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酸羟氯喹和假新闻

硫酸羟氯喹在今年3月份已被世界多国研究证实其对新冠病人的疗效,但为什么在美国却迟迟不被允许用于新冠病毒的治疗?答案是各怀鬼胎的利益集团们为各自的目的联合打压此高功效的药物,而幕后黑手就是假新闻媒体,制药厂,利益相关的学者,卫生组织和反川普的利益集团。这直接导致13万美国人丧生,超过一兆美元的社会经济损失。

硫酸羟氯喹+阿奇霉素+锌的早期使用是终止新冠病毒传播的关键:

  • 弗拉基米尔-泽连科,一位纽约医生,研究了中韩两国405例60岁以上高风险新冠病人(患有其它基础疾病如: 糖尿病,哮喘,肥胖,高血压,或呼吸困难等)。对比没有使用使用羟氯喹+阿奇霉素的病人,此疗法有效降低了80%-90%的住院率和死亡率。对于高风险病人,存活率可达到99.3%。

泽连科医生于是给川普总统写了一封信,敦促总统发布行政令来全面铺开的羟氯喹的使用,但国家药监局迟迟不愿授权。川普总统于3月19日仍公开推介了羟氯喹,称其为改变局面的药物。 但就因川普总统的推介,反对派自此便将此药物的使用变成了一个政治议题,而不再是医学问题。

而本应给总统提供正确建议的国家过敏与传染病中心主席福齐却公开反对使用羟氯喹,转而推荐吉利德公司的瑞德西韦。同时,Youtube也不顾泽连科医生的反对,无故强行删除了他讲解羟氯喹疗效的视频。

  • 位于马赛的迪迪埃-拉乌尔教授,做了与泽连科医生类似的研究,但没有使用锌。他首先在一个小群体里使用了硫酸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发现医治疗效提高了50倍。之后他扩大试用范围至1061人,成功将死亡率控制在0.5%。尽管假新闻在大肆宣扬羟氯喹对心脏的危害,他没有观察到任何对心脏的毒性反应。

对此,反对派又迅速祭出了双盲测试的黄金法则来无效化泽连科医生和拉乌尔教授的研究结果。但泽连科医生和拉乌尔教授都基于人道原因拒绝在半数病人身上使用安慰剂,仅只为了做对比测试而耽误治疗。他们强调,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不能浪费几个月的时间走临床试验的程序,现有证据已经足以验证疗效。紧随其后,各地陆续出现了几十个试用报告都佐证了两位医生的治疗方式有效。

  • 纽约大学格鲁斯曼医学院在5月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对病人早期使用硫酸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有效降低了住院率。加入锌来辅助治疗,疗效更好。
  • 耶鲁的哈维-里施教授在“美国认识论日志”杂志上发表的题为“对早期未住院但有症状的高风险新冠病人使用羟氯喹是控制现下大流行病的关键“。文中列出了他的5份研究结果。

里施教授指出,当然使用随机的双盲临床测试最为理想。但因其耗时过久,且现在疫情严峻,他的结论是对于大多数非住院病人使用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再加上锌的使用,经验证是目前为止最好的治疗方法。拯救老弱病人不因新冠病毒丧命是所有医学工作者的责任。

  • 巴西的研究结果显示在病人感染头7天使用此疗法,住院率减少了4.6倍。巴西教授保罗-扎诺托的研究显示,不使用用此疗法的死亡率达41%,而使用此疗法的死亡率为0%。
  • 对底特律的2541个病例的回顾研究发现,对早期病人使用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有效降低了71%的死亡率。
  • 对马赛的3737个病例的回顾研究发现,对早期病人使用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有效降低了50%的死亡率,且无任何负面影响。
  • 另外一份汇总9国20份研究报告涉及105,040病例的 研究结果显示,不使用该疗法的病人死亡率是使用者的3倍。
  • 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高九三上医生也于7月3日在“内科医学”杂志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报告显示,对6493已验证的新冠病例的研究发现,羟氯喹可以减少47%的毒素,有效降低了住院病人的死亡率。
  • 密西根州亨利福特健康系统研究中心在7月3日发布在“国际传染病日志”杂志上的报告显示,在对2541病例的研究发现,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有效减低了71%的毒素水平。该研究院的教授马库斯-泽沃斯强调,对病人的早期使用此药物为关键。不要等到症状严重之后,才用药。

川普团队指出川普总统在几个月前就推介了此药物,也庆幸政府在几个月前已及时储备了足够的硫酸羟氯喹和阿奇霉素。。但就是因总统的推介,遭到了逢川必反的媒体和拜登团队的拼命打压,抹黑羟氯喹的疗效,散布恐惧和怀疑。这份亨利福特研究中心的报告是对此有力的反击。川普团队促请反川媒体及民主党不要以美国人的生命为为代价,抹黑羟氯喹。

主张羟氯喹无效甚至提高死亡率的研究报告的问题

  • 美国退伍军人医院统计报告称,使用羟氯喹的病人更容易死亡 –  但研究发现,该医院只对病入膏肓的病人使用了羟氯喹,而对比组则是状况已好转的病人。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美国退休军人事务部秘书长最终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在选取试用组病人上的问题。同时也承认该药对中青年人的疗效很好,更承认该药能够有效终止病况的发展。

后来又被证实,该院一位参与研究的人员接受了吉利德公司2.6亿美元的资助,而吉利德公司生产的瑞德西韦正是羟氯喹的竞争产品。那么该院为赞助商推出一份误导性的报告,也就不足为奇了。

拉乌尔教授对此评论道,现状是情绪取代了严谨的科学论证,造成了在科学问题上的错误行为。这份报告就是典型的未经严谨的科学论证的例证。

  • 5月22日发表在“柳叶刀医学杂志”刊登的研究报告 – 该文章作者声称他们有来自于世界各地医院的数据。该报告一经发布,立即遭到驳斥。

140位科学家,研究员,统计学家立即联署了一份对柳叶刀和该文作者的公开信,质疑数据的来源。一位调查员发现,该文数据提供者 – 斯则菲尔公司是由两位非科学专业人员管理,一位是科幻小说家和梦幻艺术家,另一位是模特兼活动主持。柳叶刀杂志对他们进行了调查之后,撤掉了这份文章。该杂志主编对纽约时报的记者承认,根本不应该刊登这篇文章。

但就是基于这样一份有问题的报告,WHO暂停了他们资助的羟氯喹的研究项目。

  • 牛津大学的“康复测试”报告 –  该研究也是在病人晚期才使用,使用剂量也过大(2400mg),且没有结合阿奇霉素使用。

拉乌尔教授研究了这份报告后指出,尽管这份研究有很多程序上的问题,但至少验证了羟羟氯喹对心脏没有任何毒副作用。仅两周前,关于羟氯喹导致心脏疾病而致死的言论还甚嚣尘上。但他们使用如此大剂量,也没有任何参与者出现心脏问题。

  • 4月,国家心肺血液研究中心开始试用羟氯喹,但只对已经入紧急状态的病人使用,而就此得出,该药虽无毒性, 但也无效的错误结论。FDA 也由此取消了羟氯喹在急诊室的使用权。国家卫生院也由此取消了对羟氯喹的研究项目

现在已有足够的证据显示,羟氯喹必须结合阿奇霉素使用(结合锌效果更佳),且必须在病状早期至住院头7天内使用方才有效。

这些错误结论是故意引误导还是工作疏忽

羟氯喹面试多年,价格低廉,制造销售这样的普通药物并不能让药厂获取暴利,而作为羟氯喹竞争产品-新研制的瑞德西韦因在专利期,可以高定价,药厂可牟取暴利。而推出瑞德西韦的制药厂吉利德“恰巧”是推出负面研究报告的牛津大学和WHO的大赞助商。 那么人们自然可以合理怀疑这些著名的机构是否被金钱收买而放弃了他们的廉洁?

而这些反川普的假新闻媒体的动机就更直接,就是要不择手段的将川普描绘成一个傻瓜。当川普为拯救数以万计的美国人免于丧命,而积极推介羟氯喹时,反对派则认为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攻击川普。

于是,各怀鬼胎的利益集团互相配合,共同 恶意打压羟氯喹的功效,压制对正面结论的报道,而对负面结论则大肆报道。 并使用虚假研究作为佐证来将羟氯喹拒之门外。

这些利益集团的只关注政治上得分和视听率的增加。没有对虚假研究做任何调查,或试图找出真相。致使十几万病人死亡,社会经济下滑,公司倒闭,失业率增加。

一切苦难本可以避免,但利益集团的贪婪已对美国社会造成了不可逆的损害。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雪山

+4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4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58914/ […]

0
Security
7 月 之前

灭赤匪

0
81301527
7 月 之前

一切苦难本可以避免,利益集团的贪婪已对美国社会造成了不可逆的损害。
做为一个普通人,我根据普通常识认定川普总统是对的,从路德先生那里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去买了硫酸羟氯喹药物,做为备用,做为预防用储备,感谢路德社路德先生

0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7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