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常会允许专项债合理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意味着什么?

作者:xmly(七角星)

本篇谈

1.国常会允许专项债合理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意味着什么?

中国政府网:国常会决定,在今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中安排一定额度,允许地方政府依法依规通过认购可转换债券等方式,探索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新途径,此次允许专项债合理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有四大关键点需要注意:

1.是优先支持具备可持续市场化经营能力的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增强其服务中小微企业、支持保就业能力。

2.是以支持补充资本金促改革、换机制,将中小银行完善治理、健全内控机制等作为支持补充资本金的重要条件。

3.是压实地方政府属地责任、银行及股东主体责任、金融管理部门监管责任,在全面清产核资、排查风险并依法依规严肃问责的前提下,一行一策稳妥推进补充资本金,地方也要充分挖掘其他资源潜力给予支持。

4.是加强监管和全过程审计监督,对专项债合理补充资本金建立市场化的到期及时退出机制,严防道德风险。

评:说人话总结:“地方政府通过发债借钱的方式,把借来的钱购买中小银行发的债变相把钱借给中小银行,中小银行之所以通过这种方式来融资借钱,原因就是部分中小银行没钱了存在风险,另外,就是通过市场渠道已经融不到钱了,所以才用这种地方政府兜底的方式,但在这么绕来绕去融资方式:“地方政府发债借钱–机构或个人购买地方政府发的债–地方政府再购买中小银行发的债—-中小银行从地方政府借到钱”,但最后买单的还是市场的个人,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最终受伤的还是沦落到个人韭菜上。”

解读第1小点 支撑具备可持续市场化经济能力中小银行补充资本说人话意思就是地方政府会兜底那些风险还算可以的中小银行,那就说明现在已经有部分中小银行风险已经很大了

之前审计署日前公布《国务院关于2019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显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方面,审计重点关注了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基层财政运转和金融风险防范化解情况。

审计署指出几个问题,其中一个关于银行账面问题就是:审计的10家中央金融机构2019年拨备后利润比上年增长6.87%,今年一季度末平均不良率1.43%,但未按期偿还贷款余额较去年同期增长8.26%,抽查的43家地方中小银行平均账面不良率2.48%,其中16家实际不良率超过账面值2倍说人话意思是去年中央金融机构的债务违约同比2018年增长8.26%,也就是意味着去年的中央金融机构已经实质性违约了,欠的钱都还不起,其中有16家银行不良贷款(把贷款按风险基础分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和损失五类,其中后三类合称为不良贷款。)超过银行帐上的钱的2倍,也就是意味着银行在放贷的时候审查不严格,会导致最后借款人还不起钱,那最后只能让银行兜底,实际银行的钱都是普通大众的钱,最终还是大众一起来兜底。

审计署还指出一个关于地方政府地方债的问题就是: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方面,审计18省及所辖36个市县发现,由于项目安排不合理或停止实施等,有503.67亿元新增专项债券资金未使用,其中132.3亿元闲置超过1年,还有10个地区违规举债或担保40.97亿元说人话的意思是政府由于对项目安排不合理,有503亿元财政下拨的专款专用的项目资金未使用,其中有26%的资金闲置超过1年,另外还有违规借贷40亿元。

从上面审计署指出的问题我们其实可以得到答案了,关于中小银行坏账,甚至有些中小银行的坏账都超过当前银行现金帐上的2倍,也就是为什么第一小点提出来的地方政府只能兜底那些银行坏账率还好的中小银行,对于风险很大的中小银行就只能放弃了,因为如果风险大的中小银行越来越多的话,政府发债借钱是有限的,不可能无限制兜底所有风险的中小银行。

另外就是地方政府的专项债利用不足,有些专项债未使用超过一年,那就刚好把这些钱暂时借给中小银行。

这些地方政府借钱给中小银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些中小银行继续帮助小微企业,保护住这些小微企业的就业岗位,侧面说明小微企业当面面临的运营成本高,又赚不到钱的局面,另一方面说明当前失业率是比较严重的,而且失业率是宏观经济中一个最重要的指标,没有之一,5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9%,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9%,比4月份上升0.1个百分点,1至5月份全国城镇就业与上年同期相比少增137万人。

解读第2小点支持补充资本金促改革、换机制,将中小银行完善治理、健全内控机制,说人话就是促进中小银行融资方式的改革,将中小银行的风险变成可以内部控制的机制,因为用政府的钱借给中小银行,本质上是可控制的。

解读第3小点一行一策稳妥推进补充资本金,地方政府也要充分挖掘其他资源潜力给予支持说人话意思就是实现一个银行一个政策,稳步推进地方政府借钱给中小银行,同时地方政府和中小银行股东也要想想其他办法来帮助中小银行来融资,帮助中小银行渡过难关。

解读第4小点专项债合理补充资本金建立市场化的到期及时退出机制,严防道德风险说人话意思就是探索以政府发债借钱给中小银行的方式怎样转变成把这些债券打包到金融市场去交易,也就是让市场的韭菜去接盘地方政府买中小银行的债,严防道德风险就是防止银行挤兑,防止银行还不起钱带给社会的次生灾害的意思。

从上面解读的四小点,大家应对这个地方政府发债买银行债的逻辑了,那为什么中小银行自己融不到资金呢?这就是上面提到的由于有部分中小银行坏账多,多到是这些银行现在账户上钱的两倍,可想而知,这些中小银行的风险有多大,大到连平常银行的融资渠道都融不到钱,还要让地方政府来帮他们兜底(但是实际也是民众一起兜底,因为地方政府发的债借的钱都是民间百姓暂时借给地方政府的)目前,我国中小银行数量有4000多家。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城商行和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65%和12.81%,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大型银行和股份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6.14%和13.44%。中小银行资本补充迫在眉睫,这是今年放水降准太猛了,超过4000家的中小存款类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已降至6%,从我国历史上以及发展中国家情况看,6%的存款准备金率是比较低的水平,即将接近历史最低点也就是我们存100元到银行,银行留6元给储户取现金,其他94元都会拿去放贷,银行也就是靠赚利息差赚钱的,借利息低的钱,贷给利息高的人,从而赚取中间利息差(说人话意思就是降准本质就是信贷宽松的过程,降准简单理解就是银行有更多钱可以用于放贷,当前的中小银行的准备金已经降到历史地位,也就是说明银行也很缺钱)。

除定向降准外,央行今年4月份将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0.72%下调至0.35%,这也是央行时隔12年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说人话意思就是银行能动用的钱都动用了,之前没有动用的钱也拿出来动用了。

据人民银行统计,5月15日,金融机构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为9.4%,2018年以来12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共释放长期资金约8万亿元。其中,2018年4次降准释放资金3.65万亿元,2019年5次降准释放资金2.7万亿元,2020年初至5月3次降准释放资金1.75万亿元。

去年和今年传闻银行出事例子稍微比较多如阳泉商业银行被传资金断裂引发市民挤兑,已查处造谣者?

这种谣传银行资金断裂的事并不是只有这一起,去年也有好几家银行被曝出问题,去年地方银行的流动性危机,光去年就有4家银行被接管或重组分别是 恒丰银行,包商银行、锦州银行、哈尔滨银行,也有两家河南伊川农村商业银行和辽宁省营口沿海银行出现储户挤兑潮,可以说银行的出现问题遭挤兑并不是个案,总体可以反映出中小型银行的风险正在加剧,从准备金率也可以看出银行确实是缺钱的,另外还有个新鲜事就是在年初的时候,浙江临海一银行储户定存一万元至少送一斤猪肉,当时的猪肉比较贵,所以银行也用这种方式来吸引存款,只能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最近跟银行储户挤兑有关系的新闻是 1.央行:开展大额现金管理试点对私账户管理起点为10万元,对公为50万,试点为期2年,2. 央行数字货币,未来几年内可能告别纸币。

一方面是银行出现问题的传言越来越多,另一方面,地方性政府发债也存在违约问题,2周前有一则新闻:青海省投被破产重整,20年来第一家海外债务违约的大型国企。

青海省投公告称,西宁中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公司提出的破产重整申请,青海省投是地方国有企业,实际控制人是青海省国资委,由于美元债付息逾期以及引发的交叉违约,2019年2月22日,青海省投未能如期兑付一笔总规模3亿美元、2020年到期的海外债券共计1087.5万美元的利息,虽然青海省投在压力之下于27日将利息打款,但由于这笔债券没有宽限期,已经构成违约,海外债务违约的三天后,青海省投在境内发行的2000万元“18青投PPN”也未能在到期日的2月25日兑付,再度违约,但连续两次小额债务违约,引发了这家地方国企的债务危机,也是20年来第一家海外债务违约的大型国企。

青海省投的债券也一度是“国企信仰”的代表,但多数债券持有人表示如果仅根据该公司资产状况,青海省投债券几乎没有投资价值,他们购买省投的债券是基于对政府兜底的判断,然而,这次接连的债务违约不断冲击这份“国企信仰”,而省投债违约的本质就是“亏损很大,赚不到钱,导致没办法偿还利息”

上个月也有一家 营口沿海5亿中票兑付存不确定性,营口沿海开发偿债资金落实及到位情况尚不明确,同时,公司即期债务规模较大,且盈利能力持续弱化,自身还款能力欠佳,公司对“15营口沿海MTN001”的偿付能力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说人话也就是公司欠很多钱,又赚不到钱,赚钱的能力越来愈弱,所以导致没钱还款。

股权结构上,辽宁(营口)沿海产业基地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股95.37%,而后者由辽宁(营口)沿海产业基地国有资产监管局100%持股,值得注意的是,营口沿海开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银保监会融资平台名录中

我们在来看下近3年 中国企业违约情况

上图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企业离岸美元债违约额同比增加150%,已经超过2019年全年违约的总额。

从违约原因看,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偿债资金来源减少,包括主营业务下滑、收入回款情况较差,财务费用上升,加上疫情影响,导致现金净流入大幅减少,同时,受限资产占比较高,资产变现能力弱,再融资空间有限,且面临控股权变更风险,第二,偿债压力提升,一方面,随着规模扩张,有息负债快速增长,另一方面,流动负债占比较高,其中债券融资以中短期限为主,滚续或偿付压力大。第三,负面事件不断。包括司法纠纷、债务欠息、公司治理不善等负面事件,使得信用等级下调,再融资成本升高,而资产冻结进一步加大再融资难度,说人话总结就是当前企业赚美元的能力变弱,另一方面看出美元债借新还旧的能力减弱了,也就是国外的公司不想借钱给中国的企业了。

当前不管是中小银行还是地方政府的发债都面临,借钱难和违约的问题,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就要尽量守住自己的财富,总理都在说要政府带头过紧日子,不知道有多少人听进去了,未来珍惜工作机会,节衣缩食,好好活着!在活着的过程中发现机会,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