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防火墙落户香港

新闻来源:《The Guardian

作者:Lily Kuo

发布时间:07-08-2020

翻译/简评:小小妹

校对:Leftgun

Page:面面

简评:

自1998年正式加入国际互联网行列之后,中共政府开始构筑一套互联网边界的审查系统,以监控、审查所有经过国际网关的通讯,并分析和过滤中共境外网络的信息以此删除对自己不利的消息编造对自己有利的信息,这样做一可以做到愚民,二可以在中共国境内外形成一道屏蔽网络信息的“墙”。而“翻墙”即是利用VPN等软件绕过中共国官方的防火墙设置,突破网络审查的行为。由于香港人民向往自由与民主,他们知道世界都在发生了什么。因为和中国大陆不同,香港拥有司法独立和民主自由的权利,CCP的野心和贪婪不会蒙蔽香港人的眼睛,对于中共国针对香港而出台的一系列的恶法他们表示要抗争到底。香港的民众利用互联网集结抗议者进行游行活动以抵制CCP的恶行。香港人民的勇敢无畏的精神,真的是让人钦佩不已。邪恶无耻的中共政府残害了成千的香港人民,现在他们又要把防火墙落户香港,此举是想让香港民众噤声,打击那些对中共政府不利的民主人士,从而彻底粉碎香港。

中共国防火墙落户香港网民

随着法律赋予警方审查在线活动的权力,居民急于清除自己在网络上的数字足迹

香港的民主抗议者举起手机。 该地区将面临着互联网自由的急剧没落。 照片:安东尼·华莱士/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在星期二午夜,限制中共国互联网的庞大设备“中国防火墙”似乎已经在香港扎根。

作为一项有争议的新《国家安全法》的一部分,香港政府公布了扩大警察的权力,从而允许警察能够审查在线言论,并迫使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移交用户信息并关闭平台。

自从上周该法生效以来,许多居民已经感到焦虑不安了,他们急于抹去自己在互联网上有关去年在抗议游行中所表达对国安法存在的任何异议或对抗议游行活动任何支持的迹象的数字足迹。 代表技术领域的亲民主议员莫乃光(Charles Mok)发推文说:“我们事实上已经在防火墙的后面了。”

香港其最重要的一项优势-自由和开放的互联网,将面临急剧的没落,这一个鲜明的特征,使香港与中国大陆呈现出鲜明的对比,因为,在国内,一些社交软件平台,比如脸书,推特,谷歌和大多数主要外国新闻网站是被封锁的。

北京式的互联网控制的前景令香港的公民,维权人士和企业感到担忧。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居民不仅受到限制,而且还会对其在网上发布的内容进行监控和惩罚。

法律赋予当局权力,要求个人和服务提供商删除内容或禁止访问被视为威胁国家安全的内容。 不遵守规定可能会导致公司工作人员或个人被罚款和监禁。 负责调查国家安全案件的警察可以监视通讯联络并没收电子设备。

“法律似乎旨在香港本地建立防火墙。 互联网上的个人自由将被消除。”互联网协会香港分会主席查尔斯·洛(Charles Low)说。 “如果你发表了一些错误的言论,他们可以要求服务提供商提供你的IP地址或手机号码,以便他们可以抓捕你。”

在周一晚宣布新措施后,脸书,微软,WhatsApp,谷歌,推特,电报和其他公司表示,他们将在审查法律之前不会处理来自政府的信息请求。拥有的抖音的中共国公司ByteDance表示将完全离开香港。

“我们曾经是这地区互联网和电信的中心。 这些公司将服务器从大陆转移到香港,现在香港已经变得像中共国一样,所以他们会离开。”莫(Mok)说。

去年依靠数字工具来动员示威的抗议者现在发现这些相应平台同样可以用来对付他们。 政治团体已经解散,以前直言不讳的活跃分子悄悄地离开了社交媒体,而其他人则删除了旧的评论。

数字版权的维权人士 Glacier Kwong说“我们以前有自由,但现在(CCP)把自由拿走了。这种经历对我来说是非常痛苦的。由于人们害怕大声说出自己的观点,因此公众将失去信息。 CCP控制着话语权,人们如何思考事情以及什么是可以思考的。 这是非常危险的。”

专家说,这正因为香港人有效地使用了数字工具来对抗北京支持的政府,因此当局现在将目标对准了在线空间。 去年爆发的这场运动通过连登论坛(LIHKG)和消息传递应用程序Telegram等平台在没有领导人的情况下成功地运作了起来,而北京却试图指此以为证据指出这示威活动是由外国力量协调进行的。

“这说明香港使用互联网的效率是非常高的。那么想要镇压抗议活动,你必须夺走该工具。”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研究互联网自由的研究员Elise Thomas说。

专家指出,中共国的防火墙允许政府检查数据以及阻止IP地址和域名,但它无法立即在拥有数家私人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和互联网交易所的香港复制。

劳特说:“建造防火墙至少要花几年的时间。”他补充说,很可能只是局部断网,切断了对连登(LIHKG)或电报等某些站点的访问。

其他人担心,措施可能会比中国大陆的更进一步。 法律不仅涵盖香港境内的永久居民和外国人,而且还包括被视为违反该法律的任何人,无论他们身在世界何处。

由于某些国家都有着他们自己的隔离版本,因此安全法也可能会加剧互联网的巴尔干化(被分化)进程,而主要的国际科技公司将承受压力,无法为此做出贡献。

托马斯说:“如果我们一直在谈论’分离网络’和裂缝在冰层上穿插的想法,那么国家安全法确实是一个冰镐。” “它打入了钉子,它使这些裂缝更深更快地发展。”

在香港实施限制的一个目标可能只是使访问某些平台和科技领域变得非常困难,这就会让普通市民打消了念头。一策略分析人士说,有关当局在大陆也使用这方法。

但是,习惯了数十年不受限制地获取信息的香港人,可能不那么容易被威慑。 自北京于5月下旬宣布实施安全法的计划以来,对虚拟专用网络(VPN)及隐藏IP地址的代理的搜索和购买迅速飙升。

许多人已经从Telegram迁移到加密的消息传递应用程序Signal,一些居民已经转用其他国家/地区的提供商提供的SIM卡。Kwong说,采取行动的不仅是年轻的抗议者-她的父母最近将他们的家庭聊天组转移到了Signal软件。

劳特说:“人们的确感到有些惊慌,他们试图安装VPN,却不知道它能提供什么和不能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他指出,志愿者们一直在举办讲习班从而教授居民如何使用这种工具以及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

“我对香港人充满了信心。 他们不会忘记我们曾经拥有的自由。”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fengye
7 月 之前

good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