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捕人士收信合集(2)

整合:玄天生

抄写:拱卒

校对:Julia Win

信件来源:被捕人士收信部,可见、可公开的时间开始

图片来源:反送中文宣谷,封面:pixabay

【手足的话】2020.01.06

【手足的话】

和理非、勇武派:

多谢你哋一直继续支持我地依班被捕手足,你哋慨心意我哋收到晒,就算未来日子有几咁辛苦,希望你哋都唔好放弃。

我相信黎明一刻始终会来临,好快我哋可以再喺煲底下相见!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我哋会撑住: )

Stand with Hong Kong

Fight for freedom!

邵家臻

【2016年旺角暴动案华仔慨信】2020.01.07

我哋收到16年旺角暴动案华仔慨信,佢话好想多谢大家慨「和你写」圣诞卡,希望我哋将渠呢封信放上facebook,同香港人打下气,全文如下︰

*********************

给香港市民︰

你好呀!我喺2016年旺角暴动案慨华仔。我收到你哋慨圣诞卡,多谢你哋一直支持我哋一班2016年旺角暴动一班义士及反送中被捕者,多谢你哋心意,我哋收到,希望大家都要加油!继续抗争到底,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愿荣光归香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齐上齐落,一个都不能少。

喺度祝大家圣诞快乐,身体健康,2020年香港加油,抗争成功。反送中被捕者加油,唔好放弃!

华仔=)

2019/12/29

邵家臻

【还柙义士来鸿】一个观念,一个民族,一个香港(文:老汤)2020.01.08 .

如果要用一句话总结六月至今的事,那必然就是「香港民族捍卫生存空间的殊死斗争」。

什么是香港民族?首先就要搞清楚一个问题:什么是民族? 《想像的共同体》一书被很多读书只读标题,或者别有用心的家伙(笔者称之为非蠢即坏)曲解为「民族是想像出来的共同体」。辩护者有时也会堕入这种陷阱,然后努力列举出各种具体的事物反证不是想像出来的,例如共同语言,这个论据本身,引起更大的误会。

大家都知道,鹦鹉会学舌,美国有大学就有实验过,教导一只鹦鹉用英语与人沟通,实验非常成功。直至这只鹦鹉在30年后寿终正寝之前,它都能流利地用被教导的简单英语与实验人员互动。在它生命的最后一晚,还向实验人员道「Good night, I love you」。

民族论其最质朴、最凖确的定义,就是价值观同盟。价值观源于世界观,包括对古今中外一切人事的论断方式。中共之所以紧抓国民教育与中史科历史不放,原因就在于「中华民族史观」本身就带有世界观与价值观灌输的功能,价值观是人对万事万物论断方式的基础,称为「是非观」,这才是「共同语言」。表面上,你和蓝丝,黑警都讲广东话,好像有「共同语言」,事实上,任何一个有朋友的人都能了解到「共同语言」的另一重意义。

这个误会非常严重,一直以来我们习惯将说广东话的「香港人」都归纳成「真‧香港人」。顶多也就是港奸而已。但就如笔者之前提过的那样「大家都想香港好」,这句听起来无捻敌的common ground,只要深挖下去,就会发现大家所说的「香港」和「好」完全是两回事,前者的想像决定了后者的答案。对香港这个地方的想像落差,是世界观落差,引申出价值观落差,体现出是非观落差。当连「好」、「坏」、「对」、「错」、「是」、「非」、「黑」、「白」的定义都不一样,说「同一种语言」又如何呢?沟通得了么? NPC现象的NPC之所以是NPC,原因就在这里。

黄营的想像是,一个自立的、自为的、可以拥有自己的意志与选择的香港,因为只有这种条件之下,香港的公义与自由才有可能得到确保,不论是出于恐惧或思维禁锢或任何原因而用任何词语包装,真普选诉求的真实本质就是这么回事。我们想要的,是一个独立的,不受中共政治黑手干预的香港。

蓝营的想像刚好相反,不论动机是蠢或坏,他们的核心需求就是来自中共的直接干预。经济不好,就请中央发个政策打救;政局不稳,就该请老解出营平乱(老解是否愿意为此等贱民的愿望而孭镬又是另一回事了),就这一点而言,他们的想像,他们的共同体,并不属于香港,哪怕他们在香港出生,操纯正广东话,他也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他们所代表的,只有中国利益,中华民族的世界观,价值观,是非观,而非香港人的。

建制写手之所以对黄色经济圈大加挞伐,反映了「一个香港各自表述」的现实。蓝营所想像与代表的「中国香港」与黄营想像与代表的「独立香港」的对垒正式浮上水面,与邱腾华所说的刚好相反。在未来的经济寒冬之中,利字当头,一盘散沙的蓝色经济圈(如果还能称为圈的话)将会受到最彻底的洗荡,而黄色经济圈将凭借强大的团结力乘时而起。皆因这本质上就是两个民族在生存空间上以经济手段进行的殊死搏斗,蓝营的损失越惨重,它们的败亡本身就会为黄营提供越多的养分,越好的营商环境。

在民族斗争中,没有包容和尊重可言。难道众多被打压的教师与学生,各行各业因政见而受逼迫的手足,他们的教训还不够明显吗?黄蓝不只是政见,黑白也不只是良知,是两个民族之间的清晰边界,着此文的同时电台传来星火被指洗黑钱而遭冻结的消息,这就是民族斗争的现实。在敌人完全被消灭之前,没有人会,也没有人应该停手。没有斗争就没有胜利,没有胜利,就会失去一切。

PS 天气就如同时局一样恶寒,但只有挺过严冬的物种,才能看见春暖花开;只有撑过极端黑暗的人们,才可得见旭日初升。感激墙外写卡甚至亲身来声援的手足,你们的心意确实收到了,物资尚算充足,日子不算太难过,请大家放心。更感谢默默支持的本土新闻Joel Lau兄,以及同样操劳奔波的星火同盟。抗争支援各手足,会被港共政权盯上,原因显而易见。时局维艰,对于做实事的好人们,大家要好好记着,多多支持。至于抹黑诋毁的流言蜚语,大家则要多加提防,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19-12-2019 老汤

本地新闻

【狱中书简:决不虚作无声-陈健民教授】2020.01.09

岁末本是温柔的。过去我们一家人加上两对老友总爱在这个时间结伴同行,在丽江古城的客栈、长江三峡的游船、吴哥窟的古树旁等,围起来谈新年愿望:身体健康、出版顺利、早日普选……。今年平安夜我困在高墙内,只能钻进被窝,静静地听收音机播着Carpenter唱圣诞歌,温婉的歌声中淡淡哀愁。

惩教署体恤囚友佳节倍添乡愁,圣诞节加餸有鸡髀和甜柑。晚上回仓在那寒风凛冽的走廊上,有教会送来的礼包派发。看着那些朱古力、牛奶糖、薯片、饼干,大伙儿像小学生般雀跃。我深深体会到坐过监的人,能够在炎夏喝一杯冰水、寒冬一杯热咖啡、毋须隔着铁窗铁网看外面的风光,会是多么甘甜。

因为寄来的圣诞卡数量颇多,所方审查需时,我在节日过后才能一一细阅。 「我们没有把你遗忘。」许多市民以这句话作为开始,很是贴心。在狱中日子久了,没手机与人互动,会觉得写「书简」时,像站在川流不息的闹市中喃喃自语。但过去几个月许多人是流着血和泪过日子的,根本没心情过节,仍想起我们,怎不感动?

「看见中大烽烟四起,你定必忧心如焚。」卡中流露市民对警暴的愤慨,尤看不过眼攻打中大、理大时咄咄逼人。记得当晚有一个记者说:本应有一位教授会冲上前线,但他却在狱中。我亦想过多回,如果插着自由的翅膀,那晚会否飞到二号桥上,让爱与和平掷汽油弹?作为和理非的始作俑者,这是有点不可思议。但一位记者朋友来信说她曾追访一个女孩,在6月12日万般挣扎应否踏出马路参与占领。但吸了太多催泪烟和目睹太多手足被打爆头后,她渐渐从后方支援变成冲冲子,警察在西湾河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开实弹枪后,她便告诉自己再没有抗争的底线。如果没有高墙阻隔,我会像她般同样地「进化」吗?

「你们在雨伞运动播下的种子已经遍地开花,我希望你出狱时已是结果的季节,和大家在煲底见!」读到这些激励的说话,心里反而一阵悲凉。香港的民主发展受制于北京,当局回应这场运动的方法是加强打压而非政治改革。如果中国经济继续下滑,西方国家决心围堵、国内利益集团因经济受损而向习总逼宫,究竟他会将中国推向北朝鲜还是南韩、台湾的方向?

不过,无论是悲观或乐观,许多自称「废中」或「废老」的市民在卡中说,他们「在温水中被煮多年,终于在这场运动中醒觉。现在愿意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和勇不分、齐上齐落、抗争到底!」一位退休教授寄来的明信片,上面画的是一抹烟波中几根水草上的一点黄光,背面写上「燃灯的有您,还有小小萤火虫。」大家都掏出仅存的勇气顶着凛冽的北风,就像另一张卡所写:「我虽势弱言轻,决不虚作无声。」让我看到鼻子酸起来。

2019年12月29日

苹果日报:陈健民

【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2020.01.09

致各位亲爱的香港人︰

你好。因为一场流水革命,素未谋面的我们成了「手足」,亲切又温暖的称呼。运动由初夏走到寒冷的冬天,苦苦支撑的我也终于被迫停下了。有些想写封家书给我的家人,也给我各位在香港这个家居住的屋企人。今年是我20多年来唯一一年没有与家人过节,也没有与其他手足「仓底相见」,但并不算太清冷孤单。大家的支持和心意,我都收到了。无论是和你写Xmas卡、去荔枝角外声援,都是各位未有忘记被还柙手足的证明。

被捕接近两个月了,已经习惯了在监房的生活,但心仍然向往外面的自由世界。双层巴士、天星小轮、车仔面、斋啡、龙门冰室、新填地街、太子站,这些大家习以为常的,对我来说却是连看一眼都是奢侈。此刻才意识到我已由一个普通大学生,变成上庭时经过屯门公路也不自觉感到开心的阶下囚。

说来惭愧,我其实并不勇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过人之处。只是一个平日返工返学、临考试前才赶deadline开夜车温书的废青。没有太多智慧,也没有一往无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与觉悟。但转捩点永远也来得突然,令人措手不及。我认识的一个中学生被捕,且落案检控。他只有16岁,如此年幼,本应在球场上无忧无虑地打波的年纪,却在烟雾弥漫的街头奔波,最后被棍一下一下地打在身上。那天开始,我便不断地自责作为「和理非」的自己,也觉得不应再如此下去。比他年长的我,不应该在他身前保护他吗?

尽管如此,我,包括其他手足,其实也是「惊住做」吧。有谁不怕流血、受伤和被捕呢?只是大家也逃脱不了良心的责备,无法忽视作为香港人应负的那份责任而已。曾听说「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抗争得以长久持续,是因各位手足的智慧、创意及坚持。无论以什么方式都好,希望各位能继续以自己双手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我们不应再指望有救世主的出现,反而是依靠自身力量,尽力去达到成功的彼岸。

「习惯」是很可怕的,如温水煮蛙一般,最后那只青蛙便不懂得如何跳出去。请各位不要习惯了反常。官商乡黑勾结是反常的,无理使用暴力也是反常的。日放800枚催泪弹这些,更是荒谬至极。若要我选出代表2019年的词,「荒谬」一定是我的答案。无论是我的人生,还是我的家。我常常看自己左手手腕上的疤痕——那是被捕时上手铐留下的痕迹。那提醒着我,不要习惯。

虽然前景似乎不太乐观,我猜想我和其他被捕手足定必被一一清算,随时要花上三、五、七年在监房中,也赔上了自己的前途,但我此刻竟出奇地平静。我知道大家坚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这是梁烈士的遗愿,也是不少手足的愿望。但运动总有完结一日,若最后未能达成目标,也不是可以称之为「输」的。代表反抗不公、自由与爱的种子已经埋在了各人的心里,落地、生根、发芽。正如天琦在几年前也不一定预知到「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会被叫到街知巷闻;五年前在金钟桥上挂上「We will be back」,心灰意冷的人们也不知道五年后大家都真的回来了。原本我也是那绝望的其中一员,也想过抛下这城市不理,去别的地方,但五年之后的9.28,我站在同一个地方,激动得热泪盈眶的同时,也明白了一个道理——香港人并不善忘的,只要心中永存信念,就永远打不死,永远不会有输的一日。正如王家卫《一代宗师》里那句︰「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灯就有人,各位要坚持,直到看见希望的那天。

曾读过一篇文章说「光复香港前要先光复自己」。哲古华拉亦有云︰「革命最高、最终的理想,是使人摆脱异化,走向自由。」于我而言,两句亦有相同意思——提升自己,充实自己,令自己进步。拥有了更多学识与智慧,才有bargaining power去争取自己想要的。知识多了,手上可调配的资源多了,便会有话语权去为自己、为这世上的不公发声。之前有一句话常在抗争者之中流传︰「我虽人微言轻,决不虚作无声。」我是很欣赏那种勇气的,但并不想一直人微言轻。无论是生活,还是抗争,都需要持续的进步去维持。在此恳请各位手足,再悲愤痛心,再难挨都好,永不要放弃学习。当你能够自由地作出选择时,你已经拥有自由了。

最近收到了不少圣诞卡,它们在我床边陪伴我度过在惩教所的不少黑夜呢,连过往以为难捱又冰冷的床也似乎温暖了不少。进来之后作息也很正常,身体健康!

谢谢说要和妈妈一起在煲底见我的小妹妹,谢谢说想拥抱我一下的姨姨(嗯可以啊!),也谢谢为我寄来新闻提要(这个超正)的「解闷工厂小妹」和代手足寄来卡片的义工(你的字不丑啊,我很喜欢)。收到不少卡说他们也是受其他手足感动,发现港人并不是自私自利,是为自己所想、要守护的价值而不计成本地付出,因而愿意去做更多。这种互相传承、感染的情怀,正是我对脚下这片土地依依不舍、不愿放弃的原因。团结的香港人真的很美好、很可爱。

请各位手足保重自己,努力生存,反抗直到最后一刻。再也不能失去任何人,真的一个都不能少。和勇本是一家,别忘记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分化、不笃灰、不割席。

我常常幻想着、渴望着胜利来临的那一刻,能与各位在煲底下再次相拥重聚。不要灰心!我们各人定必也都在为那约定而努力着。

You are not alone. And 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

未来,街上见,山上见,煲底见。

2019年12月24日

编按:此为工党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收到被还柙手足的公开信,由张超雄代为投稿。

苹果日报:手足@stories behind the prison

【现实的「妥协」 -荔枝角还押手足阿爆】2020.01.11

现实的「妥协」

撰文︰还押荔枝角手足阿爆

在荔枝角七十多天真的很痛苦。如果人有免于听到歪理的自由。我深深感受到监狱困的不是你的肉身,而是你的灵魂。

轰炸式的废话、对于世界无力还击的妥协、偷换概念的技俩……都是这里的人爱用的方式或惯用的思考模式。对于所有不公义的事情,一句「世界系咁慨啦」简单解决所有事情,但是他们不是不动脑筋思考,只是用一个教为快捷方便的公式一概而论。

打个比方说,关于警暴问题,对于滥权、公权力是否过度使用、滥捕违反原则的问题,他们总是把概念偷换,反问美国警察对于黑人种族歧视的枪杀,或最近英国斩人案警方就地正法,相较香港警方的处事方式已经温和。香港警方只是驱赶,驱赶前已警告,警告后是不是立马已开真枪?

我会说,这是制度上的暴力。警察有权力,但没有适当使用,这不是有法可依,更不是单纯肉眼能见的街头上的暴力。

另外他们爱说这是他们的人生经历、所见所闻。因为我年纪比他们轻,我的见识不及他的广。我只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孩子,「世界就系咁慨啦」又会马上在嘴边出现。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或许岁月把他打磨得「老练」认为所有无力还击的事只好接受,被逼妥协。但是我希望他可以拾回掉了的东西– 良知。

其实我也害怕我会变成那个「他」,沦为社会机器的其中一员– 没意识。

我可以怎么办?

阿爆

30/12/2019

张超雄

【一位恳求手足唔好再搞法院却从不割席慨手足给大家的信】2020.01.11

致手足:

「手足,已经没有退路了,断正被判罪慨机率系100%」

作为仲被还押喺荔枝角收押所慨我,睇完哩句说话,当场哗咗一声,然后我拎咗俾其他手足睇,大家都不约而同咁哗咗一声。事实证明哩一句说话对我哋嚟讲实在唔能够承受,大大打击我哋求自由慨信心。简单嚟讲,「啋过你把口!!」

哩一句说话,系节录于一位手足慨「和你写」圣诞卡。先报告一下,至今为止,我已经收到超过2kg慨圣诞卡,实在太多。虽然我实在收到太多圣诞卡,但我都衷心感谢每一位手足慨心意。当然我每一张心意卡都细腻地咀嚼过。

好,入正题。如果我用普世慨逻辑同观点去评价手足哩一句说话,确实,这句话未免太过直接。 「可能打得甩呢?」被检控慨手足喃喃自语。咁凡事都要有啲希望慨,但重点唔系哩度,重点系点解呢位手足会如此断言呢?其实,唔难解答。答案在于今时今日慨司法制度,已经破坏咗法治。今时今日慨法律,今时今日慨法官,已经唔能够同冇资格审判我哋。哩个亦系哩位手足圣诞卡后段引伸慨说话。藏有4把刀,1把斧头或藏有2只汽油弹,都系用公安条例去审判,量刑21个月,相比起蓝丝伤人只判两个月,公义何在! ?

既然司法制度已经崩坏,咁我哋仲走上街头送头岂不是白痴?非也。我哋唔系白痴,我哋系超级白痴。生活系哩个极权统治的社会下,我哋唯有企出嚟;见到有手足活生生咁畀政治工具肆虐蹂躏,我哋冇办法唔走出嚟;新闻报道有手足因运动而付出生命,我哋更加要走出嚟!或者,每一次手足走出嚟,结果系飞娥扑火。就算手足被捕,被还押,被坐监,黑警依然滥捕滥暴,政府依然视之不理,中共依然当我哋白痴。但我想讲,就算失去金钱,失去一个大学学位,失去自由,我哋所做慨一切从来都唔会冇用,我哋每一次慨行动都有可能成为历史,影响后世!

可能抗争慨过程会稍微有点长,但毋庸置疑,我哋慨团结系连结住世世代代慨人,使至越嚟越多人企喺我哋良知哩边。生于乱世,便是抗争者。约定煲底见!

一位恳求手足唔好再搞法院却从不割席慨手足

5.1.2020

邵家臻

【集合好些还押年轻人说的及写来的话】2020.01.13

集合好些还押年轻人说的及写来的话:

– 睇新闻知道仲有好多人出嚟,「感觉没白费,有希望」

– 时时收到署名”解闷xxx”的市民来函,随附新闻剪报,「简直系天使」,好多谢

– 「保留贺卡数量有限制」,请大家多写信就好

– 在收押所外声援,晚十点请停叫口号,因「其他囚友要睡觉」

– 「会否后悔?不」

毛孟静

【来自壁屋惩教所Condom仔的信】【我根本放唔低出面】2020.01.14

各位香港人,手足:

呢封系来自壁屋惩教所慨信,呢封信可能迟咗啲,但都希望你哋慨圣诞同新年都过得好!其实我自己系希望圣诞同除夕大家都可以唞下,为慨系想你哋可以系普天同庆慨日子入面有快乐慨回忆。真心唔想你哋系咁慨日子都带着痛苦、怨恨同悲伤去过,好想好想你哋可以开开心心咁过节。虽然唔知而家你哋点谂同有咩计划,但系喺与世隔绝同只可以睇CCTVB慨环境下生活慨我系咁谂。节日对在囚人士嚟讲可以话同普通日子冇分别,但你哋唔同,你哋可以选择点样过节,所以我真系希望你哋可以开开心心咁过节,当系忙里偷闲、苦中作乐。

有两个地方希望你哋可以记住,系壁屋同励敬。除咗荔枝角,呢两个地方都有手足。可能我哋人数冇LCK(荔枝角收押所)咁多,所以你哋之前搞声援同「和你写」都以LCK为主;有可能只系因为你哋冇我哋number啦,所以冇寄信畀我哋。点都好啦,我并唔系想怪你哋,我只系怕你哋会唔记得、甚至唔知道呢两个地方有手足。在我立场,我唔系要人记住我系边个,我亦相信冇一位手足希望人哋记住渠系边个,但我哋只系怕你哋会唔记得我哋呢啲还柙人士,一班已经尽咗力慨手足。

有一样嘢希望大家知道,612真系帮咗我哋好多,无论系日用品、律师费定系保释金,渠哋都帮到足。真系好多谢612同埋好多谢你哋咁多位慨捐款,冇你哋都冇嗰八千几万!

最后,我想同你哋分享下我慨感受。系PUCI(壁屋惩教所)入面系唔主张甚至唔畀讲政治慨。我入到嚟之后我同自己讲,入咗嚟啦,冇嘢做到啦,当畀自己唞下啦,唔好谂咁多,系时候放低出面慨事系入面好好咁过。因为两个月前慨PUCI手足数量真系少之又少,喺同我一齐生活嗰班人入面系0(PUCI有两班还柙人士)。所以我一开始真系可以话冇提过政治嘢,而且呢度慨人都唔太关注新闻,好少会睇83台(无线新闻台)。

但有一次咁啱转到83台,见到啲冲突画面我嗰下真系忍唔住喊咗出嚟。本来我以为自己已经放低咗出面慨事,但当我见到呢啲画面会喊慨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其实根本放唔低出面,好想再出一分力,但无奈地我已经冇能为力,咩都做唔到,仲孭住条高院charge。睇到啲冲突画面,种种以前慨经历通通浮现返出嚟。唔知点解每次睇到呢啲画面都会想喊同好颓,我谂大概系我放唔低吧。

点都好啦,以后慨事靠你哋啦,要加油!我哋唔可以输亦冇嘢可以输,所以一定要赢!香港人加油! 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香港真系好靓,要好好守护香港,香港唔系中国!

Condom仔

2019年12月29日

(编按:此为工党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收到被还柙手足的公开信,由张超雄代为投稿。如有意回信,请寄到「中区立法会道一号立法会综合大楼1017室张超雄立法会议员办事处」,注明回覆给哪位手足,以及留低电话号码或其他联络方法,方便议办跟进。)

苹果日报

【来自壁屋还柙手足「condom仔」慨澄清】

【来自壁屋还柙手足「condom仔」慨澄清…😂😂😂】2月14日(由于回应,估放在同一页)

话说上个月中还柙壁屋慨手足「condom仔」写咗公开信出嚟,话放唔低出面,亦叫大家唔好忘记壁屋同埋其他监狱慨还柙手足。 「condom仔」事后收到一啲笔友慨回信,大家系咁叫佢唔好再叫自己做「condom」,因为手足唔系condom,不过「condom仔」话呢个笔名其实系一场误会,希望我哋帮手公开澄清下,因为渠每次回信都要澄清一次,就好似罚抄咁……

首先想多谢咁多位慨回信! 15-16写慨信我已经全部回晒啦,有回邮地址慨我已经直接回咗信,但冇回邮慨我就寄咗番张超雄立法会议员办事处,咁就要劳烦渠哋帮我将信寄返俾相关慨人了!

有样嘢我想交代番,其实我个名condom仔唔系因为我觉得自己入咗嚟之后系condom,而系我之前系一个group慨被支援编号系003,之后同啲admin熟咗,咁佢哋就话︰「003即系0.03啦,condom仔,哈哈!」其实一开始我都唔太钟意呢个名,但后来叫叫下又几顺口,咁我tg就改埋condom仔,从此我就叫自己做condom仔。识到新慨手足我都话︰「叫我condom仔就得:) 」仲有一个原因系因为喺呢场运动识我慨人都系叫我condom仔,咁我封公开信用condom仔呢个名慨话,渠哋就知道系我:) btw其实我全名系0.03 condom仔:) 所以希望你哋唔好误会!我绝对冇觉得自己系condom!千祈唔好误会!

另外,PUCI (壁屋惩教所) 慨手足开始都有信寄出嚟喇!你哋要睇吓呀!我哋1月24日听到有人2200喺PUCI出面大叫光时口号同新年快乐!好多谢你哋!特别系C打把声,好大好清呀!我哋各位PUCI手足祝你哋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光复香港! // 张超雄

【来自某还押手足的说话】2020年1月16日

来自某还押手足的说话

//话说呢排前线得番好小人,有时我真系好惊呢个系错觉定现实……如果行出来慨人又再小翻咁我地慨牺牲系咪会白费左? //

【在囚女手足给大家的话】2020年1月17日

早前去采望在囚女手足时,其中一位女手足托我向大家说一些话,内容如下:

被捕人士要知道,去法庭等上庭时可以要求庭警打两分钟电话,请好好善用!

香港人,在有限的时间、空间,可以有无限的想像。

林卓廷

【现在在囚手足约有120个】2020年1月17日

现在在囚手足约有120个,大部份在荔枝角收押所,但仍有少部份在其他院所。今日我就去赤柱监狱探两位在囚手足及3位在囚人士:

1,手足说,大家不用担心,在院所里面的生活基本上没有太多问题,只系心理上很孤独。

2,在赤柱的手足的扣押时间通常都比较长,有的是在八月尾已被扣押。他们较担心新来的手足的适应情况。

3,手足提醒大家不要失焦,不要捉鬼,这只会影响其他人不会再参与运动。

4,手足最担心大家灰心,外边的和里面的都是相连的,没有人是孤独地一个人面对的。大家要一齐行下去。

5,备注:我的《坐监记》不能从公务探访中入内,因为它跟公务无关。

邵家臻

【来自荔枝角某还押手足的信】2020年1月20日

各位睇紧依封信既手足,和理非,

我系其中一个还押喺荔枝角既抗争者,具实我一直都有去写信比大家讲下现时喺监狱既生活同情况,我地每一位手足都已经收到心意卡同圣诞卡啦,先感谢大家继续支持我哋,我哋看坚持到底!

不过近日收到好多外界朋友既消息,手足们喺度捉鬼,大家好似去到互不信任,分化,对立等等,更有传闻指有小队因为捉鬼问题而解散。我想大家退一步回想,行到今日为止,一直以泥我哋为左乜野而抗争?大家心里面一定有个答案,各位,如果继续以依个走势去行动,依一场革命又系同雨伞运动、鱼蛋革命一样失败告终,已经被自杀既义士沉冤未雪,被捕手足公义不能彰显,更坏唧事情随时有被秋后算账唧风险。

冇错,大家可能会谂有鬼混入,随时比人一网打尽,所计划唧做唔到,其实大家系冇得去惊,与其大家捉鬼,不如大家各有各做就算,依一刻先泥自乱阵脚,敌人要赢就好容易,抗争系要继续,勇武派行事一定要三思而行,和理非一定会为大家护航,但行事前要谂下目的,喺黄色经济圈情况下有冇必要去装修?装修唧人就算系鬼,冇人去和应自然知难而退。

曾经比人当做鬼被私了唧手足,可能大家会不甘心,但系唔好因为咁而放弃,本人曾经都试过比人误会,当我除左顶帽,渠地见我头发颜色就道歉XD,狗有好多野唔做得,有时候狗系扮唔到人,大家谂下有咩方法避免比自己手足误会啦。

小弟唧表达能力或者冇咁好,可能有人认为我讲唧野9唔搭8,但希望大家唔好再捉鬼、分化!行事前谂下目的, 惊既目标系要拉哂所有人,将我地分化、内哄、割席!我哋唔好比渠得逞。

接落泥既游行,大家试下唔好主动去装修,就好似6月至8月唧游行咁,冇需要装修商店, 睇下啲狗点分化我哋,对症下药,重创渠哋!希望大家认真去谂接落泥唧路,7个月唧抗争,唔好忘记初出泥唧原因!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还押中的抗争者

【来自流亡海外的抗争者来信】2020年1月20日

给流亡海外,即将上法庭、街上的香港人:

(特别是未成年、刚刚成年的人)

成长这回事,不像杯麺或微波炉

没办法「叮」一声,变成熟

历史告诉我们,不能强奸,

不能杀人

结果口齿伶俐的人互相攻击,这是现代的新型战争

没人发现自己的心在倘血

请了解自己心里的伤口,爱自己

不懂的话,去问自己的父母,

他们小时候为什么而哭。

请允许自己感到愤怒

97年生,流亡海外的香港人字

(最喜爱的歌是“we shall overcome”)

PS食少支烟,多喝水,记得睡觉,临睡前吾好睇新闻

2020年1月19日

立场新闻FB

【狱中书简】良知经济圈2020年1月22日

黄色经济圈冒起,谤亦随之。其中一种指摘是以政治立场渗入消费、加剧社会分化。但蓝黄对立,并非西方左右翼或者台湾蓝绿政治立场的差异,而是对「以谎言和暴力维持政权」的表态,是黑与白的良知抉择。既是这样,黄色经济圈和早已存在的「良心消费」(ethical consumption)是一脉相承,只不过以往消费者透过杯葛破坏环境或损害生产者权益的产品,或者购买环保或公平贸易的产品去表达一种信念,现在却把这种理念延伸至自由民主领域,是对暴政的日常抵抗。

受到良心消费运动的冲击,生产和服务领域曾产生巨大的变化,投入黄色经济圈的朋友亦可参考,首先是企业社会责任(CSR)的发展,传统CSR 是透过公司慈善捐款或组织员工做义工而进行,但较先进的CSR 则要求公司在采购、生产和销售过程都要注意环保、劳工权益和其他社会影响,那作为黄店应有什么社会责任?

第二是社会企业的出现。所谓社企,便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而成立的企业。传统社企有三种:其一是专为弱势手足提供就业机会;其二是直接为弱势群体提供价廉的用品和服务;其三是公司将所有盈利捐作慈善用途。新型的社企还尝试在生产或服务过程中传达先进的理念,提升弱势群体的自信,对抗歧视。香港会否出现完全为了推广民主理念、支援抗争者的就业、医疗、法律等需要的金黄色企业?

第三在投资方面,美国早年已有运动要求大学或大型慈善团体的固定基金(endowment fund)不能购买赌场、烟草或涉及南非(因其推行种族隔离政策)的股票。为了满足投资者对社会责任的关注,亦有一些如「绿色基金」的投资组合出现。此外亦有「社会天使」和「社会创投资金」以低息贷款或入股方式支持社企的成立。更有些人推动股东行动(shareholder activism),购买某些企业的股票后,出席其股东大会发言挑战公司的社会责任表现。

第四是通过「社会审核」来确定企业是否有履行社会责任。有些品牌会公布他们的生产工厂名单让公众或专业审计机构进行查验。亦有专门评核机构对宣称有机产品公平贸易、可持续捕鱼或伐木的公司进行评估,再以标签向消费者公示。这涉及到香港黄店标签的鉴定,如何避免鱼目混珠或误伤无辜。

没有公义怎会有真正和谐

由于篇幅所限,本文无法再介绍「良知经济圈」涉及的培训和公共政策,而作为一种抗争的手段,黄色经济面临的政治压力,是以往涉及环保或劳工权利等议题的企业不能比较。更不一样的是,只要香港实行民主,这种以消费抗议暴政的黄色经济圈相信亦会随之消散。

台北的紫藤庐曾经是党外人士聚集之地,今天不分蓝绿大家都在那里喝茶赏画。台湾在大选期间的确闹哄哄,但经历几次政党轮替后,大家都学懂尊重选举结果而在日常生活中与政治保持一点区隔。谁都想「人乐太平无事日,莺花无限日高眠」。特区政府天天卖广告叫人们珍惜香港、回复平静。但没有公义,又怎会有真正的和谐,不分蓝黄呢?

2020 年1 月12 日

陈健民

立场新闻

【罗湖惩教所探女手足】2020年1月22日

今日上午10:15至12:15去罗湖惩教所探女手足。虽然只得一个女村长毕慧芬是正式手足,但其余也是黄的。

1,女村长1月5日被囚友袭击,额头、肚都受伤,已经报警,可惜到今日才有警察到院所落口供。女村长现在身体仍然不适,瞓觉和去洗手间都有问题,希望能够去医院验伤或治疗。可惜罗湖惩教所只一味说院所内有医院和支援人员,外出验伤与否要由院所内的医护人员决定,结果到现在仍然不能外出验伤和治疗。女村长叮嘱我将事件向外公布,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关注。

2,禁书事件在罗湖惩教所的情况也一样。据了解苹果日报7月1日的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横页大海报也不准入监仓,逆权月历当然也是。如此政治审查,一定要反抗。

3,女监的设施和物资也有问题,例如个人物品如袜没有编Number,结果捞乱着,有欠卫生。

4,囚衣方面,女监是规定着长裤的,结果夏天太热,冬天太冻。难得惩教署说条裤是四季裤,一条裤着四季。

5,间中都听到有惩教职员称呼手足为曱甴,虽然是偶有发生,也请署方留意。

邵家臻

【表姐对表妹(还押手足)的家书】2020年1月22日

【表姐对表妹(还押手足)的家书】

表妹:

我以为……

我以为帮手转发认人POST就够……

我以为有齐中英文名身份证号码搵到律师就完成……

我以为有人处理紧就无事…….

我以为…….

直到当我喺网上见到妳被拘捕的一刻开始……

原来,所有事情都难以想像!!!

由被捕开始,到去搵律师、到警署去等、到医院、到要搜屋、到突然要上庭、到拒绝保释你要即时还押,一切都来得太快,根本消化不到,亦不知道怎样可以帮到你,怎样可以为你做决定。只有不断地问、不断地聆听、个脑不断地郁,因为好想可以为你准备得最好,好想你之后的所有事情都可以顺利,好想可以为你做多一点,再做多一点点。

我仍然记得,当上警车去上庭之前,你主动揽住我同我讲「OK呀,OK呀」,我同你讲「无事唧,今晚屋企见」,但原来呢个「屋企见」要唔知几耐之后先可以实现得到。

我仍然记得,你被铁链带住行的一刻,我唔能够上前同你一齐行帮你做遮挡,我只能默默地睇住你的背影离去…..

我仍然好记得当知道你要还押转身走果一刻,完全唔能够捉紧你,果一刻我心碎到一地都系………

之后的日子,每一日都有好多事情要协调与安排,每一次探你的时候,都要记低所有要传递的事,用尽可以睇电话的时间背熟所有要讲你知的事情,就好似学生时代临入考场前温书的状态;见完你之后,又要快快手将你的事好好记低再跟进,要求自己用尽所有的记忆力,好怕过程当中会有遗漏会有做得唔足够的时候,只系好想在外面安排的所有事情,不会将你推向更差的情况。

理智上每日都需要处理好多事,但心理状况是一塌糊涂的。完全不懂得怎去处理自己的心情,只知道难过,很难过,如果可以有一个人静下来的时间,只想望着地下,只想一句说话都不用说,只想世界都看不到我就够。明明这么大的一场运动,集结这么多的群众参与,但原来一旦被捕继而进入司法程序,就好似变到只是你阁下私人的事,眼看社会仍然生活如常,光怪陆离,人只想讲自己想讲的事,好似看不到周围所发生的。我终于明白什么叫CONDOM,什么是即弃。千丝万褛的心情,真的很复杂,亦沉殿不了,我很气忿为什么公义还没有彰显,我又很愧疚自己为什么不勇敢多一点,要让比自己年轻的人去争取本来我要去争取的事。

但是,无论是探望你也好,书信里的文字也好,你与其他手足都一样,先关心别人多于自己,先问及在外面亲朋的情况多于诉说你自己的事。你总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你的笑容总让人有种喜悦的心情。直到圣诞节前的「和你写」活动,呼吁写圣诞卡给还柙的手足,我觉得好似有种责任需要去做,于是我画了很多幅「日出」的画当作圣诞卡送给手足。过程当中,我突然明白到其实自己都可以成为别人的天使,纵然我并不认识手足们,但我完全明白进入司法程序后的一切,我很想让手足知道至小还有我会记挂你们。

天气冻了,你们吃得饱、穿得暖、睡得好吗? 纵然你们只能被动地接收不全面的资讯,但还是有人会记挂你们,想为你们再做多一点再做多一点,很想让你们知道,你们真的并不孤单。

真的,原来真的有很多人默默地做很多的事为你们走下去,真的有很多人用尽所有方法去为你们把关,真的有很多人仍然记得你们所付出的一切,只要转身一看,我们就在你背后支持着你。就如今晚的集会一样,我相信听到呢封信的人,会希望「手足好」多过「自己好」。你们在里面还柙,我们都在外面还柙,我们的心都是连在一起,在对抗高墙在捍卫公义。

今年的团年饭与开年饭或许你的座位留空了,不是因为看不见你而挂念你,而是打从心底里很想可以搬开玻璃,拿走电话,可以跟你自由地坐着相视而笑;说到有趣事时可以打你手臂,可以不用赶着15分钟内要把所有事说一遍,而到最后一分钟才醒觉仲有很多很多想跟你说的话。我相信,这些日子总会来临,因为你曾经跟我说,盼望并不是已看见之事,而是对「未见之事」心存希望及信心。我相信,我们定必可以「屋企见」。

表姐

邵家臻

【表妹(还押手足)给表姐的家书】2020年1月22日

【表妹(还押手足)给表姐的家书】

表姐:

多谢你由我出事后一直都陪住我屋企,尤其我妈妈,知道渠同我一样都好敏感好容易谂好多野,但我又好彩遗传到我老豆既理性,所以唔会太忧虑。真系好出奇地有平安,好大部份因为我教会同屋企人,让我感受唔系自己一个,亦感恩我由细到大都有学如何待人接物、去反省、去聆听、去安静、去感恩。我深信会再见,但要学忍耐、学等待。

喺依度唔会长期都处于喜乐状态,因为总会沉思,会谂野,尤其是担心你地;但确实地,每日既探访时间都系喜乐,所以每次都话OK,无讲大话,因为见到你地既开心已经盖过我果D忧心。

我知It’s OK to be sad, and I allow myself to be sad. 但我每次都会排解,会重新得力,依样好靠我信仰,因为我知人所不能控制既事太多,唯有靠上帝,有信心咁信渠会安排会计划。

我感恩因为依件事我可以知道我真系被好多爱去包围,感恩因为依件事我肯定自身价值亦肯定自己所持守既好多好多,所以我放心同安心。多谢你俾你生日愿望我,黑暗过后黎明将至,可以失望不能绝望。盼望,唔系讲紧已看见既事,而系对未见之事既信心同希望。 WILL SEE YOU SOON!

表妹

邵家臻

【社工给手足的话】2020年1月22日

【社工给手足的话】

八年前我们在街头相识,那时我刚刚毕业做外展社工,你是放学会在街上流连的小伙子。你从来不坏,是个善良的孩子,那段日子我们谈过很多心事、很多梦想、有时会谈到社会的事。我们谈过菜园村的事、占中的事,甚至少年犯被虐打的事。

谁也想不到的是有一天我不再是你的社工了,而我们现在是以手足相称,隔着玻璃,用尽力气的感受一同存在这十五分钟。在这十五分钟,你用身体示范给我看什么是「坚持」。

例如你会坚持探访时间是十五分钟,一分一秒都不能少,在此之前我从没想过30秒算是什么。直到探你,你被单独囚禁了,探访室内的通话器起初断断续续的失灵,我心中只想把握余下正常通话的时间,但是你会坚持向惩教人员要求补回30秒,即使从向他要求,被他质问,到争取成功,或者已经花多过30秒。我知道,在单独囚禁这段日子当中,这30秒是属于你的自由。

又例如你会坚持说一句「光复香港」。所有探访时透过通话器讲的话都会被录音,当我还未想通有什么可以说,有什么不可以说,探访时间已经结束,通话器自动失效。你站起来离开玻璃窗之前,用口形对我说「光复香港」,我用力不发出声音的回你一句「时代革命」,那一刻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坚定,无声胜有声,原来是这个意思。

探你以后我久久不能自已,作为一个社工,我希望能找到一种说法鼓励你,让你身处牢房仍能追求内心的自由,但我终究无法做到,见到在玻璃另一头的你泪流满面,原来对我很难,真的很难。我无法想像你多久没有和人谈话,也无法想像你将在里头独自渡过团年,而你的母亲将在外面渡过缺少了你的新年,最痛苦的是我无法梳理面前的你做错什么事要落得这个田地,香港人做错什么事要遭遇这样的苦难,这样的痛苦。

及至今天我仍然未找到答案,但我知道我们要做的是学习接受,接受身处这个城市,接受这是非常荒谬的时代,接受民主与公义正在离我们愈来愈远。最重要的是,接受,并谨记,用尽全力去反抗的你,丝毫没有做错,你仍然是当日在街头那个善良的孩子。

我希望学习你的坚持,再坚持多一点,我愿你再次自由的叫「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你的前社工,也是你的手足上

邵家臻

【女朋友给男手足的家书】2020年1月22日

【女朋友给男手足的家书】

大家好,距离上一次集会已经一个月有多喇。上次托左大会帮我读家书,今次再一次因为工作关系出席唔到,要再劳烦大会帮忙转达我慨谂法。今次可能会闷啲,比较多系我个人慨谂法。

好庆幸今日仍然有为数唔少慨同路人黎到声援,墙内慨男朋友同我讲返,听到你地上次叫口号同唱「荣光」,内心都好激动,甚至眼湿湿。而平安夜、除夕晚都有手足喺荔枝角门外叫口号,渠都系内心满足地入睡,迎接2020年。未来到底会迎来点慨将来,冇人会知道,但大家仍然有心去继续呢场运动,先会有希望。

还押时间长左,我地都渐渐开始习惯。或者学佢话斋,唔惯都要惯架喇。渠要适应里面慨生活,我要适应冇渠慨生活。一放假有时间就去探渠十五分钟,最唔惯慨,都仲系十五分钟过太快,同收信时间太耐,搞到好似有时差咁。

近日荔枝角多左手足出出入入,有部分系保释被拒,加入还押一份子;而另一部分就系高院保释成功,可以获得暂时慨自由。而渠(我男朋友),就系高院保释被拒慨其中一员。有几次渠同我讲有手足保到出黎,我都忍唔住好兴奋慨语气问返渠:「就系佢呀?同你同期数架?」然后换来渠强忍渐变暗淡慨目光,答:「系呀…」

亲爱的,你好坚强,我知道你好矛盾,眼见其他人保释到,自己都好想重获自由;更明白走到一个得一个,于是替对方开心。我唔知可以做啲咩,亦冇能力做啲好实质帮到你慨事,但我想讲你知,我喺度,喺我面前你唔需要死撑。任何对你有帮助的小细节我都想为你做到最好。你并不孤单,你有我,仲有auntie、你班兄弟,同一大班手足。

有啲事,做左好似冇乜用,看似对事情冇乜帮助。而我地永远无办法想像呢啲小事情所带来慨影响。好多事情都系由小至大,慢慢做起。之前提及惩教有一个认可物品list,家属只可以入list上物品俾佢地。而其中一样,系每星期可以入20包优之良品猪肉干。最近探渠,渠同我讲唔喜再入猪肉干,我问渠点解,渠答我:「优之良品,红慨。」我讲呢样野,好似好无聊,可能你地有部分人都响应左有粥食粥买左肉干黎食。但喺选择咁少慨情况下,喺里面慨渠都情愿放弃一个罕有福利,默默抗争。试问喺外面充满选择又自由慨我地,系咪可以做多少少,行多一步呢?

我并唔系叫大家个个上前线,亦唔系怪你地买优之良品肉干黎食。我想表达慨系,每个人都有自己角色,有自己擅长慨部分。和勇本是一家,好多勇武最初都系一个和理非;而渠依家默默变左个黄色经济圈慨和理非。我相信,只要每一个人都肯行多步,我地距离光复又近多左一步。

看似无用的事好多,并唔代表做左都无意义。系呀,我地黎左呢度声援,渠地都要喺墙内度坐,或者有人会问有乜分别姐?再次用渠信中文字作结,写于平安夜。

「外面有班手足报佳音,让我地知道我地并唔孤单,没有被忘记。锁得住肉身,但锁不住意志。听住外面呼喊慨口号,令我缅怀曾经与各位齐上齐落、出生入死慨时刻。我好荣幸能够成为79人当中其中一位,今晚会系我人生中最深刻最有意义慨平安夜,纵使我地已经知道大家慨名字样貌,提早认识对方,但我地仍期待将来一齐喺煲底除罩相认慨一刻。」

勿以「事」小而不为,可能就系因为你一个小小慨举动,可以为一个人内心带来好大慨变化。可能就因为多你一个人一分力量,为呢个世界、呢个政权带来少少改变。渠地慨命运,以至于香港慨命运,其实就喺我地手上。渠地面对住咁绝望慨环境都未放弃,我地又凭咩放弃呢?

对了,上次我话将大家连结埋一齐慨系「痛苦」。渠写信回我话唔系既,「爱」同「思念」都会连系起大家。若然系咁,希望今晚大家带住思念,将香港人爱慨声音传比渠地听。荔枝角好大的,旧翼未必听到,劳烦你哋了。

手足女朋友上

邵家臻

【手足,和你团年】 2020年1月23日

【还押手足给香港人的家书】

致所有手足:

黎明来到午夜时,光复晨曦无休止。日复一天又一天,作息重复又重复,于是我就把数公斤的「和你写」圣诞卡一字不漏地全部阅毕。真的,你们的每一字一句我都细腻地咀嚼过。每一个角落,每一口呼吸……啊!好像有点夸张了。

感谢你们每一位手足的关怀和支持。现时我身陷囹圄,实在不了解外界所发生的事。不管如何,我想跟大家说,我们从未放弃过。我不知道外界是否对暴力的议题感到有些敏感,甚至开始与暴力割席。我只想问大家,我们当初的原点是什么?我们又基于什么而走出来?我们当初以共同理念和目标而站出来,走上街头,如果因为在抗争的过程中出现了与自己期望不同的手法而割席,这不矛盾吗?我们害的是死物,我们被害的是生物。为良知而使用的武力,与为利欲而使用的暴力,是截然不同的。我问心无愧。

我可以告诉大家,这里的生活过得其实不太差,但心境状况却越来越差。对我来说,失去一个大学学位问题不大,但对我的家人来说却是伤心欲绝,断肠人在天涯,我也非常痛心家人的心痛。当然,我没有后悔过任何的结果。因此,手足你们的支援和声援都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令我们能够更加振作地挨下去。不论是数公斤的圣诞卡、6,000人集会声援、解闷工厂、星火或6·12或民权基金……

或许,有人会对我们或站在前线的手足有意见,但我希望大家明白我们身于乱世便是抗争者,就像《自游》歌词中的一句「向前行、不动荡、万人达到那一方、雨伞铺满世间一起去抵挡」。抗争运动已过半年,恳求大家坚守理念,实践「不割席、不分化、不笃灰」的宗旨,好吗?最后,煲底见!

一位在收押所含着泪却永不放弃的手足

邵家臻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