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欢迎“出逃”的香港人

新闻来源:foreign policy《外国政策》;

作者: SALVATORE BABONES;发表日期:2020年7月8日

翻译/简评:cathy r;校对:InAHurry;Page:拱卒

简评:

作者分析了香港人的历史,人口组成成分,以国际化的视角带人们了解了香港,也解释了国安法的恶劣名声和各国都会为香港人敞开大门的机遇。以中共的视野怎么可能了解世界各国是多么欢迎香港人去安居乐业,而在一个和平环境生活久了的人们也很难相信独裁统治是多么的残暴。

各国正在为香港的出逃敞开大门

英国、台湾和许多其它国家正在欢迎赶在北京镇压之前争先恐后地出逃的香港人。

2019年6月6日,法律界人士游行至香港中区政府合署,抗议政府批准向中国大陆引渡的计划。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你可以把这当作是香港的第二次回归中共国,也可以看作是对1997英国移交香港背后的原则的背叛,可以看作是杀金鸡取卵,也可以看作是香港的彻底终结。不管你选择哪种说法,在慎重地移交香港到它手中的几十年后,中共国终于在7月1日合上了它的魔爪,以新的国安法威胁香港作为离岸金融中心仅有的留存价值。香港的全部意义在于她是一个人们可以在中共国作生意而不受中共法律约束的地方。国安法把香港带入冰点。这可能会让北京在将它的意志强加于香港和其人民时更有信心,但却使香港人自身变得更无助——也使城市变得更没有活力。

因此一点也不吃惊的是有创纪录数字的人们正在出逃——或至少为出逃做准备。早在新的国安法出台之前,已有超过40%的香港人口在考虑移民。据报道,在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和冠状病毒发生后,高技能的外籍人士也在离开香港。香港美国商会六月份的一项会员调查显示,国安法可能会驱使更多外国定居者及他们的公司离开这个司法管辖地。虽然一些人对这些意图能否实现表现出一种正常的怀疑,但 对香港的总体情绪肯定是不看好香港。

如果香港人想离开,那些有高级技能的人会发现全世界都在对他们敞开大门。首先,所有香港当地超过23岁的人 – 在1997年6月30日从前殖民地移交给中共国的时候是英国臣民的人 – 都有资格自动取得英国(海外)护照。这些护照在历史上并没有给与他们在英国的居住权,但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现在已经向护照持有者和他们的亲属提供了在英国生活、工作、学习权利及六年取得公民身份的通道。仅这个措施就可以覆盖一半以上的香港现有人口。

几十万香港人同时还有加拿大或澳大利亚公民身份或永久居留权。这两国正在考虑采取方便更多香港人移民的措施:加拿大正在秘密地审核各种方案;澳大利亚则在考虑一项特殊保护签证计划。离香港更近的日本正在积极地向金融公司推荐去东京重新落户,并考虑对高技术金融专业人才发放快速居留许可。台湾已成立一个完整的政府部门 – “台湾-香港服务和交流办公室”,为香港人的重新落户提供便利。同时,美国的《香港安全港法案》将给被新国安法威胁的香港人难民身份,这已取得了国会两党一致的支持。

大多数的国家官方强调他们外展工作的人权意义, 但实际上他们也是看中了在香港汇集的杰出人才资本。毕竟,14亿中共国大陆居民也在中共党国的独裁统治下,但没有人急于为他们提供一个新家。香港不一样:它以金融中心闻名于世,也是咨询、设计、教育、时尚、商业、出版和其它一系列专业服务的重要中心。这些工作由当地人和外籍人士一起承担,几乎所有的人都是流动性的。大多数人都会说英语。

今天当地的香港人,许多都是在1949年内战结束时从中共国逃离中共统治的人的后代。还有一些是从文化大革命期间逃离中共的。最近从中国大陆来的移民包括了通过每天最多150人的“和亲属团聚项目”而被允许进入现在叫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区有自己的护照和移民限制)的大致1百万人。

然后还有来自全球,被香港所吸引的移民。最近的2016年的人口普查显示,香港730万人口中包括了57万非中国移民。最大的群体来自菲律宾(19万)和印度尼西亚(16万),他们中的许多人是佣人。但这表明仍有20万大部分是自由自在的专业人士,包括3万5000英国人,1万5000美国人,1万5000澳大利亚人和1万1000日本人。其它根据移民数据计算的数字则显示这个数字甚至更高。

当地人和外国出生的定居者都会受到新的国安法的约束,此法对分裂、颠覆、恐怖主义和“和外国或外部势力勾结”有新的惩罚措施。其它国家也把分裂、颠覆和恐怖主义定位非法,但中共国臭名昭著地把这些犯罪解释的非常广泛。对香港人更不利的是,新国安法对勾结的规定范围更广:鼓吹国际社会制裁中共国或 “煽动对中共国的仇恨”,现在会受到三年到终生监禁不等的判决。

更有甚者,中共国宣称拥有对这些所谓犯罪的全球司法权,这意味着,如果在美国或其它地方的人权活动者呼吁因为把维吾尔少数民族关在集中营而制裁中共,那么,在原则上,他可能在到达香港以后被逮捕或审讯。同样的,曾召开过香港民主会议的外国大学也许不能在香港招聘。更不用说在香港本地开民主辩论会了。在香港大学的外国教授应特别小心。

当然,现在适用于香港的一切在大陆是一直适用的。禁止批评中共国一直是心照不宣的。在香港,现在也有明文规定了。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甚至是北京在香港的新人,郑雁雄(官衔的俗称是“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央人民政府的国家安全保卫办公室主任”)马上开始因为反中共推特逮捕外籍人士,好像不可能,但你永远都说不好。香港曾因为拥有法治而特别的自豪,现在法律说出格的推特将会被判处最低三年的监禁。谁会愿意冒这个险?

土生土长的香港人、长住香港的外籍人士和专业服务公司都有强烈的动机离开。只有大银行,如果他们想继续在中共国开展业务,包括他们在处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各种形式的资本进出时所扮演的利润丰厚的角色,就不得不留在当地。许多人批评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公开支持新香港国安法。毫无疑问,他们是受到了很大压力,必须这么做的,而且他们的默许无疑是他们无意放弃香港的信号。但保持香港作为商业和金融中心的竞争力需要依靠成千上万小企业经营者和雇员的决策。一旦有更好的重新安置机会,他们可能比银行和银行家更不愿意对新的皇帝 – 中共主席习近平磕头。

虽然中共可能不重视“麻烦的”香港人,但世界的其它许多地区重视香港人。香港本地人和长期定居香港的外籍人士拥有的技术和人脉几乎在每个地方都很受欢迎。当地人有跨越亚太地区和整个英语世界的移民选择。理论上,中共国可以让他们很难离开,但实际上,这不太可能做到。对香港有同样破坏作用的是,外籍人士可以跟随当地人离开香港,或直接回家。香港将永远牢牢地处于北京的控制下。但套用著名的《星球大战》里莱娅公主的话,北京的拳头收得越紧,就会有更多的香港人从它的指缝中溜走。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5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5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63134/ […]

0
郭郊玉米地
7 月 之前

人才与精英永远都是核心竞争力!

0
湘北兩萬球
7 月 之前

香港是我們的耶路撒冷,香港人就是追隨摩西的身後人!香港加油,曙光就在眼前。

0
fengye
7 月 之前

不错

0
joop12345
7 月 之前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12日