会引起民众的关注,因为对传染病的这种恐惧、无奈,加上对信息的不了解,所以很多民众就自然地把疫情和疫情区域所在的实验室联系起来,随着我们信息的了解的更多,对实验室的了解,这种谣言会慢慢地散去。

旁白:袁志明表示,阴谋论将实验室的研究者们置于巨大的压力之下,而他们却一直在不蹦迪余力地参与抗疫工作。

袁志明:我们所有的科技人员,尽管受了委屈和压力,还是一如既往的与病毒赛跑,全身心地投入到抗疫科研活动当中。动物模型的建立、疫苗的研制、抗血清的制备等方面的工作,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我们的试剂盒也获准进行生产和应用,抗病毒药物的筛选结果也纳入了诊疗方案当中。 旁白:袁志明同时表示,武汉病毒所研发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目前已经获批进入了三期临床试验,CGTN记者胡超武汉报道。]

那么这一段CGTN的采访视频中袁志明提到的内容有哪些问题呢?

1、关于“最终我们在2018年获得了国家活动资格的评审,表明了中国能够在自己的实验室当中开展烈性病毒的研究,表明我们中国的生物安全实验室体系初步建成。”,要知道中国在此前并没有P4实验室,所以也就不存在针对P4实验室的生物安全实验室管理体系,而在网上也查不到国际组织包括合作建设P4实验室的法国方面的验收与调试的信息,在一切都是零的中国,武汉P4实验室所谓在“2018年获得了国家活动资格的评审”,这种评审让人非常不安!尤其是在看了武汉P4实验室 :法国帮助建成后被“踢”开始末法媒爆中法武汉病毒实验室P4合作项目为何引发争议实验室生物安全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三篇文章之后,这种不安更是达到极致;

2、在提到“我们有复杂的供电系统,我们有空气过滤系统,我们有化学淋浴系统”时出现如下画面——

请注意图片中的“空调热供”的标志,请不要说这是吹毛求疵,一个世界最危险的生物实验室连空调供热管道的标识都能弄反了,那么对于袁志明所说的那些什么系统来保证是负压系统来说就是一个笑话,因为哪怕是对于普通的工业管道系统的标识都不应该出现这种错误,何况是一个关乎人类安危的P4实验室,先不说所谓的中国对于P4实验室资格的认定,对于任何一家通过ISO质量管理体系认证的企业来说,如果在质量管理体系的外审中出现这样的情节都是要开出最起码的轻微不合格项的吧?但是请注意,这是研究最危险的致命病毒的P4实验室! 由此推论对于武汉P4实验室所有用于保证可追溯的记录和文件来说,在连最起码的管道标识和记录都不合格的情况下,如何保证那些有毒有害垃圾、有毒有害污水及致命病毒的管理是严格可控和可追溯?!

3、关于“没有得到许可,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没有得到许可,一个科研人员连实验室的一滴水、一张纸片都拿不出来。”,这个句子可以这样引申:没有得到许可,不会对香港被抓的手足产生轮奸、猥亵、强奸和各种自杀死;没有得到许可,在中印边境的中共党卫军不会用狼牙棒对印军发动攻击;没有得到许可,镇压六四的士兵不会向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开枪。这样的排比可以继续引申到活摘器官和海航及其他中共企业在海外的大肆洗钱,没有得到许可的事情不等于不会发生,因为在中共的邪恶体制之下,任何罪恶在理论上不得到许可都不会发生,所以这不应该是武汉P4安全的理由;

4、关于“我们这个实验室是一个非常开放透明的实验室,外面的人你也可以看到我,我这里面的人也可以看到外面。”,我从中南坑走过,我可以看到中南坑里边的人,中南坑里边的人也能看到我,但我看不到中南坑最里边的人,这个道理是一样的,所以请袁志明主任不要拿这些来混淆视听。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艾格

7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