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九)郭先生谈关于英雄科学家 :我下决心想救的在国内的人,你一个也挡不住!

文谔整理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精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2020年4月30日郭先生说:会超过一百个比他还牛的人(中共病毒实验室的科学家)会到达美国。记住我郭文贵说的话。……我三年前,我三年前就说过,我去年也说过,现在也说过,我想在国内救的人,我下定决心的你一个也挡不住。你一个都挡不住,你信不信!

2020年4月22日
三年来多少人问我:文贵,我能做点儿什么?我都是一句话:传播爆料,在你安全情况下。包括国内所有,包括我们的大校,包括这个我们刚刚到达欧洲(武汉P4)实验室的,我们的这位先生。

从他找我,从他跟我联系,我从来没说过:你把实验室的事儿告诉我吧,你给我透露点。我从来没有。包括大校,我没有一次问过说,你能不能给我点儿情报,你能不能,我从来没有。我没要求过一个战友去做什么事情。这就是我对我老娘的承诺,也是对爆料革命的承诺。

2020年4月27日
YouTube、推特、Facebook靠广告生存,微信靠啥生存?是靠着它微信是举世无双的,包括阿里巴巴,阿里巴巴的蚂蚁金服和腾讯的网上支付,手机支付,这是他核心的,然后是视频。但是记住,最核心的价值是他们都没做到,打赏功能。
……
我告诉大家,这(G币)将改变所有的游戏规则,就是当你有情报的时候,它会变成钱。
……
当你发这个视频,比如说你发现在武汉武汉霹雳馆石正丽和王岐山见面了。你吧唧你把这个你挂到前面去,你只挂你拍到的一分钟,你拍了10分钟左右 ,说战友们我看到了王岐山和石正丽,还有王延轶,他在这说话了。比如说有个战友站出来说,我是在P3实验室,香港P3实验室是全世界最高级的之一,香港P3实验室全世界最高级的之一,比武汉实验室还牛,里面是聚集全世界人才。那里边某个人,大领导和王岐山有关系,你挂出来,你推出去,就像咱那个文一样,是吧?那个文啊那个文,出去了。我看了,我郭文贵看了,哎吆,这个谁发的啊小皮匠发的,卡丽熙发的,我觉得你太牛,我给你点1000个金币,这1000个金币。

2020年4月30日
今天的直播我知道谁会看?共产党!现在文贵要给所有现在正在看直播的共产党员们跟你们聊两句,我跟你们聊两句。所有的灭爆小组,还有刚刚成立的中共中央紧急事件疫情小组,针对的就是我们爆料革命。包括昨天你们去青岛的人,去香港的人,你们知道你们已经输了,你们赢不了,是吧?我说过我要做到的我就会做到,历史会给我们答案,很快会给我们答案。

我在未来的三周内我会告诉你这件事情,会让你共产党撒谎、欺骗全世界死的有多惨!我说到做到。我再次告诉你灭爆小组的人,还有所有紧急事件小组的人,昨天你们去这些人家里面威胁他们,弄得家里鸡飞狗跳,哭声一片。包括让他们家人,给班农、给我们发威胁信,发Email,还想弄人身炸弹来搞我们,威胁我们,包括你们现在要把某些人定成神经病,你以为你定成神经病就定成神经病了,这么大的美国和世界,定成神经病爆料就不管用了?郭文贵还给你定成神经…,大家还记得吗?郭文贵曾经被共产党定为有神经病,你们忘了郭三邪、郭三秒、郭骗子,而且是好多时候说我神经有问题。大家还记得吗?凡是说共产党真话的,他大爷的就定成神经病,你这个王八蛋共产党,你黑到家了,你、你low到家了。

我三天前就告诉美国的团队,我说当这位先生到达美国的时候,共产党一定让他家人出来说,这家伙神经病,说话都不可信。共产党你能不能长点屁脸?孙力军抓了,孟建柱完了,王岐山完了,你们能不能长点屁脸?你大爷来的,你low死了你。啊!凡是说你的真相都是神经病,郭文贵神经病。你真是、你想想这个天底下真可怜。你能想到一个统治中国的共产党政府能那么不要脸,比我们老家那个村里边骂人的人都low。除了撒谎、骗、造假,你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会呀!就是造假。头两天美国某些部门给我说,估计他们会怎么办?我把我、我把所有的、我说他们的行动方案从前天、昨天到现在没有一样能超出我预测范围之内的。
……
那位先生的一家人的能在你的虎口底下,围着一帮人的情况下能离开你们,知道我的在国内的潜伏的力量了吧;私人飞机能在你眼皮底下能飞开,知道我们潜伏的力量了吧;我们另外的人能在你眼皮底下在我几十个人的护驾情况下轻松的离开了你控制的境域,我就不说透了吧?你能做到吗?共产党,你吹狼蛋啊你。我跟你共产党这些家伙说一下,所有这些背后运作的人几乎百分之百我都没见过,都是我们战友,这就是爆料革命的力量。我能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把战友凝聚在一起,拯救任何战友,你不服你放马过来。

所以是我说,共产党平爆小组,我再告诉你我今天一开始说的几句话。人已经到美国了,你弄不回去了。你让他们家人把他说成神经病,你试试看,是美国人信你的还是信我们的。第三,会超过一百个比他还牛的人会到达美国。记住我郭文贵说的话。
……
你开动你所有的大外宣机器,情报机构,你把这些人造成都是神经病,都是说谎的,甚至是性无能,是吧?然后还要陷害班农,然后要拿什么自杀炸弹去,要去炸班农去。我要告诉你,警告你,我知道你在听我直播呢。听懂中文的听不懂中文的,我告诉你一句话,你曾经告诉过所有的人,一个是要拿自杀炸弹去炸死班农,炸死郭文贵还有路德。这是你的另一半说的吧。第二个人,你的妻子去告了所谓的…,到安全部。安全部告诉你妻子说:“只要让你们能到美国,到达美国接近郭文贵,接近路德,接近班农,把他们干掉,你们就是民族的英雄。”这都是你们说的吧。他有录音。还有一个,说:“你们要能把郭文贵给接近干掉,这个国家民族你们就拯救了。”这都是你们说的话,这人都在这儿呢。

我也跟你预告一声,所有来的这些人,灭爆小组的人,很快就会在美国国会山进行秘密听证。你挡得住么?有本事来杀他来呀,来呀!这几天你们抓疯了。

我三年前,我三年前就说过,我去年也说过,现在也说过,我想在国内救的人,我下定决心的你一个也挡不住。你一个都挡不住,你信不信!

我再告诉你们,共产党灭爆小组,没有一个美国政府参与这事儿。历史会给你答案。这是美国的悲哀,就这个国家它太慢了。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我不是要撇清啥关系。你说我CIA,我就CIA;你说我FBI,我就是FBI,能咋地?但是我跟他们真的半毛钱关系没有。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历史会给你答案。包括这几天,这几个人出来的,我可以告诉你,我之所以不接受美国CIA、FBI的支持,就是因为我们可以做到,我们有战友。我们爆料革命如果在美国,仰仗或者以CIA、FBI为背景,我们会死的更惨。因为,当你去仰仗倚靠别人的时候,别人就会对你有所求,当你永远不能满足所求的时候,他就可能是你的敌人。
……
我们可以说是在,差点说露。在那个城市 50个人以上我把他弄上飞机,我能让他离开那里,能到达美国,我能让人离开到达欧洲。我告诉你日本国,我公开告诉你,别看安倍盼着习近平盼着共产党,我要让人去日本你一个都挡不住。你们也知道过去3年多少人去了台湾,是吧?太容易了是吧?你能挡的住吗?你要把所有中国你怀疑人都抓起来,那你的监狱就成了公民,看监狱的人就奴才,就成犯罪份子。

2020年5月2日
第二个这两天热闹的不得了,说跑到欧洲的是石正丽,我告诉大家你们太小看文贵和爆料革命了,啥时候了还谈石正丽呢?轮得着她吗?石正丽要跑来,我们连一个早餐都不会让她免费吃,因为她的级别太低了,她起的作用太小了,有用吗?没用,你们太小看我们爆料革命了,还猜什么石正丽,还有孙力军。

怎么可能战友们…怎么可能呢?战友们呐!怎么可能啊!怎么可能?
……
哎呀…石正丽出来。你太小看爆料革命了,石正丽来能干啥?她能干啥?石正丽不是最关键的,比石正丽关键我都说过,他都不是出来了吗?

过去这几天所有的经历,未来你们走着看啊,都会有路德的视频作证。路德这个人守规矩,我说你不露他就不露。但路德都记录了历史。当你们看历史的时候就像看大片一样,绝对超过大片,所有电影里边的美女、007、总统、军队、生化战争啊、拯救世界啊、巨大的钱啊、FBI、CIA啊、中国的特工啊、全世界拯救啊,所有好莱坞这些元素,除了没有那个性、黄色以外几乎全有了,全有了。不过现在这里边也挺黄,包括什么同性恋、性无能都出来了,嘿嘿。哎呦,这真的我又爆料了。不是路德啊,你们可别误会啊,路德可不是,路德现在舔舌头呢,他可想了。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大片,真的是大片。而且路德这个脑袋他是真大,我为啥说他是个天才啊,我都没想起来,诶,他想起来了,用视频记录下来,当事人每天,这个好!所以未来你们可以看,但是第一产权归我们这个平台有啊。

石正丽,她算个鸟!她是小小的鸟。我现在要说给香港的,叫P3实验室,你们听着,我知道,Marik、Dr. Peng,Mark Rui,你在这块听着呢,我知道你在。还有中国的所有的卫生防控系统,还有武汉冠状病毒的紧急中心,还有灭爆小组,你都在听,我都知道。我现在正式的告诉你,全世界很多人,老百姓不知道,香港P3实验室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严格讲Top 1,谦虚点讲Top 3,最高的,最高级的国际级的,冠状病毒病菌实验室。大家要搞明白一个概念啊,大家很多战友不了解,什么叫P3、P4实验室?就是世界WHO认可的,官方认可并且你要接受WHO监督,你的领导机构就是WHO,监督某个地区的传染病和流行病或者整个生物发展平衡,或者防止生化武器的,这是一个世界联合国的官方机构。它的爹、它的祖宗、它的老板、上管机构就叫WHO。WHO原来叫什么?陈冯富珍当老大,后来交给了今天的谭书记谭德赛。谭德赛千万别忘了,这俩人千万别忘了啊,谭德赛、陈冯富珍,包括香港今天的P3实验室,Dr. Peng还有Marik等4人,全部是国际共产联盟的中心会员。

这些共产主义联盟只有一个敌人,美利坚合众国,或者说白人!这几个香港实验室的老大、老二、老三全来自哪里?Sri Lanka斯里兰卡,全是共产主义绝对的极端主义者。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干掉美国,干掉白人!现在美国真的没搞明白、真的没搞明白,战友们。就刚才这两位元首,吓得自己都不行了,为什么?他到现在都难以相信,只要他看到这个文件以后、看到人他傻了,傻了,真吓傻了!他待在家里两三周了,旁边都在死人,他到现在还没闹明白什么情况。你们别以为你们搞明白了,世界上最明白、最聪明的就是爆料革命战友,一点不夸张。香港P3实验室这几个人,是共产党的绝对给拿下的,WHO在亚洲的、在世界上的最高级的冠状病毒技术、能力、监督和权力的实验室。

但是,就在武汉P4实验室冠状病毒发生之后,他们得到了消息,人传人,40个人被感染甚至更多。整个香港实验室,就是代表国际上也就是我们整个人类的,我们每个国家都付钱,让它帮我们看着不要有病毒传染、不允许人发展生化病毒的这么一个地方,官方机构,就是我们的监督者,严格讲是我们的嗓子,我们的安全、生化的保镖,选择了闭嘴。并且威胁当事人不要跨过红线,你要是敢跨过红线,你怎么着怎么着。这就说明了,如果没有鬼,你为啥让人家闭嘴?如果没有鬼,你为啥威胁人家?如果是你真正的没有鬼,你是代表WHO、全世界包括美国、欧洲的,。你应该通知相关国家,这都是你的股东,都给你付钱的,说我们发现了武汉冠状病毒人传人。不但如此,谭德赛找了香港Dr. Peng,还有他老二Marick,站在台前跟谭德塞讲话,说这个是完全来自自然的,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不会人传人。你不但没有通告危险,你还欺骗了美国和全世界,包括我们中国人,说这个不是人传人,而且来自于自然。你不仅仅要进监狱,你要受到全人类的审判。

你们在斯里兰卡的交易和你们账户上家人拥有的超额资产和房子,一定会被我们暴露出来。包括你玩什么同性恋,都有可能啊,你们玩同性恋。霸占整个香港P3实验室,和林郑月娥在香港理工大学这种完全是犯罪集团的勾搭,和共产党的勾搭,和像那几个……不能说,说漏了呵呵……喝口水……说着说着就激动了这个……哎呀不行不行。

……
然后战友们,我给香港、北京的你们记住,你们别忘了你绑架我们这些离开的这几个关键的武汉实验室和香港的实验室的朋友,我告诉你,你们的家人、你们的私生女、你们的钱全在国外,如果你们要敢做过分的事情,你看我们怎么对付你们! 我再告诉你,99.99%的共产党员都是好人,我们恨的就是那么几个不超过一百个家庭。

如果现在还有人说,像昨天你们知道班农先生为啥没在战斗室吗?我可以告诉你,班农先生前天,一个多么伟大的人物,一个美国人,他来到了,来到这、来到这,来到这和一个到了美国的来自实验室的人见面。班农先生是什么身份啊?啥身份呐?这个中间我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来自中国的,一个来自美国的,说Miles你只要把班农先生,还有即将这个你安排见面检察官,还有情报部门的这个会议取消,什么都可以谈。来自最高的人物,家人代表,我说你觉得我能跟你谈吗?我跟你谈我的战友会把我吃了。

但是大家别忘了,班农是冒着多大的险,谁知道来自实验室的人身上有没有病毒啊?昨天就来了。昨天就一整天,所以战斗室第一次没有班农。就这么谈,谈到下午,班农先生说,就在我在的这个地方就有班农家的房子,班农先生说“我不要回去住,我不要把家人给传染上。”哎呦,你看这班农,这就是一个伟大的班农。中国的常委有一个人会开着车几个小时?从华盛顿去见一个从实验室刚逃出来的一个人——甚至被感染上病毒。

结果谈完以后,咱们那个办公室防弹玻璃那个里边,现在毕竟整个曼哈顿是隔离状态呀。结果跟他来的要参与谈判的,那个美国的未来的牛人——也是我们这位实验室逃出来的这位战友的偶像、多年的偶像,就坐在他对面了。你看看这了得了吗?

人家要来之前,人家会打电话,他老婆说“你去哪?”他说我去见这个人。美国人这个是很严肃的,他老婆说“你可以见他,你不要回来了。我们跟孩子不能跟你冒这个险。”那就可以离婚了都可能。他就给我发信息,说“Miles,你要告诉我,我到底应不应该去,这事太大了。我家人这么威胁我。到底有没有安全风险问题?”我说“这答案非常好呀。当然有风险啊,当然影响你安全呀。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全美国现在安全吗?可全美国面临着死亡,而且时时刻刻曼哈顿还在死人。”我说“这个人可能让美国人停止死亡,拯救全美国、全世界。你到底选择那一条呢?”

他说“不要再这么说我了,你跟我老婆一样,你在虐待我。I am go.”去了。跟着班农他们谈了一天,就吃了个披萨,因为曼哈顿连个餐厅都没有,真的连个餐厅都没有。最后开完会了,班农先生说:“我不要去回家了,我要睡在办公室。我不要感染别人。”你看这个人伟大不?那个人去找了他曼哈顿的一个公寓回去住了,告诉他老婆“我三周内不回家。”他家在上州有大房子。你看看这个美国人,你看看这个最牛最牛的人,为了拯救中国人,为了拯救全美国,这个无私和奉献,谁有啊?

结果是共产党在那块现在准备好,把这些人搞成“神经病”、“他是骗子”、“他是神经病”,如何如何,“抑郁症”,都已经准备好了。所以听我直播的灭爆小组还有共产党你们的CDC,我告诉你,你想干啥,我们都清楚。你啥也搞不成。我能把人从你嘴里边掏出来,到这来,到欧洲去。我还能掏出来,你信不信?还是那句话,莘县阳谷县搭县,咱们走着看。信不信?不信,不服,走着看吧。

当然了,出来的战友哭天嚎地的,家人被抓了,家人被威胁啦,如何如何的,回来吧、党和国家要信任。我就告诉他一句话,如果到达了美国,你还在为家人这感情所威胁,你必死无疑。只有一条,不要跟他们联系。或者联系,他们的生死跟你没半毛钱关系。这就是我告诉这几个出来的人,如果你还想惦记着你国内的家人,那你必败、必输、必死无疑。

就象郭文贵一样,2015年你们看到我那张照片。我说我现在开始我一生最重要的,灭共——我的理想,开始行动。从那天起,过去的郭文贵已经没了。任何生死都不能左右我的感情,都不能绑架我,任何利益、任何目标都不可能。我只有一个目标,当一个人你又想这个,又想那个的时候,这事就完了。
……
注意香港P3实验室,它是世界上冠状病毒最牛的实验室,这个实验室里最牛的前几个人,全是共产主义极端主义者,而且是共产党绝对控制的。而且是WHO昨天知道这个人已经到我们美国来了到澳洲来了,大家知道世卫组织干什么了吗?在英国BBC采访,呼吁全世界让中国接受全世界调查。你大爷的你,猪都不会相信你们这个话,没有我们把这个实验室的秘密和证据带出来,你WHO你会呼吁让中共接受调查吗?你这些王八蛋,你就是犯罪组织。

2020年5月21日
未来啊让我们的科学家、英雄站出来说,从她开始跟我们联系,到现在到我直播前一个小时发生的事。我告诉她共产党会做什么,你们会说什么,要有一件事我没说对的,我让这英雄拿脚丫子踹我的脸,怎么样?你能不能别让我猜对你一回?共产党你大爷的,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呀!你能不能不让我猜对你一回呀?

……
三天前跟她父母通电话,他接下来会干什么?我说接下来共产党开始了,路德的待遇就有了——你的视频,你没钱了,你精神有毛病,你被郭文贵又骗色了,你被路德也骗色了,被双修了,出来了。一定先把你的私隐出来,把你照片放出来,把你家隐私出来。然后你啥都不是,精神病、没钱。我还没见过这个人呢?

据我所知啊,据我所知,如果她现在就跟美国说句话,我需要钱、我要1亿美元,美国人举手的会一排的给她钱。1亿美元,她要说我要1亿美元,一排给她。现在她所享受的待遇,是今天的习近平、王岐山在美国享受不到的。共产党,她是来揭发你的,你说啥都不能成为证据。她现在跟美国人说啥,美国人的反应是真实的。也别相信我郭文贵的,也别相信路德的,她过去这两三周见到的,在美国的牛人和美国未来的牛人,是你们加一起中南坑都见不着的。

咱走着看。我特别高兴你们这么做,因为你会把她变成第2个郭文贵。我咋不高兴?你会把她变成第2个郭文贵,咋样?我就知道你会出这个招。你出这个招就好了,现在她好多东西都还没说呢,我跟你说,是不是?马里克,那马里克干啥的?那病毒不就是跟你们一起合作的吗?还有那个人、那个人是吧?是吧?她还没说呢?你这一弄,她非说不可了。我知道她留着呢,我从来不勉强她。她留着呢,留着后手呢,我知道,想为爸爸妈妈、为马里克是吧?留点余地。

最近几天你还找什么?纽约教授跟她约见面?出去只见三秒就行。你们怎么迷恋三秒去了,我还发现?只跟她见三秒就行,三秒你能干啥,见她三秒?三秒搞双修?三秒把她杀了?所以我告诉她,路德你就傻呀你,英雄,他见你三秒,只有一种原因,杀了你。把你身上放了毒,或一枪把你毙了。只有杀人拿枪可以三秒钟,要不要你三秒干嘛呀?

约了一个纽约的教授,还有什么她什么什么人,要在公共场合见她三秒钟。这三秒钟见这么一个专家、科学家能干啥?你好吗?你好啊?How are you,这三秒都过去了。唔该噻啦,这三秒也过去了,啥意思啊?约这科学家到公共场合,唔该噻啦,How are you,是不是啊?哈喽,三秒然后就走了?他能让你走吗?不就想杀了你吗?这个流氓共产党简直是……。

+4
6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unyelaw
7 月 之前

冒着自己和亲人生命危险去披露真相,拯救世界,他(她)就是伟大无比的英雄!

0
junyelaw
7 月 之前

中华民族的命运和未来应由人民来决定。尊重事实,揭露真相,拯救人类,是每个人的起码良知。

0
福來
7 月 之前

把文貴爆料的弄成文字版的戰友也很🐮逼。一定很辛苦

0
福來
7 月 之前

文貴先生太睿智了。🐮逼

0
冰冰和我来双修
7 月 之前

七十年欠下人民的血债你都要万倍亿倍偿还,这就叫轮回……共产党,你完蛋啦!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灭共是正义的需要,共匪是吹牛皮大王,其实很low 的

0

GM10

7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