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开始觊觎不丹领土

编撰:Pearl(珍珠)、文宝Porsche、映兰轩、台湾荔枝, Lori文哒

近日,中共在全球环境基金(GEF)的网络会议上,反对不丹东部Trashigang地区的萨克腾(Sakteng)野生动物保护区的项目开发,另外CCP无中生有的提出了对该区域的领土所属要求,认为该“争议地区”属于中方。

尽管全球环境基金当场对中方的意见进行了记录,但是当场拒绝了CCP的主张,并批准了对该项目的资助。

全球环境基金是一家总部设在美国的全球机构,为环境领域的项目提供资金。不丹在该机构的代表为世界银行董事会执行董事AparnaSubramani,她也是一名国际会计准则官员,从2017年9月1日起,开始作为不丹、孟加拉国、印度和斯里兰卡在GEF的代表。

该基金过去主持的会议一向都很顺利,但因此次CCP突然提出对不丹的领土要求,让会议成为焦点。根据会议纪要,中方代表称,鉴于该保护区位于边境争议地区、已列入边界谈判议程,因此反对理事会的项目决定。

另一方面,印度、孟加拉国、不丹、马尔代夫、斯里兰卡等国选区的安理会成员,集体要求将不丹的意见反映如下:”不丹完全拒绝中国理事会成员的主张。萨克腾野生动物保护区是不丹不可分割的主权领土,在不丹和中国的边界讨论中,从未将其作为争议地区出现”。

不丹已经将上述立场,通过其驻新德里的大使馆向CCP转达。并称,如果在下一轮两国边界谈判中提出这一问题,廷布(不丹首都)将予以反驳。双方以前已经进行过24轮边界谈判。

CCP不顾历史真相,继续发表声明混淆视听,称”中国和不丹之间的边界从未划定。东段、中段和西段的争议由来已久,没有新的争议地区。中方始终主张通过谈判一揽子解决双方边界问题”。并故意在声明中提到“第三方不应该指责”,意在排除任何主持正义的力量(印度)参与此事,以方便它对小国进行随意霸凌。

但按照1984年至2016年的24轮边界谈判,争议地区只有北部、西部两个点,之后因独木桥边境对峙就没有再举行任何会议。

现在CCP突然在疫情期间再次提出荒唐的领土要求,印度人认为这就是故意挑事、开辟新战线。前印度驻中国大使、现在的中国研究所所长阿肖克-坎塔(Ashok K Kantha),告诉《印度快报》:”中国正在扩大对不丹的领土要求。萨克腾开发区根本不在两国联合勘测争议地区”;这是 “中国对不丹施压策略的一部分”。

前印度驻不丹大使V P Haran也对《印度快报》说:”这是一个令人惊讶的新发展。萨克腾或不丹东部的任何其他地区都没有争议。萨克腾距离中国边境有相当一段距离。只有两段边界存在争议:北部–帕萨姆隆和贾卡隆,西部–独龙和和一些毗邻地区。这两个地区分别于2013年和2015年进行了联合实地调查。”

编者观点

不丹是至今唯一未与中共国建交的十四个邻国之一。

不丹和印度的关系极为特殊,双方在外交、国防、经贸与科教等各领域都有着紧密联系。在国防安全方面,印度负责不丹的安全,并在不丹境内有驻军。

近日,发生摩擦的中印军队都开始从喜马拉雅边境争议地区撤离,希望平息紧张局势。

以上CCP提出的所谓领土问题,事实很清楚:两国进行过24轮边境谈判,进行过两次边境勘测,争议地区只限于北部的帕萨姆隆和贾卡隆、西部的独龙和和一些毗邻地区。萨克腾野生动物开发区,离中国边境有很远的距离,根本不在两个联合勘测的争议地区范围内。

CCP故意无中生有,提出无理要求。无外乎是想在置印度保护伞之下的不丹挑起事端,给印度脸色看,同时也想方设法抓住一切机会,制造一些轰动题材,转移来自美国和全世界关于病毒追责的夺命压力、和因为香港国安法引发的全球孤立讨伐声浪。这样的手段也多次被CCP所利用,例如朝鲜导弹试验,金正恩死亡等。

但殊不知,CCP继续四处树敌,非但不能转移正面战场的压力,反而引来更多背后的斥责声音。

当四面楚歌时,任何突发都可能成为压死中共的最后一根稻草。

参考链接:https://indianexpress.com/article/world/china-makes-new-claim-in-eastern-border-with-bhutan-6491875/lite/?__twitter_impression=true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